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觉相思不露盛夏(裔夜盛夏)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惊觉相思不露盛夏(裔夜盛夏)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导读:裔夜盛夏小说惊觉相思不露盛夏,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惊觉相思不露盛夏全文免费阅读。因为睡觉前接了那女人的电话,睡眠质量并不高,好像再才刚刚闭上眼睛没有多久。

小说介绍

裔夜盛夏小说惊觉相思不露盛夏,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惊觉相思不露盛夏全文免费阅读。因为睡觉前接了那女人的电话,睡眠质量并不高,好像再才刚刚闭上眼睛没有多久。

裔夜盛夏小说简介

四方城有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盛夏。可实际上她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

惊觉相思不露盛夏全文阅读

盛夏看了下时间,凌晨一点钟。
眼睛朝浴室的方向盯看了数秒以后,指尖轻触手机屏幕,接听。
“裔哥哥,我......”
“盛媛雪。”盛夏清清冷冷的一句,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电话那头的盛媛雪显然是没有想到接电话的是她,顿了一顿后,问道:“怎么是你,裔哥哥呢?”
盛夏:“盛媛雪,你不爱萧霁风了?”
盛媛雪轻笑了一下,声音柔柔的,却不带任何的温度:“......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爱着霁风却还要跟裔夜纠缠,是吗?”
盛夏沉默,也是在无形之中承认了这种猜想。
因为她的沉默,盛媛雪笑的更开心了一些,“也没什么,我不过就是想要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她说:“一个私生女,骨子里就留着肮脏的血,也配跟我争东西吗?无论是爸爸还是裔夜,但凡是属于我的东西,就算是我不在乎,你也不配拿,你知道吗?”
盛夏攥着手机,敛着眸子,“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这段话录音,放给裔夜听?”
盛媛雪嗤笑,“......录音,我有说什么吗?还是说,你准备让裔夜知道你的身份?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
“盛夏。”她说,“你知道你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吗?”
盛媛雪一字一顿的说道:“是老鼠,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在下水道里待着,就不应该妄想还能爬到地面上,更不应该爬到我面前......盛家只有一个女儿!”
盛夏:“我从来没有想要跟你争过什么。”
盛媛雪:“......那大概,你的存在,就让我很不开心。”
而从来,让她不高兴的事情,她一定会让那人更加的难受。
听到她的这句话,盛夏也笑了,只是这笑里却没有什么笑意;“你报复我的方式,就是在我的婚姻里,做一个第三者?盛大小姐的情操可还真是......高尚。”
“我是裔夜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也不怕把事情闹到,你再纠缠我的婚姻,我不介意向法院起诉你。到时候丢人,大家就一起吧......”
纠缠错乱的这份苦果,我一个人也吃够了。
清晨,盛夏是被摇醒的。
因为睡觉前接了盛媛雪的电话,她睡得并不好,好像再才刚刚闭上眼睛没有多久。
“怎么了?”她睁开眼睛的一瞬,看到的就是裔夜冰寒的脸色。
