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容籍谢灵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容籍谢灵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容籍谢灵蕴小说——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俗语有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看了千八百本穿书文后,资深爽文爱好者谢灵蕴也穿了,还穿进了一本男频种马文。

小说介绍

容籍谢灵蕴小说——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俗语有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看了千八百本穿书文后,资深爽文爱好者谢灵蕴也穿了,还穿进了一本男频种马文。

小说简介

俗语有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看了千八百本穿书文后,资深爽文爱好者谢灵蕴也穿了,还穿进了一本男频种马文。谢灵蕴:“按照爽文套路,我想必会打脸渣男手撕恶女,摆脱原剧情走上人生巅峰……”可惜她没想到,她拿的不是爽文剧本。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免阅读

“谢灵蕴,知道谁才是大师兄心中最重要的人了吧?”
一道尖酸刻薄的女声唤醒了谢灵蕴的意识。
她睁开眼睛看向前方。入眼间满目青翠,群山连绵,云遮雾绕。碧蓝色的天空下,她与一粉衣少女相对而立,风声烈烈,几步之外就是令人头晕目眩的断崖。
见她抬头,少女将手里的玉佩拿到眼前,嫌弃地晃了晃,眼中却闪过几分得意。
“这破玩意我还真没多喜欢,但毕竟是大师兄送我的,我也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回头拿来打赏下人也不错。”
谢灵蕴的脑子懵了懵,反应片刻后不抱希望地问:“这是什么?”
少女狐疑地打量了谢灵蕴两眼,然后反应过来,以为她是被***到了,十分快意地笑道:“这就是你最宝贝的传家宝啊!不是连给人看一眼都不舍得么,怎么就送出来了呢,没想到大师兄会转送给我吧!”
谢灵蕴:“……”
心中的预感应验。
她穿越了。
作为一名整天兢兢业业上班搬砖的社畜,谢灵蕴最爱看的就是爽文,近期穿书女配逆袭流爽文横行,她自然也没少看。只是……大家都穿什么古早言情文,她怎么穿到了一本男频文里?
大概是因为她最近翻过的书里,只有这本有与她同名的女配吧。
原主是男频文里经典的柔弱清纯小白花,长了一张出尘脱俗的脸,又经常被欺负得楚楚可怜,总能激起男主的保护欲,也因此更加被其他女配嫉恨。偏生原主还没有背景没有修为,遇到有背景有修为的其他女配,不是受伤就是受冤,在被虐的“快乐”中陪伴着种马男主一路坐上仙尊宝座。
谢灵蕴摸摸下巴,按照穿书套路,自己一定会修成大佬,把渣男恶女踩在脚下,一吐原主受过的恶气。能取代原男主成为仙尊也说不定呢。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
谢灵蕴的沉思被对面的少女错误理解成了悲痛过度。
“对你来说这是你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她优越感十足地拨弄了下身前的头发,“可对我和大师兄来说,这就是看都不屑于看的小玩意儿而已。我们随便一件灵器,都可以换来一堆。你就别丢人现眼了。”
谢灵蕴:……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发言。
眼前的少女是嫉恨原主的女配之一,天人阁的大小姐贺佳佳。她从小就看不起原主,明里暗里给原主吃了不少苦头。在得知原主把自己的传家宝送给男主做定情信物之后,贺佳佳决定下狠手。
她把原主送给男主的传家玉佩偷了出来,骗原主说是男主送她的,***完原主之后,在原主最痛苦的那一刻把她推下悬崖,想让她在痛苦中死去。
许是谢灵蕴的表情太过平淡,没有收到自己预期反应的贺佳佳把脸一沉:“你一个乡野出身的贱丫头,还敢肖想大师兄?大师兄为人温和不忍伤害你,就由我代劳吧……”
眼看贺佳佳一步步靠近,谢灵蕴反应过来: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就要被推下悬崖了!
可是,穿书者一般不是刚穿过去就能打脸反派给爽感的么!谁来告诉她要怎么打贺佳佳的脸?
衡量了一下修士和普通人的武力值,谢灵蕴觉得自己应该打不过她。
“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她慌忙紧急求生。
“……你也这么认为?”
贺佳佳顿住,看了她一会后冷笑道:“你若是有这自知之明,还不要脸地贴着大师兄做什么?”
