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汤笃沙招)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汤笃沙招)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最新热门小说《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为您奉上,主角是汤笃沙招,由作者探汤所著作。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和魔尊一起,路上自然没人敢询问,连那些古怪的视线都变少了,好多低阶魔修根本不敢直视魔尊的方向。这是汤笃难得发现的一点慰藉。

小说介绍

最新热门小说《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为您奉上,主角是汤笃沙招,由作者探汤所著作。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和魔尊一起,路上自然没人敢询问,连那些古怪的视线都变少了,好多低阶魔修根本不敢直视魔尊的方向。这是汤笃难得发现的一点慰藉。

汤笃沙招小说简介

魔界抢了修仙大派的“圣女”献给自家魔尊。
计划立马结婚,三年抱俩。号召凡人都来修魔。
“圣女”本人表示绝望。
逃走、被抓、再逃、再抓
汤笃躺平了。
“其实我是个男的。”

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接下来的三天,汤笃都被关在偏殿里,连来送饭的魔修一见到他就跑,话都不跟他说了。
汤笃食不知味地度过了三天,每日只能在房间里修炼,终于在第四天听到了外面传来浩浩荡荡的脚步声。
汤笃听见声音探头在门口望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有几十个魔修,正抬着许多东西冲这边来。
汤笃爬回榻上,盘膝而坐,将自己的衣裳和面纱都整理整齐,忐忑地听着门外的脚步声。
那些魔修径直走进院子里来,汤笃听见他们将箱子放在地上的声音。还有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吩咐道:“你们将这里打扫干净,装点齐整。”
声音刚落,院子里便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而有一串脚步声正向屋子里走过来。
汤笃猛地睁开眼睛,抬起眼,便看见一个仆人打扮的老魔修面上挂着讨好的笑,正走了进来。
老仆刚踏进屋子,便看见昏暗的屋子中间一张榻上,正端坐着一个雪白无暇的纤细身影。
“圣女”浑身上下,除了头发之外,连脸上都遮挡着一层轻薄的白纱。“她”整个人周身仿佛笼罩在一层白色光芒之中,即使是魔修,也有一瞬为此场景怔住。
老仆见到汤笃后,脸上的笑容扬得更加高,神态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他恭敬地站在榻前四五步距离处,微微躬着身,道:“不日圣女大人与我们魔尊就要成亲,老奴带人送了一些东西来,您是我们未来的魔尊夫人,想要什么尽管跟老奴说,老奴一定为您办到。”
老仆见汤笃并没有开口,便冲门外招了招手,便有两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魔修搬进来两个雕刻着繁复镂空花纹的黑色箱子放在地上。
老仆笑眯眯地指了指箱子对汤笃说道:“这箱子里是为魔尊夫人赶出来的衣裳,老奴着人将后面的汤池修好了,魔尊夫人可随意使用。”
说着,老仆又回头指向那两个搬进箱子来就一动不动的魔修,说道:“这两个是老奴从魔殿里取的傀儡,可供魔尊夫人驱使差遣。夫人有什么事,都可让它们代劳。”
那老仆一口一个“魔尊夫人”,汤笃听得头大,但老仆说眼前这两个“魔修”居然是傀儡时汤笃一下子就忘了“魔尊夫人”的事。他的表情外面虽然不太看得清,但可以看见面纱一瞬间晃动了一下,目光正盯在那两个“傀儡”之上。
