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颗星(江凛林晚星)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等一颗星(江凛林晚星)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江凛林晚星小说————等一颗星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我梦西洲所著,讲述了林晚星跟江凛结婚了。      然而结婚后一年,林晚星发现自己被骗了。  家里的婚房是租的,还只租了

小说介绍

江凛林晚星小说————等一颗星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我梦西洲所著,讲述了林晚星跟江凛结婚了。      然而结婚后一年,林晚星发现自己被骗了。  家里的婚房是租的,还只租了

江凛林晚星内容介绍六月的中旬还未到,天儿却像下了火一般的热,落在地上便是一团团烤人的火,灼人得很。
室内一人高的老旧风扇吱呀吱呀地转着,饶是如此,一股子厚重的机油味道还是熏得人头疼。
这样的天气,偏偏,那个坐在小木凳上的女人还戴了个口罩。女人一张白皙***的小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挺巧黑密的睫毛轻颤。
女人噼里啪啦地摁着手机,时不时将落在鼻尖的长发挽到脑后。
修车的小师傅赤着上身,鼓起一身结实的腱子肉,看着门口的客人吆喝了一声。

等一颗星江凛林晚星全文阅读“***!”
干*他们这样的,不但要有两把刷子,这嘴也得会说。年轻的男顾客一律称呼帅哥,女顾客不管多大年龄都要叫***,至于有钱的,那就得称一声老板了。
林晚星自然听见了这个称呼,也清楚这间不起眼的修车铺里自己是唯一的顾客,可不巧,她没有听见***就抬头的癖好。
林晚星愣是没理会,直到修车的小工啧了一声。
小师傅指着修车厂后面的一个小平房,“这老热的天儿,***你戴个口罩不闷得慌?这车还得修一会儿,***来屋里坐吧,那儿有空调,油味不大!”
林晚星愣了一瞬,这车不就是抛个锚,怎么修了这么长时间。
她还着急去江凛那里。
知道修车的师傅是好意,林晚星礼貌地道谢,“谢谢师傅,师傅您忙吧,我在这打个电话。”
女人的声音清凉婉转,尾音压得有些重,不过分尖锐也不尤其细腻,似一汪清泉流过,听在耳里舒适沁人。
林晚星返回到聊天界面,点开蒋瑶的微信点了几下,等着对面接起语音电话。
修车的小师傅会错意了,她真不是嫌弃这股子机油味儿,要说机油味,江凛身上的更重。这一年以来的同床共枕,她早就习惯了。
只是曾经两年多的职业经历她已经习惯了戴口罩。
被认出来,就很麻烦。
对面的女声唤回了林晚星游走的思绪。
“上午不是刚打过电话吗,又怎么了!”
蒋瑶的声音透出几分不耐烦,听筒传来的***舐雪糕的声音尤为清晰。
林晚星想,蒋瑶现在肯定是躺在沙发上,开着空调吹着冷风,再吃口雪糕驱驱寒。
林晚星言简意赅,“车子抛锚了,在修车厂这等着修呢。”
言外之意,她现在无聊得很。
对面的蒋瑶已经吓出猪叫,“又坏了?!”
一个月前,林晚星的车也是这么坏在半路上的。林晚星看着车标,默默记在心里,下次换车,绝对不能再买这个牌子的了。
不过,她和江凛的日子现在还那么拮据,换车的事指不定要等到猴年马月。
婚房的钱花光了江凛几年的积蓄,她这两年在圈里混得边缘,也没存下什么钱,能省则省吧。
“那你现在在哪儿,肯定不在江凛身边吧,要不然,你哪能想起来我啊。”
蒋瑶***地笑,打林晚星结婚以后,蒋瑶就没少拿林晚星逗乐子,偏偏林晚星自己听完还有点不好意思,露在外面的白皙皮肤透着淡淡的粉色。
她最近确实和江凛有了点那么你侬我侬的意味。
“他自己厂子也忙,我哪能总打扰他。要不是江凛粗心大意,把手机落在家里了,我可不顶着大太阳给他送。”
送手机是正事,至于放在车上的亲手做的酸梅汤,林晚星说服自己,那只是顺带的事。
两人扯了会皮,蒋瑶话锋一转,咬牙切齿的。
“星儿,你看了没?姓苏的那孙子又在节目里卖惨了,现在热搜里一堆心疼他的,我真想扒了他!”
有心疼他的,就有来骂她的。
林晚星眼神一暗,想起那狗东西,捏着手机的手不由得收力。
恰逢这时候修车的小师傅从车下滑出,豆粒大的汗珠顺着棕色的皮肤滴在衣襟上,粗黑的眉毛拧成一股绳。
“***,这车你没少闯啊!太狂野了,竟然能整成这样!”

