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之妹(傅卿傅柏舟)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暴君之妹(傅卿傅柏舟)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抖音完结——主角是傅卿傅柏舟的小说暴君之妹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梅子留酸所著作。傅柏舟抱着傅卿,苍白修长的手指轻柔爱怜地抚.弄她的发丝,琥珀色的眼里却暗藏戾气。“朕乃妖孽,却心甘情愿拜服在卿卿裙下,捆住妖孽的绳索尽在卿卿之手.....

小说介绍

抖音完结——主角是傅卿傅柏舟的小说暴君之妹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梅子留酸所著作。傅柏舟抱着傅卿,苍白修长的手指轻柔爱怜地抚.弄她的发丝,琥珀色的眼里却暗藏戾气。“朕乃妖孽,却心甘情愿拜服在卿卿裙下,捆住妖孽的绳索尽在卿卿之手,卿卿若是放手,可别怪皇兄发狂咬你。”

傅卿傅柏舟小说简介

大雄宝殿右边搭了个蔷薇长廊,粉色生香的蔷薇弯弯绕绕的趴在竹制木廊上,风吹花落,粉瓣掉了一地,让人都不忍心踩上去。傅卿深吸一口甜香,便听到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轩见过公主。”含笑的嗓音让傅卿回头。

暴君之妹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傅卿紧紧拉着雪莹的手,往溯月宫的方向越走越快,要不是她脑子里还有一分理智,她都要跑起来缓解心情了。
到了寝殿,傅卿脱力地倒在床上,雪莹这才接着宫灯看清她雪白的脖子上,有青紫红肿的一圈伤痕,那伤痕因为周遭皮肤过于白嫩,所以显得尤其可怖青肿。
雪莹睁大了眼睛,心疼到快要哭出来:“殿下,你这脖子怎么弄的?到底是兰清殿里哪个不要命的敢这样对您,今日我便是扒了他的皮,也不能解恨!”
“别,别声张了!”傅卿懒洋洋地看了雪莹一眼,嗓音微哑,“好丫头,给我拿点药来便是了。”
人家可是未来的皇帝呢,傅柏舟不扒她们的皮就算好的了。
“殿下嗓子也哑了。”雪莹赶忙去找了药,边哭边给傅卿上药,待看到那勒狠像手指印后,她怒气压抑不住。
“殿下在兰清殿,只与那个妖孽共处一室,所以定是那个妖孽让殿下变成这样的!他恩将仇报,亏得殿下费心救他,像他这样黑心烂肚的怪物,当初就应该让他溺死在湖里!”
“别说了。”傅卿又轻又哑,“以后你见了他可不许这样无礼,你只管把他当做皇子一般对待,你不要问原因,你跟着我,就一定要做到这个。”
雪莹半点也不想对那妖孽好,以前她都是直接上手欺负他的。
傅卿看她不说话,哪能不懂她不愿意。她脖子嗓子疼得厉害,只能下命令:“你还听不听我的话了?咳咳……”
说了半句,她就捂着嗓子喊疼。
雪莹急得要去喊御医,傅卿一抓住她:“不许去,雪莹,你一贯最听我的话。这回你也一定要听我的,你不许欺负傅柏舟,你也要看着溯月宫里的人,不要让他们欺负他,好不好?。”
虽然雪莹死忠,但以前的傅卿都是颐指气使的命令她做这做那,像现在这样语气温和的她倒是少见。
雪莹心软叹气:“殿下说什么便是什么,殿下是公主,乃是金枝玉叶,您有什么吩咐直接说便是,您不需如此软语同他人说话,否则那些不要脸的还当您好欺负呢!”
傅卿可算知道为什么原主的性格那样骄傲跋扈了,除了皇帝的宠爱,还有她身边人无底线的纵容。
等雪莹擦完药,她才轻哑道:“你又不是别人,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雪莹是在原主的吩咐下做了很多坏事,可是她也是唯一一个到死都还惦念着原主的。
傅卿想让她约束好溯月宫的人,这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她还希望等将来傅柏舟清算起来,他们也能平安无虞。
傅卿洗漱之后,躺在床上时才感到精疲力尽。
平平这个时候悄悄上线:“亲,抽奖来一发吗?不要浪费了机会呀。”
傅卿闭上眼睛:“抽什么奖,我难不成还要为了两个柠檬这种奖品,继续卖命吗?我今天快要死了,你都不帮我,现在我心凉了,任务不想再做了。”
那边的平平沉默了一会儿:“亲亲,这件事我要对你说一句抱歉。但是主系统规定,我们系统是不能帮忙你们做任务的,不然我们就要被回收重造了。”
傅卿冷笑一声,并不说话。
平平继续说:“亲,其实这个任务和你未来的规划丝毫没有冲突。你想啊,原公主已经得罪傅柏舟了,她是不在了,可是你还在,她的结局很有可能就是你的结局。我们让你完成任务,其实对你的将来也是起了一个正面促进作用的。”
傅卿想了想也是,只是她道:“可是我今天差点就死掉了!”
平平十分善解人意的模样:“亲,你想想,要是傅柏舟真的因为你现在的表现,放你一马,你未来就安全了。”
