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时明澈江承月)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时明澈江承月)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时明澈江承月小说————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春日山海所著,讲述了江承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死敌”——时明澈。更没有想到从此之后,三天两头就会

小说介绍

时明澈江承月小说————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春日山海所著,讲述了江承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死敌”——时明澈。更没有想到从此之后,三天两头就会

时明澈江承月内容介绍隐州桂花巷桃李枝头的花才落下,枝头满是嫩绿嫩绿的新叶,新叶之间偶能见到两朵小小的花,蜂蝶也是常见,时不时就能见到在空中飞着。
桂花巷里有两座比邻的宅子,青砖高墙,朱门院深。宅子里分别住着两家人,左边是江家宅子,右边是时家宅子,隐州的百姓都知道江时两家相交甚好,比邻而居,且家中小辈也放在一处念书。
江家宅子里头,有一个长辈为家中小辈特意办的家塾,请了付先生来,这付先生一身才学,从前考了好些年的科考,一直没有考中举人,大约是心灰意冷了,后来索性不再科考,靠着自己的才学在隐州当了个教书先生,日子久了,倒是于教书一事上面有了些能耐。江家的姐弟两个、表姑娘,还有隔壁的时家二公子,都在江家的家塾里跟着付先生念书。
如今正是仲春与暮春之交,清明过去了几日,各家的祭扫也陆续结束了,这因着清明祭扫暂歇下的家塾,也重新上起了课。
只是今日家塾里只有江承月与时明澈两个学生听着付先生的讲课。在江家家塾之中听课的人本就不多,前些日子,江承月的表姐许如雪害了风寒,现在还在屋里将养着,而江承月的亲弟弟江平楚,昨日跟着父亲出去商铺里查账了,估计还要三两日才能回来。

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全文阅读江承月低头看着书,可是余光却是看向了外面藏在树间的鸟,春天本来就是犯困的时候,外头的鸟还不停的叫着,最是催人入眠,没一会儿,江承月的脑袋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点起头了,一点一点往下耷拉,意识告诉自己要睁开眼睛清醒过来,可是想归想,瞌睡还是浓浓的。
付先生的头发虽然有些花白了,但眼神却是好得很,很快就注意到江承月,提步准备过去把人叫醒。
往常许如雪要是在,遇见这种事情,就偷偷掐江承月一把,把人弄醒了就好了,可今日许如雪还在房里将养呢。
恰在此时,绢丝屏风另一边的时明澈突然开了口:“付先生。”
课堂之上,原本是很安静的,只有外头的鸟叫声在叽叽喳喳响着,时明澈这一声“付先生”,在这安静的环境之下,显得格外响亮,叫住了付先生,也把瞌睡着的江承月吓了一激灵,撑着脑袋的手一抖,那脑袋就直直撞到了木头桌子上,结结实实地响起来一声“咚”。
现在好了,不光那一句“先生”是响亮的,这一声“咚”,也是极响亮的,把付先生、时明澈,还有几个蹲在角落的下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江承月一脸迷糊地揉着自己的额头,下人们自然是不敢笑的,付先生碍着先生的脸面,也没有笑,绷着脸看着她,唯有那时明澈,笑起来了,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笑声在回荡。
两个人争斗了这么多年,江承月自然是听出来时明澈的笑声,手还没从额头上拿下来,眼睛就已经先恶狠狠地瞪向他了。
隔着绢丝的屏风,时明澈也感受到了江承月看向自己的目光,想也知道不可能是友善的,赶紧收住了笑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头对着付先生说到:“我们昨日的功课,方才交给您,您还没有给我们看呢,刚好今天的内容您都说完了,您就看看给我们讲了吧。”
付先生没作声,看了一眼时明澈,又看了看那边低着头装死的江承月,才转身去桌上拿起两人交上来的功课看了起来。
……
“好了,今天的功课也留了,昨日的也讲评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付先生说完,就转身走了。
两人给付先生规矩行了礼,见先生走了,才各自收拾起东西。
丹霞从后头走到自家小姐身边,帮着收拾桌案上的书册东西:“小姐今日又在课堂上瞌睡了,怎么每天都这么困啊。”
“俗话说得好,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合该就是每天都要午歇的,这可是古人传下来的俗话,该睡的时候我在念书,肯定会困的。”
绢丝屏风那边的时明澈听见这话,张嘴就笑了起来:“哈哈哈”。
江承月看见他,才想起来刚才被他吓到,脑袋在桌上磕着的事情,没好气地喊了一句:“时明澈你笑什么呢!”
“笑你啊,自己犯懒打瞌睡,还要扯到古人俗语上头,真是厚脸皮。”
江承月一巴掌拍到桌上,想要造个凶狠的势来,只是这桌子硬得很,一巴掌下去,势没起来,手倒是拍疼了,皱着脸甩甩手,就赶紧走到时明澈边上,装作没有刚才的那一幕,毕竟这一幕的存在,瞧着实在没什么面子,抄起桌上还没被时明澈的小厮自西收起来的书,就往他脸上按去:“我还没跟你计较刚才吓我的事情,现在你居然还敢笑话我,时明澈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这么多年,每每跟时明澈遇到,两个人都要掐起来,自西和丹霞都习惯了,这两个人之间大概是无法和平共处的,时明澈熟练掌握了让江承月生气的技能,随便说句话,都能让江承月炸毛跳起来,恨不得把人按倒地上打一顿才好。
虽说自西和丹霞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但拉架还是要拉的,不然两位主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两个伺候主子的人肯定是得不了什么好的。
“小姐快停手啊。”
“二公子!”
时明澈伸手抓住了江承月的手腕,然后自己手肘撑着桌子,一个***,就闪身退开了,手上的力气一松,江承月就扑到了桌上。
趁着这时候,时明澈起身撒***就往外面跑了,还抬起手朝着屋里的江承月挥挥手:“我走啦!”
自西微微叹了一口气,不讲义气啊,眼疾手快拿起自家少爷的东西,也撒腿跑了。

