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陆归雪沈楼寒)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陆归雪沈楼寒)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陆归雪沈楼寒小说《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全本已完结,小说讲述了:陆归雪穿书后,十分敬业地扮演了男主的反派师尊,最后死在了男主君临三界的那一天。任务顺利完成后,陆归雪正准备换个新身份去过他的咸鱼日子,却被系统告知世男主把世界搞崩溃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陆归雪沈楼寒小说《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全本已完结,小说讲述了:陆归雪穿书后,十分敬业地扮演了男主的反派师尊,最后死在了男主君临三界的那一天。任务顺利完成后,陆归雪正准备换个新身份去过他的咸鱼日子,却被系统告知世男主把世界搞崩溃了……

小说简介

陆归雪穿书后,十分敬业地扮演了男主的反派师尊,最后死在了男主君临三界的那一天。
任务顺利完成后,陆归雪正准备换个新身份去过他的咸鱼日子,却被系统告知世男主把世界搞崩溃了……
陆归雪被迫回到过去,让一切重来。
但这次陆归雪不想努力了。
反派师尊又苦又累还受罪,不如当个病弱白月光,晒晒太阳养养鱼,坐等男主带躺赢。
但陆归雪没想到,他本来只想当男主的白月光,却莫名成了很多人的白月光。
更没想到,上辈子那个已经君临三界的男主沈楼寒,他也重生了。
很久之后,等陆归雪终于感觉哪里不对,正准备收拾跑路喊人救命……
沈楼寒将他按在身前,声音低哑,眼睛里泛着点儿血色。
“师尊,你还想去找谁?”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全文阅读

锦鲤
然后他就听到陆归雪问:“阿寒,你会抓兔子吗?”
抓兔子?
沈楼寒疑惑地点点头,完全想不出陆归雪要干什么。
“后山放养了几窝灰兔子,你待会儿安顿好了之后,抽空去抓一只。”陆归雪低头看向池中的胖锦鲤,继续道,“稍微加工一下,弄熟了再给它喂,别给它生肉。”
一条鱼为什么要吃兔子?
而且为什么还要吃熟的?
沈楼寒看看池子里的锦鲤,从逐渐放空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已经放弃了思考。只是下意识的点头,说:“好。”
接下来,沈楼寒就真的跑去后山抓兔子了。
他心里也很好奇,那条要吃兔子的锦鲤究竟是个什么奇怪品种?
兔子们被陆归雪放养得久了,也就跟野兔没什么区别。不仅不亲人,跑起来还快得不行,经常一眨眼就窜得没影儿。
沈楼寒现在这副小身板爬上追下了大半天,跑遍了半个千秋峰,才终于抓住了一只。
等他终于拎着兔子耳朵把它洗干净下锅的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这是陆归雪故意想出来折磨他的新方式。
沈楼寒从前独立惯了,来琼山之前也没少吃过苦,做饭对他来说还算是擅长。
于是三下五除二,就弄出了一只油脂***、香气四溢的烤兔子。
陆归雪当然知道,沈楼寒的厨艺当然不止是擅长,是非常擅长。别的先不提,反正把池子里那条胖鱼喂得服服帖帖是足够了。
“好香。”陆归雪坐在莲池边,看着沈楼寒端着刚做好的烤兔子走过来,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沈楼寒听到这话,手比脑子动得快的毛病又犯了。
还没等细想,他就用竹签子插起盘子里一块切好的烤兔肉,递到了陆归雪面前。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陆归雪也没有说要吃但。
但看着陆归雪眼中流露出的小小赞赏,沈楼寒就想要把手中的东西都给他。
曾经沈楼寒也无比期望师尊的一个眼神,一句称赞,却总是得不到。他以为自己早就放弃这种念头了,身体却还是忍不住背叛了思绪。
“嗯?”陆归雪也是愣了一下。
