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丑妃展风华(孟长卿欧阳展)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异世丑妃展风华(孟长卿欧阳展)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异世丑妃展风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孟长卿欧阳展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现代社会的医学生慕卿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异世,再次睁开眼睛,她变成了古代社会人人嫌弃的废柴丑女孟长卿。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异世丑妃展风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孟长卿欧阳展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现代社会的医学生慕卿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异世,再次睁开眼睛,她变成了古代社会人人嫌弃的废柴丑女孟长卿。

小说介绍

现代社会的医学生慕卿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异世,再次睁开眼睛,她变成了古代社会人人嫌弃的废柴丑女孟长卿。原本是一局死棋,却因为穿越而来的她,而出现了转机,孟长卿惊讶的发现,她惊世骇俗的丑颜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且看她如何逆袭崛起,在异界里,展现才华,搅弄风云,最后改写自己的命运,书写下不一样的人生…………

异世丑妃展风华全文阅读

洒珠银线海棠花的罗帐内,六尺宽的沉香木床榻之上,面色微微发白的孟长卿目光呆滞的望着帐顶,一股无力感一层又一层的涌上来。

她居然好死不死的······魂穿了。

本是因为学医压力大去参加极限运动想要放松放松,没想到居然半途绳索断了,她直接掉了下去!

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儿了。

孟长卿抿了抿嘴角,伸手在大腿上掐了一把。

“嘶——”她当即疼的快要掉出眼泪。

还没等她缓过劲来,一道尖锐的女声从外面传进来,“大胆!本小姐可是府上贵客,你们这帮狗奴才也敢拦我?”

孟长卿拧了拧眉,有些不悦。

叽叽喳喳,成何体统?

刚从床榻上撑起身子,一阵脚步声急冲冲的进来,丫鬟婆子根本拦不住,在后面又是气氛又是彷徨。

隔着纱质罗帐,孟长卿眨了眨眼。

身量倒是纤细苗条,走起路来也是环佩叮当。

“听闻妹妹被梁柱砸晕了,我特意过来看看望看望。”白沅捏着嗓子,脸上带着止不住的得意之笑。

颇为熟悉的声音入耳,孟长卿冷冷勾唇。

看望?

若是原主的记忆没错,那抄手游廊中的一截短梁分明是这白沅让人故意放的,还特意命人以原主心上人的名义引诱过去,原主心心念念的等待之际,那梁柱倏地就朝着脑袋砸落下来。

毫无疑问,原主当场去世。

若非她机缘巧合之下魂穿过来,恐怕就要让这女人得逞了。

这白沅不过也才十几岁的年纪,怎的心肠如此歹毒?

孟长卿心中替原主憋着一口气,纤纤细手将罗帐一掀,径直下榻。

看着白沅身后好几个丫鬟婆子,她嗤笑一声,装作不明所以道:“白姐姐怎么带着这么多人过来,知道的是白姐姐好心过来看望我,不知道的还以为白姐姐是东道主呢!”

这话虽说的轻飘飘的,可听在白沅耳里就像一根刺。

她脸色微变,掐了掐掌心复又笑着道:“妹妹说什么呢?姐姐只是个客人罢了。”

孟长卿瞧着她,不动声色弯了弯唇,倒是个沉得住气的。

自顾自走到沉檀木桌边坐下,顺手倒了杯茶,饮了一口后微微抬头看着她,“姐姐也知道自己是客人啊,这么大架子可把我这个主人给吓坏了呢。”

闻言,白沅面色黑上一分。

孟长卿起身看了眼她头上的碧玉玲珑簪,唇角微弯,“我瞧姐姐也是个知礼数的,你既在我孟府享受荣华,便要守好规矩,下次若再有断截梁柱砸我头上,我可就不像今日这般客气了。”

说着,她伸手拍了拍白沅的肩膀。

白沅眼底闪过一抹不可置信,嘴里却仍旧狡辩,“妹妹是不是被梁柱砸昏头了?我听下人们说妹妹是为了去赴顾公子的约方才不慎遇上梁柱塌陷,如今怎的怪到我头上?我这一番好心你不领情便罢了,还要如此冤枉我,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她眼角四周迅速泛起红意,双眉微蹙,眼里尽是委屈,肩膀轻颤,将楚楚可怜演绎的淋漓尽致。

孟长卿一双桃花眼微微勾起,眼底迸发出冷意,不过几句话就将她塑造成蛮不讲理、目中无人的样子。

难怪能将如今孟府的当家主母哄得喜笑颜开,也难怪原主遇上她就只有受罚的份儿。

可眼下不同了,原主在她这儿受过多少气儿,她今儿都要一点一点讨回来!

