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林晗贺云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会读心与不标记(林晗贺云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小说会读心与不标记讲述的是林晗贺云霆的故事,小编分享会读心与不标记全文免费阅读。帝国局势变幻,风雨欲来,林晗作为军事研究院最出色的机甲设计师,与帝国那名高高在上的将军会面。

小说介绍

小说会读心与不标记讲述的是林晗贺云霆的故事,小编分享会读心与不标记全文免费阅读。帝国局势变幻,风雨欲来,林晗作为军事研究院最出色的机甲设计师,与帝国那名高高在上的将军会面。林晗不得不摘下手套,与这位帝国冷冰冰的男神礼貌地握了个手。

林晗贺云霆小说简介

林晗,帝国最优秀的omega,国家军事研究院的核心机甲设计师。
除了令人惊叹的高浓度信息素和精神力以外,没人知道他还觉醒了一个奇异的能力——读心。
只要把手放在别人手上,就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会读心与不标记全文阅读

这个声音在微弱的电流干扰下显得格外冰冷,也格外不近人情。
林晗不免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打好精神,继续听对方之前录下的内容。
无论如何,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即使在报完姓名后周遭就传来机甲被割裂的刺耳噪声,贺云霆的语气依旧没有一丝波澜,回荡在只有林晗一人的驾驶舱里,泛着能入骨冻伤人的寒气。
对方没有任何赘述,好像也并不打算对听到这段话的人还原当时的情形,只言简意赅地说了最重要的部分。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星盗偷袭。因为他们不可能会在最后以自毁的方式,在战甲的背面装了触击式爆弹。”
“他们的目标只有我一个。”
林晗这才彻底怔住,这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星盗本就是一群穷寇,整日流窜作恶,许多装备甚至都是欺负某些没有战力的小星球收缴来的,在他们的战甲背面装触击式爆弹,那么正面一定少不了强力的推进器,只有这样,才能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在短时间里近身,并通过零距离的触击在顷刻间弹射炸丨弹——自爆,然后共同毁灭。
对方为什么会这样?
星盗而已,一般都不想遇上正规的帝国军队,更别提贺云霆亲自出马,肯定都得换了别的星道开,有多远避多远。
现在录音里却说的是,他们想以***式的袭击来针对贺云霆?
可林晗来不及细想这个,毕竟那是触击式爆弹,如果贺云霆稍有不慎,那估计就……
不过很快,他看到断得干净利落的右臂,心里霎时都明白了。
而贺云霆的话也印证了他的猜想。
“——是我自己切的。”
果然。林晗想。
M2742的右机械臂不是别人所为,也不可能是别人所为,就是贺云霆在被爆弹触到的那一瞬,自己操纵左臂的光剑切下来的。
至于为什么林晗会这么熟悉,完全因为这套系统自己曾经参与过,了如指掌。
通过数据盒传来的录音听上去没有丝毫情绪起伏,好像是在叙述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小事——冷静,淡漠,甚至透露出一些不易察觉的傲慢。
“速度足够快,所以最后只受了点轻伤。”
即使对方这么说,林晗也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凶险。
机甲本来就有自我防护系统,尤其是上将这种级别所驾驶的机甲更是在这个部分做得十分完善,如果察觉到将有机体损毁,必先启动严密的机师保护措施,切断一部分功能。
而贺云霆能在分秒之间完全通过精神力重新掌握回整个机甲的控制权,再毫不犹豫地用光剑切下自己的右臂,这才制止了一场惊险无比的***式毁灭。
并且就驾驶舱的血迹来看,还是免不了受了伤。
而伤在哪处,严重程度,失血评估……对方一概不提。
他太清楚这种武器的威力了,有丝毫的差池都有可能让驾驶员身受重伤,甚至被迫退役,十分凶险。林晗忍不住蹙紧了眉,有些担忧地想听对方还遭遇了什么。
可在说完那句话后,盒子中开始持续传出令人心惊的一阵杂音,有切割声,钢化玻璃的碎裂声,由远及近的爆炸声,以及肉丨体猛然撞击上硬物的钝响,和身体主人一声隐忍的闷哼。
他看着还残留在驾驶舱里的斑斑血迹,生出了些许紧张的情绪,连呼吸都紧了紧。
林晗心里刚为这名素未谋面的将军产生了一点没来由的担忧和紧张,终于在吵闹过后,重新听见了那个声音。
可对方再开口时,说出的话就不是那么回事。
“机甲我回来后会第一时间送到研究院修理。”
明明片刻前这人还经历了一场惊险的偷袭,结果特地打开录音留言就是为了交待修理机甲的事?
“请接手的机甲师小心操作,谨慎修理本台机甲,务必还原得跟我的切面一样完美。”
语气冰凉,且傲慢。
“咔”的一声轻响,录音戛然而止。
泛着机油和***味的驾驶舱重归寂静。