时明澈江承月免费阅读丹霞上去把自家姑娘扶了起来:“姑娘,有没有伤着?”
“没事。”江承月看了看刚才撑着的双手,连油皮都没破,就是感觉脸上有些凉凉的。
丹霞把人扶了起来,才看到自家姑娘脸上,皱着一张小脸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丹霞这副表情,可是把江承月吓到了:“怎么了?不会是破了口子吧?不会毁容了吧?”
伸手摸了摸,拿下来一看,江承月差点没气得晕过去,不是鲜红的血,是一手的黑墨,桌上的笔此刻横躺着,桌上也凌乱的沾了些墨迹,肯定是刚才扑到桌上的时候脸压到了沾了墨的毛笔,才染了一脸的黑墨来。
“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每次和时二公子打,都打不过,还要吃些亏,躲着点不好吗。”丹霞拿了帕子在江承月脸上擦着,开口劝解。
“躲?凭什么!总有一天,我要把时明澈按到地上狠狠打一顿!”说着,不免担心起来,“这能擦干净吗?一会儿被我娘看见了,又要说我了。”
“干帕子也擦不干净,咱们回房去,让人打了水来,我好好给姑娘擦擦就好了。”
江承月回了自己的房里,才擦干净脸,换了身衣裳,母亲身边的张妈妈就来叫了。
完了,刚才在家塾里的事情,一定是被母亲知道了,过去了肯定是一顿教训,江承月有些害怕,但又不敢不去,母亲对她很好,可是若是她做了错事,罚起来也是很厉害的。
磨磨蹭蹭拖时间也还是要去的,江承月最怕钝刀子割肉了,一路快步去了母亲那儿。
家塾里的事情,没一会儿就传到许氏这儿了,家塾里的孩子们如今也渐渐大了,去年开始让人在男孩子和女孩子之间摆了绢丝屏风隔着,虽说时家那孩子跟自家姑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这每次见面都要掐起来,就跟冤家一样。
这会儿看着江承月一脸委屈站在屋里,一点儿都瞧不出来方才跟人掐起来的蛮劲儿,也不愿意理她,自顾自喝着茶冷着她。
江承月最受不住这样,没一会儿就投了降:“娘~”
许氏放下手里的茶盏,冷眼看着撒娇的女儿:“别叫我娘,你不是挺能耐,我教你的东西全忘了,每次跟时家二哥儿见着,都要闹起来,你们两个就这么不能相处?”
“嗯,我们两个就跟水和火一样,完全不能。”江承月一脸诚恳。
许氏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额角:“我们是商贾之家,也不是在京都那规矩森严的地方,娘就想着姑娘家在家里的日子还是快活些好,也就没有怎么样,你跟澈哥儿两个人是同年,自懂事起两个人就认识了,虽然平日里总是打打闹闹的,可情分总是在的,如今也渐渐大了,总要注意些分寸,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有了,若是再让我知道,你就别去家塾了,呆在房里绣花磨磨性子,不许出来。”
话落,顿了顿,许氏又补了一句:“你爹跟你奶奶知道了也没用。”
江承月长了这十几年,最讨厌的第一个是时明澈,第二个就是绣花。
想了想,在家塾里跟时明澈一般是一天打一回,虽然常常讨不到好,但十回里也偶尔能赢两三回,不能跟他打的话,虽说憋屈,可好歹不用被关起来,若是打了起来,不说绣花了,就是不能出来这一点就能把她憋死了。
权衡一番,江承月觉得还是不要跟时明澈打了,她一点都不想呆在屋里绣花,不仅要绣花,还不能出来,那肯定会把她憋疯的,娘亲对她很好,可是也严格得很,向来都是说到做到。
“娘,我一定乖乖的。”江承月保证,一脸真诚。
回了自己院子,江承月让丹霞把今天付先生布置的功课题目给身体不适请假了的表姐许如雪送去,就忙着自己的功课了,江承月对功课真的没什么天分,揪着头发好不容易才完成了,长舒一口气,把明日上课要用的东西都仔细收拾了,才去沐浴。
江承月早早就上了床准备睡觉,决定从明天开始,做一个好好上课的乖学生。
新的一天从早早睡觉开始。江承月是一个热爱睡觉的好姑娘,睡得很顺利,很快就进了梦乡,这一夜还难得做了个梦。
这个梦,江承月觉得可以多做做,多多益善。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啦,之前说4月开文,4月30日也是4月,没有食言。

小编推荐理由

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