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战神王(陆远苏怜衣)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龙战神王(陆远苏怜衣)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都市爽文《龙战神王》已上线,主角是陆远苏怜衣,作者八九所著;龙战神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青年本名陆远,五年前入伍华夏条件最为艰苦的北海海军,仅用五年,便一统这个号称人间地狱的北海。

小说介绍

都市爽文《龙战神王》已上线,主角是陆远苏怜衣,作者八九所著;龙战神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青年本名陆远,五年前入伍华夏条件最为艰苦的北海海军,仅用五年,便一统这个号称人间地狱的北海。二十七岁,已经成为华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海军军神,镇守北海万万里海域。

小说简介

五年前,那时候的陆远还是一个无人知晓的专车司机,可是谁成想,他竟然被他人陷害设计,导致他和自己的***总裁---苏怜衣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夜。而那时候的陆远深知自己的身份,不能配得上她。所以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陆远只好不告而别 。然而当陆远再次归来时,就已经是五年以后了,而这时候的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名鼎鼎的一代战神。

龙战神王免费阅读

陆远从机场出来,一路做出租车,直到破旧的苏家老宅门前,深吸一口气,五年了,他终究还是扣响了苏家的大门。
但是良久,院子里并没有丝毫的反应。
“远哥,五年了,是不是***他们一家搬走了。”一旁的李尧见良久没人来开门,出声询问道。
陆远则皱起眉头,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此时一个中年妇女提着菜慢悠悠的路过,满脸鄙夷:“搬什么搬,这孙秀莲不就是攀上了王家公子要嫁大女儿吗,啧啧啧,这连给那谁过个生日都要去金豪大酒店…”
孙秀莲,正是陆远岳母的名字。
恐怖的杀气,瞬间笼罩着陆远,一直到赶到金豪大酒店门口,陆远紧握的拳头,才渐渐松了下来。
“远哥,到了,***吧。”李尧在一旁提醒。
陆远深吸一口气,他心里始终不敢面对心里的那个人影,摇了摇头,准备敲门,禁闭的房门里,却传出来一阵欢声笑语。
“今天真是多亏了王少,要不然咱们哪能来这么好的酒店啊,王少你放心,那家伙的死亡证明马上就能办好了,等证明一下来,怜衣就算恢复单身了,到时候就立马安排你们俩的订婚。”苏母讨好着说道。
陆远神色一冷,手悬停在了半空中。
“只是…她结过婚,还带着个孩子,你不嫌弃把?”苏父也在一旁小心的开口。
“伯父伯母说笑了,能娶到苏怜衣,是我的福气才是,怎么会嫌弃呢,我还担心怜衣不同意呢。”
“没事,我们这做父母的都同意,她不答应也得答应!”苏母语气十分坚决。
“那就拜托伯父伯母了,这是我托朋友从天山深处,采摘而来的百年人参,特意带来给伯母您的,还有这块在印国收购来的玻璃种翡翠吊坠,是给伯父您的……”
王腾挺起胸膛,嘴上说的冠冕堂皇,苏怜衣是江州第一***,是大家公认的,有了这等女人做老婆,哪里还需要外面那些野花野草。
想着想着,王腾心里就升起一团火来,脑子里都是苏怜衣那***惹火的身材,和绝世的容颜。
看着礼物,苏母和苏父,早就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两人都还没确定关系,就已经认定了这个女婿一样。
“主要是我听说,怜衣的丈夫已经有五年没有回来了,生死未卜,总不能让怜衣一个人带这孩子遭人白眼吧。”
王腾假装叹了口气,一脸疼惜的说道。
这话刚说出口,旁边的亲戚马上投来赞赏的目光:“怜衣那个丈夫别提多废物了,当年原本就是个流浪汉,要不是他不要脸和怜衣有了孩子,我们苏家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是啊,现在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在一旁坐着嗑瓜子的一个中年妇女搭腔道。
“不过,王腾,你不用担心,只要这个死亡证明一下来,我马上让你们两领证去。你们两郎才女貌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的。”
苏父两眼放光的把玩着王腾送来的翡翠说道。
此时在门外的陆远,已是面色如霜。
他最为激动的,还不是自己的岳父岳母要把他妻子嫁出去,而是他有孩子了他陆远有孩子了?