谢灵蕴赶紧表决心:“我发誓,我对安修谨绝没有半点肖想之心,以后也一定离你们两个远远的,绝不跟你们再有半分关系!”
眼见贺佳佳脸色渐缓,似乎有几分松动,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时,碧蓝的天空却突然阴沉起来,一道紫色的惊雷泛着电光从空中狠狠劈向崖边——
“轰!”
谢灵蕴被这惊雷吓得往反方向退了几步。
惊雷并没有停止。一道,两道,三道,一道比一道声势浩大,一道比一道离谢灵蕴脚下更近。待劈完三道,天色才逐渐放晴。
而贺佳佳刚要缓和的脸色重新沉了下来。
谢灵蕴:要糟。
贺佳佳望着谢灵蕴这张令她嫉恨的脸,眼里终于露出了隐藏已久的阴毒:“我最讨厌你这副单纯无辜的样子,竟差点也被你骗了,你就是这么骗大师兄的吧?”
谢灵蕴右眼皮一跳。
她刚想解释,便见贺佳佳从怀里抽出一把扇子,疯了一般向她挥来:“去死吧!”
话音刚落,谢灵蕴便感到自己的身体被风卷住,狠狠往悬崖下摔去——
老天杀我!!
-
身体迅速下坠着,直到被冰冷的湖水包围。
猝不及防地呛了几口水后,谢灵蕴慢慢找回对身体的控制,小心游***面观察周围的环境。
悬崖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湖泊,湖泊的一端是山壁,另一端向森林里延伸。谢灵蕴在周围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危险,慢吞吞地游上岸。
她一边往岸上走,一边怀疑她这个穿书者怎么待遇跟别人差这么多。别的穿书者穿书后要么抓住转折点扭转命运,要么打脸反派开始苏爽人生,怎么她一个都不沾?
嗯……大概是这本书的节奏比较慢吧。
挤了挤衣服上的水,谢灵蕴把头伸到湖水边,一看之下不由得屏住呼吸——
这具身体也太美了吧。
湖面上倒映出的是一张堪称绝色的脸,肤如凝脂,眸光潋艳,如清水芙蓉般盈盈脉脉,美丽中带着无以言表的空灵和高洁。
这是什么仙女啊!果然穿越者必得盛世***,这点众爽文诚不欺她!
根据剧情,这会儿应该是主角团一起外出参加银霜小试的时候。银霜小试在如今的修真界第一大派——凌微山举办,无论出身,只要是金丹期及以下的修士皆可参加。
原主不曾修炼,所以只是跟着男主安修谨一起来,并不会进到秘境里面。贺佳佳也正是利用这一点,将原主推下悬崖后,又用银霜小试引开安修谨的注意力,等安修谨从银霜秘境里出来,才知道原主跌下悬崖的事。
照此说来,她现在应该是在凌微山的某处。
谢灵蕴又看了看湖面上的仙女,袅袅娜娜地从湖边站起来,准备开始一个仙女应有的新生活。
新生活刚迈出两步,仙女就被绊了个趔趄。
谢灵蕴十分不满地看向那块绊她的石头,结果发现不是石头,是个人。
一个体型高大的男人。他黑衣黑发,伏在乱石间,几乎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这才导致谢灵蕴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
谢灵蕴有些疑惑地将人从地上扶起来,拨开这人脸上的乱发后,她忍不住感慨——
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喝仙露长大的吗?
眼前这人双目紧闭,嘴唇有些许发白,可是却依然掩盖不住他的好颜色。眉如墨画,肌如白雪,精致完美的脸犹如造物主以白玉雕成,找不到一分瑕疵。
他眼型狭长,卷而翘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出一片淡淡地阴影,漂亮却丝毫不显得女气,反而因为昏迷多了几分单纯的美感,让人更加好奇这双眼睛睁开后会是什么样的绝代风华。
谢灵蕴试探着叫了他几声,却完全没有醒的迹象。
怎么唤醒一个重伤昏迷的修士?灵丹?灵力?……自己都没有。
等等,重伤昏迷……
谢灵蕴想到刚刚劈下崖底的三道惊雷。
难不成那三道惊雷其实不是劈自己,而是劈眼前这人?
