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奇闻录(颜寒载月)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大理寺奇闻录(颜寒载月)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说大理寺奇闻录讲述的是颜寒载月的故事,小编分享大理寺奇闻录全文免费阅读。重返人间的载月出任大理寺推官,很快树立了新的宏伟目标!娶颜寒、抓凶犯、搞业绩,潇潇洒洒走一回!

小说介绍

小说大理寺奇闻录讲述的是颜寒载月的故事,小编分享大理寺奇闻录全文免费阅读。重返人间的载月出任大理寺推官,很快树立了新的宏伟目标!娶颜寒、抓凶犯、搞业绩,潇潇洒洒走一回!

颜寒载月小说简介

凉嗖嗖的冥界地府,住着位阎王美人。
美人名叫颜寒,传说他容貌冠绝两界,修为深不可测。
奈何性子孤傲清冷,很少露面。
可横月年少横死后,偏偏碰见阎王亲自审案。
颜寒人美话不多,一脚就将他踢去大理寺打工

大理寺奇闻录全文阅读

谢载月收回视线,重新打量起这座刚刚被大火侵蚀过的宅邸。
宅子不大,并非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用得起下人丫鬟,证明李家多少还是有些实力。
颜寒站在谢载月身边,低头温柔的看着他,片刻,似是无意道:“方才我在后院看过,李明亨夫妇俩的卧室在西北,而三间下人住的房间则在正北和东北。”
“这布局有些奇怪,”谢载月喃喃自语,“一般主人卧房朝向好,讲究坐北朝南,这家怎么下人反而住在正北屋子里。”
李明亨解释道:“不瞒各位大人,小的做点小本生意,讲究个风水,曾有算命先生为我占卜,居北不利,这才将卧房和一间尚算宽敞的下人房做了个调换。”
谢载月道:“这算命先生简直胡说八道,位不正风水怎么会好。”
李明亨露出苦恼的神色,哀叹一声,恍然大悟道:“难怪家里会遭此祝融之灾。”
谢载月没接话,而是转转悠悠去了后院。颜寒挂着淡淡的笑意,好耐心的跟在他身后。
按照李明亨的说法,大火起于厨房,而后吞没了正对着的一间偏房,又向北蔓延,烧毁了一间偏房,一间杂物间,接着转了个弯烧毁了正北的卧房。
“奇怪,这火倒是像有眼睛一般。”谢载月看着颓垣断壁的后院,有些出神道。
颜寒伸手一指,轻声道:“你看北边那间屋子,烧毁的程度比厨房还要严重,这一点也很奇怪。”
火势起来的厨房不过是熏黑了几面墙,没了门和窗,可正北那间下人所居的房间墙塌屋毁,瞧着触目惊心。
谢载月若有所思,慢慢的在后院转了一圈,每到一处都细细查看,随之眉头也越皱越紧。
颜寒负着手站在一旁看他,一身的冰霜雨雪全都不见,只留唇边一抹笑意,那模样像一尊守护神,也像一位无限纵容孩子的家长。
走走停停,过了大概半个时辰,谢载月忽然想起少卿大人是和自己一起来的后院,可是他一心观察现场,完全忘了这茬,想必大人已经等得不耐烦走了,于是连忙转过头,四处找寻一番,没想到一身白衣的颜寒依旧站在不远处,只是用衣袍掩着口鼻,神色沉静。
