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一九八二(舒雨被)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重生一九八二(舒雨被)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说重生一九八二讲述的是舒雨被的故事,小编分享重生一九八二全文免费阅读。舒雨骑着自行车,后座上拴着两个大/麻袋,一到家,小表弟就挥舞着胳膊,跑到门口迎接她。

小说介绍

小说重生一九八二讲述的是舒雨被的故事,小编分享重生一九八二全文免费阅读。舒雨骑着自行车,后座上拴着两个大/麻袋,一到家,小表弟就挥舞着胳膊,跑到门口迎接她。小胳膊小腿上前就往麻袋上扑楞,舒雨不得不拎着小家伙的后颈皮,将他提溜进堂屋,再自己顺下麻袋,费力的拖回自己屋。

舒雨被小说简介

舒雨被一块板砖拍回一九八二年
她只有一个简单的小目标
不是赚他一个亿,而是所有的亲人都能回到她的身边。

重生一九八二全文阅读

舒雅没想到妹妹会这么***,勉强镇定道:“也不能这么说,也许他们安排在明天。”
舒雨轻轻一笑,“要不然,我们打个赌。”
姐妹俩说话的时候,金明天也送了人回来,让老婆把儿子抱下去,自己和父亲坐在堂屋里说话。
“刚才在饭桌上,我还以为舒家大伯会说去给姐姐姐夫扫墓,没想到,这就急着要去厂子里。把我没说完的话,直接给咽了回去。只是他们省城的人,也看得上咱们小县城的工作?”
金明天有点不敢相信。
金老头闷头抽着烟,“你不知道,现在带正式编制的工作有多难。他们呐,来者不善。”
“难怪姐夫这么多年,都不肯回家一趟,当初我们还劝来着。那现在要怎么办,毕竟他们是姓舒的,小雅小雨又要怎么办?”
金明天叹着气,姐姐姐夫去的忽然,丢下两个女儿,当初协商善后,跟厂子也是连续拉扯了好几个月,双方精疲力竭才商量出这么个方案。好不容易尘埃落定,舒家来人明摆着是有想法。
“不管事情最后怎么着,小雅小雨不能叫他们带走。”金老头恨声道:“不是养在他们跟前的,谁知道会不会心疼,那么老远,孩子遭了罪我们都不知道,绝对不行。”
金明天呶呶嘴,没有吭声,他其实很想说,如果他没了工作就得回去种地,就算家里不缺他们姐妹一口吃的,可是孩子大了,年代也不一样了,不是饿不死就是好日子。孩子得上学,得找工作,嫁人也得有嫁妆,这些不是光拍拍胸脯就能拍出来的。
捶了捶自己的头,他深深叹了口气,说到底还是他没用。
父子俩这边陷入沉默,姐妹俩之间也一样,舒雨干脆重新车着布条,舒雅看妹妹将布条车在皮筋上,变成一条条带着着皱褶的花布条,坐到对面蹙眉道:“是舅妈让你弄的吗?”
“不是,我自己琢磨的,等你放假的时候,我再跟你细说。”舒雨今年小学毕业,假放的早,舒雅上高一,得到半个月后才能放假。
这个时候小学是六年制,初中和高中各两年,上学的年龄更是有早就晚,十岁送去上小学的都大有人在。他们姐妹都算是上学早的,下半年一个要上初一,一个要上高二。
“明年我就高中毕业了,不知道能不能去厂子里当临时工。”当时的人,几乎没有走出去的概念,要是家里有人在厂子里工作,那这个家庭的几代人,几乎都会围绕着厂子来规划他们的生活。“姐,你没想过考大学吗?”舒雨眼睛一亮,对啊,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要是姐姐能考上大学,就能彻底离开这个地方,不用怕那个人的纠缠,更不会有后来的悲剧发生。
舒雅苦笑一声,“开什么玩笑,我连中专都没考上,考大学就容易了。”
