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坑路漫漫(姜琼燕召忽管夷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公子坑路漫漫(姜琼燕召忽管夷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有什么好看的小说?小编倾心推荐火爆小说《公子坑路漫漫》全文免费阅读给大家,小说的主角是姜琼燕、召忽、管夷吾,作者:墨絮非荼。希望大家在阅读中发现生活的美好!

小说介绍

《公子坑路漫漫》火爆来袭,主角是姜琼燕、召忽、管夷吾,作者:墨絮非荼,公子坑路漫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齐国六公子居然安生了?曾经百般胡闹的六公子看着温润有礼的老师心脏砰砰跳但是……为什么总有人要劫我!路途漫漫啊

小说简介

“公子,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啊。”兰香细致的瞅着精致的公子,“有什么好事吗?”
“还好,夫子说要送我点东西。”姜琼燕的声音甜丝丝的。
兰香叹了一声,揶揄道:“可别又是枣啊,栗啊什么的。”

公子坑路漫漫全文阅读

第35章 全是你的锅
声音仿佛贴着耳朵撒娇,姜琼燕面上一红,别扭的撇开头用手背擦了一下下巴的汗珠,骄矜道:“那老师说说输了该做点什么好?”
“家里的酒不错,公子要尝尝吗?”召忽体贴的一笑,丝毫没有迟疑。
姜琼燕一个叉腰不满道:“那酒上次就该给我喝的,不能算在这次里。”
“那好,”召忽失笑,“公子今天要去收回上次的酒吗?”
“公子,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啊。”兰香细致的瞅着精致的公子,“有什么好事吗?”
“还好,夫子说要送我点东西。”姜琼燕的声音甜丝丝的。
兰香叹了一声,揶揄道:“可别又是枣啊,栗啊什么的。”
“你再说!”姜琼燕努着鼻子凶她。脑中又浮现出那个人说着我输了时候的宠溺,这么温柔又体贴的一个男子……他的宠爱,或许只是给姜琼燕的呢?
居然有些嫉妒了呢,以前的种种,又都是什么样子的?
召忽的宅子依旧安静的仿佛无人居住,姜琼燕偷偷的溜过来。
“你这里太幽静了。”姜琼燕听着蝉鸣,意外的不那么聒噪。
“甜酒。”召忽看着长吁短叹的小人儿,笑着把酒坛摆上长几,“幽静一点也好,每日在公子那边,上门拜访的人太多。”
姜琼燕歪头打量他:“甜酒是给不会喝酒的人喝的吧。”
“公子会喝吗?”召忽清浅的笑着,说着又取来一坛酒,还端来了一盘羊肉。
姜琼燕吃惊的望着那羊肉,明显腥膻气还有残余。
“这酒是偿上次的,”召忽略有不安的攥着拳头,脸上出奇的挂着一丝羞赧,“这肉是偿这次的。”
何止吃惊,姜琼燕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你们不是不下厨房的吗?”放在这个大时代里,大夫下厨可是会被讥讽的,召忽自己也讲过的。
“家里没什么人,我就试一试,不传出去就好。”召忽不好意思的给两人倒上酒。
姜琼燕也不好意思的笑笑,很不解风情的嘀咕一声:“害怕拉肚子。”
