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时明澈江承月)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时明澈江承月)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时明澈江承月,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江承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死敌”——时明澈。更没有想到从此之后,三天两头就会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时明澈江承月,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江承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死敌”——时明澈。更没有想到从此之后,三天两头就会

时明澈江承月小说简介江承月这个人,向来都是好眠少梦,一觉睡下去再睁眼就是天光大亮的,这次倒是难得的做了个梦。
草木幽深处的假山,是家中江承月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小时候喜欢和丫鬟们玩捉迷藏,这假山里面弯弯绕绕,江承月小小一个,最好藏了,每次都能玩个尽兴。这几年江承月慢慢长大了,对捉迷藏这个游戏不再感兴趣了,她喜欢爬到假山顶上,坐在上面看看远处,晒晒太阳。
江承月朝着前面不远处的假山走去,后面人的声音越来越近。
“公子今天又丢下自西我一个人跑了,实在是不够义气。”自西一路小跑过来,微微喘着气。
江承月有些纳闷,自西对着自己称公子,不是应该称自己一声江二姑娘吗:“自西……”

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时明澈江承月全文阅读两个字出口,江承月就明白哪里不对劲了,自己的声音,明显是男子的声音,清朗低沉,倒是有些好听,只是怎么变成男人的声音了呢。
“公子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自西?”
江承月抬手让他先不要说话,转身往外走,步子有些快,刚刚抬手的时候,江承月就发现这手,骨节分明,而且很大,跟自己那双圆润柔软的白嫩小手完全不一样,低头看看身上的穿着,也是男子打扮,而且这一身装扮还有些眼熟。
男子,自西还朝着自己叫公子,脑子里隐约冒出一个想法,可是江承月有些不敢相信,若是真的,这梦也太离奇了。
这假山附近有几个大缸,里头种着些莲花,缸里添了水,正好可以以水为镜,现在还不是莲花开花的时候,缸里只有绿色的叶子立着。
伸手小心将叶子拨开,露出叶下的水面,水不深,也并没有多少清澈,但也多少能照出人影来,江承月看着映在水面上的的脸,果然是这样。
在这个梦里,她成了时明澈,怪不得自西朝她叫公子,因为她现在就是自西的公子,时明澈啊。
自西看着自家公子,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跑到这大缸这儿来,现在也不是莲花开的时候啊,只有几片叶子,并不好看啊。
而江承月此刻却是慢慢平静下来了,直起了身,一脸若无其事:“走吧。”
“公子,大门在这边。”自西看着自家公子脚步方向不对,赶紧开了口。
江承月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步往内院自己院子去了,都忘了是在梦里,自己现在是时明澈了,得出江家大门,去隔壁的时家才对。
两个人出了江家的大门,往边上的时府走去,江家和时家的宅子都在桂花巷里,算起来也是一墙之隔的邻居,时明澈每天都去江家的家塾里上课,上完了课,就出门回家,两家离得近,很方便。
这一路上,江承月都在思考,要做些什么来整整时明澈才好呢,毕竟现在还是在梦里,等梦醒了,她就只能乖乖上课,不能做什么了,自己的梦,不整整他都对不起自己啊。
回了院子,江承月就躺倒在塌上,完全不想动弹。
“付先生布置了功课,公子不做吗?”自西把东西整齐摆放在书案之上,看着已经躺下的人,有些惊讶,今天公子怎么回来就躺下了,往日里他都是回来就先把付先生布置的功课完成的,“公子是有什么地方不***?”
“没事,我躺一会儿,你先下去吧。”江承月挥挥手让自西下去了。
笑话,这是时明澈的功课,又不是她的功课,她干嘛要做啊,时明澈向来得付先生的喜欢,每次的功课都按时交上去,付先生对他的功课总是满意得不行,这次不做功课了,看他到时候拿什么交给付先生。
想到这儿,江承月可就不困了,坐起身来,转了转眼睛,又有了个主意。
书案之上的物品都摆放得整齐干净,倒的确是时明澈的风格,他这个人,看着不正经得很,没个正形,可却最讨长辈的喜欢,在长辈面前,端得那叫一个知书达理。
走到书案之上,江承月翻开了桌上的书,拿笔沾墨,这页画一只乌龟,那一页画上两只王八,再翻一页在空白处写上一句时明澈是大混蛋。
画完了写完了,把几本书都扔到了床底下,江承月才拍了拍手觉得满意,反正是在梦里,就让梦里的时明澈连书都找不着好了,万一找到了,也是一本满是乌龟的书。
自西敲了敲门,进屋来:“公子,夫人派人过来了,让您过去一趟。”
“好。”
“公子的书呢?”
“哦,功课写好了,我就顺手装进考箱了。”江承月面不改色地撒了个谎。
“明澈,你今天是不是又欺负承月了。”
江承月微微抬头,瞟见了坐在那儿的时家伯母,这回不是她往日里见着的温柔笑意,她不喜欢时明澈,但是时明澈的娘她还是很喜欢的,毕竟时家伯母温柔还爱笑,长得也好看,对她也好,江承月每次过来,她都让人拿各种好吃的给她。
“嗯。”江承月顶着时明澈的脸,现在见着时伯母,感觉总是有点怪怪的,“您怎么知道的?”
“哼,还能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别打岔,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许欺负承月,承月是姑娘家,你一个男孩子怎么能欺负女孩子呢。”