“我……我有女儿了”
陆远掩饰不住心里的激动,一脚就踹开了大门
“这亲事是不是还得问下我的意见!”
众人闻声看去,这才门口进来了两人。
为首的那个越看越眼熟……越开越像苏怜衣的那个没用的丈夫?
“他是不是就是陆远啊?”
“他不是死了吗?”
亲戚看到进门的陆远瞬间被愣住了。
而苏父和苏母早就像见了鬼一样,没有缓过神来。
“你,你是陆远……”
五年时间,陆远虽然在外型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但他的精神气早已被北海的狂风巨浪磨练的异常的沉稳干练,早已没有了五年前颓废的气息。
“妈,是我,我回来了!”陆远看着这个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的丈母娘,神色有些复杂。
“你这个废物,居然真的回来了!”
苏母上下打量了好几遍,才最终确认眼前的男子就是陆远。
她万万没想到,刚才还在准备说为其办死亡证明,现在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脸上的表情由震惊变成恼怒,双眼瞪大,双手叉腰,直接对着陆远便是一顿痛骂:“你这个废物,消失五年,好死不死的赶在我准备让怜衣重新嫁人的时候回来,我看你就是诚心跟我们苏家过不去。”
门口的争吵自然也引起了房内的注意,苏父此时也跑了过来,看到陆远先是一愣,随即抬起手就想给陆远一个巴掌。
“你个畜生,你还回来干什么?看我打不死你这个废物!”
“啪!”
但还没等苏父的巴掌落下,一道魁梧的身躯率先挡在了陆远的身前,抓住了苏父的手腕。
“军神之躯,无人能动。”
阻止苏父的汉子,自然是李尧。
李尧粗狂威严的声音响起,加上他那魁梧的身材以及被风雪磨砺出凶狠之色的脸庞,顿时吓住了苏父苏母两人。
“放手!”
陆远怒喝一声,刀锋般锋利的眼神紧紧盯着李尧。
李尧感受到陆远散发出来的寒气,身体一颤,虽然十分不甘,但对于陆远的命令,他不会违背,只能松手:“对不起,远哥!”
“从今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得插手任何事情,如若再犯,军法处置!”陆远满脸冷漠。
此时的陆远散发出一丝如同君王般威严的气势,直接震撼住了此刻的苏父苏母,让他们在一瞬间,觉得当自己眼里的废物女婿,早已成为了睥睨天下的君王。
但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随着陆远气质的收敛,苏父苏母看着陆远那身朴素简单的着装,还是在心里确认了陆远还是从前那个废物女婿。
但经此一事,苏父苏母也是不敢再对陆远动手了。
“五年不见长脾气了是不是,居然连老子都敢动了,我们苏家不欢迎你,你赶紧给我滚!”苏父怒道,若不是刚在那个拦住他的魁梧汉子还站在一旁,他绝对要再给陆远一个巴掌。
久别重逢,陆远没想到苏父苏母对自己居然是这个态度,这让他的心头不由的泛起一阵怒意。
但一想到五年来一直徘徊在自己脑海里的那道倩影,陆远只得将心头升起了那股怒意压了下去。
他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好好偿还这五年他对于苏怜衣的亏欠,为此,他什么都能忍。
“不行,咱们还不能让这废物走了,刚好今天让他跟苏怜衣办离婚去,这样明天就能让怜衣和王腾订婚,省的我们还要弄死亡证明书。”
苏母突然拉住陆远的一条手臂,生怕陆远真的离开,就再也找不到了。
苏父也恍然大悟,拉住陆远的另一条手臂:“对,你现在还不能走,等怜衣回来,你们就去办离婚!”
