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鱼塘当海王(谷枫赵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开个鱼塘当海王(谷枫赵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热血都市小说《开个鱼塘当海王》火爆来袭,主角是谷枫赵沫,开个鱼塘当海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赵沫高挑,脸蛋儿白净,大眼睛忽闪忽闪透着精光,十足的美妞。她是个假小子,谷枫的异性兄弟。

小说介绍

热血都市小说《开个鱼塘当海王》火爆来袭,主角是谷枫赵沫,开个鱼塘当海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赵沫高挑,脸蛋儿白净,大眼睛忽闪忽闪透着精光,十足的美妞。她是个假小子,谷枫的异性兄弟。

谷枫赵沫小说简介

她们磕着瓜子,坐在谁家门前,唠着家长里短的事。一看见谷枫回来,个个眼珠子瞪的,跟看见金元宝似的,“哟,这不是老四家孩子么,几年没回来了?”
谷枫露出灿烂的笑,礼貌的招呼道,“六姨,张婶,吃饭了吗。”
“几点了还不吃饭,唉。”一妇女眼珠子里闪着八卦,拍着裤子走上来,她眯着眼打量谷枫,好奇道,“我说,这不年不节的,你回来干啥。”
“那能干啥,他坐12点35大客车回来的,小轿车都没混上,肯定是在城里混不下了。”
谷枫也不好反驳,讪笑着点头,“姨,婶,你们聊着,我先回家。”