她唇角一勾,径直逼近,下一刻,响亮的巴掌狠狠甩在白沅脸上,顿时浮出淡淡的红印。

白沅不可置信的盯着她,一手捂着疼痛麻木的脸颊,双眸里尽是愤怒不甘。

“你敢打我?你疯了么?”遇上这样的事,她也无法在保持清醒,恶狠狠的嘶吼道,眼珠都红了。

孟长卿拿过锦帕擦了擦手,好整以暇道:“我为何不敢动手?我可是府上的嫡长女,你不过是个旁支庶女,光这身份只差就已然奠定了你卑贱的事实,你若不服气尽管打回来。我今日正得空呢,正好有功夫陪你玩一玩。”

白沅气的胸口起起伏伏,浑身颤抖,“倘若二表姑知道你仗势欺人,定不会······”

“拿二伯母压我?”孟长卿没有丝毫怜悯,紧张打断她的话,霸气十足的捏住她下颚,字字珠玑一般锋利,“姐姐可是真以为我好欺负?你不过是个客,我若让你何时滚你便何时就得裹着包袱滚,在我这儿装可怜是没有用的,姐姐莫不是忘了我小叔极为护短,是非不分呢?”

白沅被她这一番话与气势惊得面色苍白。

这小贱人明明一直懦弱不堪,何时竟变得如此伶牙俐齿!

白沅扯开她的手,咬紧牙关瞪着她,“孟长卿,你是大小姐又如何,就凭你这丑陋废柴还嚣张的样子,也迟早有人收拾你!”

“哦?”孟长卿没有半点惧意,“那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寄生虫?”

“你、你说什么!”白沅气的双手颤抖,一双眸子里尽是怒意,面色铁青。

孟长卿忽的伸手拔下她头上的碧玉玲珑簪,随手松开,“啪”的一声,支离破碎。

“吃我孟家的,喝我孟家的,谁给你的胆子设计我?”一瞬间,她气势如虹,眸光阴冷如寒潭。

白沅又惊又惧,盯着她最终愤愤不平的甩下一句“咱们走着瞧”便甩袖离去。

孟长卿冷眸微敛,看着地上破碎的玉簪,随口道:“收拾了吧。”

结果半晌都没听到动静。

她回眸看去,只见丫鬟小枝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怎么了?”

半晌小枝才回过神来,眼里含了泪,哽咽地差点说不出话来。

“小、小姐,您终于恢复曾经的样子了!奴婢太高兴了,有点、有点缓不过神来。”小丫鬟边说边擦眼泪,激动不已。

孟长卿一愣,眉眼微弯,“好了好了,以后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我了,你先把这玉簪收掉,然后再给我那一面镜子来。”

