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唐翎唐樾)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唐翎唐樾)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最新热门小说《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为您奉上,主角是唐翎唐樾,由作者岁岁朝所著作。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唐樾不再理会她的疯话,径直出了正殿。梁迢眯着眼睛看他,却见他往后院的方向去了,她嗤笑一声,心知肚明唐樾要去做什么。

小说介绍

最新热门小说《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为您奉上,主角是唐翎唐樾,由作者岁岁朝所著作。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唐樾不再理会她的疯话,径直出了正殿。梁迢眯着眼睛看他,却见他往后院的方向去了,她嗤笑一声,心知肚明唐樾要去做什么。

唐翎唐樾小说简介

唐翎一朝穿书,成了个假公主。她知自己终有一日身份必定会被拆穿,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那从小便被她带在身边的皇弟听到了这个消息,匆忙捂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唐翎出声安慰:“没事,皇弟,虽然我不是你的亲姐,却仍旧将你视若……”
她没说下去,因为她听见了唐樾这小子没克制住的笑声。
唐翎:…………?

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那本来通体金灿灿的凤凰,现在雨滴落在上面,流下了红色的水滴,连凤凰的宝石眼珠中都落下红色水迹,看起来像是凤凰浴血,有些可怖。
永蔚台一瞬间变得格外安静,无人敢说话,永宪帝的目光中也满满都是震惊,却又不知道如何该去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可怕征兆。
雨势下的更大,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淋了个透。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唐翎隐约听见有人说着:“大凶……不详……”这些话。
她心中倒是宁静得很,今日这种局面她差不多是料到的。柳妃城府深,这及笄礼又全权由她来安排,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怎么可能不把握住天时地利人和呢。她心中倒是也佩服,柳妃真是算得面面俱到,实在周全。
一大臣在雨中冲了出来,在永蔚台下匍伏于地上,高声喊道:“公主及笄礼上天降大雨,凤凰浴血,皆是凶兆,此种征兆,必影响我大雍国运啊!”
又有几位出了列:“王大人言之有理,天有异象乃上天警示。陛下不可轻易忽视。”
唐翎看着永宪帝那被淋得狼狈的模样,心想就算你们不说,他估计也忽视不了。恐怕人生三四十年,这种狼狈的时候不常见吧。
柳妃在一旁拿着帕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作出好心的样子:“众位大臣是否有些太过惊慌?”
她说得是“众位”,生怕不能把其他没有出言的人拉下水一般。
一个***分子慷慨激昂,用手指向唐翎:“柳妃娘娘,公主发上的凤簪血尤未尽!大雨倾盆,岂止是在永蔚台这方寸之地,我大雍每一寸土地皆受上天庇佑,若天有异象,受灾的必是我大雍百姓!”
陈词之间,甚至还抹了下脸,似乎是心痛至极,泪不自禁。
唐翎在心中都快要给他鼓掌起来了,柳妃这爪牙演起戏来真是像模像样,感情充沛,放在现代,堪称一代老戏骨。她低下头,压了压嘴角,怕自己笑出声。
阎渡川站在一旁有些忧心地看向唐翎,却见她垂着头,看向地面,脚尖偷偷点地,仔细一瞧,才发现在玩面前地面上一个雨水积成的小水坑。
阎渡川:……
他咬了咬牙,不知是哀其不幸,还是怒其不争,总之还是上前一步,走到唐翎身前,将她挡在身后。在唐翎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瞧见一个高高的身影站到了自己面前,似乎连雨水都被挡住,小了许多。
阎渡川掷地有声:“凤凰浴血,脱骨重生。此番传说,连我大雍小儿都各个能言,王大人连这传说都没有听过?这哪是什么凶兆,分明是大吉!意指我大雍必会去除沉疴,蒸蒸日上。”
唐翎:……好口才!
王大人一愣,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阎渡川来。柳妃也是烟眉一皱,目光锐利,紧紧盯着阎渡川。
***分子仍旧是不死心,对着台上喊道:“那天空惊雷,恰逢大雨又如何解?”
阎渡川不慌不忙:“惊雷乃上天来贺,贺我大雍公主岁已及笄。这惊雷和爆竹是一个道理,皆是喜庆!雨乃人间祥瑞,大人们久居雍都,恐怕不知晓今年我大雍北方已有干旱征兆,陛下是知晓北方已经两月未下雨了,可公主及笄,便天降甘霖,不是祥瑞是什么?”
唐翎在心中默默地给他鼓掌,心想才两个月没下雨就说人家快要干旱了这种鬼话也只有阎渡川能编得出来。
***分子说不过阎渡川,目眦尽裂,冲着他直喊:“祭酒巧舌如簧,下官甘拜下风!”
阎渡川笑笑:“大人读书甚少,确实应该甘拜下风。”
两人一个台下,一个台上,你来我往,唐翎看得是津津有味。冷不防阎渡川一个眼神杀过来,那意思分明就是:我都这样帮你,你还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唐翎点了一下头,表示心领神会,从案上拿起酒杯,向天空高举,雨滴落入其中,汇成小小一杯,她感觉此刻自己宛如一个跳大神的一般,拿起酒杯,振臂一呼:“天神所赠,景阳感恩戴德,愿我大雍子民风调雨顺,人寿年丰!”
说完,将杯中水一饮而尽。
其他大臣表示此番操作自己有点看不懂,但跟着做就对了。不少也学着唐翎的模样用酒杯接着雨水,高呼“风调雨顺、人寿年丰”,然后一饮而尽。
这场面让唐翎心中很是五味杂陈,心想着,朋友们,封建迷信要不得啊,我要不是自身难保我是真得不会说出这样但话的,你们听一听就好,不要太相信了……
可阎渡川似笑非笑的模样,眼神里倒是对她透露出一股子赞赏有加。唐翎看着他,嘴角轻轻勾起。
他们的小动作尽皆落入台下阎丞相的眼中,老丞相一脸正气凌然,对他们之间的举动无甚言辞。只出席,上前一步对着永宪帝道:“连天神都在礼成之后才下此大雨,必然是不愿意破坏公主行礼,这及笄礼没有被破话,自然谈不上什么凶兆一说。可既然现下雨势甚大,皇上不如先回宫避雨,诸位大臣们也先回去沐浴更衣,等来日再贺。”
他这话听起来是中立,却也小小地帮了唐翎一下。
唐翎朝着这位一朝宰相看过去,心想阎渡川大概长得像他母亲,这位宰相五官方正,脸上就差没写着“我是清官”四个大字了,和阎渡川那气质截然不同。
老皇帝对这位宰相很是信任,点点头道:“也好。”
于是侍官们招呼着众位大臣回了府,陆公公扶着永宪帝起了身,在路过唐翎身边时,永宪帝深深地瞧了她一眼,脸上无悲无喜,瞧不出是什么心情,说道:“你先回宫休息,明日,来见我。”
唐翎行了个礼,道了声“是”。刚说完,就瞧见柳妃来到永宪帝身侧,看到景阳,一副对她十分失望的表情,还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众人已经走地差不多了。唐翎才挪动了步伐,她同阎渡川隔着雨帘相望,本想走过去同他道声谢,还没走几步,头顶上就遮了一把红伞。
随后,她听见唐樾的声音,似乎带着些难过,沉沉地对着她道:“公主辛苦。”

