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爱的(慕远萧十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亲爱的我爱的(慕远萧十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主角是慕远萧十七小说《亲爱的我爱的》完整版上线了,亲爱的我爱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十七躺在浴缸里哼着小曲,修长白皙的手在水中拨弄,偶尔捧起泡沫凑到鼻子前呼吸……好香,好***。

小说介绍

主角是慕远萧十七小说《亲爱的我爱的》完整版上线了,亲爱的我爱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十七躺在浴缸里哼着小曲,修长白皙的手在水中拨弄,偶尔捧起泡沫凑到鼻子前呼吸……好香,好***。

慕远萧十七小说简介

萧十七脸上的表情太丰富,慕寒完全猜不透她是什么构造的,冷冷道:“既然送给你,你大可放心,我对它没兴趣。”
那玩意在他眼里完全是碍眼的东西,他厌恶苏明慧的一切。
只是,萧十七完全不知,还以为慕寒这是默认了她的拥有权,试探性问:“那我要是拿去变卖,会不会被追究?”
她其实也就随口一问,谁知道慕寒特别大方的一句:“可以。”

亲爱的我爱的全文阅读

回去的路上,萧十七和慕寒各坐车厢的一边,负责开车的慕远耳朵竖得长长的,就想听听慕寒会不会对今天的事情教训萧十七一番。
结果,风平浪静。
这就奇怪了……
萧十七还在观赏着那一只价值上百万的玉镯子,原想问问慕寒是否真的那么值钱,可她又担心会被慕寒给拿回去。
“看够了?”
十分钟后,慕寒终于受不了,丢给她一个十分嫌弃的眼神,萧十七立刻把玉镯子护在怀里,“价值上百万的玉镯子当然要多看几眼了,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觉得可惜了,又问我拿回去。”
想想她还是赶紧变卖才行,可是……苏明慧好像说,这玉镯子还是家传的?这要是变卖了,会不会被慕家人兴师问罪?
萧十七脸上的表情太丰富,慕寒完全猜不透她是什么构造的,冷冷道:“既然送给你,你大可放心,我对它没兴趣。”
那玩意在他眼里完全是碍眼的东西,他厌恶苏明慧的一切。
只是,萧十七完全不知,还以为慕寒这是默认了她的拥有权,试探性问:“那我要是拿去变卖,会不会被追究?”
她其实也就随口一问,谁知道慕寒特别大方的一句:“可以。”
“真的?”萧十七双眼放光,她没听错,他也没说错?
“既然送给你,那就是你的东西,你有权处理。”冰冷的声音无一丝温度,唇角勾勒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萧十七哑笑,慕寒简直就是她的贵人啊,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她银行卡入账蹭蹭地往上升,下半辈子哪怕是瘸了腿也不愁吃喝。
慕远在后视镜里瞅了傻乐的萧十七一眼,心里喟叹……见钱眼开的人最容易吃亏。
“记住,慕家规矩给我熟记在心,今天这样的情况,你的表现实在太差。”半晌,慕寒无情地提醒。
What?
她已经尽量在往淑女的方向装了,还是不够?
萧十七气愤:“我装的那么辛苦,你随随便便一句实在太差就把我的努力给抹杀了?慕寒,我跟你说,一个吃饭都要跷二郎腿的人装淑女真的会死的,你知道吗?”
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何况她还不是普普通通的和田玉呢。
“记熟了,以后别给我丢脸。”慕寒神色平淡,微挑浓眉,一副与我何干的表情。
好吧,萧十七知道,是她天真了。
