衾寒谁与共(王绮江清平)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衾寒谁与共(王绮江清平)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主角名叫王绮江清平小说衾寒谁与共全文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胡大山远远便见江清平踏步而来,赶忙上前道:“侯爷快坐。”说着,便与江清平一同落座亭下。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主角名叫王绮江清平小说衾寒谁与共全文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胡大山远远便见江清平踏步而来,赶忙上前道:“侯爷快坐。”说着,便与江清平一同落座亭下。

小说介绍

胡大山远远便见江清平踏步而来,赶忙上前道:“侯爷快坐。”说着,便与江清平一同落座亭下。

衾寒谁与共全文阅读

胡大山远远便见江清平踏步而来,赶忙上前道:“侯爷快坐。”说着,便与江清平一同落座亭下。
江清平饮着茶水,只等胡大山开口,却见胡大山神神秘秘的觑着湖岸那头,不由一笑道:“今日宴会,满城花魁都被你搜罗来了,难道此处还被你藏着一个。”
胡大山咧嘴一笑,却是不答。
正饮茶间,忽听筝声清越如环佩叮当,湖对岸,烟波朦胧间,一行小舟自远及近缓缓驶来,舟上一佳丽倩影正素手奏琴,因离得远眉眼尚看不真却更添一份朦胧动人,江清平心道这胡大山果真又在此出藏了女人,废这番心思想必是调、教来诓笼自己的,便只浅笑着低头饮茶,待舟上摇船的小厮摇的近了,那女子的曲子也近尾声,她由侍女扶上湖岸,隔着那亭子十余步便行礼,“见过侯爷”,仪态端的是端庄矜贵、声音端的是温润大方。
江清平执杯的手却是僵硬的停顿在桌几上,那声音,与那军营凄寒苦夜中一次次传入梦中的“平郎”重合,更与那偶然春梦间身下的百转莺啼重合。
他将僵于桌几上的手收回,转头看将过去,熟悉的身影撞入眼底,激起心中惊涛骇浪,上次见她,是在三年前乾都城外,她以冷然的背影灭了少年最后一丝旖旎的念想。
三年前的江清平虽得了赦令,却已然如行尸走肉生不如死,他强撑着与府中的几个仆人埋葬了父母族亲后,就晕倒在了双亲的灵位前,之后便高烧了两日,意识朦胧间只是如婴孩般唤着父亲娘亲,奶娘许氏如何也唤不醒他,请了大夫却说他明日若依然高烧怕是要撑不过去,奶娘以泪洗面了一夜,终于模糊间听江清平唤了一声“阿绮”,奶娘知道这“阿绮”正是与江清平缔了婚约的王绮,往日的江清平隔三差五便要去王家瞧她,或求母亲下帖邀她来江府,每次被父亲差去外地,总也搜罗沿途新奇玩意与那小姐,两人看起来是有情的。
当夜奶娘便叩响了王家府邸,央求王绮去瞧江清平,希冀能唤一唤小少爷求生的心,尚书王闫与江家撇清关系尚不及,听了江家奶娘的央求只让下人赶得远远的,王绮却念着与江清平的情分,偷偷使小厮从府中小门赶车去了江府。