他本来就是想借机夸一下沈楼寒,毕竟现代教育总结的优秀理念说,孩子要多夸才能身心健康的成长。鉴于沈楼寒上辈子黑化后病得不清,陆归雪觉得多夸夸他还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陆归雪身体状况其实相当糟糕,早就被暴躁医修大师姐下过死命令,除了她给的药方和食谱外,别的东西一律不许瞎吃,特别是荤腥之类。
要是陆归雪敢破了戒,估计要被大师姐打爆狗头。
“我不能……”陆归雪话说了一半,又看着沉默不言,只是一直注视着他眼睛的沈楼寒,又觉得不忍心。
他发过誓,这辈子要好好对这个受尽苦难的孩子。
“那我尝一点儿,你别告诉我师姐。”陆归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浅淡的唇色轻轻开合,凑到沈楼寒身前。
他的唇舌飞快地在烤兔肉表面碰过,让沈楼寒的手也差点抖了一下。
皮肉的焦香和香料混合得异常完美,好吃到让陆归雪突然觉得,拿这东西去喂那条胖鱼有点浪费。
刚刚陆归雪凑近的时候,一股极淡的冷香掠过沈楼寒鼻尖。明明只有清清淡淡的一丁点儿味道,却好像把浓烈的油脂香气挤得没了存在感。
沈楼寒突然心跳得有些快,以至于陆归雪夸兔肉好吃的话都听得不太清晰。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为了掩饰这莫名的慌乱,沈楼寒两三步走到池边,用竹签穿好烤兔肉,正想着该怎么喂池子里这条胖锦鲤。
总不能直接扔池子里吧。
还没等沈楼寒想好,只见原本平静的水面轻轻一晃,胖锦鲤从水下一跃而起,足足跳了有半人高,一口将竹签上的烤兔肉吞了下去了。
沈楼寒被溅了一脸鱼味儿的水。
但他来不及去擦,眼前回放的全是胖锦鲤那张过于大的嘴,以及鱼嘴里两排刀尖似的利齿。
……陆归雪到底养了个什么鬼东西?
陆归雪像是习惯了,坐在池边看他喂鱼,淡淡地神情看上去竟然有一份恬静。
等沈楼寒喂完了鱼,陆归雪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说:“阿寒,坐这儿来。”
沈楼寒不知道陆归雪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坐了过去。
他甚至脑中一瞬间闪过奇怪的想法,陆归雪该不是想拿他给那条奇怪的锦鲤加餐吧?
但陆归雪只是垂着看他,目光温柔还带着点儿笑意,轻声问他:“阿寒,你现在是不是还没有一把趁手的剑?”
沈楼寒点点头,他确实没有。
他一个魔神转世,即使还没觉醒血脉,琼山剑阁里的那些个灵剑仙剑也对他颇为嫌弃,并没有任何一把愿意与他结契。
所以沈楼寒就一直能用琼山最普通的那种剑。
陆归雪也想起了剧情,不由轻轻叹了口气。接着,他从芥子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把剑,陆归雪的本命剑惊鸿。
惊鸿剑是一把少有的仙剑。
如今整个修真界中,仙品法器仅一百余件,仙剑更是只占其中十分之一。然而追逐剑道之人何其多,一把仙剑惹得多少人艳羡渴求,哪怕穷尽一生也无法得到。
陆归雪双手捧着惊鸿剑,抽出小半截剑身,然后递到沈楼寒掌心下,轻声问:“你试看这把剑可还喜欢吗?”
惊鸿剑的剑身如冰雕雪砌,其间蔓延出丝丝缕缕的寒霜剑气,使得整把剑都随主人的呼吸微微明灭。
陆归雪想,他上辈子好像没送过沈楼寒什么东西,沈楼寒在琼山一直用着演武堂批量生产的剑,现在惊鸿剑他也暂时用不上,不如给沈楼寒带着。
送贵重稀有礼物什么的,游戏攻略不都这么写吗?
但他万万没想到,沈楼寒的手刚被惊鸿剑触碰到,竟是猛地抬起头瞳孔微微放大,不仅没有和陆归雪设想的那样感兴趣,反而像是应激反应一样抬手将惊鸿剑推了出去!
就好像他面前不是一把世间罕有的仙剑,而是一条阴狠致命的毒蛇。
惊鸿剑落在地上,发出一声空灵的脆响。
陆归雪愣住了。
沈楼寒死死地盯着惊鸿剑。
如果说他刚刚还为陆归雪少见的温柔动摇了一下,那么在碰到这把剑的时候,曾经支配了他漫长人生的噩梦就又回来了。
当初就是这把惊鸿剑刺透了沈楼寒的肩膀,将他推入魔狱。
沈楼寒的心脏剧烈跳动着,他脑海中有个冰冷阴郁的声音炸开:“你怎么敢再相信眼前这个人?你明明已经知道,陆归雪收你为徒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要你的命。”
沈楼寒仿佛被那声音带着,沉入了无尽的冰冷深海。
他无法控制地在心中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陆归雪,陆归雪,陆归雪。
为什么你都已经落到如此地步,却还是不肯放过我?