异世丑妃展风华免费阅读

小枝吸了吸鼻子,顶着红彤彤的眼睛连连点头。
她坐回床上,往后一躺。
方才跟那小白莲吵架真是耗费了她不少精力,尤其她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看着帐顶,孟长卿叹了口气。
原主小时候可不是这种任人欺凌的模样,作为孟家嫡长女,在出生的时候就被寄予厚望。
在这个崇尚武气值的玄临大陆之上,她孟家只是三足鼎立国其中之一的渊国土地上的一个小家族。
但这个小家族在巴陵县却是声名赫赫,无外乎就是孟家培养出了许多拥有武气值的人才,而她小叔则是整个巴陵县乃至玄临大陆为数不多的封神之人。
这片大陆以土级木级水级火级天级为练气等级,而每个等级又细细划分成三个级别,分别为青级白级紫级。
一个普通人能够成功练气已经是不容易,且大多数人都停留在木紫级,很难突破,能上火级已经是天才,像她小叔那样封神修仙的更是神才。
记忆里,原主原本也是练气的神童,只可惜十岁那年出了意外。
正想着,小枝已经拿着菱镜走了进来。
孟长卿双手撑塌而起,伸手过去,然而小枝却颇有些犹豫。
“嗯?怎么了?”她不解的看着小枝。
“小姐真的···真的要看么?”小丫头摇了摇唇瓣。
她可还记得曾经小姐照了镜子以后,闹了一大通脾气,不但将镜子砸了,还将屋里的东西也砸了个遍,更是因为容貌的不堪入目将自己生生饿晕过去。
这么多年来,再也不曾照过镜子。
孟长卿一见她这副模样,心里顿时了然,落落大方的弯唇,“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快拿来。”
见她坚持,小枝抿了抿唇角,最终还是将菱镜递了过去。
垂眸看到镜中人的那一刻,孟长卿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小枝一颗心也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兮兮的望着她。
光滑的菱镜中,少女的左半边脸印着一大块深红的印记,犹如血色妖花,有几分恐怖,且右边脸上有好几处指甲盖大小的黑斑,甚至还有疙疙瘩瘩的地方,难看至极。
一股恶心猛然从心底窜上来,孟长卿险些将昨天吃的都吐出来。
这这这···这也太丑了吧?
难怪原主自从十岁以后就不愿意照镜子了,也因此变得十分自卑,总是在人前低着头。
换做她,她也不愿意天天看到这么丑的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后,孟长卿抬手抚上脸颊上的黑斑与红印记,双眉微蹙,这些印记是在原主十岁那年突然就冒出来的,且越来越多。
都说是吃了相克的熟食才这样,然而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若非当家主母沈玥溪的手笔,谁还敢对她这么个孟府嫡女下手。
父亲母亲在她五岁那年就不知去向,孟府自此就被沈玥溪掌了内院权,若无她授意,她会是现在这般丑陋?
再者,以她学医多年的经验,这印记斑点绝无可能是一顿相克的熟食就吃出来的,沈氏恐怕早早就给她下了慢性毒药。
亏得以前原主对沈氏那般信任,有些心事就会去还早沈氏诉说,眼下想来真是可憎!
孟长卿抬眸瞧了一眼寝屋里奢华的陈设,眼底露出一丝冷意,沈氏不是个笨的,至少表面功夫做的很好,倘若她就这么去揭发告状质问,不但不会将沈氏怎样,恐怕还会给自己安下一个不敬不孝的罪名。
果然不愧是主中馈的女人,手段不是一般的高明。
见她一直发呆,小枝只以为她是在崩溃发怒的边缘,于是哆哆嗦嗦的出声,“小、小姐,你你你···你别难过,奴、奴婢······”
闻言她抬起头,打断小枝的话,“我为什么要难过?”
小枝一愣,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这又不是治不好,我不难过。”她可是中西皆通的医生,这点毛病还难不倒她。
小枝惊讶,不由自主睁大了双眼看着她,“真、真的么?”
孟长卿唇角微勾,“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说着将手里的菱镜递给她。
这张脸虽然看上去可怖又恶心,但胜在骨相还不错,三庭五眼的比例很标准,倘若能用药去掉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不说亮瞎眼,也得是个标志的美人。
“小枝,你去外面药铺给我抓点药材来,柴胡、红花、桃仁、土元、苍术各二钱,生地四钱······暂时就这些。”
闻言,小枝颇为惊讶的看着她,“小姐,您何时会的医术,奴婢怎的从未知晓?”
孟长卿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打着哈哈道:“这些都是书上看来的,我也就是拿来试试。”
小枝似懂非懂的点头,“那奴婢这就去。”
等人走了,她方才舒了口气,刚刚一直想着该怎么祛除脸上的斑痕,都忘了原主并不会医术,看来得遮掩遮掩了。
一番折腾下来,天色也渐渐黑下来,孟长卿将人打发走以后,鬼头鬼脑的朝外面忘了一圈,确定没人才悄悄出了寝屋。
从原主的记忆来看,这孟府不但气派奢豪,附近更是有一片树林,里头有不少好的药材,府里的药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采摘一番。
白日里叫小枝抓的那些药都是辅以作用的药材,要根治体内的毒素还得去找黄杂和长茯两味主药材。
青石小径上,淡淡的月光撒了一地,孟长卿慎之又慎的往前走,脚步极轻极轻,生怕守门人察觉。
她提着嗓子趁他们交接的时候从后门迅速的溜了出去。
出了孟府,她狠狠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穿了一身男装。
小身板窜入洒了月光的小树林,孟长卿看着眼前的草木,心中不由感慨,哪怕她如今只是土紫级,也已经能够夜视的一清二楚,倘若她能再往上,那岂不是要拥有更多的超能力?
仅是想想,孟长卿就已经十分兴奋。
她往里走去,在草丛里扒扒找找,不放过一寸土地,约莫快有两盏茶的功夫,她才堪堪找到一株长茯,至于黄杂,她连个影子都没看到,为了以防万一,硬是找了一株白苗代替。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