一个冷血动物你试图‘感动’他,那简直痴心妄想。
“下次要干什么,你最好提前跟我说。”萧十七小心翼翼得将玉镯子收起来,看在百万的份上,她原谅他的无情。
“只有优秀,才不需要做任何准备。萧十七,收起你的得过且过,你现在是慕家少夫人,一言一行从此往后都会被关注。”慕寒冷声提醒,以后,注定不会平静。
萧十七觉得他这是在危言耸听,不甚在意:“反正也就这么一年的时间,我怕什么。”
慕寒冷笑,默。
萧十七抬头,看到一个身影从车前走过去,慕远开车速度很快,直接把那人给撞飞了,萧十七惊叫:“慕远,你撞人了!”
慕远:“……”
他撞人了?
“停车,快停车。”萧十七脑子浮现的是血肉模糊的脸,乖乖,可别真的死了啊。
慕寒深拧眉心,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慕远在后视镜里的双眼更是充满困惑:“少夫人,我什么时候撞人了?”
“哈?”
萧十七一愣,指着车后面,“你刚才在那……不是撞了……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好像想到了什么。
刚才的人……不是人?
不可能啊,她不可能分辨不出鬼和人的分别。
可慕远的反应让她着实纳闷,她转头问慕寒:“刚才你没看到吗?一个女人,长头发,白衣……服……”
车窗上,映出一张女人的脸。
女人咧嘴笑:“你在说我吗?”
萧十七啊的一声尖叫,整个蹦跶到慕寒的身边,紧紧搂着他的手臂浑身发抖,妈妈咪啊,这才刚入夜,这就碰到鬼了?
这一声,吓得慕远险些油门当刹车,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慕寒愈发不耐:“你到底搞什么鬼?”
萧十七死死抱着他的手,死活不让他甩开,脸捂在他身上,指着车窗:“那个……那个女人就在车窗边上。”
慕寒顺着方向看了一眼,车窗外是飞快闪过的夜色,并没什么女人。随后,脸色深沉变得更加难看,一股杀意噙在眼底。
“你到底要耍我几次?”慕寒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萧十七的冲动。
萧十七闻言一怔,没有吗?
她小心翼翼回过头一看,路灯投射下来,能看到路边的景色,那个女鬼消失了。
怎么会?
难道是因为慕寒?
萧十七心想,果真是碰到贵人了,于是像痴汉一样来回摸着慕寒强而有力的手臂,脸上的笑十分花痴:“看来,你身上有驱鬼特质啊。”
一般拥有这种能力的,要么是神,要么……极阳之人。
难道……
一个想法在萧十七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很快,她便否定了。
慕寒对萧十七的忍耐十分惊人,换做是以往,他直接给丢出车外面了,不对……他根本不容许身边有这种低能儿。
“萧十七,你最好离少爷远点。”慕远警告。
萧十七一听,才想起所谓的规矩,赶紧挪***坐远一点,脸上始终是笑眯眯的样子:“慕寒,今晚我继续跟你一起睡,怎样?”
噗——
慕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剧烈咳嗽,少爷跟她一起睡?
慕寒脸色愈发难看,杀意在眼底腾腾燃烧。
“少爷,你们……”慕远咳得脸都红了,这一呛可不轻,完全说不出话来。
“慕远,别多想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就是睡在一张床上,什么也没干。”萧十七完全是故意的,她就怕慕寒追究刚才的事情。
越描越黑形容此刻的他们,十分贴切。
慕寒阴沉着脸,冷斥:“萧十七,你给我闭嘴!”
萧十七赶紧捂住嘴巴,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慕寒危险地眯起双眼:“再敢乱说,我拔了你的舌头。”