大概是贺云霆的语气太冷,又或是他轻描淡写的不提伤势,还直接苛刻地提出要求,林晗惯来清晰的思维像是被路标引上了路,却在交叉口被抛了下来,难得的有些摸不清情况。
受伤情况如何?驾驶舱指挥屏碎裂,有没有启动应急措施?精神力有没有损耗?
他梳理了一下思路,唯一能确定的是,至少贺云霆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他回想了一下右臂被生生切断的现状,如果是他的话,确实能修好,甚至于“务必还原成跟他的切面一样”这样的苛刻要求,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林晗抬头,明明是双人机甲,却永远只有一个人在驾驶,后面的另一个驾驶位看上去显得突兀又孤单。
帝国不盛行双人机甲已经很久了。
先不说双人机甲的制造和设计要比单人机甲困难不止一倍,要找到两个精神力能力都十分匹配的驾驶员难度实在是太大,更何况还要有绝对的默契,才能驾驭得住。
加上这些年来贺云霆的累累战功,把帝国变成了一个星际中绝对坚韧强大的存在,渐渐的双人机甲不再是军中必需,能批量生产的单人机甲成为主流。
林晗刚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启动,可刚两步走到启动器面前,方才已经恢复安静、但还没有关闭的记录盒重新传出那个声音。
“对了。”林晗闻声停下动作,还以为上将对机甲的受损有别的话要说。
录音里的贺云霆:“机甲检修时请找研究院最好的机甲师,别的都不要。”
研究院最好的机甲师林晗:“……”
心情复杂。
林晗心里奇怪归奇怪,却没有过多反感的情绪。总有人评价他对机甲过于痴迷,可是他就是喜欢,也只会干这个。
他确认了一下数据盒没有其他信息,又重新记录了自己观察到的新数据。
除了切掉一半的右臂,整个机甲的背部也受到了严重的撞击,根据留下的痕迹和受损情况来看,爆炸很有可能还是发生了,尽管已经尽力躲避,***的冲击波还是击碎了屏幕和一部分操作台,机师的伤应该就是这样来的。
外部的小损伤和简单的线路连接都可以很快完成,可最关键的就是核心操作系统和精神力衔接的部分,才是真正亟待修复的内核。
工程量很大,可林晗不觉得厌烦。
曾经有人评价过他,“这样的精神力居然是一个Omega,真是太可惜了。”
放眼M星系,Omega的数量本就稀少,能进研究院的更是寥寥无几,至于精神力高的Omega,整个帝国也数不出来多少。
一般SSS级精神力的多半都是顶级Alpha,能利用它驾驭最高级别的机甲,可如此千载难逢的几率却落到了林晗这样一个Omega身上。
众所周知,精神力不等于身体素质。
Omega的体质本来就像温室里的娇花,即使精神力能让他们胜任繁杂的脑力工作,一旦涉及到体力方面,却是一个赛一个的弱,连最基础的机甲都驾驶不了。
林晗尤甚——进研究院时体力评级为D-,时不时还要服用营养剂,击碎了大家对SSS级Omega会不会有体力奇迹的幻想。
研究院里早就只剩了他一个人,林晗看了看时间,又望着自己面前刚拆下来的一堆零件,索性没回家,直接留在修理室继续干。
因为要容纳***的机甲,修理室占地面积很大,而一身白色制服的不停地操纵升降梯跑前跑后,偌大的空间里只回荡着他和冰冷机甲相处的声音。
这是最让他平静的时刻。
他不喜欢太吵闹的人声,尤其是被迫传入自己耳内的人声——
那大约是他刚***研究院时的事。
不知是从哪一天起,也可能是一夜之间,林晗忽然觉得身边的人都变得吵闹了起来。
耳边总传来细微的声音,可转头时明明又无人说话,林晗一边觉得心烦,一边觉得那些声音如同蚂蚁一样挠着他的鼓膜,时刻细细密密地轻刺着,直让人心烦意乱。
直到他跟往常一样跟沈修楠聊天时,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意外地听到了他内心的声音。
那天沈修楠还在笑着同他说话,手也只是碰了一下便移开了,林晗的耳边却听到了对方熟悉的音调——
【今晚还是吃面吧。】
后来林晗又找了几个同事做验证,结果无一例外。
他拥有了所谓的“读心术”。
不论是谁,只要碰到对方的手,那人当下所思所想,便会以对方的声音,自然地出现在他的耳畔。
所幸机甲不会这样。它们永远安静,带着独属于金属和机械的,冰冷的温柔。
从那天起,他开始戴上白手套,不到必要时刻都不摘下,变成了一个众人口中“无比洁癖”的人。
林晗忙了一晚上,他的体力实在太差,又过度集中精神,等他做好初步修复计划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许久。
甫一放松下来,之前一直被精神力压抑着的困倦这才翻涌着席卷而来。
林晗本想回自己的研究室休息,却疲惫得不行,最后捏着手套,靠在舱内的驾驶座上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他是被沈修楠敲着驾驶舱的舱门叫醒的。
沈修楠早就习惯了这个工作狂的常态,习以为常无奈地看着他:“昨晚不是给过你营养剂了吗,你究竟熬到多晚?”
林晗没正面回答,戴上手套整了整制服,对上沈修楠责备的眼神,稍稍有些内疚,放软了音调,轻声问:“怎么了?”
“这个,”沈修楠叹了口气,然后毫不掩饰眼中羡慕的神色,晃了晃手里烫金的精致信封,“上将庆功宴的邀请函,整个研究院里只邀请了你一个。”