***屋子,陆远便看到那围住餐桌的一众亲戚,而那主座之上,那个素未谋面,浑身名牌的青年,让他皱起了眉头。
刚刚还在谈论要给陆远办死亡证明的一众亲戚,看着陆远这个大活人走了进来,所有人一脸震惊。
“这不是那失踪了五年的陆远吗?他怎么回来了?”
“你别说他回来的还挺巧,刚好赶上怜衣和王少要订婚的时候。”
“在王少面前,他就是个废物,估计待会,就得自己灰溜溜的离开咯!”
虽说小声议论,但是这些对话还是像针一样,扎进了陆远的耳朵里。
“伯母,这位是?”王腾听到这些话十分满意,面露讥色,出声询问。
苏母则是嗤笑一声,十分嫌弃的说道:“这就是我说要给他办死亡证明的废物,没想到他消失五年,居然在现在回来了,不过也好,待会就让他和怜衣去办离婚,这可比办四万证明快多了。”
苏母直接把要离婚的事情告诉了陆远,然后一脸得意的为陆远介绍道:“陆远,我告诉你,这位是咱们云州王家长子王腾,王家的继承人。
当年为了避嫌,才让你跟怜衣结婚,现在五年过去了,你也完全没有做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所以你要是明事理,待会等怜衣回来,你就和她离婚去,你根本,给不了我们家怜衣什么。”
“就是,就你这样的废物,还想和我们家怜衣在一起?”
“只有王少这样的人中龙凤,才能带给怜衣幸福,你算什么东西!”
周围的一众亲戚也开始不断讽刺陆远,来博得王腾的好感。
陆远则站在原地沉默不语,但心里怒火早就炸裂开来。
如果他再晚来几天,那他心心念念了五年的妻子,恐怕已经嫁作人妇了。
王腾轻靠在椅背上,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享受着众人的吹捧,等到大家的议论渐渐低了下去,他才开口说道:“原来你就是陆远,听说你消失了五年,不知道你这五年在干什么呢?”
陆远望着王腾,看着四周的亲戚,强压住心里的怒火:“当兵。”
“当兵?我看莫不是在部队里,养了五年猪吧!”一个亲戚毫不留情的嘲笑道,顿时引来周围一众人的哈哈大笑。
陆远沉默不语,没办法,他的身份,是个秘密。
王腾则勾起一丝冷下,随手拿出一张支票,刷刷几笔签下自己的大名,推到陆远身前,豪气的说道:
“我希望你清楚,现在的我,才是被苏家承认的正牌女婿。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赶在这时候回来,但是没关系,这只票上面的数字你随便填。”
“我只要一个要求,和苏怜衣离婚,离开云州!”

龙战神王全文阅读

苏家盯着那张支票两眼放光,恨不得自己就替陆远收下。
“小王,没必要给那废物那么多钱,这事我说离婚就肯定能离婚!”
苏母一边劝说着,眼睛却看着那张支票,这钱给自己多好,干嘛给陆远那个废物。
王腾自然注意到苏母的眼神,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但嘴巴还是客气:“伯母,没事,我不再乎这点钱,只要能让怜衣摆脱那段痛苦的过往,花再多钱我也愿意。”
苏母听到王腾这么说,这才欲言又止的闭了嘴。
就在众人羡慕的注视中,陆远冷哼一声,拿起了那张支票。
“刺啦!”