裔夜钳制住她的手臂,锐利的眸子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你都做了什么?”
莫名的,他这样的模样,就让盛夏想到了盛媛雪的电话,理由当然也很可笑——能让一向沉静的裔总脸色突变的人只有一个,能让裔总大失冷静的是,也都是围绕着同一个人。
只可惜,这人,从来都是她。
“裔总,几个小时前还情意缠绵,转眼就这么冷眼相待,是不是太薄情了一些?”她笑着,低低的问。
他泠然松开手,居高临下的站在床边,“盛夏,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
盛夏抬起头,仰面看他:“你错了,我从来都不是聪明人。”
她是个死心眼的人,不撞得头破血流绝不会回头的那种蠢人。
跟聪明,从来都不搭边,是个,甚至连最起码的利益得失都算不清的笨蛋。
“......你接了媛雪打给我的电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盛夏闻言,心里堵堵的,像是有团棉花堵在了胸口的位置,不会致死,却生生的膈应的难受。
“一个电话而已,至于裔总发这么大的脾气?”
她毫不在意的态度,让裔夜还没有降下去的怒火,顷刻间又燃烧了起来,他长臂一伸,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跟我去医院。”
盛夏被他猛然拽起,没有站稳,踉跄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去抓他的手作为依靠。
可是,却扑了个空。
她重新跌坐回了床上。
这一来一往,消散了盛夏头脑中的所有瞌睡虫,她紧了紧身上的睡衣,慢慢的站起了身,“我跟你去。”
医院是吗,她早就该猜到,盛媛雪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她的机会。
而可笑的是,这个机会,似乎......还是她亲手送到她面前的。
医院。
盛媛雪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盛父慈爱的坐在椅子上跟她聊天,赵母则在一旁给她准备着水果拼盘。
盛夏进门以后看着这一家幸福的模样,眼睛有些疼。
“小夜来了......”赵母是第一个看到两人的,热情的朝裔夜打了声招呼,也很自然的无视了他身后的盛夏。
“裔哥哥,你来了。”盛媛雪欣喜的出声,顿了顿后,这才又说了一句:“盛经理。”
盛父转过头,在看到盛夏后,脸色蓦然就变了变,跟刚才的慈父形象截然相反,“盛小姐,我有话跟你说。”
盛......小姐?
盛夏品味着这个称呼,还真是足够生冷的称呼。
两人出去的时候,裔夜朝门口的位置看了一眼,顿了数秒后,眉头拧了拧,脚步也随之转向了门口的位置。
盛媛雪观察到他的动作,温温柔柔的问道:“裔哥哥你喜欢上她了吗?”
裔夜顿了顿,喜欢?
他勾了勾削薄的唇,坐在了病床边的椅子上,“没有。”
他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满腹心机的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有胆子算计到他身上。
女人,可以聪明,可以有心机,但是裔夜却不喜欢被女人算计。
医院走廊尽头,盛建国背手看着眼前的盛夏,“我早就说过你们母女两人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为什么还要来伤害我的女儿?”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是她名义上的父亲,二十多年前奉献了一颗***,没有尽过任何抚养义务,蹉跎了一个女人的一生,然后在这里,理所当然的摆出长辈的姿态训斥她,为什么要伤害他的女儿。
有些人的心,或许长的时候就是歪的,就如同,在盛建国的心里,他的女儿只有一个盛媛雪。
而她,盛夏,不过是一个污点罢了。
“盛总。”盛夏缓缓的抬起头,面上如常的勾着三分的笑意,疏离而冷漠,“......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训斥我?没尽过抚养义务的便宜父亲,还是......盛媛雪的父亲?”

