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若故人姝(晏姝温灼言)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温若故人姝(晏姝温灼言)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由“小米”大大精心创作的这部古言***小说《温若故人姝》,目前已经完结,火爆上线中。作者以写短篇小说而闻名,部部经典。主人公晏姝和温灼言的一段***,实在动人。主要讲述了: 晏家世代忠良。

小说介绍

由“小米”大大精心创作的这部古言***小说《温若故人姝》,目前已经完结,火爆上线中。作者以写短篇小说而闻名,部部经典。主人公晏姝和温灼言的一段***,实在动人。主要讲述了: 晏家世代忠良,晏家父女更是为江山社稷立下汗马功劳,当年琉璃国早有外患,晏姝父亲冒天下之大不韪,斩杀昏庸先帝,换取国家安宁,可这一切温灼言的眼里都是忤逆,尽管如今他坐上了这皇位,还是要对晏家赶尽杀绝,晏姝作为北疆风沙里长大的女子,为了爱情脱下铠甲,进宫成为他的王妃,最后终究是错付了吗?

小说简介

缕缕青烟从铜鹤熏炉的镂空雕花中升腾,那人拎了一壶茶水从鹤嘴浇下去,水雾缭绕,看不真切。
屋外风雪交加,凌冬的夜比冰窟窿还冷。
“求陛下让臣为父兄收尸。”

温若故人姝全文阅读

缕缕青烟从铜鹤熏炉的镂空雕花中升腾,那人拎了一壶茶水从鹤嘴浇下去,水雾缭绕,看不真切。
屋外风雪交加,凌冬的夜比冰窟窿还冷。
“求陛下让臣为父兄收尸。”
她双膝落地,背着一把长剑,上面“世代忠良”的篆文十分醒目。
一将成名万枯骨,她的父兄,是枯骨中平平无奇的两具。
北疆风沙里长大的女子,不惧风雪惧心寒,晏姝的一整颗心都破碎在雪地里。
屋内年轻的温灼言裹着狐裘,从灯火通明处走来。
“朕何时不让爱卿走?想去便去吧。”他眼底带笑,如同一潭沉溺过许多年的清酒。
三百守卫护着皇宫,没有通行令,她如何出去?
“陛下想让臣殉国,是不是?”
她恍惚站起来,隔着满眼的泪光婆娑去看他,背着长剑的身躯消瘦又憔悴。
温灼言像是听到什么泼天的笑话,片刻后眼底尽是阴戾,“此话怎讲?女将军御前戴甲,被千八百个羽林卫就地乱刀砍死,谋逆之心昭然若揭。”
他顿了顿,提唇又道,“还有远在边关的晏元帅,兵败潜逃被敌方坑杀,朕念他曾救驾有功,不会把他挖出来鞭尸。”
一字一顿,比飘雪还要冷,直接寒到她心里,疼得晏姝呼吸都不顺畅了。
父亲当年为了救他,搭上一条腿,拖着久病难愈的身体赶赴前线打仗,战事吃紧却不见朝中增援,残兵破将与敌方僵持近百天。
晏元帅总说,巾帼不让须眉,叮嘱她要扶持温灼言坐稳皇位。
滚烫的泪水融化一地霜雪,她连眼泪都来不及抹,拔剑冲向宫门,那里是披巾戴甲的羽林卫。
长剑划破冷空气,鲜血淋漓剖开一条生路,却又被层叠的士兵围上来,困兽不得出,挣扎在铁笼子里嘶吼。
“狡兔死,走狗烹。”
铁矛刺向她后背,温软的皮肤上开出一朵***的血花。
“飞鸟尽,良弓藏。”
措不及防疼痛在脑中炸裂,好像在冰天雪地里将她切成一块一块,再丢进霜雪里任由天寒地冻。
“敌国破,谋臣亡。”
在意识模糊前,她转身对着温灼言莞尔,笑得凄凉又畅快。
“好疼……”
……
罗衾不耐三更寒,她是被冻醒来的,浑身打抖缩在榻上,牙齿咯咯作响。
后背的刺痛提醒着她这不是一场梦,晏姝嘴唇干涸,手脚不协调地爬下榻,匍匐咳嗽着往门边走。
“爱卿不必行此大礼,毕竟朕也不是什么暴君。”
玩世不恭又清冷的声音在头顶炸开,晏姝咬牙忍着泪水不掉出来。
“求陛下让臣、让臣带父兄回家……”沙哑的嗓音连她自己都下了一跳,好像在砂石上磨过那般。
温灼言蹲下,掰过她下巴强迫双目对视,低低地道:“晏姝,你猜猜晏元帅,是怎么对待我父皇的?”
浓重的仇恨夹杂在低沉的声音里,晏姝红了眼睛。
先帝偏爱酒池肉林,常常不早朝不议事,可天下太平,也没有多少政事需要他担心,得过且过安然无恙。
晏元帅杀进宫那天,温灼言躲在寝殿的柜子里,奶娘捂着他的嘴巴不让他出声。
年仅十岁的孩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父皇的脑袋掉下来,从最上面的那一阶,滚落到他面前。两个圆睁的眼球盯着他,死不瞑目。
“我多后悔,没有把他提到你面前来杀。姝儿,剥骨之痛,你可明白了?”好像刚从地狱里面爬出来,双手都沾满洗不净的鲜血,恶狠狠地诅咒她。
“不是、不是那样的……你对他——”她哆嗦着说了一半,不肯再说,眼泪涌出来掉在地上,灰扑扑的。