见陆远拿起了支票,亲戚之中还有人想嘲讽陆远两句,可话还没来得急说出口,陆远便直接把支票撕成了两半。
他将支票随手一扔,平静的看着王腾说道:“离婚这事,你们说了不算,只要苏怜衣站在我面前跟我说离婚,我绝对话都不说转身就走。”
周围的亲戚则都是玩味的看着陆远,在他们看来,陆远敢得罪王少,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王腾没想到陆远居然会撕了自己的支票,眼睛里寒光毕露,正欲发作。
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打断此时现场僵持的气氛。
“王腾,怎么又是你,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别来我们家了!”苏怜衣进来便看到了主位上的王腾,脸色不喜。
纵然阅女无数的王腾,看到苏怜衣进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紧张,尴尬的一笑,说道:“怜衣,我的心思你还不了解吗,何况伯父伯母已经同意了都。”
话音未落,又幸灾乐祸的转身指向陆远。
听到背后传来的这道熟悉的声音,在一边的陆远虎躯一震,挺拔的的身躯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无数次的幻想过和苏怜衣重逢时的场景,也偷偷排练过无数次,但是当他意识到朝思暮想了五年的女人,就站在他的背后时,他发现自己居然连回过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陆远转过身,苏怜衣一脸疑惑的随着王腾手指的方向转头过去,这一刻,整个包厢的时间好像都静止一般,只剩下他们四目相对。
五年时间里,就是眼前的这道身影,时时刻刻都徘徊在他的脑海里,成为他不断向上攀越的动力,让他能够咬牙挺过一个个艰难险阻。
苏怜衣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那道挺拔的身姿,绝美的容颜微微呆滞。
“怜衣,我回来了!”陆远率先开口。
也正是这一句话,让苏怜衣从带之中清醒过来,然而,现在她的脸上没有久别重逢的惊喜,只有刺骨的寒意。
五年前,苏怜衣失身于陆远,家族为了名声,命令她必须与陆远结婚,苏怜衣本是那种视贞洁如生命的女人,所以她也同意了下来。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两人结婚不到一个月,陆远居然拿着苏家给他的五十万,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陆远刚走不久,苏怜衣又发现自己怀有身孕。
后来,苏家趁着她生育那几天,以苏怜衣为家族蒙羞为由,将她一手创立的天正集团,强行收为家族独有。
那顿时间,苏怜衣常常在深夜流泪,她恨为什么自己要经历这一切,也恨这个为她带来这一切的男人。
“五年了,你要是死了,也就算了,可你平白无故没留一句话,失踪整整五年,现在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狠狠的揭开我的伤疤,来这闹事,你很开心吗?”
苏怜衣歇斯底里的在陆远面前咆哮着,像是要将这些年来,心中压抑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
“对不起,怜衣,我……”
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个样子,陆远心如刀绞,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陆远走上前去,想要抱住眼前的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给她一点可以安慰的依靠。
“五年前,你为什么要离开。”
“我不想让你难堪,我想让自己配得上你。”陆远斩钉截铁的回答,这次回来,他发誓,绝对不会再让眼前这个女人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呵!”
苏母此刻却突然插话,冷笑着说道:“现在这话说的多好听,当初难道不是你说,只要苏家给你50万,你就永远离开云州,不见怜衣吗?”
陆远一听便猜到苏母这是要诬陷自己,眼睛里一丝寒光闪过,否认道:“我没有。”
苏母心头涌上一丝害怕,但依旧嘴硬道:“没有?那我问你,五年前,老苏是不是给了你五十万?”
“我是向岳父借了五十万,但没用上,第二天就一分不少的全还给了岳父。”陆远解释道。
“放屁!你把钱拿走后,哪还回过苏家,直到今天,我才见到你,我看你是那五十万挥霍完了,又想回来骗吃骗喝。”苏父矢口否认。
这一唱一和,完全没有给陆远留一点余地,就是认定这50万被他拿了。
啪!
苏怜衣此时也不想再听下去,直接抬手给了陆远一巴掌,然后指着房门怒吼道:“滚!你给我滚出去!”
“哇……”
一直在陆远怀中的小女孩,放声大哭了起来:“妈妈,你是坏人,赶走我的爸爸,我不要那个爸爸,我就要小小自己的爸爸!”
小女孩的哭声撕心裂肺,双手紧紧搂着陆远的脖子,一点也不想他离开。
苏怜衣听到哭声顿时心疼不已,连忙抱过女儿安慰道;“好好好,不让爸爸走,小小别哭了好不好!”
