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渡(沈秋惠梧)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佛渡(沈秋惠梧)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沈秋惠梧小说————佛渡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梅菜包酱所著,讲述了剑修:前几日碰到了个和尚老要渡我怎么办!佛修:施主莫跑,贫僧并无恶意(贫僧只是想渡个情劫而已……)。

小说介绍

沈秋惠梧小说————佛渡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梅菜包酱所著,讲述了剑修:前几日碰到了个和尚老要渡我怎么办!佛修:施主莫跑,贫僧并无恶意(贫僧只是想渡个情劫而已……)。

沈秋惠梧内容介绍

作者有话要说:
hello~这里是包子~这是一篇大长篇修真文,有兴趣的可以追追哟~
喜欢的话就留个评论留个收藏吧~
【文风并不是这样的!前几章都写的不太好,可以先看看新更新的那张再决定要不要追文哦】
感谢你耐心看文~
每晚八点准时更新,其余皆为修文,么么哒~

佛渡沈秋惠梧全文阅读

以及,关注作者专栏可以看到更多的已肥待宰的作品哦~
最后~关注微博【梅菜包酱】可调戏作者哟~ “小少爷!太危险了!下来吧!”小院角落一棵高大的古树下,一身短打的少年模样的小厮焦急的昂着头,一头细汗都来不及擦。
树上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莫慌,一会儿便下去。”
小厮站在树下干着急,若是小少爷不小心摔出个好歹来,这可怎么办呐。
凝神细看,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依稀能看见那古树半腰处的树枝上坐着一个约十岁孩童。
在茂密枝叶的掩映下,只有些许斑驳的微光照在那孩童的身上。
那孩童着了一身白色棉服,外罩着一件绣纹繁复的绯色纱衣,衬得他尚且稚嫩的面容越加红润精致,隐约能窥见他将来的形貌是何等绰约风姿。
有意思的是,他的眉目间带着些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着。
沈秋背靠粗糙的树干,后脑勺抵在树干上,抬起头,目光穿过层层树叶望着那蓝天略有些无趣,眼神放空。
流云集结在一起缓缓飘向另一方向,这里的天是湛蓝的,看起来很高很远。
这不是他记忆中的那片天空,这里的天干净而又明亮,宛如一场梦境。而他来这个世界已十年了。
树叶沙沙,微风拂面,孩童闭上眼,世界仿佛寂静无声。
沈秋带着记忆出生,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度过了那段幼时的生活。
婴儿的身体不能自控,在这期间发生的事情自是不堪回首。而当他克制着心中的羞耻,绷着脸不哭不闹时,奶娘却又怕他出了问题,费尽心思来逗弄他。
这凄惨的人生。
于是沈秋便在这种吃了睡睡了吃无忧无虑的婴儿生活种学会了不动声色的吐槽与思考。
一晃眼,就过去了十来年。那些似乎遗忘了的记忆,回想起来却又非常清晰,历历在目。
如此真实的世界,让他觉得,他那遥远的记忆之中,那漫长而又短暂的二十多年,才是一个臆想出来的梦。
但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用现代话来说,应该可以称之为――“穿越”。
“小少爷!下来吧,一会儿家主来了定要训斥。”
“爹才不会训斥我。”沈秋站起身,拂掉身上不明显的灰尘,回道,“分家今日有些闹腾,爹应该忙着没空管我。”说罢眉头一挑,看着小厮的表情问,“你可听到了些什么?”
“少爷聪慧,方才小奴路过主屋,正巧听到家主与夫人正在谈论此事。”小厮抬起双臂,双眼盯着沈秋眨也不眨生怕一不留神小少爷就掉下来了。
哪怕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很,人家爬树下树都是上的,少爷爬树是蹦的,下树的时候用跳的。这让他每次都心慌慌,生怕少爷出了事,偏偏少爷还特别喜欢跑到那树上去。
当然,也就这一点比较活泼了。
自家少爷向来早熟,别的时候可是稳重如山,全然看不出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比别家那些带着跟班在集市上守着人家糖葫芦小贩的,不知好到哪儿去。
沈秋撩顺了衣袍,径直往下一跃,衣袂飘飘,外衫的红色划出了一道耀眼的弧度。
脚先落地,单手微微撑住自己的身体缓冲,一旁的小厮终于吁出一口气来,“少爷,真真每次都要被您吓破胆。”
沈秋瞅着小厮的表情眼底露出一丝笑意,面上却一本正经,“这都多少回了,每次你都这样,你不腻我还腻呢。”
小厮苦着脸,“小少爷万万要小心才是。”
沈秋看着他的脸色“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紧张什么?本少爷就算出了事也是自己担着,断不会连累你的。”
“少爷莫要如此,明知小奴担着您的安危,您却依旧拿小奴开玩笑。”小厮看着自家小少爷的模样面上也终于缓和下来。
“不说这个,你同我说说都听到了些什么?”
小厮落后一步跟在沈秋的斜后边,说话声音恰到好处,“似乎正是为了分家那边的事,家主同夫人商议,要特意给他们请一位圣僧来。前些日子分家大少爷家那边说是运道不好,若是不请圣僧来定是要连主家的气运吞光!”
沈秋听了撇嘴,“既是如此,那我定要好好瞧瞧那圣僧是个什么模样。”
作为曾经的现代人,上辈子给他的影响终究比这辈子要多一些。对于神鬼气运一说,他还是持怀疑态度的,故而对这一类事物有些不以为然。尽管他经历了并不算科学的穿越,但这或许只是还没被科学证实的事情,也不算太过天马行空。
以他这十来年的经历来看,他所处的这个世界,不过是有些飞檐走壁、摘叶成剑的所谓武林人士的普通世界。
嗯,他也是这些普通武林人士中的一员,虽然目前的功夫仅限于上树。
“沈子行如何了?”沈秋问道。
小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分家的大少爷近日的确有些不好,生意……如此看来,倒真似乎冥冥之中有东西作祟。如今被逼了急了这才闹到本家来,希望本家想个解决法子。”
沈秋唔了一声,倒也的确有些奇怪,莫非真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影响?
现在他倒有些好奇起来了。
说起分家,那分家的沈子行在他们这一辈年龄最大,能力不错故而被尊称大少爷,称呼上反倒压了沈秋这个嫡子一头。