舒雨摸头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八十年代是国家政策变化最多的时期,以至于后世的人根本闹不清这个时候的人,为什么成绩最好的会去考中专而不是上大学,还以为中专比大学更难考,其实并不是这样。
更早以前是高中毕业才能考中专,那个时候中专并没有特别吃香,但八二年改了政策,初中毕业就能考中专。
算一算,初中毕业考上中专,十六七岁就能出来工作,而且是包分配的。
不管哪个单位都是讲究工龄的,分房子也是工龄长的更占便宜,那么早几年上班的好处就太多了。
这才导致初中成绩好的学生,优先选择上中专,越是小城镇这种现象越明显。没考上的才会去上高中,高中毕业若是能考上大专或是大学还好说,要是考不上,高中毕业就等于失业。
而这个时候,不管考中专还是考大学,说一句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点也不为过。能考上的是凤毛麟角,考不上的才是常态。
“高中毕业在县里也是高学历了,肯定有地方招人的,说不得还能去川市或是省城试试运气。”舒雨记得姐姐高中毕业后,就是参加吴县的社会公开招聘,去了毛巾厂,才会遇到马小虎。
这么说,她的时间只有一年,她必须在姐姐高中毕业之前,替她安排好出路。
舒雅心里稍微***了一点,“要是能这样就好了。”
“姐,不要听外头的人嚼舌根,舅舅能在厂子里转正,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舒雨定定看着姐姐,想着前世那些糟心事,在经历了无数的事情后,姐妹俩才算认清,哪些人是真心,哪些人是假意。
可是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伤害了多少真心对待他们的人,又多少次被人戏耍于股掌之间。这些糟糕的经历,她再也不想经历一遍。
舒雅眼神躲闪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相信舅舅。”
“你听我说,老厂长去年刚做六十大寿,他随时都有可能退休。在位时答应的事,一口唾沫一个钉,可要是换了新厂长,你知道他会不会解决前头没有解决的事?”
事实上,这个担心不是多余的,前世就这么发生了。
奶奶和大伯抓住姐姐的心理,阻止舅舅转正,等到老厂长没有征兆的退休,姐姐后悔之余,再怎么哀求,新厂长也没解决舅舅转正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影响至深,深到改变了他们姐妹二人的命运。可谓是一步错,步步错,最后将一家人拖入深渊。
舒雅不敢相信,“怎么可能?”
舒雨叹了口气,低下头道:“我知道有人在你面前说闲话,这个名额该是你的,等明年高中毕业,直接进厂转正,凭什么给别人,是不是?”
不等姐姐否认,舒雨便道:“这么说表面上是为你好,可谁也不会告诉你,老厂长随时会退休。也不会有人告诉你,答应得再好的事时间一长都会有变数,他们得不到,搅黄还不行吗?”
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可谓是将身边所有人的嘴脸暴露的淋漓尽致。
舒雅犹自不敢相信,反复道:“可是,可是爸妈是因工殉职,难道,难道……”
“我只知道,拿到手的才是真的。”舒雨打断姐姐的话,放下手里的布条,重拾之前的话题,“我们打个赌吧,奶奶和大伯不提给爸妈扫墓的事,那么这件事你听我的。”
舒雅如同看陌生人一般看着妹妹,伸手去摸她的脸,“小雨,你怎么……”
