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都争着宠我(沈元嘉贺景曜)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大人物都争着宠我(沈元嘉贺景曜)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小说《大人物都争着宠我》完整版阅读,主角是沈元嘉贺景曜,大人物都争着宠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单凭一个后脑勺就能认出来是沈元嘉,除他之外,没有人能被四叔这么特殊对待。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小说《大人物都争着宠我》完整版阅读,主角是沈元嘉贺景曜,大人物都争着宠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单凭一个后脑勺就能认出来是沈元嘉,除他之外,没有人能被四叔这么特殊对待。

小说介绍

沈元嘉自沉睡中醒来,发现世界已经大变样。陌生的环境把他吓得喵喵叫:只、只能投靠哥哥们了QAQ
公众媒体最近十分疑惑——
商业巨擘总裁带着个漂亮可爱的少年出席慈善晚宴,席间对其体贴入微。
向来难以接近的三栖巨星开始提携后辈,对其嘘寒问暖关爱有加。
脾气暴躁的电竞大神在直播中公然带队友双排,对其温柔耐心疼爱异常。

大人物都争着宠我全文阅读

“嘘。”
一声冷静低沉的噤声传来,正走进客厅的贺言瞬间噤若寒蝉,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他探头看了看,贺景曜正坐在沙发上,迎着他的目光微微颔首示意,声音压得又低又轻:“过来小声点说。”
贺言绕过玄关,才发现有人正枕在贺景曜的大腿上睡觉。
单凭一个后脑勺就能认出来是沈元嘉,除他之外,没有人能被四叔这么特殊对待。
贺景曜给沈元嘉身上盖了块薄毯子,还把客厅的大灯都关了,昏暗的光线能让沈元嘉睡得更好。
贺言不敢喘大气,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把***放在沙发上。声音细若蚊蝇:“四叔,事情是这样的……”
他跟贺景曜说起雇主陈凡家里闹鬼的情况。
快说完时,沈元嘉刚好睡醒,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他保持人形时眸色是正常的茶褐色。可是现在却显露出猫咪形态才有的鸳鸯眼,一只如天空般的澄澈碧蓝,一只如琉璃琥珀色般的浅黄。
“嘉嘉。”贺景曜有所察觉。
他低头看着伏膝侧躺的沈元嘉,动作轻柔的抚了抚沈元嘉的背脊,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睡醒了?”
“嗯……”沈元嘉迷迷瞪瞪的坐起来。眨了下眼睛,瞳色恢复了正常。
他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梦里在跟一个坐轮椅的少年说话。少年长得好看,是跟贺景曜一样的好看。
但睁眼醒来后,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贺景曜起身去拿了热乎乎的湿毛巾过来给沈元嘉擦脸。
擦完脸后把毛巾翻了一面,覆在沈元嘉的脸上,用热气来唤醒沈元嘉的精神。动作温柔一气呵成,“清醒了吗?”