王绮见到江清平时,江清平喝了药汤已然转醒,却仍一副半死不活的枯槁样子,王绮素日见到的江家嫡孙从来是衣着光鲜神采奕奕,哪见过这样的他,震惊之余也不管对方是方失了恃怙应徐徐宽解,只道:“你这般要死不活,倒枉了上天留你这条命。”忽而又意识到她是来宽慰他的,刚想开口奶娘便推门而入,奶娘见江清平转醒,惊喜的哭出声来,王绮濡了濡嘴,门口侍女却提醒她出门太久再不回去恐被老爷发现,她只得收了话语匆匆赶回。
她瞒着父亲前来,本是来宽解他的,却只留了句最伤人的话语,这话还让江清平怨恨的记了颇久。
王绮依来时的小门归家,父亲王闫却早便侯在了那里,劈头盖脸道:“你去见他做什么!”他阴郁着脸,看的王绮一阵胆寒,出口的声音发颤:“他毕竟与我婚约尚存,我……”
“当真是白教养了你,王家因那婚约已然被牵连忌惮,你此时去见他,是要替王家坐实那些流言蜚语吗!”
王绮还待说些什么,父亲却挥袖喝止:“你不必再说,江家如今被朝野厌弃,婚事早晚要退掉。你明日便去跪祖宗灵位,此后不得擅出府邸。”
王绮从江回来后便被拘在了王家宗祠里,江清平自是不知。王绮得知江清平被外放边地,已经是半年后了,王家已然退了婚,正在紧锣密鼓的为她张罗与青州林家郎君的婚约,因江清平往前对她实是爱护怜惜,王绮心里难过了好一阵,却也明白家族前途当前儿女私情的渺小,于是照常神态怡然并不外露。
哥哥王鸿却是明白王绮的心思,又想婚事已然退掉使流言蜚语不攻自破,也无需再过分小心谨慎,便偷偷带妹妹去了城门口,下车后见江清平的车马已然出了城,颀长的背影很是萧索,随着时间越行越小,她有些怅然,只小声唤了声“平郎”。
却似心有灵犀一般,已然行出半里的江清平忽的心中一阵翻腾,不由的勒马回身,一眼就望见了城门边上的娉婷而立的王绮,他半年来受了王家退婚的侮辱,又记恨王绮那句“好死不活,枉留性命”的狠话,且此次被外放边地也有王闫的一番推波助澜,不禁新仇旧怨涌上心头。
但他又想王绮显然是来送别自己的,她若能再温言软语的唤他一声“平郎”,与他诉说她的不舍,他愿意立马放下怨恨,再将她放在心尖上。
而王绮只低声向身侧说了句什么,便决然转身上了马车,江清平只觉嘴中泛苦,亦勒马转过身去,这便是他三年前见到王绮的最后一面了。
……
王绮行了礼,却不见对面言语,便自主起身,向那亭上的侯爷看去,不待看见他便觉对方眼神阴冷,寒意逼人,待看清了他的面容,便惊的直连退了多步。
亭中的男人脸廓棱角分明,嘴唇微泯,剑眉斜飞,一双眼眸射着寒星,正是三年不见的江清平,他已然不似少年时的温雅且瘦削,脸上变得些许粗砺,却身躯凛凛,胸脯横阔、骨健筋强,大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王绮惊诧过后,忽而意识到胡大山先前要他侍奉的侯爷,可不就是江清平,只是她一直流离失所并不知道威震乾都的江清平被封了侯爵。
而此时她被安排在此,显然是以色相琴艺来媚惑人的,这与……这与那青楼妓馆的女子本无不同,她秀目圆睁,被江清平那直勾勾的眼神看的赶紧低下了头,羞窘的涨红了脸,只双手仍持于身前留住最后的矜贵得体,转身便欲要离开。