此时,她的脸上也早已满是泪水,为了自己的女儿,就算再恨眼前的男人,她也只能,让他留下来。
“爸爸,你不要离开小小好不好,妈妈是个坏蛋,要赶走小小的爸爸。”小小望着陆远哽咽着说道。
此时的陆远,早已因为两人的对话,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陆远刚刚注意到这个小女孩子的时候,就让陆远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这意味着,五年前自己和苏怜衣的一次春宵,就让她怀上了小小?
陆远此刻猛然惊醒,他转头望着苏怜衣,目光颤抖:“这,这是我的女儿?”
苏怜衣看着此刻震惊的陆远,一脸复杂,但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尽管心中已有答案,可在看到苏怜衣点头的时候,陆远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激动。
堂堂北海军神,此刻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留下了眼泪。
陆远一把把小小抱进了自己的怀里。郑重的说道:“爸爸答应你,爸爸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和妈妈了。”
声音不大,但却铿锵有力,为将者,不轻易许诺,一许,便是一生。
“你把我孙女放开!”
原本温馨的场面顿时被这一句话给打破,只见苏母两步上前,直接把小小抢了下来陆远本不想放手,但又担心伤着孩子,只得放开。
“怜衣,你别相信这废物了,这废物什么都没有,你带着小小跟着他就是吃苦。”
苏母指着桌子上摆放着的金银珠宝,理直气壮的说道:“这是王家送来的彩礼,我已经做主收下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和那个废物把婚给我离了!”

陆远苏怜衣小说

小苏家盯着那张支票两眼放光,恨不得自己就替陆远收下。
“小王,没必要给那废物那么多钱,这事我说离婚就肯定能离婚!”
苏母一边劝说着,眼睛却看着那张支票,这钱给自己多好,干嘛给陆远那个废物。
王腾自然注意到苏母的眼神,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但嘴巴还是客气:“伯母,没事,我不再乎这点钱,只要能让怜衣摆脱那段痛苦的过往,花再多钱我也愿意。”
苏母听到王腾这么说,这才欲言又止的闭了嘴。
就在众人羡慕的注视中,陆远冷哼一声,拿起了那张支票。
“刺啦!”
见陆远拿起了支票,亲戚之中还有人想嘲讽陆远两句,可话还没来得急说出口,陆远便直接把支票撕成了两半。
他将支票随手一扔,平静的看着王腾说道:“离婚这事,你们说了不算,只要苏怜衣站在我面前跟我说离婚,我绝对话都不说转身就走。”
周围的亲戚则都是玩味的看着陆远,在他们看来,陆远敢得罪王少,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王腾没想到陆远居然会撕了自己的支票,眼睛里寒光毕露,正欲发作。
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打断此时现场僵持的气氛。
“王腾,怎么又是你,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别来我们家了!”苏怜衣进来便看到了主位上的王腾,脸色不喜。
纵然阅女无数的王腾,看到苏怜衣进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紧张,尴尬的一笑,说道:“怜衣,我的心思你还不了解吗,何况伯父伯母已经同意了都。”
话音未落,又幸灾乐祸的转身指向陆远。
听到背后传来的这道熟悉的声音,在一边的陆远虎躯一震,挺拔的的身躯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无数次的幻想过和苏怜衣重逢时的场景,也偷偷排练过无数次,但是当他意识到朝思暮想了五年的女人,就站在他的背后时,他发现自己居然连回过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陆远转过身,苏怜衣一脸疑惑的随着王腾手指的方向转头过去,这一刻,整个包厢的时间好像都静止一般,只剩下他们四目相对。
五年时间里,就是眼前的这道身影,时时刻刻都徘徊在他的脑海里,成为他不断向上攀越的动力,让他能够咬牙挺过一个个艰难险阻。
苏怜衣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那道挺拔的身姿,绝美的容颜微微呆滞。
“怜衣,我回来了!”陆远率先开口。
也正是这一句话,让苏怜衣从带之中清醒过来,然而,现在她的脸上没有久别重逢的惊喜,只有刺骨的寒意。
五年前,苏怜衣失身于陆远,家族为了名声,命令她必须与陆远结婚,苏怜衣本是那种视贞洁如生命的女人,所以她也同意了下来。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两人结婚不到一个月,陆远居然拿着苏家给他的五十万,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陆远刚走不久,苏怜衣又发现自己怀有身孕。
后来,苏家趁着她生育那几天,以苏怜衣为家族蒙羞为由,将她一手创立的天正集团,强行收为家族独有。
那顿时间,苏怜衣常常在深夜流泪,她恨为什么自己要经历这一切,也恨这个为她带来这一切的男人。
“五年了,你要是死了,也就算了,可你平白无故没留一句话,失踪整整五年,现在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狠狠的揭开我的伤疤,来这闹事,你很开心吗?”