如今的世人嘲笑你、毁谤你、将你视为笑话,你却还是要为了世上众生将我困在身边,等到有朝一日将我这个流着魔族血脉的威胁镇入魔狱。
沈楼寒感觉有一道火灼烧着胸口,让他的眼神愈发暗沉。
他闭上眼,然后又立刻睁开。
转瞬之间,他所有情绪都尽数被压了下去。
沈楼寒蹲下身,动作虔诚地捡起刚才被他推落的惊鸿剑,双手捧剑,对着陆归雪半跪下来。
他抬起头,眼眸漆黑而湿润,声音也微微发颤,仿佛藏着无限的懊悔。他说:“师尊,徒儿刚才一时太紧张,还请师尊原谅我。徒儿非常,非常的喜欢……这把剑。”
陆归雪眨了眨眼睛,有点没回过神来。
他这次刷好感度,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免费阅读

当天晚上沈楼寒回到自己的小院里休息,却根本睡不着。
因为他枕边放着一个大杀器。
——那把惊鸿剑。
沈楼寒看着身边的惊鸿剑,这把无数人追逐的仙剑,他恐怕连看了晚上都要做噩梦,更别提跟惊鸿睡在一张床上了。
但是又不能把它扔了,还得装出一幅珍惜喜爱的模样,真是够了。
夜色渐深,沈楼寒最终没抵住这具年少身体的倦意,还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沈楼寒不出所料地在不同的噩梦里徘徊,一会儿是自己在魔狱中被万魔噬咬,一会儿又是陆归雪病体支离的模样。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沈楼寒眼眶下都青了一圈。
再这么下去,还没等他报复陆归雪,自己就先要疯了。
沈楼寒决定把惊鸿剑还回去,解救自己的同时,还能顺便给陆归雪留个好印象。
反正都要做戏,不如做得更逼真一些。
沈楼寒在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后,总算是想明白了。
昨天的什么温情柔软都是假的,原因不过是这一世的陆归雪失去修为,没有办法在武力上压制自己,于是就开始打感情牌,最终的目的还是没有区别。
行啊,不就是要演师徒情深吗?
我陪你演,演到尽兴,这辈子看谁能骗到谁。
沈楼寒咬紧牙关,眼神渐渐冷了下来。他拿起枕边的惊鸿剑,推开房门朝隔壁陆归雪的居所走去。
路过前院莲池的时候,胖锦鲤从水里探出半个脑袋,显然昨天被投喂得相当满意,晃了两下大尾巴算是跟沈楼寒打招呼。
沈楼寒走过前院,穿过一段回廊,正准备去叩书房的门,却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
这么一大早,是谁来了?
沈楼寒停下了准备扣门的手,收住了呼吸,认真听里面的动静。
“师兄今天怎么过来了?”陆归雪才刚睡醒,这时候声音有些惫懒,听上去就多了一分黏糊糊的感觉。
过于亲昵了,沈楼寒不由在心里严格评价道。
坐在陆归雪对面的是谢折风,他就算是坐在那里闲聊,身子也挺拔如松,没有丝毫懈怠,与懒洋洋的陆归雪形成了鲜明对比。
谢折风说:“原本之前就要来看看,只是师父不让,怕打扰你休养。”
“我身体倒是好多了,这大半年有师父和师姐帮忙养着,哪会有什么事儿。”陆归雪抬手倒了杯茶,推到谢折风面前。
谢折风是个标准的事业型剑修,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修炼求道,追求剑道上的极致。具体表现为,别人吃喝玩的时候他在修剑,别人谈恋爱的时候他在修剑,别人勾心斗角搞阴谋的时候他还在修剑。
这么努力也就算了,偏偏他还是个罕见的先天剑体,极品中的极品灵根。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别人比你强,还比你努力的究极形态吧。
上辈子陆归雪和谢折风之间的关系,差不多都是一剑一剑打出来的,两个人谈心是没谈过的,全靠谈剑论道建立同门情谊。
就是在这种良性竞争关系下,才成就了后来世人口中的“琼山双剑”。
如果琼山上下有一个最不希望看到陆归雪日渐咸鱼的人,那一定是谢折风。
云澜仙尊知道谢折风的性子,之前叮嘱他不要过来打扰,就是担心谢折风说话太直接,影响了陆归雪的情绪。
“你的剑呢?”谢折风的视线在书房内扫过一遍,原先放着惊鸿剑的剑架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陆归雪捧着自己的那杯茶暖手,语气轻松地说道:“给我徒弟了啊。”
“那你怎么办?”谢折风立刻反问了一句,“那是你的本命剑。”
能让向来语调漠然的谢折风急出了问句,陆归雪却依然很平静。
他说:“我明白,本命剑一辈子就那么一把,不会再有第二把了。但是现在我留着惊鸿剑也没什么用处,它不该陪我一起在这儿落灰,不如给阿寒那孩子用。”
悄悄躲在门外的沈楼寒听到这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惊鸿剑。
就在一刻钟前,他还急着想将这把剑还给陆归雪。
但是听了谢折风两句话之后,沈楼寒出于某种逆反心理,现在决定打消这个想法。
谢折风不愿意陆归雪将惊鸿剑给沈楼寒,那沈楼寒就偏要把这把剑留下。那是陆归雪给他的东西,是他们师徒间的事情,谢折风凭什么有意见?