温若故人姝免费阅读

他恨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没管住嘴一秃噜就出来了,连忙赔不是,怕晏姝生气。
晏姝眨了眨眼睛,安抚道:“无妨,我习惯了。”
疼习惯了,太强的适应力,变化莫测的局势,让她甚至都没有资格伤心难受。
……
书桌上是一张路径图,图的终止点写了三个字“兵器库”。
王府的兵务要地。
图上有几滴眼泪,晏姝捂着双眼伏在桌子上哭,她不想呀,不是故意的呀,可是、可是……
兄长还在温灼言手上。
她能怎么办?怎么选?
只带着图的信鸽从王府中被放走。
黑暗中,一张圆润的苹果脸目睹了全过程。
……
***白色的鸽子停留在养心殿外,身着华服的女子从龙床上坐起来,轻手轻脚收过那只鸽子,取下鸽子细腿上的纸条,收进袖口。
“陛下,该上朝了。”女子笑眯眯地走到温灼言身侧。
温灼言睁眼,显然没有料到她在身边,“染染昨晚没回自己宫里?”
晏染眼底闪过一丝不悦,脸上却还是那副柔弱的模样,解释道:“昨晚陛下醉酒了,染染不放心才没有走,您莫怪。”
软软的声音,温灼言其实并不喜欢,他更受用晏姝那样清泠的嗓音,让人如置山谷,不食人间烟火。
待他早朝回来,把白色的鸽子抱到温灼言面前,笑道:“陛下原来还养鸽子呀,就是它腿上绑着纸条,好奇怪。”
温灼言警惕地看了看她,却没有怀疑。
这么多年,他表面与晏姝虚与委蛇,其实早已爱上。只能骗自己说爱的人其实是晏染,时至今日,他也只允许自己这么想。
他解下纸条,上面是一副缩略图,还有一行娟秀的字迹。
勿念,臣在王府安好,求陛下成全。
那一瞬间,他好像心里被生生剜去好大一块,血淋淋的。
姝儿要跟温临安私奔。
温灼言冷笑着烧了那张纸条,召集羽林卫赶往王府。
正是晌午,晏姝与温临安坐在一张桌子上进食,小王爷朝她笑,她也礼貌的微笑。

小编点评

温若故人姝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