会读心与不标记免费阅读

“我不去。”几乎没有犹豫,林晗便脱口而出。
“为什么?!”虽然知道林晗很有可能会拒绝,但沈修楠还是无法不激动。
“不想去,没意思。”这种场合他一直不太喜欢,一群人恭恭敬敬虚与委蛇,除了嘈杂喧闹和浪费时间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林晗微微仰头,伸手捏了捏有些发酸的后颈:“不然你们谁替我去一下。”
毕竟驾驶座不是个适合睡觉的地方,将就了一晚还是有些不太***。
林晗揉揉眼睛,有几根纤长浓黑的睫毛蹭到了手指上,他无意识地把视线停在上面几秒,竟有一点低血糖似的恍惚,差点站不住。
沈修楠还在咬牙切齿:“只有你去!只能你去!上面虽然没写你名字,但点名了邀请院里最核心的设计师,不是你还能是谁?”
听见对方这么说,林晗没来由地回想起昨晚那个冷漠又倨傲的声音。
他走到舱门口接过邀请函,上面果然是这么写的。
“诚邀机甲研究院最核心的优秀设计师……”林晗一字一句念出来。
“对对对,就是你就是你。”
不过这个邀请函并不影响他拒绝:“不去。”
沈修楠快要给他跪下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去见将军一面!他每次凯旋都十分低调,好不容易终于有一次庆功宴,也没邀请太多人,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哎你别不说话!你至少打开看看吧!”
林晗依言拆开被火漆封好的精致信封,取出里面泛着淡淡墨水香的信纸。
“望您赏光,前来共贺凯旋。”
这一行字是印刷体,而林晗目光向下,看到了一个简短的手写落款,贺。
黑色的字迹苍劲有力,最后一个笔画湮开了些许,在林晗还未完全清醒的视野中失焦成一个小点。
林晗抬眸看了沈修楠一眼,把信重新收好。
原本有些坚定的想法稍微动摇了一下,他问:“是将军亲自邀请的?”
沈修楠还沉浸在自己想去不能去,而唯一能去的人还在不停拒绝你的悲伤中,叨叨着:“你不去没法交代啊,皇帝陛下也在……等等,是的!是将军亲自邀请的!”
林晗用食指指腹轻轻在方形信封的纸质棱角上摩挲着,细细密密的痒透过手套传来,动作闲适又放松。
沈修楠道:“我保证!我来上班的时候,是上将的副官亲自递到我手上的,态度特别好,说他们家将军是诚心邀请你的……”
“哦。”林晗弯了一下嘴角,点点头,短促地应了一声。
他把信封放在枕了一晚的驾驶座上,走出舱门,跟沈修楠一起上了升降梯,并操纵它回到地面。
沈修楠被他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林晗你去哪里……不对,这个你真得去啊!不然没法交代!”
林晗从升降梯上下来:“洗漱,顺便去拿营养剂。没力气。”
“……你把营养剂当饭吃的?以前不是一天一支么,现在怎么感觉成一日三餐了。”
林晗回眸,向沈修楠眨了一下眼:“要是营养剂能吃饱,好像也没什么不行。”
对方刚想再说什么,林晗停顿一秒,摆了摆手,终于回答了沈修楠的问题:“去。”
等林晗整理好着装,开了一支营养剂补充了一些体力,再找刚来上班的同事要了M2742的其他数据后,重新回到了修理室。
方才的信封还安静地躺在驾驶座上,林晗目光停留在上面片刻,终于将它收起来,继续工作。
他也不算是心血来潮想要答应。
驾驶舱已经重新清理了一遍,机油和***味都淡去,数据盒也装了回去。
可机甲的右臂仍然缺损着,孤零零少了一块,告诉林晗发生过什么。
他从来对机甲以外的事物兴致缺缺,之所以会答应,也是跟机甲有关——他有些好奇,那样的人,对所有险情只字不提,仿佛只是不小心撞碎了一小块甲片。
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的伤势究竟如何?
帝国A区,塞尔纳庄园。
这是皇帝陛下特地送给帝国最年轻的上将的庄园,有特批的佣人,和全帝国上下仅有的专属机甲停泊位。