“嗯……”沈元嘉顶着毛巾慢吞吞的点了点头,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像极了一只刚睡醒的猫,还没有彻底清醒,就已经在向主人呼噜呼噜的撒娇了。
贺言被晾在一边,亲眼目睹了他冷酷铁血的四叔特别温柔小意伺候人的一幕。
贺景曜把毛巾交给佣人去处理,沈元嘉伸了个懒腰彻底清醒过来,他歪了歪头,看向贺言。
贺言:“……”
贺言被看得有点不自在,他挪了挪***想换个位置坐。但大概是刚才太紧张、坐姿过于紧绷的缘故,竟然膝盖一软,噗通跪了下来。
沈元嘉:“……”
贺言:“……”
嘉嘉小猫咪被这架势唬住了,磕磕巴巴道:“不、不用行此大礼……”
贺言内心羞愤欲死。但秉持着贺家人临危不乱的风格,面上风轻云淡道:“……没事,给您拜个早年。”
“……”贺景曜不禁打量了侄子一眼。
沈元嘉闻言愣了愣,随后没忍不住笑了出来。
贺言羞耻得脖子根都在泛红,沈元嘉连忙憋住了笑,朝贺景曜投去一个眼神,向他求助遇到这种情况接下来该怎么解决。
贺景曜看了看跪着拜年的贺言,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沈元嘉,总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往事历历在目,贺景曜心中微动,让佣人去拿了一个长条形的木匣子来。
他把木匣子交给沈元嘉,“给他吧。”
贺景曜轻描淡写道:“提前给的拜年红包。”
“噢。”沈元嘉没多想,接过木匣子后转手塞给了贺言,跟着复述:“给你的红包嗷。”
贺言受宠若惊。
他摸了摸手中的长木匣,当摸到匣子底部的两个三角图案后,立即被惊喜砸了个头晕眼花。
沈元嘉不清楚,贺言却是知道的。
在他四叔这里,刻有繁复花纹的木匣子不稀奇,稀奇的是再加上两个没有底边的三角形图案——这类木匣都被他四叔用来装法器。
贺言不由抱紧了长木匣。
四叔出品必属精品,外面炒到天价的法器,自己跪一跪就得到了!
贺言觉得自己可以把地板跪穿!
“谢、谢谢四叔!”他满面红光的道谢,也不觉得脚软跪着羞耻了。
还朝沈元嘉抛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谢谢元嘉哥!”
说完就极其有眼色的离开,动作麻溜,一点也不打扰他四叔跟沈元嘉黏黏糊糊卿卿我我。
“……”贺景曜看着贺言飞蹿出去的背影,拧着眉,不悦道:“他应该叫你叔叔。”
沈元嘉非常奇怪:“你怎么老是给我涨辈分。”
贺景曜转头看着沈元嘉,说:“你跟我是平辈。”
被贺言叫哥哥,那就差辈分了。
嘉嘉小猫咪翻了个白眼没理固执的人类,打开灯去零食柜里翻东西吃。
他刚才醒来时零星听到了几句贺言和贺景曜的谈话,搂着一大堆零食回到沙发边,边拆包装边问:“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贺景曜帮忙开饮料插吸管,边伺候嘉嘉小猫咪边给他复述了一遍雇主家的情况。
沈元嘉听完后困惑不已,连薯片也不往嘴里塞了:“那个陈老板家里没养猫?”
“?”贺景曜没弄懂这个逻辑。
沈元嘉就掰着手指数给他听,“你看啊。陈老板说家里闹鬼,怪事不断……”
“连wifi的用户多了一个。”
贺景曜家里也多了一只连wifi的嘉嘉小猫咪。
“睡觉的时候鬼压床。”
嘉嘉小猫咪跟贺景曜睡觉的时候睡姿不老实,有时候醒来就发现自己趴在贺景曜胸前睡了一夜,遂称:猫压床。
“家里的食物莫名减少,会在角落里发现食物残渣。”
嘉嘉小猫咪也会大吃大喝,但他是一只卫生猫,会把残渣垃圾扔进垃圾桶。
“不看电视,电视却有打开过的痕迹。”
贺景曜也不看电视,但嘉嘉小猫咪要看……
诸如此类。
沈元嘉细数完后挺直了腰杆,表情看起来还有点小骄傲:“你看!咱们家跟陈老板家里的情况都符合吧!”
贺景曜养了他这么一只猫,跟雇主家里情况一模一样啊。
沈元嘉笃定道:“他家里其实不是闹鬼,是养了猫吧。”
说完还坚定的点了点头。给予自己的判断十二分的肯定。
贺景曜:“……”
贺景曜唇角微弯:“不会的。”
世界上不会有第二只像嘉嘉小猫咪这么可爱的小猫。
沈元嘉歪了歪头,百思不得其解。
-
两天后,沈元嘉和贺景曜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雇主家。
陈凡住在小香山上的别墅区,环境清雅幽静。
贺景曜按照地址将车开到一栋别墅门口,远远的就看见雕花栅栏门前有一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伸长脖子在等着。
两人下了车,雇主陈凡看了看沈元嘉,随后目光落在穿了天师外袍的贺景曜身上。
他眼前一亮,知道这是贺天师上门来救苦救难了。
陈凡激动不已,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嘴里乌拉哇啦的喊了一通救救孩子,还说自己曾经求助了《走近科学》栏目组。
“我的天!贺天师你是不知道哇!”陈老板情绪激动的哭嚎着:
“那走近科学一上来就给我拍了个上中下三集呜——”

大人物都争着宠我免费阅读

陈老板:“……”
陈老板闻言愣住:“芝、芝麻小事?”