谢灵蕴简直不知道该说自己幸运还是倒霉,要不是那三道雷说不定贺佳佳就放过自己了。现在也多亏了那三道雷,自己这会儿才能在这遇到个人。
按照修真界的惯例,这人应该是在渡劫。***金丹期才会有雷劫,而只要***了金丹期就可以御器飞行,所以眼前这人怎么说都是可以飞的。
倒不倒霉就不想了,要想从这悬崖底下出去,眼前的救命稻草得好好抓住才行。
谢灵蕴瞅瞅这周围凹凸不平的乱石头,又瞅瞅湖边那一小块还算平整的地方,决定先让人好好躺下来。
她把救命稻草的一只胳膊环过自己脖子,用手和肩膀的力想要扶起对方。
没有预想中的艰难和吃力,她轻轻松松就站了起来。谢灵蕴愣了愣,把另一只手往对方的膝盖下方一抄——
一个大男人被她公主抱了起来。
其轻松程度宛如真的抱着一棵稻草。
这会儿谢灵蕴想起来,原主之所以不修炼,是因为她的特殊体质,纯虚之体。
如今的修真界崇尚仙人气度,不管你修不修得成仙,修成了个什么仙,你都得有出尘绝世的仙人气度,不然就不配踏上修仙这条路。
在这种风气的引导下,灵修的地位水涨船高,慢慢成了修真界的主流,而其他的诸如剑修、炼器师、驭兽师这些,好歹能算是灵修的分支,还算有条出路。只有体修,跟灵修完全不同的修炼路子,跟仙气飘飘更是沾不上半点关系,因而被整个修真界所排斥。
纯虚之体,就是万年难遇的体修苗子。实体有虚,淬体成神。
把救命稻草轻轻放到湖边,谢灵蕴从身上摸出一条帕子,一边给他擦汗一边想着,原主不修炼是因为不想被安修谨看不起,更不想被周围的人排斥。
可她却没有这种心理压力,当然要把握上天给的好资质,成为修真界大佬。
这才穿书者该拿的逆袭打脸剧本嘛!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发现自己眼前的人正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
苍白的脸庞慢慢有了血色,嘴唇也变得充盈而有光泽,高大的身躯变得娇小,宽大的袍子缓缓收缩……
谢灵蕴手上的动作顿住,嘴唇微张,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变化。
她刚刚捡到的的确是个男人吧,这会怎么好像变成了个……雌的???
对方胸前也逐渐拱起,从“小笼包”一直增长到“水***”,变化成一个完美的形状和大小才停下。谢灵蕴下意识伸手戳了戳,又戳了戳。
触感绵软而有弹性,并不是她的幻觉。
“你在做什么?”
一道清冷的男声让谢灵蕴的手瞬间僵住。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全文阅读

画面一度陷入静止。
此刻的谢灵蕴很确定,眼前这人是个男的,但他现在的的确确变成了一个女的,就这么躺在地上,看向谢灵蕴的眼神也像是要吃了她。
谢灵蕴:我只想简简单单碰见个人带我上去,不用给我安排个设定这么复杂的。
这哪是什么救命稻草,可别是催命符。
她微顿了一会儿,强大的心理素质让她在对方寒冬般的眼神中挤出了一个春风般的笑容:“你醒啦,还有哪里不***吗?”
她自认为挤出了自己最甜美的笑容,可惜对方却毫无反应,只是眼神轻移,如有实质般落到她的手指上。
那根葱白玉润的手指,如今依然停留在他的***,甚至因为主人注意力的转移而更加***了些许,在他的胸上压出一个明显的凹陷。
谢灵蕴:!!!
老虎的***虽然没摸过,但我摸到人妖的胸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她火速收回那只罪恶之手,却马上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让她僵在原地不能动弹。
那人缓缓坐起身,冰凉的手指轻轻抚上谢灵蕴的脖子,轻叹般地说道:“被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这点令我很不***。”
谢灵蕴感觉自己脆弱的小细脖子可能就要这么交待在这儿了,求生欲让她想要摇头,可是却动弹不得,简直要急出眼泪。
“有些事情是不能随便知道的,知道了吗?”他收回手,指尖掐起一个灵诀,似是就要结束谢灵蕴。
谢灵蕴紧张地闭上眼,不料等了半天,想象中的剧痛都没有到来。
她小心翼翼睁开眼,发现“催命符”的目光此时正看向她的另一只手。那只手里抓着她刚刚给他擦汗的帕子。
他停滞了片刻,不知想了些什么,缓缓收回手,解开了谢灵蕴身上的禁制。
谢灵蕴只觉浑身一轻,那种强烈的压制感消失不见,而她的身后早已被冷汗浸湿。
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知道她刚刚对他的殷勤照顾了,知恩图报?