庄园占地面积很大,各方面都被打理得很好,而最吸引人的,还是从庄园大门口一直绵延无尽的、热烈而辽阔的紫色郁金香花田。
现在还不是花期,花田的郁金香还吐着嫩绿的新叶,虽不盛大,倒也欣欣向荣。
而走进庄园,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军人在走廊上来回踱步,脸上的表情满是无奈。
那人看了一眼时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加快了步伐,来到了一楼最里面的房间。
他驻足片刻,敲了敲门:“将军——”
里面无人回应。
他没放弃,继续叩了两下:“将军,该出门了——”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才传来一个声音:“进来。”
青年“哎”了一声,推开门,看见里面那个还穿着常服的男人,表情痛苦:“时间要到了,您怎么还不换衣服啊。这好歹也是您的庆功宴。”
他说话虽带着敬语,不过还是能看得出他并不是很怕面前的男人,甚至可以说是熟稔的。
“陆安和。”站在窗边的男人没回头,叫了青年的名字,“邀请函发了么。”
陆安和瞥了他两眼:“给了给了,我今天亲自送到研究院的。”
“嗯。”男人似乎很满意,语气缓和了一些,“记得在里面讲明来意。”
“……”陆安和抽了抽嘴角,“没,我就客客气气写了一句,让他过来。”
贺云霆沉默片刻:“怎么不按我说的写。”
陆安和对着贺云霆的背影小声嘀咕:“要是真按你说的那样去写邀请函,对方更不会来吧……”
陆安和可没忘记自己领导的原话,“请务必好好修理M2742机甲,不能有丝毫差池,这次邀请你来就是为了给你说明这个机甲的特殊性”。
他当时就忍不住腹诽,您这跟命令似的,谁愿意来啊。
但他跟了贺云霆太久,知道说了也没用,最后陆安和让贺云霆签了个字,自己重新拟了一份正常的邀请函。
贺云霆颀长的身形稍有停顿,却仍旧伫立在窗前,也不知道听没听清。
他的目光落在窗外还未到花期的郁金香花田上,陆安和习以为常,将军似乎总喜欢对着花田发呆。
“M2742是双人机甲,必须得请最好的机甲师来修理。”贺云霆道。
两人之间安静了一会儿,他继续问:“那个机甲师叫什么名字?”
陆安和愣了一下,如实答:“林晗。”
“资历?”
“核心机甲师。”
“年龄?”
“26。”
“……”贺云霆听见这个数字,抿唇,“这么年轻?”
陆安和知道现在这人肯定在心里怀疑对方能不能修好他的机甲,连忙说:“但保证是最优秀的机甲师了,将军您放心,换别的都没他好,真的。”
“哦。”对方冷冷地应了一个音节。
陆安和现在没时间跟他说这个,更懒得解释为什么核心机甲师不是个老头,敬语也懒得用了:“真没时间了老大!飞行器就在外面停好了,就等你换好衣服了,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合,不过皇帝陛下的意思,怎么也得去一下……”
对方皱了一下眉,这才点头:“好。”
因为是皇帝亲自操办的,庆功宴的地点便选在了皇宫内。
林晗依旧忙了一天,等他放下手里的工作,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来不及回去换衣服,便干脆穿着研究院的制服到了现场。
正殿内已经到了不少人,多是些声名显赫的人物,从皇室到内阁官员,以及一些只会出现在AI电视里的名流们。
庆功宴还没开始,皇帝也没来,人们热情寒暄,觥筹交错。
林晗第五次后悔来这个地方。
他不喜欢无谓的交际,更何况,包括上将在内的所有人,一个都不认识。
气氛很好,不少人用手掩面小声的讨论着什么,大概是跟将军凯旋有关。
他依旧带着白手套,看着面前精致可口的食物,开始第六次后悔。
正当他准备再后悔一轮时,忽然听见人群传来一阵***动——惊呼和赞叹此起彼伏。
“上将到了!”
有人在逐渐变得安静的氛围里,激动地高声道。