开个鱼塘当海王全文阅读

京都车站,人山人海的站前广场。
赵沫纤白的手指,一下下戳着谷枫心口,“谷枫,你是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300w年薪!300w!说辞职就辞职,你怎么这么豪横呢?”
赵沫高挑,脸蛋儿白净,大眼睛忽闪忽闪透着精光,十足的美妞。
她是个假小子,谷枫的异性兄弟。
谷枫在京都,剩下唯一的温暖就是这个‘兄弟’。
他不由倾诉道,“我跟她,分手了。”
“啥!”赵沫先是一愣,紧着一脚踢在谷枫腿上,“你忒么几岁了,分手就辞职?那300w年薪它不香么?”
“我不想拼了十年,到最后还让人看不起。”谷枫口气很淡,眸中,却荡漾着不容忽视的倔强。
“谁看不起你了?”
“丈母娘呗。”谷枫无所谓的口气,揽着赵沫的肩膀,走向车站。
跟红颜知己唠叨这些,谷枫也不觉得丢人,他自嘲笑道,“我第一次进她家,她妈就损我,‘农村来的?身上没虱子吧?’”
“那会儿,我什么都没有,她看不起我,我认。”
“今天,我300万年薪,也算出人头地了,可她妈怎么说?”
“想结婚,可以,改姓入赘。”
“去忒嘛的!我谷枫拼了十年,是为了当一个没皮没脸的上门女婿?”
谷枫不忿的吼声,引来不少人围观。
有人嘲,有人笑,可谷枫一点都不在乎,他按着赵沫纤细的肩膀,掷地有声道,“等我再回京都,我一定会告诉某些人,他们的名字,都不配出现在农村户口上!”
“德行。”赵沫白了谷枫一眼。
她没有安慰,而是拿出手机跟谷枫合了个影,敲诈似的口吻道,“等我去找你玩,你常吹嘘那些家乡河鱼、野味,一样也不能少,听见没有?”
“没问题啊。”
赵沫走了,谷枫也登上了归乡的火车,32小时火车,再坐两个小时客车,这才到了家。
村口,木头桥变成了水泥的。
早先桥头的老刘家,养马,那马粪味十里飘,得谁谁厌恶,现在,这味也没了。
村里的篱笆院,以前是木头板子围起来的,现在,都换成了统一样式的蓝色铁栅栏,看上去,整齐干净。
村子的变化挺大,可老娘们还是一个样。
她们磕着瓜子,坐在谁家门前,唠着家长里短的事。一看见谷枫回来,个个眼珠子瞪的,跟看见金元宝似的,“哟,这不是老四家孩子么,几年没回来了?”
谷枫露出灿烂的笑,礼貌的招呼道,“六姨,张婶,吃饭了吗。”
“几点了还不吃饭,唉。”一妇女眼珠子里闪着八卦,拍着裤子走上来,她眯着眼打量谷枫,好奇道,“我说,这不年不节的,你回来干啥。”
“那能干啥,他坐12点35大客车回来的,小轿车都没混上,肯定是在城里混不下了。”
谷枫也不好反驳,讪笑着点头,“姨,婶,你们聊着,我先回家。”
“你是得赶紧回家看看。”张婶磕着瓜子,一边吐,一边说道,“你爹包山,快赔死了,正让人堵门口要账呢。”
谷枫一听这话,拽起行李箱,撒丫子往家跑,他心道,这些年也没少往家里打,少说也得二三十万,就算包山赔了,那也不至于欠账啊。
刚到门口,谷枫就听见老爹倔强的喊声,“还给你们,我谷老四什么时候差过钱!”
“老四,你别拿话敲打我们,这不是一两万,是三十多万!”
“我的少,四万,先给我的还咯。”
“凭什么先还你们的,我们家七万,孩子娶媳妇等着用呢?”
“你们家急,我们家不急!”
谷枫听这急赤白脸的喊声,赶紧冲进院儿,“行了,嚷嚷什么呀,说不给你们了?”
“哟?这不谷枫么?”
“你咋回来了呢?”
谷枫一开始着急,是怕老爹出了事,这会儿,他看到老爹叼着烟袋锅子,吧嗒吧嗒抽着烟,说话也客气起来,“叔叔大爷,先各回各家行吗,待会儿拢了账,我挨家挨户还账……”
砰!
谷枫客套话还没说完,当啷一声,大铁门被踹开了。
一个黑脸男人拎着棍子冲了进来,口气极恶劣,“谷老四,早忒么说让你别搀和,你不听,这下好了,县里扶持资金让桃山村拿去了,美了吧?”
“一百二十万,没了!”
“我不管噢,这笔钱,你忒么补上,村里鱼塘等着鱼苗呢!”
谷枫没想到有这么多事,先一步挡在黑脸男人面前,冷声道,“方钢,说话客气点,这是我爹,是你四叔!”
“你爹算个……”方钢差点就骂出来,却又憋了回去。
他在顺手拽了把椅子,坐在院子当中,“今儿我不还跟你玩浑的,让你爹自己说,这事,他欠不欠揍!”
方钢就是个无赖。
早些年,他能打能砍,在镇上闯出点名头,后来,国家扶持生态新农村,他仗着黑不黑白不白的势力,摇身一变,成了乡村创业先锋。
别说,英山村能发展成这样,有他方钢的功劳。
“你有钱,就给他。”谷枫爹声音有些低迷,撂下这么一句话,就进了屋子。
“听见了没?”方钢一听这话,更神气了。
他身子往后一仰,单个椅子腿着地,盛气凌人道,“不想挨揍,痛快把这钱补上,谷老四,你也别缩头,这事,你得给全村一个交代!”
谷枫有点积蓄,却拿不出一百五十万,但是,自己的爹,让后生小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训斥,谷枫忍不了。
他上前一脚,踹在凳子腿上。
咔嚓一声,方钢猝不及防摔了个马趴。
“你忒么……”
“憋回去!”谷枫没等方钢骂出来,指着方钢的脸,不容反驳道,“欠你的,一分也不会少你的,现在,能先滚吗?”
“小兔崽子,活腻歪了是吧!”方钢身边的一个人,呲着牙就冲上来。
谷枫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狠的、愣的、豪的、土的,什么样的角色没见过,看人冲上来,谷枫昂首挺胸,迎上前一步,“想不想要钱?要,就忒么给我立刻滚!”
方钢吃了亏,脸通红,听到这话,他指着谷枫叫嚣道,“行哦,这钱你三天之内不补上,我忒么把你牙打碎咯。”
“走!”