时明澈江承月免费阅读“我错了。”江承月心里无比同意时伯母的话,就是,怎么能欺负她一个小姑娘呢。
“你说说你,见着别的姑娘,脸臭的像是人家欠了你钱一样,你跟承月一起长大的,好歹你见着她不摆臭脸了,可倒是三天两头欺负她,这么多年,承月被你弄哭过多少次。”
江承月站在那儿,垂着头听着教训,心里疯狂同意,她江承月都不知道被时明澈弄哭过多少次了,怎么会有这么混蛋的人!
时母看着眼前跟木头一样站着的时明澈,叹了口气:“行了行了,你不许再欺负承月了,下去吧,回去换件衣服去,衣服脏了也不知道换一件。”
江承月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胸口上有两个墨点,在浅灰色的料子上格外显眼,估计是之前在家塾里的时候留下的。
等时明澈走远了,时母一脸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见着别的姑娘就摆臭脸,见着承月就欺负,以后可怎么娶媳妇啊,这不开窍的木头。
等两个人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自西就直接去柜子里取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来,将衣裳挂在屏风之上,伸出手要替自家公子更衣。
江承月站在那儿,被自西突然的伸手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你干嘛!”
“替公子更衣啊。”
“……”江承月场吸一口气,“那什么,你下去吧,我自己来。”
自西虽然感觉自家公子从江家家塾出来之后就有些怪怪的,现在给他更衣还一惊一乍的,不过就算感觉奇怪,但自西还是下去了。
看着自西出了屋去,江承月松了口气,走到门后确认门关好了,才走到屏风前,伸手脱下了外衣。
江承月原本想只换了外衣就好,可当身上只剩下一身洁白的中衣时,好奇心就冒了出来,一面觉得脱了中衣实在不好,即使是在梦里,一面又好奇地不得了,想要看看中衣之下是什么样子的,跟女孩子有什么区别。
最后的结果,是好奇心胜出。
反正是在梦里,看看就看看,谁都不会知道的。
一点一点扯开原本系好的结,拉开了一肩,露出了里面的肩膀,看着比自己的肩膀壮实不少,不过倒是白的很,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江承月才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手感有些硬,不像自己,软软的,摸起来可***了。
看完了肩膀,江承月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索性直接脱了整件中衣,天气还没有很暖和,不过倒也还好,一会儿的时间也不至于冷到起鸡皮疙瘩。
屋里也没有镜子,江承月只好低头看,身上的肉紧实得很,摸着也硬硬的,也就胸上摸着稍微软一些,不过还是跟自己不一样,哪哪儿都没有自己软和。
跟自己有些像,又有些不像,这身材,在男子之中,算是好还是不好呢?
江承月不知道,但她觉得应该算是还不错的吧,虽然时明澈这个人不怎么样,但是脸还是不错的,总是有姑娘家偷偷瞧他,偶尔她还听见她们说时明澈长得好什么之类的。
往常听见了这些话,江承月总是一脸不屑的,不过今天自己见着了,倒是觉得她们的话所言不是很虚。
看完了解了自己的好奇心,就把衣服重新穿上了,光着的时间久了,多少也还是有些凉飕飕的。
难得昨夜做了个梦,江承月醒来的时候也还记得,坐在床上捂着嘴笑了好一会儿。
“姑娘笑什么呢,快起来了,一会儿还得去家塾呢。”丹霞端着水盆进了屋,就看见自家姑娘坐在床上傻乎乎地笑着,也不知道笑什么。
江承月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笑着跟丹霞说:“我做了个好梦,这梦要是真的该有多好啊。”
“姑娘从小睡觉就好,倒是难得做梦,说不定哪天这梦就成真了,不是有句话叫美梦成真嘛。”丹霞把锦帕扔进水里,拿出来拧干了,“姑娘快来,这水热热的,洗个脸也好醒一醒。”
作者有话要说:考箱:古代的书包,一般是木制或者竹制。
五一啦,大家做好防护出去看花嘛!

小编推荐理由

每天以不同身份见死敌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