谢灵蕴有些不敢相信这种好事会落在自己头上,因此仍然缩在原地不敢动弹。
“催命符”不知在想些什么,谢灵蕴妄图从他的表情上判断些什么,却除了对方着实长得很好看之外什么也没看出来。他面容沉静,双眉虽轻皱但神色间依然是一派淡然。
即使是化为雌性,这人的气质也依然是清冷大气的女王范,看得谢灵蕴都有几分喜欢了。
要是不想杀她就更好了。
正当她思维逐渐开始发散时,对方却兀的从地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谢灵蕴。
“道友可要出这崖底?”
谢灵蕴一听,自己这条小命这是保住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问这个是为什么,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要出去,可不得活着嘛。
“催命符”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风华绝代的笑容,向谢灵蕴伸出他修长的手:“如此,那道友就跟我一起出去吧。”
敢情不是要放过自己?
谢灵蕴磨磨唧唧不想伸手,便听对方似是耐心快被耗尽地“嗯”了一声。
她马上伸手握住那只纤纤玉手。
“那真是最好不过了,多谢道友!”
-
谢灵蕴:路边的野男人不要捡,以后就是我的座右铭。
-
两人一起沿着湖边往密林的方向走,走了一会儿后,谢灵蕴终于发现了不对。
“道友,我们不是要离开这里吗?”她忍不住问道。
催命符淡定地应了一声:“这不是在走么?”
“可是,不应该是……飞,御器吗?”
“道友会御器?”
谢灵蕴噎住。我不会,可你应该会啊。
她充满疑问和不明的小眼神有些逗乐了对方。
“道友是以为我会?”催命符笑着开口。
谢灵蕴点头,满怀希望地看着对方,却收获了一个遗憾的笑容:“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也不会呢。”
谢灵蕴:?
“刚刚那三道雷不是你在渡劫吗?”她下意识反问。
催命符脚步微顿。
“哦,三道天雷你也看到了?”
完了。她似乎又知道了一件不该知道的事情。
她调动全身的力量,向对方露出了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刚刚在梦游”的迷茫表情。
对方冷冷地跟她对视半晌,就在谢灵蕴以为自己是不是又要被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时候,对方终于转过头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我只有开光期,既没有渡劫,也不能御器飞行,道友可知道了?”
谢灵蕴心头一松,连连点头。
不知道走了多久,谢灵蕴觉得有些累了,可眼前却还是望之不见尽头的密林。这个树林里的灵植完全野蛮生长,毫无规律可言,她在里面一点都无法辨别方向,可是旁边的催命符却仿佛体内装了指南针,目标十分明确地往前走着。
“在下竹昔,无门散修,与谢道友意外结识,一见如故,便与道友结伴参加银霜小试,道友以为如何?”“催命符”突然开口。
银霜小试?
参加银霜小试的修士都在金丹期以下,可凭这人的变化之术还有那强大的威压来看,修为绝对不止金丹期,为何要去参加银霜小试?
还有这个什么竹昔,一听就是用的假名字假背景。若真是什么无门散修,怎么可能对凌微山如此熟悉,在这种久无人至的深山老林都跟在自家后院一样。
可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谢灵蕴只能假笑着应和道:“当然,我们可不是一见如故么!”
见谢灵蕴配合,“催命符”还算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用一种“该你了”的眼神看向谢灵蕴。
谢灵蕴秒懂。她一边把原主的背景真真假假地交待着,一边说着原主与贺佳佳、安修谨之间的恩怨情仇。
“虽然修谨哥哥伤我一百遍,但我依然待他如初恋,我相信他一定会下来找我的!”谢灵蕴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心里只有安修谨的恋爱脑小女生,希望这催命符能看在自己对他没什么威胁的份上放过自己。
催命符看上去听得挺起劲,还热情附和:“是呢,你们俩还真是情比金坚。”
然后没了。
谢灵蕴:……情比金坚你还要拆散我们。
看他这架势,是真的要带自己一起参加银霜小试?