开个鱼塘当海王免费阅读

“一百五十万喏!”
“谷枫小子,你真有这么些钱?”
院里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气人有,笑人无,神情之中都有点幸灾乐祸。
谷枫心里也挺躁,这可是一百五十万!
但是,他必须得给老爹的面子兜住了,硬撑道,“多了没有,百十来万算什么,都回家吧,拢了账,我挨家挨户给你们送钱。”
“得咧。”
“那走了。”
谷枫敷衍着,把乡里乡亲送出了院,锁了门,赶紧跑回里屋。
“爹……”
“甭问!”谷枫爹黑着脸,没等谷枫开口就怼了回来,“你要能帮忙,就把钱还咯,不能帮,我自己想办法。”
谷枫火气一下就上来了,“那是一百五十万,我问问都不行?”
谷枫爹也一样。
他眼珠一瞪,脸上的褶子都少了三分,“问了能咋的,问了,那钱也是咱们欠的!”
“行。”谷枫也知道自己的老爹什么倔脾气,心里不痛快,却也没再多问,而是坐在老爹对面,“那我看看账本总行吧,还账不能瞎还吧。”
“看账本行。”谷枫爹把烟袋又叼上了。
他脚步有些蹒跚,脊背也有些佝偻,慢吞吞的掀开褥子,拿出一白皮印着竹子的笔记本,嘟囔道,“小子,那山,你懂不。”
“我懂啥,我就懂还钱。”谷枫下意识呛了一句。
说完,他又后悔了,急忙改口道,“先把账还了,剩下的事回来再说,咱欠啥不欠钱。”
谷枫爹眼皮耷拉下来,‘嗯’了一声。
老爹这情绪一下来,谷枫反倒有些难受,他赶紧安慰道,“爹,没事,这干买卖就没有不赔钱的,咱家有钱。”
“真有?”谷枫爹目光有些希冀。
“那你看,你儿子是谁。”谷枫拍着心口,跟老爹吹嘘道,“你儿子回来之前,年薪300万!”
“中,那我跟你说。”谷枫爹表情都变了,拽着马扎,凑到谷枫身边,“我包山,不为了显摆,就为争一口气。”
“争啥气?”
“桃山村的创业先锋,是马秃子!”
谷枫眼珠一瞪,“咋滴,让马秃子给咱家干败了?”
“唉,我也是冲动……”
“不冲动,怼他马秃子,赔多少钱都忒么不冲动!”谷枫本还想刨根问底,了解这钱到底是咋赔的,现在,他不想知道了,只有一肚子火气,“我回来了,咱爷俩一块恁他!”
马秃子是谁?
方钢是琉氓,这马秃子就是社会他大哥。
早些年,山林子没管制,那马秃子一火车一火车的往外卖木材,弄了个木材厂。
后来,山林子管制了。
马秃子开始包山养鸡,又弄酒厂,得说,十里八乡属他马秃子最有钱。
有钱牛啊。
随便挖墙脚,撬人家媳妇。
谷枫的妈,就是被马秃子拐跑了的,十里八乡,谁都知道马秃子的媳妇的,是谷老四的原配,这笑话,传了多少年。
怪就怪在这儿。
明明是他马秃子不对,但村里村外议论,都这么议论,‘哎呀,就是谷老四没能耐,媳妇儿才让拐跑了。’
那家长教育孩子,也说,‘你这么混下去,往后就得跟谷老四似的,媳妇都看不住。’
谷枫跟他老马家的事,那就更多了。
当年,乡里只有一所初中,一所高中。
马秃子的儿子,赵小宝,跟谷枫连着六年都分到了一个班,俩人为了同一个妈,打的昏天地暗,腥风血雨。
马秃子家有钱呐,那赵小宝动不动请全班同学嗦冰,吃辣条。
拿钱孤立谷枫,那就是分分钟的事。
谷枫涌起少年的不服,青年的倔强,跟老爹说,“爹,您等着,咱让谁欺负了,也不能让他马秃子看笑话!”
说着,谷枫拿起电话,就走出了门。
一百五十万。
唉。
谷枫有点害臊,却还是打通了哥们的电话,“唉,老三……”
“谷总监好,听说,您年薪都三百万了?”
家丑不可外扬,谷枫没提分手的事,笑了下,“我回村了,打算富强家乡,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入股?”