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这还是自己的妹妹吗?那个说话不好听,任性又爱撒娇的妹妹呢?
“姐姐,我们没有父母了,怎么能够不长大。”他们已经没有再当小孩子的权力了,如果不是重生一次,她也不会有这个感悟。
人是会变的,她的原生性格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早就连骨带肉打磨成一个新的舒雨。
舒雅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惊住了。呆坐半响,才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妹妹。妹妹一夜之间长大了,懂事了,有城府,有心计了,还学会了分辨人心。可是自己呢,竟然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改变。
妹妹是多没有安全感,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这个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不管怎么说,是她没有尽到一个当姐姐的责任。
舒雅一把抱住妹妹,“姐姐听你的。”
舒雨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姐姐,我答应你,未来有一天,我会让你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想穿什么样的漂亮衣服,就穿什么样的漂亮衣服。”
“说什么瞎话呢,姐姐才不稀罕这些,我们姐妹要永远在一起。”
“好,永远在一起。”舒雨伸出小指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妹俩的小指头紧紧勾在一起,在笑声里,发下誓言。
缝纫机厂下班的时间,舒家老太太一行三人准时回来。金明天招呼他们吃饭,然后带着歉意道:“我让红心给你们腾一下房间,地方小,他大伯和大侄子住一间可以吧。”
老太太点头,“就这么安排吧,说起来这也是舒家的房子,我们不是客人,他舅舅不用这么客气。”
常红心脸色一沉,便想说话,硬被金明天压住,让她去收拾房间。
“他舅舅,明天咱们还要再去一趟厂子,这后事办的不满意,咱们有些想法,得当着厂领导的面再说道说道。”老太太吃着饭,还不忘发号施令。
金明天暗叹一口气,知道该来的还是得来,只能点头,“我本来也要上班,一块去吧。”
舒雅看看奶奶,又看看大伯,之前她被奶奶一路给她描述的美好前景给糊弄住了,迷迷登登也没时间细想。
可是这会儿看他们三个人老神在在坐在饭桌上,吃喝住一副应该应得的模样,一句不提去给父母扫墓的事,才明白妹妹说的果然是对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如他们所说,善待他们姐妹,给他们更好的生活呢。
“不管什么事,都不可能绕开我们姐妹俩。姐姐要上学,我做代表跟你们一起去。”心里完全清楚舒家人打什么主意的舒雨,吃完饭说道。
“对,小雨要去,小雅也得去,学校那边请个假有多大的事。”老太太不知想到了什么,觉得姐妹俩去对她是有好处的,不光赞同,还让舒雅请假。
“小雅不能再请假了,不然功课跟不上。小雨其实,算了,小雨想去就去吧。”金明天彻底信了老爹的话,不是养在自己跟前的,能有多少感情。简单一句话,就表露的明明白白,可惜两个孩子没经过事,怕是不懂这些吧。