惊觉相思不露盛夏免费阅读

“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你妈是怎么教的你?!”盛建国板着脸沉声道。
盛夏笑了笑,捋了下耳边的碎发,“盛总可能还不知道......我妈她,死了。”
她说:“白屏枫,她死了。”
盛建国顿了下,但也是顿了一下而已,就好像是听闻了一个陌生人的死讯。
盛夏忽的就笑不出来了,一贯如同面具一样挂在脸上的浅笑就那么消失了,心中余下的只有一片苍凉,一条生命,在不重视的人眼中也不过就得到了,一两秒钟的停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她在死之前,眼睛还直勾勾的看着门口的方向,盛总知道,她在等什么人吗?”盛夏问了一句。
盛建国错开了她的视线,“......这不是你伤害媛雪的理由,你知不知道媛雪从小就体弱多病,伤口的复原能力也比一般人要慢上很多,她这一次从病床上摔下来,前两天刚刚结疤的伤口又裂开......”
盛夏这才明白过来,盛媛雪到底是出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让裔夜脸色大变的将他拽到医院呵责,让盛建国板着脸教训她,原来......是因为,盛大小姐在跟她通话结束后,情绪太激动,从病床上摔了下来。
“盛总如果真的关心自己的女儿,不如就去教教她,不要去破坏别人的婚姻。我和裔夜已经结婚,这一点,还需要我再强调一遍吗?”盛夏打断他的话。
盛建国闻言,沉下了脸:“盛夏,裔夜喜欢的是媛雪,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你如果真的懂事,就不要再勉强下去。”
盛夏敛眸,“如果我非要勉强呢?”
盛建国:“你......”
“不知羞耻。”赵母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厌恶的看着她,“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上梁不正就不能指望下梁能直到哪里去,我们家是欠你们母女的是不是?你那个妈想要抢我老公,你现在来抢我女儿的男朋友,还这么理直气壮,你们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羞耻心吗?
盛夏轻笑了一声,温温凉凉的开了口:“感情如果讲究先来后到,那我***赵女士你要早些年认识盛总。如果讲究道德,我是裔夜名正言顺的老婆......如果这样一算,没有羞耻心这四个字,我想,赵女士比我更合适一些。”
要说伶牙俐齿,巧舌如簧,盛夏曾经是辩论席上的高手,也是谈判桌上的常胜将军。
赵晓姿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只是或许是她平日里把利爪藏的太好,让所有人都以为除了在商场上,她都是个温良可欺的软柿子。
“你就是这样跟长辈说话的?没教养。”赵晓姿摆着长辈的姿态,教训道。
盛夏眉角微微上扬,低眸浅笑了下,“我有没有教养,还用不着赵女士关心,病人我也探望过了,两位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赵晓姿怒目而视,“你害的我女儿伤口裂开,没有一句道歉的话,就想走?”
盛夏:“赵女士与其在这里对我兴师问罪,到不如好好的去管教管教自己的女儿,不要大半夜跟我老公打电话,我不过是提醒她避避嫌而已,她受不受伤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赵晓姿扬起手,就准备打过来。
盛夏抬起了手,她的反应很快,完全有能力握住赵晓姿打过来的手,或者直接躲开。
只是余光却看到了搀扶着盛媛雪从病房出来的裔夜,两人依偎在一起的模样,般配到了极点。
盛夏只来得及感到呼吸一滞,下一秒“啪”的一声,赵晓姿的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
走廊里很安静,所以这一声巴掌显得格外的响亮。
盛夏后知后觉的抚了抚刺痛的面颊,慢镜头一般的抬眸看了眼赵晓姿,然后,高高的扬起了手。
既然,她说自己没教养,盛夏就准备给她演示一下什么叫做没教养。
“裔哥哥......”
几乎是在盛媛雪出声的同时,盛夏扬在半空中的手臂就被牢牢的钳制住,而钳制她手臂的人,是裔夜。
盛夏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说:“......她打了我。”
裔夜的眼神闪了闪,却到底还是没有松开手,而是将她整个人扯到身后,阻断了她与盛建国和赵晓姿的对视,“我们回去。”
说完,不等盛夏有所反应,也没有招呼,径直从医院出来。
两人身后是赵晓姿不满的声音:“......竟然想要跟长辈动手,真是没教养......”
盛建国沉声:“你少说两句。”
赵晓姿:“你现在是在怪我?”
盛媛雪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和并肩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医院门口,盛夏狠狠甩开了他的手,抬头看着他,没有质问,没有埋怨,甚至没有生气,她只是问了一句:“满意了吗?”
裔夜看着她红肿的面颊,眸色深了深,“......回去拿冰块冷敷一下。”
盛夏蓦然轻笑了一下,嘴角扯动面颊,有些疼,“裔夜,如果今天被打的人是盛媛雪,你会拦着她还是帮她打回去?”
裔夜没有回答。
盛夏苍凉了笑了下,转身。
走了两步以后,她却又停下了脚步,低声说了句:“......裔夜,终有一天,盛夏不会再爱你。”
等所有的爱意消散干净的时候,盛夏就不爱你了。
“盛夏,来西华帮我吧。”电话里,萧霁风做出邀请。
盛夏顿了顿,笑道:“......萧总这是在挖人吗?我现在可还是裔氏集团的总经理啊。”
萧霁风:“你还在瞒我,裔氏的董事会有意把你踢出局,这件事情已经在业内传开。”
盛夏按了按眉心,“......让我再想想吧。”
“在跟谁打电话?”盛夏电话挂断的瞬间,盛媛雪坐在了萧霁风的对面。
萧霁风收起了手机,面色沉静柔和的看着她,“......媛雪,订婚的事情,作废吧。”
盛媛雪狠狠一怔,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僵了一下,“霁风,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们还是先点餐吧,你看看你想吃什么,我听说这家的龙虾很不错......”
“我没有开玩笑。”萧霁风打断了她的话。
盛媛雪阖上了菜单,眼睛微红,“还是因为盛夏,是吗?”

小编点评

惊觉相思不露盛夏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