谢载月带些歉意的笑了笑,想到现在虽是秋日,可也骄阳当空,让人汗流浃背,再加上这案发现场焦糊味道四散,仙子似的颜寒定是难以忍受,便道:“少卿,这现场我已看的差不多了,不如咱们也回衙门吧。”
颜寒放下袖子,白玉无瑕的脸上浮起两团红晕,红唇也愈发绚烂诱人。
谢载月一愣,心道大人满面通红,大概是热的。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很好看。
颜寒看着对方望着自己发呆,心情骤然大好,炎热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全身被柔风包裹似的惬意。
自出生以来,他一向心无旁骛,没有太多感情,只走在一条该走的大道之上,直到遇见载月,才体味过快乐,体味过……痛苦,甚至心碎。可他为了一瞬的甜蜜,还是甘愿忍受成倍的痛苦。颜寒整了整衣冠,故意流露出几分风雅潇洒的意味,温声道:“载月,你看着我作甚?”
谢载月大窘,连忙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学着前不久刚认识的鬼差思归,默念几句“阎王慈悲。”
继而,抬起脚,十分镇定的离开了后院。颜寒勾勾嘴角,也立马跟了出去。
屋顶,一双眼睛冷眼旁观,一双拳头紧紧攥着,似乎在无声宣泄着自己的悲伤愤怒。身侧有人娇滴滴道:“我没看错吧?他这是在□□?”
一出李府,两人便看见门前蹲着一只毛绒绒的小白猫,淡淡的虎纹、圆圆的眼睛,模样又可爱又神气。
“迷路了?”载月蹲下身子,他平生最难以抗拒的除了美食,就是毛绒绒的小动物。
小白猫一双眼睛黑漆漆的,正一瞬不瞬的望着载月。
好霸道又任性的眼神,载月暗忖,虽然这两个词用在一只小猫身上都很奇怪,但却莫名合适。
“快走,看什么呢?”横波这时也走了出来,瞥了一眼小猫,一甩头发,媚眼如丝道:“一只白猫?怎么模样如此丑陋,姐姐的真身比这个可爱千倍。载月,你若喜欢小动物,我晚上变给你看。”小白猫似乎听懂了这句话,立马用爪子搂住载月的脖子,接着,一道不屑的男声响起:“狐狸哪有白虎威风。”
载月咽了口水,不可置信的低下头,对着小白猫道:“方才……是你在说话?”
小白猫伸出舌头,***了***载月的脸颊,不甚在意道:“是我,我会说话很奇怪吗?”
载月先是诧异的点点头,又大力的摇摇头。
因为他忽然想到,就在几天前他还不相信这世上有地府、有阎王,可如今他已成了地府驻人间的办事人员,供职大理寺。所以说,世上有会说话的猫大概也没什么奇怪的。
颜寒上前来,左右打量一番,眼神极为高深莫测,小白猫也静静的和他对望,丝毫不让半分。一人一猫,火花四溅,不知道的还以为两名绝世高手在对决。
过了许久,颜寒轻笑道:“你喜欢便带着吧,估计是一只还没修***形的小白猫。”
“我是老虎,”小白猫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载月吃惊的拎起它,难以置信道:“原来是只白虎?”
小白虎一扬脖子,想摆出个帅气的***,怎奈被载月拎着,身子正悬在空中,实在难以施展。