“我可以查验一下熟了吗?”姜琼燕诚恳的望着召忽,满眼都是感动,“不熟的肉吃了很容易生病。”
“柴了有可能,不熟没可能。”召忽正襟危坐,一脸正经无比的和姜琼燕对视。
“好,相信你。”姜琼燕深吸口气,开始下筷子。
虽然色香味已经两样不齐全,但是入嘴的刹那,姜琼燕仍然“咦”了一声。
“很好吃啊。”姜琼燕懒懒的往前一伏,噙了半口酒,亮晶晶的眸子盯着召忽,“你快尝尝。”
召忽微笑着抿了一口酒:“喜欢就好。我尝过的,不然不会给你吃。”
“……”姜琼燕感动的饮下一大口酒,“太好了,你要是拿我当靶子使,我得有段时间不理你。要是都像你这么体贴,哪还至于一堆人忍着泪往下咽糟粕啊。”
“饮酒要克制。”召忽望着眼前已经仪态全无的公子,眸子里盛满无奈和宠溺,“你这样大口豪饮,我回去怎么交代。”
姜琼燕手一扬:“没事,这个度数,我能喝不少,而且我酒品超好。”
“嗯?”召忽听不懂。
“我说我哪怕喝醉了,也像没喝过。”姜琼燕冲他调皮的眨眨眼睛,仰头又是一杯。
这羊肉,在这段日子的饮食中,绝对是佼佼者。姜琼燕大酒大肉的吃着,不止眼里有光,嘴角也有光。
两人相对而坐,召忽大多饮酒,把目光投在公子的身上,好笑的看着羊肉一点点的清光。
“我要是吃多了拉肚或者消化不良,全是你的锅。”姜琼燕得了便宜还卖乖,酒劲也上了一点,眼神朦胧,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召忽不迭的应答:“好好好,都是我的。”
“吃饱了。”姜琼燕抬起头,闭上眼睛深吸口气,说道,“肚子吸不下去了,满了。”
召忽看着眼前有着惊人美貌的女孩,突然也感觉醉了。
“你再喝点。”姜琼燕眼珠子一转,哄着召忽再喝。
召忽自然不会拒绝,一饮而尽。
院中的柳树古老的弯着腰,枝条在盛夏黄昏的微风中微微摆动。
“召忽,我多大了?”姜琼燕盈盈的站在树下,目光锁定召忽。
召忽不明所以,眸光微闪:“公子已经及笄,明年……”
“别动。”姜琼燕突然低语一声,上前一步,双臂仿若圈着一棵大树轻柔的圈住了召忽,还自欺欺人的蛊惑,“我醉了。”
召忽僵硬着身体,眼睛里意味不明。
“我醉了,你也是。”姜琼燕把脸埋在召忽的怀里,声音软软糯糯的,好像躺在床上即将***睡眠。
抱了许久,姜琼燕猛然松开双臂,一脸张扬的笑:“好了,酒醒了。”
“我没有。”召忽忽然双臂一伸,把她拢进怀里,声音仿若真的染了醉意,“我还会再醉那么一小会儿。”
“谁伸手抱难道不一样吗?”听着耳前胸膛的跳动,姜琼燕喃喃的吐槽一句。
“我送公子回去。”一声闷笑,召忽松开手,温柔的目光撒在公子的头顶。
不远的路,走的姜琼燕心绪烦乱。她回来后失神了好几天。
兰香信步跟上院中悠悠转转的公子,不安的叹口气:“公子,咱们又要出门了。”
“啊?去哪?”姜琼燕没有回头,摸着地上小草的新叶子,话语有着几分期待。
之前还说要好好呆着呢,兰香***:“公子,你根本就没有不想出门。”
这不能混为一谈,姜琼燕冲兰香挤眼:“天天窝着多没意思啊,出去一趟多好。说吧,哪的事儿啊,我不是没有人理会吗?”
哼了一声,兰香弯下身子,轻声道:“是君上召你,说是家宴。”姜琼燕不悦的啊了一声,家宴不好玩,只有压力,没有放松,再说不久前不是才有过吗?
兰香一脸“来吧,我们装扮”的表情,姜琼燕翻个白眼,扬起虚假的微笑,为此次做准备。