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唐翎抬头望了一眼唐樾,这小子脚程真是快,如此迅速便弄来了一把伞。只是她现在没心思遮雨,心想着还是要和阎渡川道声谢。
因而她把伞推开,依旧向阎渡川走了过去:“多谢。”
阎渡川紧拧眉头:“你明知凤簪有异,却仍旧不管不顾,任由事态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景阳,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
他说得倒是没错,唐翎见到凤簪上的红色宝石是用红蜡封合的时候,大概就想到了柳妃要做什么,不过确实也懒得去应对。
她睫毛上沾着点点雨水,叫人将她的神情看得很是模糊:“我又何尝看清过祭酒。”唐翎轻轻笑了笑:“祭酒不是说不帮我的么,可刚才是在做什么?”
阎渡川上前一步,隐隐含着怒气:“你真当我刚才那几句话能够帮上你什么?今日过后,无人会在意今日情形是吉是凶,坊间只会流传着你景阳公主在及笄礼上凤凰浴血、大雨惊雷。往后悠悠众口,我且看你如何去堵。”
他这话说得多少有些像是气话,可唐翎不大明白阎渡川有什么好气的。就算这事再严峻,倒霉得也不过是她自己,和阎渡川又没有什么关系。
她眼中盛满疑惑:“我知,祭酒说得我都明白。只是……祭酒为何如此盛怒?”
她这话让阎渡川猛地一顿,瞳孔瞬间颤动几下,张了张口,似乎也没找出什么理由出来。思绪翻涌之间,连自己都无法解释自己怎么就这么生气。
情绪稍微稳定下之后才道:“景阳,你行事太过傲慢,一切随心所欲,什么都似不在乎,总不将旁人放在眼中。日后是要吃亏的。”
唐翎略微迟疑地点了下头:“我知道。”
她连承认都承认得这样随心所欲,好像什么事情在她这里不过如同一根无伤大雅的鸿毛。阎渡川第一次感到有个孩子这么令他头疼,他除了苦笑,再无办法。
“渡川。”一个沉稳的声音在台下响起,唐翎循声望去,原来是阎丞相。
阎渡川立刻恢复如常,行了个礼,道了声:“丞相大人。”阎家家教森严,在宫中不论血缘亲疏,小辈对长辈皆是以官职相称。
“公主也要休息,渡川,你该回府了。”阎丞相对着景阳行了个礼,看起来规规矩矩。景阳对着他点了下头,看了一眼阎渡川,他却仍旧是面色森然。
“阿樾,走吧。”她走回红伞中,唐樾伴着她向前方走去,时不时有些担忧地朝她的脸上望去。只是唐翎面色如常,除了发丝被雨水浸湿,垂下几缕贴在面侧,其余都是滴水不漏,一丝情绪都没有泄出。
系统(举手手):我和那个阎渡川有一样的疑问,你明明已经看出了柳妃要故意拿凤簪这样对付你,为什么不早点反抗?
唐翎:反抗是要反抗的,但不是现在。我问你,这个柳妃想干嘛?
系统;大概是坏你名声,用***的力量让大家觉得你是不详之人。
唐翎在心里偷笑:这不就对了,百姓越是觉得我不详,以后越能够接纳梁迢。说不准还会在心里想‘怪不得景阳公主及笄礼的时候天有异象,原来是个假公主’,要我说,她还帮了我一个大忙。
系统若有所思的推了推眼镜@。@:奥,这样啊。
唐翎试探性地道:说起梁迢……
系统瞬间领悟:修好了修好了,你等一下,双生服务器即将上线!
唐翎:……什么玩意儿?
然而系统这厮还没有解释,她就感到一阵撕裂的疼痛直达心底,一个不妨,停下脚步,捂着心口,大声喘了几口气。
眼中满是震惊:系统统?我让你修得是定位系统,你是不是出了医疗/事故了?!