等一颗星免费阅读林晚星停了和蒋瑶的对话,几步走上去,蹲在车尾。
“师傅,还没修好?”
师傅睨了林晚星一眼,“修?能修都废了老劲了!”
师傅火气上来了,使劲地拍了几下车身,“这儿,这儿,还有这个门,都受过严重的撞击啊。还有这漆,得上过三四遍了吧,真次。”
“看这车型,你最久也就开了不到一年吧,咋能出这么多事故!这车都快让你折腾报废了!”
林晚星盯着车门一处的凹陷,瞧了半天,喃喃自语,“不能吧。”
她和江凛结婚不到一年,这车是后添置的,前后用了不到半年。车是婚后财产,去年出的新款,中低端家庭都能负担得起。
当时她心疼江凛为了买婚房搭***了所有的积蓄,还背着房贷,就拿出了自己最后剩的几万块填了这个车的钱,算是AA吧。
十好几万块的车,就这?
师傅放大了嗓门,开始自吹自擂,“这也就是我*干了十多年了,有经验啊,不然你去这条街上打听打听去,还有谁敢接这活!***啊,你来我这可算是来对了,交给我,你放心。”
林晚星本来还挺困惑,听到师傅这话,林晚星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这师傅,是不是看她一个人傻兮兮的,好骗,故意把这点小毛病夸大了说,好多赚她一些修车费?
这地方属于城郊,荒僻,方圆十里再找不出第二家修车铺,这师傅想坐地起价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晚星起身,“师傅您先修着,我再去打个电话。”
林晚星叉起腰,焦急地翻着电话簿,这才惊觉,和江凛结婚都一年了,她居然连江凛汽修厂的电话号码都没存。
林晚星最后还是又返回车上,在车上翻了许久,才在车座下面找到一张散落的名片。
这车江凛偶尔也开,有时候会在车里摆几张名片。
电话拨出去响了几声,很快被接起。
“您好,远东汽修厂……”
男人浑厚低沉的声音传来,林晚星眼睛一亮,是江凛接的电话!
林晚星急忙打断,“江凛,是我!”
林晚星很少和江凛打电话,一般都是有什么事发个微信就说了,对面江凛沉默了片刻,林晚星忽然有些不确定他是不是听出自己是谁了。
“是我,林晚星。”
对面的男人轻笑了声,“听出来了。”
好吧,他确实没听出来。
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光秃秃的,只有一张桌子还算看得过眼,离桌子一段的距离橱柜上摆满了摩托车,汽车的模型。如果懂行的人一眼,就会惊掉下巴,这几套模型加起来,可就是一套房子的价值啊!
江凛转着椅子,闭着眼休息。
“是不是我手机落家里了?今天到厂子都换好衣服了,才发现没带在身上。”
实木桌子上,一部当下最贵的手机正压在泡面桶上,还有七八部手机摞在一起,充当另一部手机的支架。
林晚星看着修车的小师傅,悄咪*咪走到一棵树下,压低了声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林晚星气鼓鼓的,“那师傅还非说我这车出过事故,是不是就想坑我钱啊!”
办公室里,本还闭目养神的男人突地睁开了眼,黑眸中少见地染上了几分慌乱。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存稿走来了!
欢迎各位小可爱收藏关注吼!

小编推荐理由

等一颗星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