贺景曜剥完了瓜子,边擦手边轻描淡写道:“内人在走近科学上看过你的事迹,倍感好奇。”
“所以我才带着内人走这一趟。”
陈老板:“…………”
陈凡双眼放空。他感觉有无形的狗粮在往嘴里塞,噎得他说不出话来。
楼梯处忽然传来哒哒哒下楼的脚步声。贺景曜起身看去,沈元嘉正蹦下最后两层台阶,像颗小炮弹似的朝他冲过来。
“怎么了?”贺景曜展臂接住了嘉嘉小猫咪。
沈元嘉以头抢贺景曜的胸膛,旋即用脸蹭了蹭,他看起来垂头丧气的,像极了一只寻求安慰的小猫咪。
贺景曜抚了抚沈元嘉的背,温声哄道:“我给你剥了瓜子。”
这厢,贺景曜正哄着不快乐的小猫咪。
那厢陈老板却是蓦然发出一声惊叫。他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沙发后面,指着楼梯口的方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这、这……”
楼梯口,一只女鬼正贴着墙壁慢慢下楼。
沈元嘉用办法让女鬼显了形。像陈老板这样的普通人不借助任何手段也能看得清楚。
女鬼披头散发,光着脚,宽大的白裙子几乎将她整个人罩住,过长的下摆拖行在地上。
她的身形并不凝实,偶尔还会呈现出非人生物的虚影状态,跟正常人类有明显的差别。
陈老板见女鬼还在朝着客厅靠近,额角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他畏畏缩缩的将自己藏在了沙发后头,声音发紧,牙齿打颤:“贺贺贺贺天师!她她她她过来了!”
女鬼一步一步的挪了过来。
贺景曜的天师法袍对鬼有天然的排斥与伤害,她有些惧于此势,不敢太靠近。瞅了瞅沈元嘉,挨在了另一边的沙发旁,沉默着没有说话。
“你的脸呢?”贺景曜打量了一下披头散发的女鬼,分不清正反面。
他冰冷冷的呵斥:“遮遮掩掩像什么样子。”
女鬼:“……”
“你个直男。”女鬼不太高兴,她掀开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清秀素净的脸来。
她不满道:“你懂什么,这是鬼界女性最热门的打扮。”
长发及腰,白裙飘飘。有一佳鬼,吓人上吊。
她还有条红裙子没穿出来呢!
陈老板闻言屏息探头看了一眼。
这女鬼看起来是个年轻姑娘,跟他在国外读大学的女儿差不多年纪。
他的女儿青春年华正好,而面前的女孩子却已经去世做了鬼。
陈老板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中一软,也没有之前那么恐惧了,慢慢从沙发背后挪了出来,厚脸皮坐在沈元嘉旁边,正好跟女鬼面对面。
贺景曜看了雇主一眼。
他手上的动作正在温柔的喂沈元嘉吃橘子。目光是截然不同的冰冷,眼神落在女鬼身上,审问道:“陈先生说家中怪事频出,是你做的?”