佛渡免费阅读

但仅仅一个称呼并不能说明什么,终究是嫡庶有别,哪怕沈秋不过十岁之龄,给再大的胆子沈子行也断不敢寻沈秋的晦气。况且沈秋自来早慧,天才之名早早便传开了,谁也不愿意去得罪一个未来必定前途无量的天才。
两人走过青石板铺的小道,穿过回廊,没打算欣赏这数十年如一日的景色,迎面便撞见了家主。
沈秋站定,“父亲。”
家主已年过半百,一身威严是由岁月沉淀而来的,“子秋随我来。”
沈秋对小厮摆手,自己则跟着家主走。
家主不善言辞,但对沈秋倒是一等一的好,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他。
沈秋的母亲乃主母,虽说是主母,院里可没什么人给她管理,故而也不会出现宅斗的场景。家主与母亲更是沈家一世一双人的模范,几十年如一日的恩爱。
故而沈秋虽是老来子,却也是独子,自然颇受宠爱,也幸得他早已定性没被宠歪。
至于旁的,按照沈秋目前的年岁,还接触不到这些。
沈秋本是子字辈,当为沈子秋才是。取名之事家主拿着写着字的纸竖在沈秋面前,家主笑说,“且看这小子喜欢哪字。”
沈秋咿咿呀呀挥舞着藕节般的胳膊极有目的的指着“秋”一字。
家主觉得有意思便将毛笔给他,沈秋抓着笔,重重地把“子”给抹去,他爹哈哈大笑允了。自此,他便是沈秋。
依旧是子字辈,只是名字里没那个字,倒也没差。
至于为什么嘛,当然是上辈子他就叫沈秋。
做人可不能忘本。
沈秋落后家主半步,两人走在回廊里,家主问,“吾儿可是听说了什么?”
“是,孩儿听说分家那边近日来气运不好,便请了大师化解灾厄。父亲似乎为他们请了一位圣僧?”沈秋将自己听来的总结。
家主点点头,心里对这唯一的儿子还是很肯定的,且如此年岁却成熟这一点更是深得他的亲睐,这般,这硕大的家业自然可以提前交付与他。
十岁这个年龄,有点小财的家庭已然养了童养媳,穷人则早早当家,公子少爷则依旧逛着街吃着糖葫芦。
“确有此事,”家主点头,“子秋如何看?”
沈秋话未说满,答:“分家之事,不可全信亦不可不信,得需盯紧些分家的动静。”
“吾儿此话有理。”
说罢两人站在一扇门前,家主推门而入。
厅内有些昏暗,点着一根红烛,幽幽的暖光隐约照亮了整个厅堂。
家主将门带上,顿时这间屋子唯一的亮源便是红烛。他将红烛端起,沈秋移步跟上,这间屋子他曾也来过,这屋子里甚至没什么古玩字画光秃秃的只有几个花瓶。
直到方才,家主带他往里走时他才反应过来,这里必定是设置了机关。
“可是看出了什么?子秋觉得如何?”
“这机关甚为灵巧。”
“哈哈哈吾儿倒是心细如发!”家主摸着自己平整的下巴笑道,“过来。”
沈秋跟着自家爹,只见他将往下数第三排居中的那本书敲打确认片刻,随后将书往里一推,机关运作的声音便响彻在这间屋子。
沈秋看了也不稀奇,现代的东西比这里的高能的多,他闲来无事时便回想这些。
家主看着儿子不骄不躁沉稳的模样更是满意,“可看好了。”
“是。”
几个花瓶转了转,露出书桌上一突兀的启动机关,家主却没有摁下,反倒对着一旁的砚台下压,机关再次运作,启动机关缩了回去,他用毛笔代替机关插入不知何时冒出的圆孔,微微一挑。
“哗啦”一声,角落的地板处打开了一扇门,家主率先走过去,对沈秋道:“随我来罢。”
通过只供一***侧身而过的甬道,下到下方,地方豁然开朗。
“子秋若是有何问题自当说,在这里不必拘谨。”他将红烛放在墙上凿出的凹陷处,一挥臂,侧旁灯盏皆亮。
“这是何处?父亲莫不是想将家宝传与我?”沈秋笑嘻嘻的问道。
“鬼灵精。”家主笑骂。
“依我看,这地方不像是逃生密道反倒像只有父亲知道连娘也不清楚的地方,什么地方才会如此?才只能让历代家主知道?那定然是放贵重物品的地方了。”沈秋眼睛咕噜一转,便将自己的分析说了个透彻。
“确是如此,不过你可不是历代家主。”家主存心想逗弄他。
“迟早是,不过父亲还年轻,当得护着我。”
“哈哈哈不知羞,然吾心甚悦。”

小编推荐理由

佛渡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