林晗终于抬起头,看向人们所有目光的交汇处。
男人身形高大,穿着一整套线条流畅、剪裁合体的苍青色军服,双侧垂落着带穗肩章,绶带绕过挂满勋章的右肩,能看得见衬衫领口处的金边线条。军靴裹住修长的双腿,宽大的曳地披风更衬出主人的威严和尊贵,不怒自威、风姿卓然。
而男人容貌冷峻,眉眼凌厉,五官深邃,脸上的线条俊美如雕塑,帽檐遮住了他湛蓝的双眸,落下一片阴影。
他身边跟着一个年轻男人,也穿着军服,看来是他最得力的副官,陆安和。
众人还在不住惊叹,就见男人略微侧头,对身边的副官说了一句什么。
林晗只看见男人嘴唇薄而冷硬的线条动了动,陆安和朝贺云霆点了个头,朝人们走来。
林晗打量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上将,心道,看来伤势果然不太严重。
他还没什么别的想法,方才上将身旁的副官就站在了自己面前,眯着眼,和和气气地对他笑。
“林晗是吧?”陆安和声音爽朗,“将军找你。”
林晗愣了一下:“我?”
“请跟我来。”
大概是陆安和给林晗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他在周围人羡慕的眼神中站了起来,朝那名帝国利刃走去。
正殿的水晶灯流光溢彩,林晗便跟着陆安和,一步一步走到了贺云霆面前。
陆安和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林晗抬起头,第一次近距离看向他。
贺云霆一头异于常人的银色短发被军帽盖住,他眉骨高,棱角分明,更显得眼窝深邃,明明表情冷得很,却总让人有一种深情的错觉。
“上将好。”他脸上挂着与平常一般温和的笑,并没有太多激动的情绪,“您找我?”
贺云霆站在原地,两人有一瞬的沉默。
陆安和看了看林晗,又看了看自己一言不发的老大,想说点什么缓和缓和尴尬的气氛:“对对,将军找您是因为……”
他话还没说话,就见贺云霆的披风动了动,朝一身白色制服的青年伸出手。
林晗笑了一下,准备礼貌地跟上将握个手。
“那个……”陆安和突然出声,眼神看向林晗的白手套。
“抱歉。”林晗顿了一下,“个人习惯。”
毕竟是帝国的上将,总不能还戴着手套跟别人握手。
可他也无意去读上将的内心。
陆安和还在看他。
林晗僵持了一下,余光扫到周围钦羡的名流之士,都在有意无意地看向这边。
罢了。握个手而已。
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摘下手套,重新伸出手。
贺云霆沉默着。
对方的英俊无俦的脸庞如同神祇,目光很淡地洒下来,与他对视。
林晗看着他蓝色的瞳仁,倏然想到了前一天晚上他抬头看过的帝国的星空。
也许星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没来由的,林晗这么想到。
林晗的手指修长好看,礼貌而克制地搭在贺云霆手上,手指在离开时擦过对方的掌心。
“您好。”
他主动开口。
林晗体质一直不太好,指尖冰凉。
而对方的手掌很暖,在触碰到对方的那一瞬,林晗的指腹感受到一种柔软的、不符合对方冷硬外表的温热。
贺云霆依旧没有说话,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冷漠又傲慢,倒是跟一天前自己想的没什么差别。
林晗脸上虽然挂着客套的笑,眼睫却在不经意间稍垂下来,他知道又将听到那些自己无意听见的心音了。
上将的声音跟之前林晗在数据盒里听到的又不太相同,但依旧带着寒意,没了那些电流杂音的干扰,冰冷得更加纯粹。
于是这个冰冷的声音在两人双手交握的那一瞬出现在了他的耳畔——
【好香。】
【***。】
【想标记。】
林晗:“?”

小编点评

转眼间会读心与不标记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