老仆善解人意,连忙伸手将其中一只傀儡头上的斗篷掀下,露出一张木制的,栩栩如生但却空洞的人脸。脖颈处可看见明显的关节。
老仆殷勤解释道:“这傀儡中有一丝魔气,所以才能听人言。除了魔尊之外,没有人可以将魔气注入这些傀儡隔空操控,所以夫人您尽管放心使用。虽然不能操控它们,但吩咐一些简单的事情它们还是可以做到的。”
汤笃有些长见识地看着那傀儡,单单凭着一丝魔气就可以让傀儡长时间活动,便是在九仙山也闻所未闻。
老仆见“魔尊夫人”仿佛是满意的样子,眼睛眯得更弯了:“既然东西就已经送到了,老奴就先告退……”
“等等!”见老仆要走,汤笃一下子被拉回神,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他的声音尚处在少年时期的清脆干净,所以那老仆也并未多心,反而是汤笃自己懊恼说得急了一些。
汤笃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尽量自然地说道:“既然我是未来的魔尊夫人,这里实在太狭窄了。我想在你们魔界看看,这几天除了这栋房子我什么也没看到。”
听到汤笃的话,那老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但他却笑眯眯地答应了下来:“这件事是老奴办得不妥当,魔尊夫人从现在起便可以在魔界随意游走,老奴会吩咐下去,让魔修们都注意点的。”
汤笃微微颔了颔首。
那老仆便顺势告退:“老奴先退下了。魔尊夫人有什么事可告诉傀儡,傀儡自有办法送消息到魔殿。”
汤笃不言。老仆躬身后退,带着在门外的几个魔修出了院子。
四周乍然间寂静下来,汤笃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松懈下来。想到老仆说的话,他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
但汤笃并不会那么蠢地马上就行动,他抬眼看了看,那两个傀儡正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里。仿佛只要不下达命令,他们就可以在原地待到天荒地老。
和他们一样格格不入就是房间中两个大箱子。箱子颜色虽然是暗沉的黑色,但上面的纹路雕刻极其精致。汤笃腹诽,这魔界看来也不是很穷。
“打开箱子。”汤笃有点不习惯用命令的语气,但还是这样吩咐道。
那傀儡听到了汤笃的命令,忽然从静止状态“活”了过来,躬下身,将两个箱子都打开。
箱子才打开一条缝的时候,汤笃就生无可恋地发现,箱子里的东西和他想到的分毫不差:
一个箱子里是鲜艳的红色衣裳,而另一个箱子里则装着金光闪闪的首饰。
汤笃从榻上站起身,走到箱子前,抬头便看见两个傀儡依然木登登地站在那里。汤笃戒备地让他们退后,看着傀儡往后退了好几步,汤笃才放下心,低头在箱子里翻找起来。
汤笃在装着衣服的箱子里翻了个遍,发现虽然有好几套不同样式的衣裳,但都是红色的。汤笃可完全没有穿得红艳艳的打算,他泄气了。
走到院子里汤笃才发现,柱子和门匾上都被挂满了红绸,整个院子都显得喜气洋洋。
汤笃抬头看了看,灵力在身体之内涌动。他感知了一下四周,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笼罩在院子外的那层魔气屏障,的确已经消失了。
面纱下的嘴角轻轻勾起一个笑,汤笃摸了一会儿柱子上的红绸,手微微松开,一张纸符就从他的手上跃起,飘飘扬扬飞到了空中。
再飞高一点,纸符就会隐匿踪迹。
汤笃的嘴角越扬越高,就在他欣喜得几乎差点欢呼出声的时候,变故陡然发生了——一只手从空中无情地捏住了纸符,在手张开的时候,纸符已经化为粉末。
汤笃浑身一僵,下意识回头,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木制脸木然地伫立在那里。
汤笃盯着傀儡手里洋洋洒洒的粉末,感觉自己好像被谁耍了。他不敢置信地问道:“你在干什么?”