沈楼寒握紧了手中的惊鸿剑,继续听房间里的动静。
“师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现在……你也知道的。”陆归雪干脆自己把事情说破。
大家都觉得他会因为不能修炼到的事情自闭,但这本就是陆归雪有意选择的结果。
所以他一点儿都没觉得难过。
屋子里的谢折风听着陆归雪说话,他的指尖无意识敲打着茶杯,表现出罕有的烦躁。
谢折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那淬骨洗髓呢,如果伤治不好的话,那就重新淬炼一幅身躯。需要的材料与丹药,我帮你去找。”
陆归雪心想我好不容易打消了师父淬血的想法,把这一身关键道具鲛人血留下来,您可千万别给我再来一次了。
“师兄,不必了。”陆归雪叹了口气,忽然收紧了手臂,流露出一副不太想提起的样子。
“为什么——”谢折风话说到一半,又觉得自己情绪不对,声音戛然而止。
“师兄,太疼啦,我大概会受不住的。”陆归雪随口找了个理由,又觉得自己的借口过于咸鱼,说完了又觉得谢折风听了搞不好要生气。
果然,谢折风的神情变了。
他皱起了眉。
陆归雪刚心虚地低头喝了口茶,抬起头看见谢折风望着自己皱眉,手里的茶一下子就不香了。
说起来这也以前留下来的后遗症。
从前陆归雪跟谢折风一样是剑修,谢折风又是他师兄,所以刚入门的那段时间,陆归雪所有的剑道功课都得过谢折风那一关。
谢折风可比闻道堂的老师可怕多了。
至今琼山还流传着一个鬼故事,内容只有一句话——同学,今年你抽到谢仙君主考的剑道考试了吗?
这直接导致陆归雪现在看到谢折风,感觉就像见了班主任一样。甚至只要谢折风一皱眉,陆归雪就开始条件反射的紧张。
“只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宁愿一直当个不能修炼的凡人?”
陆归雪不自觉地坐直了腰,点头的时候都有点发虚。
“啪——”
一声脆响过后,陆归雪刚才递给谢折风的那杯茶,还未动一口,便已经碎成齑粉。
“凡人生老病死,皆有限数,我不想你——”
谢折风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
他耳边似乎又回响起那天青云台上,那几个公子哥儿嘴里那些不干不净的话。
谢折风当时不敢让陆归雪听到,现在他自己也不敢细想。
陆归雪想到谢折风可能会生气,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一时间也有点手足无措。只能抬头呆呆地看着他,本能地喊了一声:“师兄。”
其实陆归雪很清楚,自己如果解开封印变回鲛人,鲛人血会让他拥有相当漫长的寿命,只是这些现在没办法和谢折风说。
谢折风猛然回神,眼见桌上茶盏一片狼藉,陆归雪站在他面前手足无措,又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
他不该朝着陆归雪生气。
“……是我太激动了。”最后谢折风丢下这么一句话,不敢看陆归雪无措的眼神,就准绳匆匆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撞上了等在门口的沈楼寒。
沈楼寒知道以谢折风的修为境界,应该早就发现他在门外,所以干脆也不去躲。
谢折风原本就因为陆归雪的事心烦意乱,转头又看见沈楼寒手里的惊鸿剑,顿时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
他喉咙里仿佛被什么哽住了,最后只说出一句:“既然听到了,就好好对你师尊。”
“是,谢师伯慢走不送。”沈楼寒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看谢折风与陆归雪争执,心情好得不得了。
连看手里的惊鸿剑都眉清目秀起来。

小编点评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