衾寒谁与共免费阅读

“拜见完本侯,怎的就要走了。”身后江清平的声音响起,王绮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像被人扯住了脚。
胡大山一时摸不准他此时态度,便笑脸说道:“此女琴弹得甚好,就是这脾气古怪了些。”
江清平一瞬不瞬的盯着王绮,并不理会胡大山,握紧的手松了又握,他想说的有很多,最后却道:“把那曲子弹完。”
王绮并不转身,良久只道:“曲子已经弹完。”说完就消失在拐角。
她并不识路,只想着离那湖边越远越好,一路上过往回忆排山倒海般的涌上心头,不知不觉间丝竹之声渐近,想是离宴邀之地不远了。
“阿绮?”身后忽传来一男子的声音。王绮只觉有些耳熟,回转过身,只见两丈之外翠竹旁,男子脸庞光洁白皙,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一身青衣衬的他更加姿容洒脱。
王绮经这一唤骤然回过了神。
“瑾瑜。”
男子正是与王绮定了婚约的林家郎君林业明,字瑾瑜,他今日应邀于将军府赴宴,更衣时未带上仆从,正兜兜转转想寻一个将军府的下人带路,却见一女子像极了未过门的夫人,果不其然,正是他寻了半月的王绮。
林业明几步上前凑近,惊喜的拉住王绮的手,眸子里透出晶亮亮的光,而后似想起来什么,疑惑问道:“我寻遍了乾都城也没找到你,你怎生会出现在这里。”
王绮的心一跳,方才的羞耻又涌了上来,忙抽回了手,侧转过身子,低头并不答言。
林业明早便听说城破当晚王家一夜家散的事,想必自己的未婚夫人也吃了不少苦头,便不急着追问,自己家亦曾为前朝大族,若不是早就勘破亡国败果,与翊阳军暗通曲款,只怕也会落得家破人亡,即便如此,新朝建立后的林家虽未有被抄家灭族,依然是如履薄冰。
他抬手转过王绮的身子,望着她净澈的眼眸,温柔道:“怪我没尽早寻到你,想必让你吃了不少苦头。”
王绮见他不追问很是感激,再听他话中意思竟是一直在找寻自己,不由一阵感动,索性道:“我是被胡大山那厮的手下掳来的。”又想起前几日睡城墙根,吃糟糠饭菜的艰苦日子,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林业明心中震惊,“掳来?那粗野莽夫可是对你做了什么?”
王绮知他是担心自己清白,赶忙道:“不曾做过分的事情。”
林业明方放了三分的心,抬手替她拭泪,宴会也不再留恋,执起她的手便带她欲离开。
影壁后的江清平阴郁着脸,早已将拳头捏的咯咯作响,这林业明是王绮的未婚夫婿他自然知道,方才在席间林业明随父兄向他讨好敬酒,他还恍作未闻视而不见,大大的羞辱了他们一番,现在看来他就应早早将林家随那些旧士族一起整治,哪容得他们到苟活今日给自己添堵。
江清平见王绮要离开,终于忍不住从影壁后现出来。
林业明一眼便瞧见了江清平。
他今日随父兄赴宴是来向陇西侯拉拢示好的,林氏一族还要多承新朝炙手可热的陇西侯庇护,但陇西侯席间却是十分不待见林家,此时他就更不敢怠慢,赶忙松开牵着王绮的手,上前揖手行礼。
这一下王绮也看到了江清平,只见她侧转过身子,将身形躲于林业明之后,江清平负于身后的手又倏地握紧,看也不看林业明,幽幽的眼光落于身后的倩影,声音喑哑却中气十足道:“你过来。”
王绮知道他在说自己,倒吸了一口气,却是不愿理会。
江清平几步上前,王绮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他擒住了手臂,方才在亭子那,王绮离得远他未曾看的仔细,此时贪婪的打量她一圈后道:“跟我走。”说完竟真要拉着王绮离开。
林业明急急上前拉住王绮,压抑着情绪,声音带了几分冷意道:“侯爷这是何意?”
江清平这才正眼扫了林业明一眼,见王绮一只莹白素手被林业明攥着,更加握紧王绮的手臂,疼得王绮深深蹙起眉头,额头上冷汗直流。
对峙间,江清平忽的一笑,带了几分讥讽道:“她是这府上专养来伺候人的,琴弹的甚好,我看着伶俐,已像胡将军讨要了来。你这番动作又是何意。”
林业明被他说的一怔,饶是他心性温雅,此刻心中也升腾起恼意,却碍于如今对方身份尊贵不敢发作。
“我方才听阿绮说,她却是被掳来的,怎能与家养的琴姬舞娘相提并论。”而后犹豫一瞬又道:“往日恩怨计较起来也怪不到阿绮身上,更何况王家已然族散家亡,也算受了惩戒,还望侯爷能高抬贵手。”
江清平敛眉逼视着林业明,“林家尚且自顾不暇,你还有余力管他人的事?”
林业明正色,“阿绮与我婚约在身,她的事便是我的事。”
江清平嗤笑,睨了王绮一眼,“那王家的婚约向来是说反悔便反悔,何况王家已散,又是前朝婚约,更做不得数。”
“侯爷……”
江清平打断他,“祸福旦夕,你若想保你林家香火万年,今日就不要在这将军府开罪于人。如今旧士族在新朝的处境你比我明了,惨淡收场的也不在少数,你该好自为之。”
林业明听他一番话,眼前又浮现起父兄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在新贵间周旋应付的情态,眼神有些飘忽动容,握住王绮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竟是不敢再看王绮,狠心松了她的手。
“瑾瑜。”王绮怔怔的看着林业明,只觉他这一松手,自己就要被那个人托入阿鼻地狱了,便抬手想挣脱江清平的桎梏,却换来他更强有力的握紧。
江清平见她如此抵触,眼睛寒星迸溅,来不及向胡大山告辞,直扯着她穿庭过园向府门口走去,林业明只怔怔的看着不敢再追。
王绮一路被纠扯着小跑,直到一宝马雕车前方停了下来。她不待喘上口气,便被江清平托住腰臀,一使力塞进了马车,她直觉晕眩昏暗了一阵,尚不及稳住身形,下一瞬嘴唇便被江清平狠狠攫住吸允。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