傀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没听到汤笃的话一样。明明刚刚他们还对这个“主人”言听计从。
汤笃不死心,想避开他们。但汤笃这才发现,只要自己走出屋子,这两个傀儡就会尾巴一样跟上来,甩都甩不掉。
而汤笃试验了几次,发现不光是纸符,其他沾染着灵气的物体,都会被这两个傀儡瞬间消灭。
明白自己被人耍了的汤笃,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他阴沉着脸发火,气冲冲地往后殿走。走到后殿发现,之前干涸的积满灰尘的汤池已经被人重新清理干净,四个龙头分别在汤池两端,源源不断地往汤池中灌注冒着热气的水。
汤笃心想,逃是暂时逃不出去了,不如先泡个澡。
那两个傀儡并没有跟进屋子里,汤笃进来了,它们便一左一右朝着前方守在了门的两边。
汤笃关好了门,四处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才小心翼翼地解下自己的面纱脱掉衣服。
迈腿进了汤池,汤笃***地闭上了眼睛。
等泡完汤,再来想怎么逃跑吧。
·
魔殿之中。紧闭许久的门终于打开。
门内走出一个高大的黑衣男子。他气势凌然,神情冷漠,正是魔界的魔尊沙招。
沙招径直向魔殿后方走去,两个和汤笃那里一模一样的傀儡从地上站起来,紧跟在魔尊身后。
但还没走出多远,沙招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作为给傀儡灌注魔气的魔尊,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有两个傀儡远离了魔殿,出现在了奇怪的地方。

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汤池之中,白色的雾气氤氲。
温热的水流一股股地从龙头口中涌出,虽然这里的汤池并没有适合修炼的灵气,但即使是修仙之人也会觉得大大缓解疲乏,舒适无比。
汤笃惬意地在汤池里泡了大半天,若不是皮都快泡皱了,他感觉自己简直要泡到天荒地老去。
从汤池里爬起来,汤笃使了术法将衣服清洁了一遍,重新套在身上。
但他有些懒得再弄自己的头发了,好在现在这里也没有人,放纵一时半会儿也不是不行。
汤笃拿着腰带系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还穿得很熟练的衣服怎么系怎么不对劲。他索性就任由衣服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像是关节卯合的摩擦声。
汤笃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他踮着脚轻手轻脚地跑到门口,偷偷从门缝中往外看:两个傀儡依然如他进来前那样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里。
想到傀儡之前干的好事,汤笃就心里一阵来气。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傀儡看上去却死气沉沉,安静沉默,完全看不出它们“出手”会那么迅速。
若说是傀儡,汤笃也曾在九仙派的藏书馆见到过一些,但那是基于工匠精妙的设计,可以做一些重复而机械的工作。
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有傀儡可以这样活动自如,能听人言,仿佛生了灵性一样的。
汤笃越想越奇怪,见四周无人,他拉开了门。听见门开声,那两个傀儡也依然保持着原来的***站立在那里。
傀儡的身上都穿着黑色的斗篷,将全身都笼罩在了斗篷之下,只能看见木头做的脸和头颅与脖颈处衔接的关节痕迹。
汤笃的眼睛滴溜溜地在那斗篷下面转悠,九仙派的木头人***笨重,可负极重的书籍,并不用穿衣服。
但这魔界的傀儡却总是穿着罩着全身的黑色斗篷,一副神秘诡异的样子,让人不得不对它们产生好奇。
汤笃总归还是少年心性,想到什么就忍不住动手,眼看傀儡现在一动不动跟根木头没什么差别,汤笃蠢蠢欲动地搓起了手。
临动手前,汤笃威胁地瞥了一眼傀儡,凶巴巴地命令:“不许动!”
——傀儡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反应。
汤笃放了心。他发现,傀儡对于别的事情都能够听从他的命令,只要不是不是当着它们的面到处飞来飞去带着灵气的小玩意儿,它们基本上还算听话。
见傀儡不动,汤笃便随便选了一个傀儡,直接上手去扒它的斗篷。
这傀儡极其高大,比普通人要高大得多,汤笃要踮着脚才能够到斗篷的领口。
抓住领口时,汤笃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见傀儡沉默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汤笃便放心地去解它的领口。
汤笃记得九仙山上那样的木头傀儡,是在腰后有一处发条,关闭它们的发条便可以让它们停止动作。
汤笃当然没异想天开地觉得这魔界中的傀儡关闭方式也如此简单,但他总要看一看,说不定就能找到什么破绽。