载月看它可爱,不由笑道:“你愿意跟着我们吗?”
白虎道:“不愿意。”
载月:“……”白虎旋即无比郑重道:“我只愿跟着你。”
载月一愣神,觉得这只白虎说话的语气像极了小师弟连斐。
一定是还没从地府之行的劲头里缓过来,怎么会有这种错觉。载月拍拍脑袋,若有所思道:“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既然是只老虎,不如就叫……旺旺吧。”
横波翻了个白眼:“真难听,”说着又接过小白虎,阴笑道:“来旺旺,给姐姐笑一个。我说,你能躺在本座这样大***的怀里,是不是很开心?”
白虎好似瞪了她一眼,接着就闭上了眼睛。
横波见状,更是乐不可支。谁也没注意,颜寒正轻轻地皱起眉头。
其实,时间再往前倒流几个月,谢载月恐怕怎么也不会相信一只猫会说话。可当他在凡间一命呜呼,知道这世上真有地府一说,对世间万物的包容性便直线上升。
回想起那一日,他在人间殒命,再一睁眼,已经到了黄泉地府。
地府凉嗖嗖的,景致倒是很美,带着他的鬼差思归,一路上都在夸他有福气,谢载月不知道自己十八岁就死了,到底有什么福气?
直到入了阎王殿,才知道思归所说的福气乃是百年不遇的碰见阎王亲自审案。
思归颇为羡慕道:“载月你十八身死,也没有积过什么阴德,居然能见到阎王,真是好福气!好运气!好厉害!”
载月翻了个白眼,心想盲目崇拜是不对的,谄媚上级是可耻的,于是问道:“既然这么有福气,那小爷平白无故死了,阎王老儿能给讨回个公道吗?”
思归摸了摸下巴,笑道:“世间万事,逃不过因果报应,你既然身死,便有要死的因,又何来平白无故一说?”
载月哼道:“小爷日行一善,有什么要死的因?再说既然死都死了,总能知道这是什么因吧?”
思归看了他一眼,高深莫测道:“不可说,不可说。”
载月攥着拳,不屈不挠道:“师门上下全都横死,还有位小师弟不知死活,这又是什么因?”
提起那一日,载月眼前似有红色的雾气浮起,疼爱自己的师父、慈祥的师母,还有一起长大的师哥师姐,统统倒在血泊之中,身首异处,面孔扭曲,眼中写满了惊恐和痛苦,好像死前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恶人。
思归哈哈一笑,推诿道:“这要去给阎王他老人家汇报,我说了不算。”
思归虽然是个鬼差,但一向自诩慈悲为怀,总是善良的听将死之人诉苦,再毫不留情的将他们带走。眼下看着载月痛苦的神色,慈悲之心大作,收起笑容,补充道 :“年轻人,无论是人还是仙,亦或是鬼是妖,与生俱来就有善恶两种念头。以凡人为例,若能克制自己的恶的念头,不去做坏事,则他六欲之中的恶念就无法生长。可如果克制不住,恶念便会无限膨胀,让人慢慢走上歧路。不过凡人能力有限,最坏的情况也就是成个变态杀手,不至于翻出什么太大的动静。估计灭你师门的凶手,就是这么位恶念滔天的大恶之人。”
谢载月木然道:“恶念?大恶之人?”
思归眼中划过一丝不忍,接着念了句:“阎王慈悲。”接着便默默不语,只管埋头走路。
地府,阎王,到底谁能还我一个真相?给我一个公道?谢载月忿忿地抬起头。