公子坑路漫漫免费阅读

第36章正长身体
端坐在食案之后,姜琼燕随众人一起,张望着殿中的大门,今次的家宴阵势就大了,不止原本的父子女几人,增了不少人,姜琼燕还是坐在小白身边,她打量这个未来的君主,脑中实在想象不出他霸气的样子,将来赫赫有名的齐桓公啊!
太子的眼光全殿流连,没个定处,整个人皮包骨头一般,看着渗人。
姜影还是曾经一般婀娜多姿,如今只是静静坐着,就如同一个美丽的玉人。
“无知怎么还不来?”齐僖公看着空着的席位,连连发问。
这个无知不知道又是谁,这名字,还真是怪怪的,既然取名不讳隐疾,那么这个无知难道真的大字不识?姜琼燕摆好坐姿,脑子转个不停,眼睛扫个不停,这些人,将来也是一起争抢君位的,而自己,似乎并不是必胜的那一方的。
又坐片刻,周叔俯身在齐僖公的耳旁问着要不要去催催。
众人的目光正聚在周叔身上,突然一声***的声音传进大堂,一个庞大的身子扑进殿门,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跑进公宫殿里凄厉的大喊。
阵势真是吓人,所有人都一震,太子率先站起呵斥,刚刚说了一句,齐僖公便阻下儿子的话,立马走上前扶起男子,宠溺道:“哎呀,无知啊,你这是怎么了?惊慌失措的?”
“仲父,仲父,”无知肥厚的脸上哭的满是泪:“我,我父亲,他,他薨了。”
众人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全都站起身子,殿内笼罩着诡异的低气压。齐僖公根本不敢相信,他怔了一瞬,眼珠颤动,声音瞬间苍老:“你,你再说一遍。夷仲年怎么了?”
无知哭的全身肥肉颤动:“父亲薨了,薨了。”
响雷一般的信息再次打在头顶,齐僖公的身体微颤。
周叔急切的伸手扶住君上,众人离开案席忙上前,只见齐僖公暴戾的甩开周叔的搀扶,夺门而去:“我这就去看看夷仲年,快点!”
周叔急忙跟上,殿中其余人等面面相觑。
正欲跟着众人前去,姜琼燕突然被小白拦下,公子纠也感觉到不妥。僖公性子怕闹,遇上伤心事脾气更怪戾,人多并不好,说不定会激怒父亲。最后太子与公子小白前去,其余人等各自回家。
姜琼燕回了院子,只觉饿得有点过了。兰香跟随入了公宫,守在外面,也没有填上肚子。
“公子,都这时候了,府里都断了吃的。”兰香安慰公子,“不然就睡吧。”
姜琼燕饿得不行:“伙房有吃的吗?”
兰香皱眉:“公子,天热,庖屋没有存粮啊。”
两人蹲在地上,各自苦着脸,姜琼燕想起齐僖公受到打击时的脸色,心上一抽。
“兰香。”召忽的声音在没有关上的门外响起。
两人狐疑的对视一眼。兰香赶紧迎上去,只见召夫子拿着什么。召忽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布包。兰香双眼发亮的接了过来。
“我知道你们没来得及吃。”召忽轻笑。
姜琼燕饿得小腹微痛,虽是晚了,却突然出口挽留了召忽:“召忽,我们去院里坐一坐吧。”
兰香赶紧把打开的布包塞给公子,姜琼燕分一半给了兰香:“你赶紧吃,别废话。”
布里包的肉饼。姜琼燕吃的吭哧吭哧,吃着吃着突然就想流泪,自己穿的真是时候,这样,回忆父母,也不会担心他们在那个世界失去自己而伤心,无论在哪里,都已经阴阳相隔。
召忽轻笑:“公子不是一向不叫我的姓名?”
“天天老师老师的叫,好像怪怪的,以后在缘斋,才称呼召忽为老师,如何?”姜琼燕眯眯眼睛,平时就直呼姓名吧,她缓口气说话,说罢继续啃饼。
“嗯。”召忽温声应答,宠溺的鼻音很是和缓。
“召忽知道今晚的事情吗?”姜琼燕感觉自己根本不想停下吃的动作,奇道,“我怎么突然这么贪吃?”
召忽温声一笑:“知道一点,还想让公子给我详细讲讲。公子现在正长身体,当然顿顿要吃的多些。”
一句话点醒姜琼燕。对啊,之前听着都没当回事,自己还是发育没有成熟的小孩儿啊,哦天啊,一个白眼送给黑压压的天。
殿中发生的事情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姜琼燕寥寥两句讲完,召忽颔首表示明白。
“三哥应该也没有进食吧。”姜琼燕想着公子纠同自己回来时发臭的脸色,忍不住嘁了一声。
召忽仰头看着星空:“三公子恐怕没有胃口。”
姜琼燕随着抬头,满天繁星,闪闪烁烁。召忽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女,忍笑的对着公子指了指自己的下巴,姜琼燕木然的伸手抹去食物残渣,突然就想到了召忽曾经站在树下,用动作提醒了自己的不雅。他扬着广袖的衣衫,笑的眉眼弯弯。
“公子快休息吧,明天有事情做了。”召忽笑着看她。
这个人,可以一直陪着自己就好了。姜琼燕如是想。
清晨的鸟儿叽叽喳喳。姜琼燕懒散的伸伸腰。
仲年侯是君父弟弟,爱之甚切。
“真是隆丧厚葬。”鲁姬讥笑,“棺椁八人抬不动,衣多丰厚,珠宝万千,金玉比比,还有大夫......燕儿,你怎么来了?”
“阿媪,我来看望你和纠哥哥。”姜琼燕不过是路过,但一时听得起劲被母亲发现,只能前去拜见。
“哥哥可是有一段没见到小妹了。”公子纠轻轻一笑,很是亲昵。
公子纠对姜琼燕从来都面色冰冷,带有仇恨,姜琼燕一向不敢上前打招呼,这次怎么转性了?想着想着只能腼腆的低下头掩饰。
“纠儿的课程如何啊?”鲁姬放下刚才的话题,端起陶碗。
“师傅才学,儿子自然只能学得七分。”公子纠颔首自谦。
姜琼燕看母慈子孝,咧嘴一笑。虽然这过分的自谦很是好笑,可配着那般恭谨的神情,竟是颇为温暖人心。

小编倾心点评

公子坑路漫漫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