女鬼被他看得瑟缩了一下。立即点头如捣蒜,竹筒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一顿承认错误。
wifi是她连的,食物是她偷吃的,鬼压床是不小心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砸到陈老板身上的。
嘉嘉小猫咪边接受贺景曜的投喂,边听女鬼阐述罪行。
他扁了扁嘴,嘟囔道:“可惜不是男鬼。”
“?”贺景曜侧目。
沈元嘉就偷偷告诉他:“我小时候哥哥们为了哄我,抓鬼回来把它团成一颗球球,让我玩弄于鼓(猫)掌(爪)之间。”
“但是哥哥们说不能玩弄女孩子……”沈元嘉直勾勾的盯着女鬼看,无不遗憾道:“她不是男鬼真是太可惜了。”
“……”贺景曜闭了闭眼。
沈元嘉的哥哥们到底是怎么教孩子的?
对面的女鬼没听见沈元嘉和贺景曜的悄悄话。她只看见沈元嘉盯着自己,嘴里还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她忍不住恐慌的缩了缩脖子。
女鬼永远记得这只猫妖两眼放光,满怀期待揪着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提起来的样子。
……虽然后来失望的松开了她。但那一瞬间头皮发麻的惊悚感已经铭记在心。
她跟陈老板诉完罪行,道歉之后还攀谈了几句。
随后,女鬼看向贺景曜和沈元嘉,期期艾艾道:“我知道错了,我这种行为是错误的。我向陈先生道歉,你们能不能放过我?”
贺景曜看向陈凡,以眼神询问他的意见。
“她一个小姑娘家家,又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也不用把她怎么样。”
陈老板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头顶,说道:“……只要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毕竟我怕鬼。”陈老板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补充道:“我接受了她的道歉,已经原谅她了。”
贺景曜微微颔首,明白了雇主的意思。
女鬼没有作过恶,按雇主的想法放过她当然可以。
贺景曜喂沈元嘉吃完了一个橘子,准备茶几上拿第二个,却被鼓着腮帮子咀嚼的沈元嘉拍开了手,让他去做正事。
贺景曜便遗憾的结束了自己投喂猫咪的大业。
他看向女鬼,继续询问道:“你滞留在活人家中的目的是什么。”
这女鬼看起来也不像好吃懒做、喜欢蹭别人家东西用的样子。
女鬼怔了一下,“我是被东西吸引过来的。”
是被陈老板别墅阁楼里平平无奇的一套玉质观赏茶具吸引过来的。
贺景曜顺着女鬼的指引把茶具拿了下来,陈老板看了一眼,依稀记起来好像是上个月自己过生日,哪位老总送来的礼物。
“你得罪了人?”沈元嘉凑过去看了一眼。他拿起了一个小茶杯,玉的成色极好,把玩起来爱不释手。
“没有吧。”陈老板茫然不已。
“茶具被人动了手脚。”贺景曜道:“会引鬼来家中作乱。”
沈元嘉点点头,应和贺景曜的话:“但是你运气好,引来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鬼。”
“如果是个作恶多端的恶鬼……”
余下的话沈元嘉没有说完,陈老板也听懂了。
他脸色白了白,想不通是谁心狠手辣想害他,面前这份人情往来的礼物也成了烫手山芋。连忙求助道:“还请贺天师帮我处理一下这个东西!”
贺景曜颔首答应,“当然。”
这是属于业务范畴内的事情。
贺景曜直接当场解决,将一整套玉质都摔碎。玉器碎裂后,几丝黑气从碎掉的玉里缓缓飘了出来,在空气中融为一体,凑成稍稍粗壮的一缕。
贺景曜神色微变。
他抬手朝着黑气拂袖过去,袖口上由金丝红线绣成的图案微光一闪。收回手时,一条浓郁得近乎实质的黑线已经被压制于图案纹理当中。
贺景曜直接将黑气暂时封印在法袍上,待回到贺家再另行解决。
他摩.挲了一下袖口图案里的黑线,迎着沈元嘉关切的目光,微微摇头:“放心,没事了。”
一旁的陈老板闻言,也跟着松了口气。
·
陈老板家中的事情到此结束。
贺景曜在陈老板的别墅附近划下了一圈禁制,以保证不会有鬼再前来冒犯。
被放过的女鬼表示自己另有去处,她临走前,陈老板还记着自己跟鬼***太久而损失火气精气的事情。
他在心底犹犹豫豫了半晌,最终是被电视剧荼毒过的想法占了上风。
他找到女鬼,含含糊糊的问:“哎,小姑娘。你没有对我……嗯,吸我的精气吧?”