大理寺奇闻录免费阅读

转眼间,二人来到阎王殿前。
谢载月放眼望去,只见大殿气势恢宏,博敞高阔,梁柱桌椅不知由何建筑,或是施了什么法术,皆是雪样的白,连案上的笔墨纸砚,也一概是玉石雕琢,整座大殿晶莹剔透的好像龙王的水晶宫,雪白寂寥的又好似无人之境,在这其中偏又多了几分高贵和神秘,让人不由自主的升起庄严肃穆之感。
阎王宝座高悬,两侧缀满了珍珠玉石,顶上却有满月似的一颗红宝石,镶嵌在正中,乃是这整间屋子唯一一点别样的色彩,颇为绮丽诡谲。
空气中漂浮的也不是载月想象中的***味,或者油炸烧烤小鬼的焦味,而是一股淡雅素净的梅香,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神宁静松弛。
阎王殿竟然是如此的美丽非凡,而且似乎还有些熟悉,载月淡淡一笑,暗自道,果然世间魂魄皆属地府,进了这阎王殿居然也有了宾至如归的感觉。
鬼差思归瞄了眼宝座,却肉眼可见的打了个寒颤,他想到的是铁面无私的阎王、法力无边的阎王,美丽孤单的阎王。
等了片刻,殿后飘然而至一位书生打扮的男子,这人眉清目秀,比思归这凶神恶煞的鬼差看着好亲近不少。
书生飘到二人身边,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吾乃阎王座下判官归尘,‘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的归,‘世界微尘里……’”
“尘归尘,土归土的归尘,或者说是思归的归。”思归打断道,又念了句:“阎王慈悲,怎么派了你来?”
归尘倜傥一笑,只看着载月,慢悠悠道:“果然还是这副皮囊好,正是倚马观花的翩翩少年。”
谢载月摸了摸脸皮,想到思归提起过,凡间那一世的皮囊不是自己的真身,如今这个才是本来的样子。
本来的样子?载月心中疑惑丛生。凡人一世也好,在这地府里短短数日也好,总有许多解不开的谜团。
归尘摇着扇子,兀自说道:“陛下听说你不愿投胎,特遣在下先来问问缘由。”
思归想到什么,忽忧心道:“陛下还没……”
归尘使了个眼色,思归蓦地闭了嘴,顺便四十五度望向宝座,一副我好难的模样。
谢载月没瞧出两人之间的你来我往,正色道:“二位大人,我确实不想投胎。我想重返人间找出真相,为师父师母报仇!也想找出自己的死因……”
少年握着拳,语气坚定又执着,一对眉毛细长飞挑,更显几分倔强。
归尘看着他,叹了口气,又高声莫测道:“唉,世事皆前定,兄台执念太深。”
载月咬着唇,长长的睫毛垂落,他喃喃自语道:“若真有因果,善因也该结善果,师父和师母不该这样死!”
“载……月?”高台之上有人迟疑的唤道,声音冰凉如雪,却又是那样孤寂遥远。
谢载月三人一起抬起头,忽见阎王不知何时已经驾到。
阎王不知为何戴着个奇怪的斗笠,看不清容貌,只能看见白衣飘飘,广袖常舒,一头银发闪着宝石般的光泽,他坐在宝座之上,好像十分虚弱,竟不能直起身子。
归尘和思归皆是大惊,二人飞身上前,一左一右站在阎王身侧。
归尘惊愕道:“陛下,才出关何必这么着急审案。”
思归也道:“阎王慈悲,您才……应该好好休养才是。”
阎王勉强坐起身子,摆摆手,不甚在意道:“无妨,”又遥遥望着谢载月,“载月?今日孤审案,你有什么未解心愿,不妨上禀。”
谢载月仰望着阎王,蓦地跪下,恳求道:“阎王陛下,我不愿投胎!”
阎王倒是善解人意,只轻缓道:“也罢,你的因果终究要你自己去解,孤可以让你了了这桩心愿,不过你也要答应孤一件事。”
谢载月一见阎王松口,心中百感交集,急忙道:“陛下请吩咐。”
阎王透过斗笠盯着阶下的少年,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孤推算出最近《生死簿》有一场异动,人间有变,有凡人恶念莫名膨胀,本不该杀人作恶之人,会变得残忍弑杀,如此一来怕是要有许多阳寿未尽的冤魂。若你愿意替孤收取恶念,恢复人间秩序,那孤也应允你每回到人间,只要时间允许,便可以去查你师门旧案。记住,要先破案,时间有余才可以寻访故人和旧案。”
少年眼睛渐渐亮了,真心实意的道了句:“多谢陛下!”又问道:“我以什么身份回人间?又以什么身份查案?”
阎王冲思归点点头,思归便介绍道:“这些你都不必担心,因为大理寺卿段乾坤是我们的人。再说了,有阎王陛下罩着你,有什么做不成的事?”
“啊?”载月愕然,原来人间还有地府常驻办事处。
此乃归尘的主意,于是他摇头晃脑,喜滋滋道:“都是断是非曲直,分善恶忠奸的地方,你不觉得将大理寺收归己用很有道理?”