重生一九八二免费阅读

舒雅把自己的房间腾给老太太,自己搬去和妹妹住一个屋。姐妹俩一个坐在桌边写作业,一个蹬着缝纫机,这也是父母留给他们的念想,原本是厂子里的残次品,低价卖给员工后舒父亲手修好的,舒母用这台缝纫机,不知道给他们姐妹做了多少衣服。
门口传来老太太的声音,“睡了吗?”
舒雅开门将老太太迎进来,舒雨也放下手里的活计,抬头看向她。
“天可怜见的,谁这么黑心黑肝,让我的宝贝孙***这些活计的。你说是谁,奶奶给你作主。”舒家老太太一脸生气的看着缝纫机。
“是我自己拿废布条蹬着玩,哪里来的活计,废布条子缝出来够干嘛用的。”舒雨早将大堆的布条收拾到床底下,眼前看见的,只有脚下的一个竹筐里堆着的布条。老太太捞起一根,果然是边角余料,这才撇撇嘴,心想这家人真有意思,碎布条也能扎个墩布不是,拿来车着玩,可见从小就被教坏了。
不过老太太显然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这些扫兴的话,而是摸着舒雅的头道:“今天可把我气坏了,厂子那些领导全都站在你舅舅那一边,他们到底搞不搞得清楚,谁才是家属。这么多人,就没一个是为你们着想的。幸亏是我们来了,不然还不知道你们得吃多大的亏。”
舒雅看了一眼妹妹,见妹妹嘴角微弯,一抹嘲讽闪过,生怕被奶奶看到,赶紧抬头说道:“厂子里的安排挺好的,还给我们发生活费了。”
舅舅和舅妈没要他们的生活费,让他们自个存起来,这些钱都存在对面的银行里,存折就在舒雅的手上。
“你傻啊,这点生活费就把你给收买了,我告诉你,接班的事得姓舒的才算,给姓金的算怎么回事?”
老太太这么说,其实是有一点依仗的,因为舒父是厂子里的正式工,而舒母是临时工。象接班这种事,只有正式工才有接班的说法,临时工是没这个说法的。
见舒雅没有吭声,老太太继续说道:“你明年就要毕业了吧,想过毕业之后干什么没有?我都给你计划好了,让你堂哥先把工作给你占住,等明年再还给你。咱们都是姓舒的,才是一家人。你看看你舅舅,没提过还的事吧,也是,那么大个儿子摆在跟前,会把工作还你才是有鬼了。”
舒雨看着老太太的表演,面上一脸冷漠,内心只想送她两个字,呵呵。
如果这事真被老太太办成了,会把工作还回来,舒雨敢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老太太则是很满意两个孙女的不吭声,她将他们的沉默视为软弱好骗以及傻。
“这么做,可是委屈你堂哥了,他一个省城里长大的孩子,哪儿来过这么偏的乡下地方。小地方的人才抢着当工人,城里人可不稀罕。我们可是好说歹说,才让他同意的,也是因为一笔写不出两个舒字,要是换个人,他说什么都不能愿意。”
舒雅又拿眼去看妹妹,觉得奶奶说的最后一段,还是有道理的,大堂哥自视很高,全程抬着下巴看所有人。他还真不见得,会看得上小县城一个缝纫机厂的工作。
“行了行了,时间不早你们快歇着,我也去睡了。”老太太乐呵呵的走了,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这两个是自己的孙女,怎么办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跟他们解释一趟,无非是怕他们拎不清,到时候闹得不好看,要是自己跟前养大的就好办了,肯定是叫他们往东,就不敢往西。
从头到尾,没有过问一句两个孙女的生活,也没有过问一句他们的父母这么多年是怎么生活的,甚至于没有想起去扫墓的事。
舒雅有些担心的看着妹妹,“要不然,我明天还是请假吧。”
要是妹妹招架不住怎么办?
舒雨赶紧摆手,“别,千万别。我自己正好,有厂里的领导在,有舅舅在,她还能把我怎么样?”
就是姐姐不在,她才好自由发挥,别人对她再了解也有限,但姐姐对她可就太了解了。到时候就不是一句性情大变,可以解释的。
第二天一早,还是常红心做的早饭,一边挥着锅铲一边恨声埋怨道:“我叫你们吃,吃死你们,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还没一句好话。把我当丫头婆子使唤呢,这是城里人还是地主老财,换到前几年,地主老财都是押上台批/斗的命。”
嘀嘀咕咕说着只有她自己听得见的怪话,想拿锅铲敲一下锅,最后还是舍不得,又多骂了几声,才开始盛粥。
舒雅进厨房帮忙,舅妈把她赶了出去,“赶紧吃了去上学,少给我越帮越忙。”
舒雨站在院子里刷牙,含了一口水扑哧一笑全给喷了出来,许久没有听过舅妈的牢***话,竟然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怀念。