“……?”妙龄女鬼惊呆。
她觉得自己遭遇了性.***.扰。
“我呸!”她勃然大怒,一口盐汽水啐在陈老板的脸上,“你这思想肮脏的秃头怪!不要脸!!!”
……
陈老板的一颗琉璃小心肝被一声秃头怪伤得彻彻底底。碎成了粉末状,黏都没办法黏起来的那种。
他一边流着辛酸泪,一边通知自己的私人财务助理给贺景曜的账上打钱。
两个数呢!
“你挨骂不冤。”沈元嘉对陈老板发达的泪腺啧啧称奇,“谁让你问那种问题,好流氓哦。”
陈老板哽住。
他擦了擦眼泪,从秃头怪的阴影里走出来,极力邀请贺景曜和沈元嘉留下来吃个午饭,增进一下感情。
贺景曜从来不跟雇主谈感情,只有冰冷的金钱交易。
沈元嘉则是不想再看陈老板哭泣的样子。
两人都拒绝了,陈老板虽然遗憾不能跟大佬们打好关系,但也没有强求。
他觑见贺景曜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拿着手机,朝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沈元嘉下手:“沈天师,能加个关注吗?以后咱们多联系啊!”
他不知道嘉嘉小猫咪的真实身份,以为贺天师的内人也应该是同行。
况且沈元嘉刚才指点出的几句话,让陈老板心知沈元嘉也是个有真材实料的。
“好啊。”沈元嘉确实很好说话,一口就答应下来。
也没反驳天师的称呼,这个身份刚好能拿来遮掩猫妖与生俱来对鬼怪的压制能力。
他伸手去贺景曜的衣兜里掏手机,拿出来一黑一白两个。他看了一下,把黑的放了回去,白的拿在手里解了锁。
嘉嘉小猫咪最近刚在贺景曜的教导下学会用微信,“你扫我还是我扫你?”
“我不用微信。”陈老板探头看了一眼,不愧是拿微博当朋友圈用的人,“沈天师,你微博名称是什么,我去关注你。”
“?”沈元嘉茫然。
于是接下来的几分钟,沈元嘉便在陈老板的教导下下载了微博、注册了账号、跟陈老板完成互关。
“微博超好用的。”陈老板倾情安利。
他随随便便发一条博就能招来无数粉丝狂吹彩虹屁!
真是个令人身心愉快的软件!
嘉嘉小猫咪盯着手机上微博的图标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陈老板跟沈元嘉互关后,总算是跟大佬搭上了线,拥有了贺家的人脉。
他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看清楚沈元嘉手中的手机型号后,夸赞道:“这是xx牌子最新出的定制挚爱款吧。”
“啊。”沈元嘉回想了一下,隐约记得贺景曜把手机买回来时确实提了一句是最新款。
他还记得贺景曜把自己原来那个手机换掉了,要跟他一起用最新款。
沈元嘉迷糊的点了点头,回答陈老板:“是的吧。”
陈老板想着刚才沈元嘉还从贺景曜兜里掏出个一模一样的黑色手机来,那明显就是贺景曜在用的。
于是更加卖力夸赞道:“二位情意甚笃!”
贺景曜瞬间目光一凛,他冷冷的横了陈老板一眼。拉着沈元嘉上了车,立即打道回府。
“……?”陈老板望着扬长而去的豪车,摸了摸稀疏的头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回程的路上,贺景曜小心翼翼观察了一下沈元嘉的神情。
他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的路况,脸不红心不跳的抹黑陈老板:“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嗯。”沈元嘉点了点头。
他是真的不太明白。
挚爱款?
是指对这款手机的功能特别喜欢的意思吗?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