系统故作高深:你懂什么,之前就同你说过了。你是同大女主的命运绑在一起的,她好你就好,她不好你就不好。之前我的定位系统坏了,没办法绑定,现在好不容易修好了,自然要把你们绑好啊,***嘿~
你那个“***嘿~”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她现在心口如此疼,想来那位真公主目前是不大好了。
唐翎撑着一口气:她人呢?
系统悠哉悠哉道:浣衣局呢。
唐翎刚想对着唐樾说去浣衣局,就见唐樾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臂,眼中沉痛又担忧:“旁人所言皇姐不必往心中去,今日之事本就不是你的过错。”
唐翎:哈?
她发觉自己的手仍旧捂在胸口处,看起来如同心痛不能自抑一般。想来唐樾是误会了什么。
唐翎清咳了一声,放下手:“你无须替我担心,我好得很。”
“我无须替你担心?”唐樾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回到宫中,皇姐是不是也要同秋岁、槲影说这句话?谁都不用替你担心,什么事情,你只管自己咬碎了牙往肚里咽。皇姐心里是这么想得是不是?”
唐翎心说这误会大了,显得自己好像很矫情一般。
她摇了摇头:“不是。”
唐樾握着伞柄的手慢慢攥紧,骨骼从血肉中凸显,如此清晰分明。他深呼吸一口气,像是说出了一句什么了不得的话一般:“既然如此,便请皇姐允许……我替你担心一回。”
他伸手去取唐翎头上的凤簪,唐翎下意识一躲。瞧见他的神情瞬间有些受伤,眼中却仍旧神色坚定:“皇姐信我。”
信你信你,自然是信你的,只是你要做什么事先说一声行不行?
她僵直身体,没再躲避,任由唐樾把头上凤簪取下来,又听得他道:“我定会查清凤簪流血一事。”
原来是为着这事情,唐翎不忍心打击他说自己大概心里早就有了底,梗着脖子微微点了下头:“嗯,有劳你。”
唐樾眉目变得柔和了些,一路对着唐翎轻言安慰、好声相劝。
“众口纷纷,既然有说皇姐不好的,便也有说好的。传得久了,没个实凭实据,也就成了市井之言,当不得真。”
唐翎:“你说得对。”nsdd
唐樾:“早知通知宫中之人把轿辇抬过来,皇姐走了这么长一段路,累不累?”
唐翎:“不累,”她瞧了一眼伞外的世界:“这样大的雨倒也是难得。”
唐樾笑了起来:“皇姐若是喜欢,下次雨天,阿樾还愿意陪皇姐出来走走。”
他说这话的语气仿佛在推着一个坐轮椅的老人,唐翎差点就把“难得你有这样的孝心”这句话说了出来。
见她没有答话,唐樾追问道:“皇姐不愿意?”
唐翎边走边漫不经心道:“没有,愿意的。”
唐樾听出来她话中有些敷衍,可心底里还是很高兴。他一手撑着伞,一手不动声色的轻轻牵住唐翎的衣袖,见唐翎没有察觉自己衣袖被人拽住,更加大胆起来,手拽得更是认真。
“皇姐回去之后,先让秋岁备个热水浴,我再去小厨房那边吩咐炖个汤,只管先暖暖身子,旁得什么也别想。”
他这么一说,唐翎才觉得身上确实有些冷。回去洗个热水澡,喝点羹汤,想想都是一件美事。
她脸上露出一点暖意出来:“嗯,甚好。”
唐樾这孩子发得都是些糖衣炮弹,她被这些温香软玉环伺着,脑海中思路一被打断,就把梁迢的事情有些忘了。等她回宫洗了澡、喝了汤,方才想起来。
糟糕,浣衣局还没有去!

小编推荐

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