谢载月:“……”地府工作人员还真是清奇又亲切。
因此,谢载月拿着收集恶念的法器,被遣来人间办案,成为了地府驻人间的一名办事员。
不管怎么说,见过了光怪陆离的地府,模样各异的小鬼、神仙,再看一只会说话的白猫,便觉得不过尔尔。
白虎旺旺似乎看穿了载月所想,正经道:“吾乃修炼成仙的白虎,尔等地府小鬼勿要再将吾视为白猫。还有,吾有嘉名,也不叫什么旺旺!”
谢载月捏了捏白虎的脸,笑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白虎旺旺目光灼灼的看着谢载月,可一直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名字。
“得了,说不出来就是没有,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叫旺旺吧。”谢载月干脆利落的说道。
横波也道:“旺旺多好,听着就像一只白虎大王。”
旺旺呜咽了一声,从横波怀里挣扎着下了地,不满道:“别抱我,我自己会走。”
横波一笑,捏起旺旺的耳朵,低声道:“你这样真好玩,在他面前你也不敢拿我怎样,我就我趁机欺负你又如何?”
旺旺哼了一声,露出个打扰了的神情,就不再说话。
颜寒许久没有出声,此时,神色淡淡道:“走吧,老段还在等着我们。”
谢载月隐隐的觉着颜美人心情不太好,本着友善上级的良好愿景,凑上去狗腿道:“大人可是累了?不如小爷……下官去雇辆马车?”
颜寒看他一眼,忽然叽里咕噜念了句咒语,周遭景色巨变,几乎瞬间,大理寺硕大的匾额就出现在了几人头上。
“神仙,不愧是神仙,居然还有这种操作。”谢载月有些语无伦次。
大理寺内,段乾坤一手端着茶缸,一手转着木珠,兴高采烈道:“这位就是咱们大理寺新来的少卿大人。”
颜寒没有什么特殊的神色,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眼神优雅又疏离。
段乾坤看一眼谢载月,蜻蜓点水般说道:“谢推官想必大家都已经见过了,老夫就不再介绍。接下来咱们说说上个月案件侦破的数量……”话说一半,停下来用阴沉的视线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陡然拔高嗓门道:“各位大人,这个数字老夫说不出口!真替你们丢人啊!害臊啊!你们除了饭量好,还有没有别的优点?东城的老李头的驴丢了半个月了……”
接下来滔滔不绝的训话,谢载月自动屏蔽,百无聊赖的看着腰间一把食指大小的长柄铜斧。这是阎王临别赠他的武器,可长可短,可大可小,就好似孙悟空的金箍棒一般,载月很是喜欢。
“段大人,还是说说今天的案子吧。”颜寒清淡的声音响起,眼睛却看着载月。
大理寺众人侧目瞥一眼新来的少卿大人,暗叹一句胆子真大,毕竟段寺卿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别人打断他的发言。
谁知道,段乾坤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赔着笑脸道:“颜少卿说得有理,咱们大理寺啊,一定要在这次打个翻身仗,好好给皇上瞧瞧,我段乾坤绝对不是吃素的!上个月刑部的张大人……”
众人:“……”
“段大人?”颜寒的声音虽然清寒,但此时无疑成了众人心中的天籁。
段乾坤不好意思的喝了口茶,不尴不尬道:“你们说说今日李府之行可有收获?”
谢载月放下腰间的铜斧,率先道:“李明亨确实有些古怪,比如说他的口音……”
“去去去,老夫让你们说疑点,你一个奶娃娃讲什么口音。”段乾坤不满道。
颜寒忽然咳嗽了一声,段乾坤霎时换了另一幅面孔,求知欲爆棚道:“口音?嗯,不错的思路,说下去。”
谢载月倒也不以为意,接着道:“李明亨很小就来了京城,却说不好官话。虽然目前这还说明不了什么,可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横波边照镜子,边撇嘴道:“这有什么奇怪,载月第一次查案有些过分谨慎了吧。”
谁料,颜寒却点点头,赞同道:“此案看着是意外,可是若细究起来,不合常理的地方很多。就说这场大火,据李明亨解释火是从厨房起的,可烧毁最严重的却是离厨房最远的一间房子,而且李明亨夫妇所居的卧房离厨房也不远,但却毫发无伤。”
谢载月坚定道:“这场大火肯定有古怪。”

小编点评

转眼间大理寺奇闻录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