亲爱的我爱的免费阅读

萧十七一震,使劲点头,又使劲摇头,哪能拔舌头啊,她闭嘴不说话就是了。
慕远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看了眼后视镜里脸色难看的慕寒,摇头,叹气……少爷,路都是你自己选的,无可奈何啊。
萧十七沉静下来,张望着四周……确定那女鬼没有跟上来,这才放下心,想想见鬼的频率,真是累觉不爱了。
慕寒冷峻的面容棱角分明,身上贵气逼人,萧十七深深看了他一眼,坐直了身体。虽然慕寒的性格冷漠讨人厌,但体质却是很让她喜欢的。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入慕家庄园。
宽敞的青石路一路路灯并排,灯光投下来的光影几分柔和,拌着月光,倒是多了一些温馨感,可这些在萧十七的眼里,尤其阴寒。
远远地便能看到笼罩着整个慕家的阴气,在别墅的周边层层围裹。这是萧十七成为摆渡人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见到阴气如此重的宅子,也是第一次看到住在里面的人能如此相蓝无事。
简直神奇。
“你在想什么?”
手被人***打了一下,萧十七才猛然晃过神来,茫然的目光看着神情严肃地慕寒,慕寒态度冷漠,“下车!”
萧十七闻言,看了窗外一眼才知道,原来已经是到门口了。
“哦哦哦。”
萧十七赶紧开车门下车,抬头看着阴气笼罩的宅子,心里有些不蓝,她绕到慕寒那边,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服,“我们说好了哦,今晚我去跟你睡。”
“不行!”慕寒一口回绝,让萧十七很是慌张,“为什么?我们是夫妻,怎么就不能同房了?”
“我不喜欢跟猪睡。”昨天晚上萧十七睡姿尤其夸张,他根本睡不好。
何况,他向来喜欢蓝静,萧十七出现以后,他已经出现多次忍耐,这是极限了。
“不行,我就要跟你睡,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我……”
不等萧十七说出威胁的话,慕寒危险眯眸,沉声:“你如何?”
对面的杀气直逼而来,萧十七顿时哑言,把没说出口的话全咽了回去,吞了口唾沫:“如果我睡不好的话,我……我肯定无法很好的配合你。”
“你在威胁我?”慕寒眼底闪现杀意,萧十七使劲摆手,“我只是把我担心的事情告诉你,怎么能说是威胁呢!”
看她表情六畜无害尤其无辜,若不是慕寒了解她狡黠的性子,只怕也相信了。
“想都别想。”慕寒无情拒绝,大步往里走。
“……”心好狠。
萧十七哼了哼,紧跟着回去,不管让不让她去睡,她都去定了。
……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随后,不等里面的人回应,萧十七自顾开门***。
当时,慕寒洗完澡从盥洗室出来,上身裸露,下身只裹了一条浴巾,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线条弧度十分流畅,比运动健儿相比毫不逊色。
这身材,简直完美。
萧十七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口水在嘴角流淌,花痴的眼神眨都不眨紧盯着,活脱脱的女色狼。
“看够了吗!”
慕寒满脸戾气,声音如同在冰水里浸染过般冰冷如刀,恨不得把她的眼睛给挖了,“滚出去。”
该死的女人,是他太仁慈了?
之前就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
萧十七一只手赶紧捂住双眼,手指间的缝隙毫不夸张地打开,另一只手捧着衣服,解释道:“我就是想借个地方洗个澡,并不是成心来占你便宜的,你别生气,顶多我也给你看回去。”
反正就看点肉而已,他那么生气做什么?
慕寒蹩眉,像看怪胎一样十分嫌弃地看着萧十七:“萧十七,你一个女人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他怒吼,从未见过如此厚脸皮的女人。
萧十七只觉得他情绪波动很大,不是说,慕家大少爷喜怒不形于色?看样子这还真是传闻,信不得啊。
“滚出去!”慕寒再次低吼。
“不,我要洗澡。”她房间里都是那些玩意,被鬼看着洗澡,这太奇怪了吧?
“萧十七!”慕寒咬牙切齿,阴森的眸色杀气腾腾,“立刻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萧十七对这话毫无质疑,上次她不就被丢出去了吗?
在这个时候,根本无法用正常的手段来应付这个直男。
萧十七害怕他像上次一样丢她出房间,赶紧往洗手间跑,可长发却猛然被拽住,感觉有些疼,一下子就被拽回去。
来不及喊疼,脖子已经被他狠狠掐住。
“咳咳咳……”
萧十七呼吸一窒,感觉要窒息,这家伙,真想掐死她啊?
“女人,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了你?”慕寒脸色阴沉,能清晰地看见眼底的杀意,萧十七咳得不行,一只手拍打他,艰难地开口:“我真的要死了……咳咳咳……”
慕寒无动于衷。
萧十七脸色憋红,仿佛随时能晕厥过去。
她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慕寒的对手,索性不挣扎了,脸色一点点变得铁青,就在最后一刻,他才松了手,深邃的目光十分凛冽。
“记住,别来挑战我的耐性,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萧十七捂着脖子,拼命喘气,她瞪着慕寒,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了,可说出口的话又十分谄媚:“我能死在你手上也总比被鬼吓死的好。”
慕寒拧眉,目光困惑……她究竟是不是真的疯了?
鬼?
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那些东西!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你不能决定它不存在。慕寒,是你让我来帮忙的,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对我的生命负责,否则,我死了对你根本没什么好处。”萧十七的脸色缓和下来,态度也一改之前的软弱,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呢!
慕寒探究的目光愈发阴森,他忽然分不清她那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你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我先去洗澡了。”萧十七弯腰,把掉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在慕寒表态之前,赶紧进了浴室。
“哇,好险。”
瞅着镜子里的脸,明明生的***动人,偏偏不靠美色靠才华。
萧十七轻抬下巴,脖子上印有五条清晰的指印,可想而知慕寒刚才的愤怒,完全能要了她的命。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亲爱的我爱的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