他们家住在长尾镇,镇上只有一条街,住家的开店的,都挤在马路两边,倒也显得十分热闹。骑车去吴县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如果换到走路,得要一个多小时。习惯了在大城市呆的人,可能不觉得什么,但在小地方,这个距离可是远的不能再远。
但是没办法,缝纫机厂的住房条件十分紧张,当初舒父舒母便在金家外公的支援下,在长尾镇修了一个小院。远归远,住宿条件倒是比县里宽敞的多,不过话虽这么说,县城里的人,宁愿住自己的小套间也不愿意在镇上住一间小院。
金明天骑自行车上班,但总不能看着他们走路,便引到镇上的客运站,准备给他们买票。
舅舅一动,舒雨便知道他要干什么,用手将舅舅的胳膊一挽,“舅舅骑自行车带我去厂子,奶奶和大伯坐车过去,咱们直接在厂子里碰头。”
说着跳上自行车后座,金明天不好意思的给舒家人指了卖票的地方,告诉他们跟昨天一样。
舒雨坐在后头,扯了一下舅舅的衣摆,“昨天也是舅舅买的车票吧。”
金明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没多少钱的事。”
客车是到川市的,路过吴县,也就十分钟的事。不过得等着凑满人数才会发车,所以谁先谁后是说不准的事。
“这不是钱的问题。”舒雨可不是十二岁,没有见过世面,不懂世事的小姑娘。
父母的后事虽说是厂子里花的钱,可他们姐妹俩除了哭根本不顶事,舅舅是出了大力的。舒家不来人,这是舅舅应该应分的,没得说。可舒家来了人,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亲疏有别,那他们是不是得感谢一下,哪怕是口头上的呢。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想必外公和舅舅都看得很清楚,所以前世才会那么***的反对让大堂哥舒佳富接班,因为舒家的人根本不可靠。可笑他们姐妹还以为是舅舅自私,为此闹上了别扭。
金明天骑着自行车,咧开嘴角笑了笑,他还以为小姑娘不懂,原来,她都懂。
缝纫机厂里,几个关键口子上的领导,也是如临大敌。工会主席,妇联主任,办公室主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俱是叹气摇头。
副厂长是最后进来的,昨天没参与,今天接到求救,带了茶杯过来,笑着问道;“谁说说怎么回事,不是早就说好的事,临着金明天要转正,怎么又变褂了?”
工会主席是最着急的,别人都能跑,就他跑不了,工人的事你工会主席不管谁管。
“韩厂长,是舒家来人了,舒自立的妈和他大哥,还有侄子。”工会主席双手一摊,“说是让侄子接舒自立的班,你们说这是什么事啊。”
缝纫机厂的效益很好,在吴县这个小地方来说,那就是明星企业。人人都想进厂里当工人,接班也有接班的规矩,学历或是工种,起码你得是厂子里用得上的人,否则也不是你想接班就能接的。
金明天能顺利接班的原因,在于他有技术,缝纫机厂的流水线十分老旧,用的是五六十年代的苏朕货,时不时闹点毛病,为了不耽误工期,就得自己修。流水线下的零件,也容易出问题,都得靠工人自己的技术调节。
当初舒自立能够以知青的身份进厂子,也是因为他有这一手技术,没想到这技术还教给了金明天,所以他接班,至少表面上的毛病挑不出来。
换了舒自立的大侄子,昨天工业主席就旁敲侧击过了,初中毕业还弄丢了毕业证,这不就是小学毕业吗?谁知道初中上了几天,就敢说毕业证丢了的鬼话。
那双手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能写不能画,还不能干活,厂子的负担够重了,谁想给自己再添个废物。
副厂长一听,“这不是胡闹吗?就是大学生,那也……不可能来啊。”
本来想说大学生也不成,定下来的事就是定了,朝令夕改成何体统。可是再想想,大学生也不可能来他们厂子,就是省里的大厂想招个大学生,都不知道要打多少报告呢。于是最后一句打个弯,临时改了词。
这心理活动大家都懂,顿时都笑了起来。
副厂长自己也乐了,“行了,不管舒家什么样,我在这里定个调子,决定的事不能再改。”
“要是人家姐俩乐意呢?”妇联主任冷不瞅冒出一句。
要知道金明天能接班,是综合了种种原因而定下来的。照顾他们姐妹俩的生活,是厂子里给金明天下的死命令。这也是厂子里温情的一面,不管怎么说得给人家姐俩找个可靠的人拉扯长大不是。

小编点评

重生一九八二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