是不放心自己?还是别有所图?
-
等两人绕出树林,找到凌微山的接引弟子一起去了接引堂,谢灵蕴这才明白过来竹昔为什么一定要带着她一起走。
接引堂,顾名思义,是凌微山接引外来宾客的地方。在银霜小试期间,接引堂还负责试炼者的登记工作。
此时此刻的接引堂,里里外外人来人往,乱中有序。谢灵蕴本以为是试炼者太多,定睛一看才发现,其中有不少是身着天青色道袍的凌微山弟子,正在挨个核查试炼者的身份。
银霜小试为了惠及全部低阶修士,门槛设的很低,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阵仗。
看这样子,更像是在找什么人。
原本跟她始终有段距离的竹昔,在来到接引堂门口时,突然就学着其他女修的样子,亲亲热热地挽住了谢灵蕴的胳膊。
谢灵蕴惊疑地侧头看他,被他眯着眼眸瞅了回来。
谢灵蕴的小脑袋飞快地转动。之前在树林里没人也就罢了,现在周围全都是凌微弟子和各路修士,要是逃跑呼救的话,自己不就可以摆脱这个身份可疑的人了?
竹昔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她的想法。
他笑着给她指了指远处的一座楼阁,谢灵蕴刚转眼看去,就见那座楼阁轰然倒塌,引起众人哗然!
一个白发长须的长者从接引堂里大步走了出来,往远处看了看,看清出事地点后,眼神微沉,对周围弟子说:“派几个内务峰弟子去看看,其他人继续留在接引堂!”
凌微弟子们惊而不乱,听从调遣。几乎瞬间,周围的慌乱和惊奇就被平息,可谢灵蕴心中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竹昔靠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句:“我与谢道友一见如故,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恐怕会忍不住带上谢道友一起。”
谢灵蕴尽量平静地跟他对视几秒,然后笑着回挽住对方的胳膊。
你武力值高,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吧,我陪着还不成。
进了接引堂,那名长者就垂手站在执事弟子们身后,面无表情地扫视着***接引堂的一个个外来人。
到谢灵蕴和竹昔的时候,他的目光几乎未做停留,直接就略过了。接引堂的一众弟子们在跟试炼者们确认着身份,谢灵蕴留意了一下,发现他们核查的对象重点是落单的男子,态度还都十分恭敬有礼。
这种恭敬,实在不像是对着这些初出茅庐的低阶修士们的。
竹昔留意到谢灵蕴的观察,并没有说什么,只在轮到他们二人登记的时候,将谢灵蕴往前带了带。
意思很明显,爷不想说话,你去把事办了。
这一路他虽是女装,却不曾伪装过自己的声音,一直用本音跟谢灵蕴交流。这会儿他不想开口,谢灵蕴却故意装作没看懂,跟他一起站在案台前,大眼瞪小眼。
让你吓唬我。
执事弟子先是被眼前这一黑一白风格截然不同的两位***惊艳了下,待回过神却发现两位***都不说话,互相笑看着对方,不由开口提醒道:“两位道友可是要结伴一起参加试炼?”
竹昔给了谢灵蕴一个冷冷的眼神,意思很明显——
你最好不要玩脱了。
刚刚还想着回敬对方一下的谢灵蕴秒怂。
她笑着朝执事弟子点点头,把两人的信息登记完之后,又把笔还给接引弟子。
接引弟子一边给他们试炼用的东西,一边为他们分配住处,顺嘴问了句:“两位道友要同住吗?”结伴的女修经常只要一个住处,故而他有此一问。
谢灵蕴正要拒绝,却感觉到自己被竹昔环住的地方都开始隐隐发凉。
又威胁我!
她有些自暴自弃地朝执事弟子笑笑:“对,我们同住!”
“好的,松雾峰惠兰院,出了接引堂找接引弟子送你们过去即可。”被她的笑容感染,执事弟子也热情笑道。
谢灵蕴维持着笑容转身,内心却有长泪流出——
说好的穿书爽文呢!让我爽的情节到底什么时候来!!

小编点评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