谷枫万万没想到,前女友骆情,就在老三身边。
骆情也能算豪门出身,举手投足之间带着贵气,可这一刻,她却焦急的像个邻家女孩,攥着手,紧张的看着老三。
老三跟谷枫是铁哥们,也知道谷枫的婚姻牵绊,他劝阻道,“谷子,骆情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不能因为她妈……”
谷枫听到‘骆情’二字,心中酸涩也有些不耐烦,“行了,我直说,差点钱。”
老三叹了一声。
这时,骆情上前一把抢下电话,声音清冷却透着紧张,“你遇到了什么事,缺多少钱,我给你。”
谷枫闻声心颤,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再打给他!”电话对面,老三伸手就要再次拨通谷枫的电话。
“不必了。”骆情拒绝了,哪怕她心中苦涩,脸上却没有半点彷徨失措。
她淡声道,“他想干的事,没人能阻挠。”
老三叹了一声,挑眉瞟了骆情几眼,看骆情要走,忍不住追问道,“那个,你真跟别的男人相亲了?”
骆情相亲,是压死谷枫的最后一根稻草。
谷枫死死攥住手机,脑海里回放着骆情和陌生男子嬉笑怒骂的样子,“我一定会回去的!”
“没钱怎么了,没钱办不了事?”倔强上心头,谷枫反倒有了主意。
不就是一百五十万么!
他把行李箱打开,拿出两盒面膜,奔村里大队去了,到了地方,谷枫轻车熟路走进了广播室,进门就叫‘姐’。
“惠姐,来,带点礼物给你。”
“哟,真回来了啊?”惠姐四十来岁,是村里出名的大喇叭。
她站起来,嘴上说着客套话,却不住的看谷枫手里的面膜,“这是面膜吧,我也用不上啊。”
“这面膜可老厉害了,叫前男友面膜,一片敷上,能让你容光焕发!”
对惠姐来说,面膜的效果好不好都是次要,贵,就到位了。
只看惠姐眼底泛光,一把给面膜抢了过去,“真假……哎哟,这牌子我认识,不是那个什么sk2么?”
“敷一片试试,老好了。”谷枫笑着走到麦克风前面,顺势说道,“惠姐,我家包山这不是赔钱了么,我张罗张罗,给这钱,还了。”
“用广播啊?那你用吧,我试试这一百多块的面膜。”
谷枫道谢,心里却在笑,村里俩喇叭一起替自己宣传,谁能不知道他谷枫有钱?
谷枫这一手,倒不是为了炫富。
他是要立个威信。
砰砰!
喇叭一响,全村热闹。
方钢一伙人在村十字街前的小饭馆,喝着小酒,看往来的姑娘,就听见喇叭里喊,“跟谷四平包山入股的人注意了咯,想要退股,速来大队领钱。”
“跟谷四平……”
一句话,谷枫重复了三遍。
方钢正为吃瘪上火,听到广播,一呲牙,骂了一句‘雾嘈’,他眼睛一扫兄弟几个,瞪眼道,“这谷子真在城里混出来了?一百多万,他有?”
“瞎咋呼呗,村口那老娘们都说了,谷枫坐12点35大客车回来的,真有钱能坐大客车回来?”
“不管!”方钢站起来。
他拇指向后,‘我就是爷’的口吻道,“有钱,必须先给我,那忒么把村里人钱还了,没钱给我咋办?”
“走,要钱去。”
方钢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村大队,广播室门前,已经挤满了人。
方钢一看,这不行啊,轮到我猴年马月,他扯开几个村里人,挤到最前面,“谷枫,一百二十万,先给我拿来。”
谷枫压根没打算给他钱,一笑,“方钢,欠条拿来,我还你。”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开个鱼塘当海王谷枫赵沫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