傀儡斗篷的领口扣子有些紧,汤笃埋头鼓捣了半天才解开,傀儡脖颈与躯干的关节衔接处露了出来。
汤笃又再接再厉,继续解着下面的扣子,很快就露出了傀儡的小半个木制的胸膛。
眼看这项计划执行得没有任何阻碍,汤笃的笑容勾得越来越大,一鼓作气,准备将斗篷前面的扣子都解完。
大片木头胸膛都暴露了出来,汤笃不忘在心中腹诽,还好魔界的人虽然怪里怪气的,但也没有太怪——至少没有在斗篷里面也给傀儡穿上衣服。
领口那颗扣子解完之后,接下来就一路通畅地往下解了两三个。
汤笃低着小脑袋专心致志地,正在奋力解着傀儡腹前的最后那颗扣子时,变故陡然发生了——刚刚还安安分分一动不动的傀儡忽然伸手抓住了他正在解扣子的手腕。
汤笃下意识一惊,抬头看向傀儡,发现傀儡好像正在低着头“看”他——明明傀儡的脸依然是那张没有眼睛的木头脸,但汤笃不知为什么分明就在它的身上感受到了“看”这个动作。
那傀儡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但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汤笃本来还在砰砰跳动的心脏因为看见傀儡并没有多余的动作而慢慢平复下来。
汤笃皱着眉看着那傀儡,这一天下来,他发现傀儡对于大部分的命令都是一板一眼地听从的。
唯有「不允许任何带着灵气的物体飞出去」和「汤笃走出房间时时一定会跟从」这两项上是死的。
但这两件事,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能发现这两件事都是基于他可能会因此逃跑的关系。
那么现在傀儡阻止他给自己脱斗篷,是不是是因为「脱斗篷」这件事可能会导致的后果?
如果有什么后果,汤笃一下子便想到了九仙山上傀儡腰后的发条,他本对于此没报什么希望,但现在傀儡却反常地阻止了他,或许正是因为它们身上一样有关闭的方法!
想到这里,汤笃的两只眼睛都亮了起来,一只手被抓着,他直接用另一只手去解那颗扣子——
·
沙招皱了皱眉头。除了跟从他的两只傀儡之外,绝大多数没有派上用场的傀儡就放置在魔殿的地下。
魔殿的所有傀儡虽然其他人也可以用简单的指令吩咐它们做事,但除了办事之外,这些傀儡几乎都没有出过魔殿。
而现在——沙招在神识里感知了一下,这两个傀儡现在所在的地方在他的记忆里好像是一所废弃的宫殿。
经过闭关之后,沙招的修为已经有了新的突破,这突破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在神识领域。
尽管之前他便能相隔千里操控注入自己魔气的傀儡,但现在突破后的他甚至可以将神识转移到傀儡之上,这样相当于拥有了无数个“分|身”。
所以沙招索性探出自己的一缕神识,转移到了数千米之外的傀儡之上,然后就发现——有人正在扒他的衣服。
沙招并没有料到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他下意识地就怔住了。
借着傀儡的头微微低头,沙招就看见一个小脑袋正埋在他的胸口不知道在干什么。从他的视角可以看见脑袋顶上那个小小的发旋,还有陌生的温热触感。
连魔尊大人也没见识过这样的场景。他就怔住了那么短短几秒,就让人一口气解了好几颗扣子。
随即小腹上传来的温热触感一下子让沙招清醒过来,他一伸手,便阻止了小腹上的扣子也被人解开。
沙招刚抓住那只手腕,就看见那个小脑袋一下子抬起来望向他,圆溜溜的眼睛里满是惊吓和疑窦。
沙招沉默着,没有动。他觉得这双眼睛似乎有些眼熟。
那双眼睛里的惊吓慢慢地褪去,似乎是看见傀儡除此之外并没有多余的举动,慢慢放下心来。不知道那双眼睛的主人想到了什么,脸上挂起来笑容,眼睛越来越亮,还不忘瞪了沙招一眼。
沙招正沉默的时候,扒在他身上的人居然还没死心,一只手都被捉住了直接用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扣子。
沙招闪电般地将那另一只作怪的手也捉住。但这次对方根本不是冲着解扣子而来,根本是直接***一拽,纽扣和缝合的线从斗篷上滚落下来,砸在了光滑的地面上。
——而随着纽扣的滑落,整个斗篷前面的扣子都已经被人解开,斗篷一瞬间散了开来。
汤笃愣愣地,被抓着两只手提在了半空中,呆呆地看着前面。
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冷气由上而下扑打在身上,抬头看了看,那傀儡明明还是一块木头,此刻却不知道为什么这傀儡仿佛在冷着脸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
汤笃就像一只被左右捏着翅膀的小鸭子一样,愣愣地看着那只傀儡,想动也动不了。
沙招看着那双圆溜溜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感受着冷风吹在空荡荡的身前,脸色愈发地冷了。
他冷着脸将抓在手上的人松开,极其自然地将斗篷拨过来系好,将整个身体都重新罩在了斗篷之中。
汤笃被抓着手放到地上,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面前的“傀儡”,那“傀儡”竟然重新给自己系好了斗篷,连声音都有些结巴了:“你……你不会还怕被我看吧?”