苏怜衣歇斯底里的在陆远面前咆哮着,像是要将这些年来,心中压抑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
“对不起,怜衣,我……”
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个样子,陆远心如刀绞,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陆远走上前去,想要抱住眼前的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给她一点可以安慰的依靠。
“五年前,你为什么要离开。”
“我不想让你难堪,我想让自己配得上你。”陆远斩钉截铁的回答,这次回来,他发誓,绝对不会再让眼前这个女人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呵!”
苏母此刻却突然插话,冷笑着说道:“现在这话说的多好听,当初难道不是你说,只要苏家给你50万,你就永远离开云州,不见怜衣吗?”
陆远一听便猜到苏母这是要诬陷自己,眼睛里一丝寒光闪过,否认道:“我没有。”
苏母心头涌上一丝害怕,但依旧嘴硬道:“没有?那我问你,五年前,老苏是不是给了你五十万?”
“我是向岳父借了五十万,但没用上,第二天就一分不少的全还给了岳父。”陆远解释道。
“放屁!你把钱拿走后,哪还回过苏家,直到今天,我才见到你,我看你是那五十万挥霍完了,又想回来骗吃骗喝。”苏父矢口否认。
这一唱一和,完全没有给陆远留一点余地,就是认定这50万被他拿了。
啪!
苏怜衣此时也不想再听下去,直接抬手给了陆远一巴掌,然后指着房门怒吼道:“滚!你给我滚出去!”
“哇……”
一直在陆远怀中的小女孩,放声大哭了起来:“妈妈,你是坏人,赶走我的爸爸,我不要那个爸爸,我就要小小自己的爸爸!”
小女孩的哭声撕心裂肺,双手紧紧搂着陆远的脖子,一点也不想他离开。
苏怜衣听到哭声顿时心疼不已,连忙抱过女儿安慰道;“好好好,不让爸爸走,小小别哭了好不好!”
此时,她的脸上也早已满是泪水,为了自己的女儿,就算再恨眼前的男人,她也只能,让他留下来。
“爸爸,你不要离开小小好不好,妈妈是个坏蛋,要赶走小小的爸爸。”小小望着陆远哽咽着说道。
此时的陆远,早已因为两人的对话,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陆远刚刚注意到这个小女孩子的时候,就让陆远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这意味着,五年前自己和苏怜衣的一次春宵,就让她怀上了小小?
陆远此刻猛然惊醒,他转头望着苏怜衣,目光颤抖:“这,这是我的女儿?”
苏怜衣看着此刻震惊的陆远,一脸复杂,但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尽管心中已有答案,可在看到苏怜衣点头的时候,陆远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激动。
堂堂北海军神,此刻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留下了眼泪。
陆远一把把小小抱进了自己的怀里。郑重的说道:“爸爸答应你,爸爸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和妈妈了。”
声音不大,但却铿锵有力,为将者,不轻易许诺,一许,便是一生。
“你把我孙女放开!”
原本温馨的场面顿时被这一句话给打破,只见苏母两步上前,直接把小小抢了下来陆远本不想放手,但又担心伤着孩子,只得放开。
“怜衣,你别相信这废物了,这废物什么都没有,你带着小小跟着他就是吃苦。”
苏母指着桌子上摆放着的金银珠宝,理直气壮的说道:“这是王家送来的彩礼,我已经做主收下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和那个废物把婚给我离了!”
说龙战神王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