连羞耻心都有了,这魔界的傀儡不会是已经发展出灵智了吧?!
刚刚“傀儡”那莫名能看出来冷意的脸,和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凝气息,连汤笃这样胆子大的此时也有些缩手缩脚,不敢再动手了。
那“傀儡”见他往后退了几步,乖乖地把手放着,冷凝的脸才渐渐缓和下来——汤笃觉得自己可能精神已经不正常了,他是怎么在一张木头脸上看出来表情的?!
·
沙招睁开眼睛,浑身散发出比刚刚更冷凝的气息。
好在跟在他身后服侍的是两个不懂得察言观色的傀儡,若是魔修们在此,肯定要被自家魔尊的脸色吓一大跳。
魔尊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傀儡打开了门,魔殿中的汤池也已经放置好了热水。沙招除去身上的衣服,踏入汤池,闭上了眼睛。
温热的水流在周身流动,带动着一股一股的魔气运转***身体。热气扑打在面上,整个人都完全舒适放松下来。
感受着周身的温热,沙招的脑海里突然晃过那双圆溜溜的眸子,和那具身体扒在身上的温热触感。
汤池里水花溅起,魔气疯狂地涌动着。
“我知道了。”穿着一身黑衣的魔尊坐在王座之上,短短的四个字,打断了老仆的禀告。
老仆下意识地悄悄抬起头瞄了魔尊大人一眼,想从沙招的脸色来揣测他是否发怒。
但是魔尊大人一如既往,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老仆微微松了口气。他刚刚是瞅准魔尊大人出关,前来禀告一些琐事,包括他擅自将傀儡送给了“圣女大人”的事。
这个老仆作为魔修来说,修为并不算高,他只知道魔殿里的傀儡可以听命令做事,又只是一些木头,除了这些傀儡之外没人适合被派去服侍“圣女大人”。
老仆此举本想着是讨好自家主人,但看见沙招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便识相地不再开口说话。
这时候,头顶上忽然又传来魔尊大人的声音:“这件事情,是陆弼让你们办的?”
老仆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还忙着给陆大人说话:“陛下,那「圣女大人」老奴亲自去见过了,虽然没有看见长什么样子,但是看起来一定是一位绝代美貌出尘的佳人!陆大人这也是为了陛下好,陛下当了魔尊已经这么久了,后宫还空空荡荡的。这位「圣女大人」,听说在人间和修仙的地方也很有名气,这才配得上我们陛下!”
说起自家魔尊即将成亲的大事,老仆就滔滔不绝,因为魔界确实已经近百年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喜事了。
“而且陆大人还说了,”老仆双眼发亮,“这位「圣女大人」在人间很有名气,如果她变成了魔尊夫人,一定有很多人不再视我们魔修为洪水猛兽,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修魔,也会有更多魔修来魔界。到时候我们魔界就不再是现在这样空空荡荡,说不定能和人间一样繁华!”
老仆其实已经近百年没有出过魔界了,去人间还是百年前的事情。但是人间街道的繁华、鳞次栉比的店铺、小贩卖力的吆喝声,和人间黄昏的日光一样,都在他的记忆里印象深刻。但也是因为那次去人间,被人发现是魔修,所有的人都对他们避之不及,最后还来了一波修仙的将他们赶回了魔界。
自那次之后,老仆就安安分分待在魔殿服侍魔尊,再没有跟其他人一起出去过。
沙招看着台阶下的人,这才发现在自己闭关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周围的人好像都已经被陆弼***了。

小编推荐

女装后我被魔尊误娶了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