傅卿突然想起暴君的结局,她忍不住道:“那时候就算我没死在暴君手上,可我是亡国公主,也要死在男主手上,这个怎么办呢。”
“亲亲不要担心,平平都替你想好了。”平平萌萌的声音,听着十分活泼。
“亲是看过原著的,所以应该知道傅柏舟三十一岁就自.焚了。平平给的规划是,亲亲只要好好做任务,学会攒钱就行了,但如果你运气好能抽到保命的东西就更好了。”
平平声音十分梦幻,带有蛊.惑.性 :“等到傅柏舟自焚的时候,平平会给亲一个安全的密道地图,到时候你只要带着溯月宫的心腹就可以去宫外隐居了。未来你想看话本子,想听人说书,想做什么都仍由你。”
傅卿越听越来兴趣,这真的就是她梦想的生活啊,有房有钱还有人打理私事,她就只需要吃喝玩乐就好了!
平平声音更甜了:“密道地图这个请求,平平一定会征得主系统同意的,只要出了宫,将来亲的生活一定自由自在,衣食不缺。所以亲,为了将来的美好生活,你真的不打算抽一发吗?”
“你说得好像挺对的。”傅卿可耻的动摇了。
“平平说得当然对了,万一抽到什么修真秘籍,那亲就是这个世界最厉害的人了!到时候你横着走,再也不用怕任何人。”
“这个也太夸张了。”傅卿笑着看着眼前出现的***转盘,她伸手要朝着前方的红色按钮按下时,突然笑意一凝。
平平有些紧张:“亲,你怎么不抽啊?是不是又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平平可以和你一起解决的。”
傅卿想了想还是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克制着疲惫说:“我有点非,这回我要沐浴更衣上香了再来抽。”
以为傅卿又要放弃任务的平平:“……”
傅卿当真让人送了水来,她认真洗完澡,然后朝着前厅里的一尊玉菩萨上了一柱香后,才重新返回了寝殿。
“好了现在可以抽了。”傅卿搓了搓手,心里默念了几声菩萨保佑,然后朝着那个红色的按钮慢慢伸手。
她这样郑重其事,连平平都紧张了起来。
她们一人一系统紧紧地盯着那快速转动的指针,连眼睛也不敢眨。
指针速度慢慢变慢,眼见就要划到一本名叫《霜寒剑法》的秘籍上。
平平十分开心:“亲要抽到武功秘籍了,有了这个高位面的秘籍,就算暴君来了,亲也能一剑把他挑飞了。”
虽然不是特别想要,但秘籍也还行吧,如果有轻功,她练了之后就可以不用走路了。
傅卿笑容还未下去,就见那支针即将停在那本秘籍的区域,她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就是秘籍没错了。
指针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竟然慢慢移动到了下一个区域。
傅卿和平平都有点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转盘下面的框里,掉出了一只毛茸茸的白鸽。
平平可疑的安静了一瞬,才重新用欢快的声音说:“叮——恭喜亲抽中和平之鸟【和平鸽】×1。”
傅卿看着地上咕咕咕叫的鸽子,脸都木了。
平平一个劲的安慰她:“亲亲别小看了鸽子哦,它可是传递和平的圣鸟,它不仅性格温顺亲人,好养活,还能给你送信呢!”
傅卿和地上那只黑豆眼的白团子对视后,它突然就飞了起来。
傅卿微微一愣,然后头顶一沉。她感觉到那只鸽子飞到了她头上蹦迪。
圆滚滚的鸽子在柔顺的头发上来回踩来踩去后,突然发出了有些尖利的人声:“傻子!傻子!咕咕咕,傻子!看傻子!”
傅卿要气疯了,她的宝贝头发,自己都舍都舍不得多碰,现在却被这只胖鸽子又踩又啄,它还骂人,真是气死她了。
她抬手朝头上赶了赶,那只鸽子很聪明的咕咕两声,又踩在了傅卿肩膀上:“咕咕咕,抓不到我,咕咕……咕咕咕……”
傅卿趁那鸽子不注意,一把把它抓在手中,然后捏住聒噪的鸟喙,心疼的看了眼自己被折腾的乱糟糟的头发,心里欲哭无泪。
“这就是你说的性格温和亲人,给人们传递和平友爱的和平鸽吗?这简直是暴躁老鸽啊!”
似乎是听明白了傅卿在说自己的坏话,手中绒绒的一团鸽子开始挣扎起来。
想到自己的头发,傅卿非常冷漠的捏紧了它。
平平足足过了半分钟才上线:“亲,你相信平平,平平帮你去查了,这真的是和平鸽!只是世上鸽子千千万万,每只鸽子的鸽性也不同,它只是脾气恰巧不大好,但是它依旧是属于高阶位面的鸽子,它作用可大了,亲亲可千万不要小瞧它哦!”
手中的鸽子,就算已经被捏住了鸽嘴,但还是奋力仰头,做出一番骄傲的模样。
傅卿朝着它白胖蓬松头上,脖子上呼噜两把,有些不在意的问:“那你说说,它到底有什么作用?”
“最基本的就是它通人性,会说人话。”平平顿了顿,接着说,“它送信速度超快,无论多远都能在三天内到达。关键是它护主,你抽到它,你就是它的主人了,无论怎样它都会护着你。”
傅卿看着鸽子黑豆一样的小眼睛,觉得它能送信很快,这倒是特别好。
她松了松手,正想要摸摸鸽子时,它又迅速扑棱的飞到她肩上,勾着她的头发跳来跳去。
“咕咕厉害!咕咕最厉害!”
傅卿想要抓它,它立即飞到她头顶,又开始新一轮的头顶蹦迪。
它太灵活敏捷了,傅卿几次都抓不到,她一脸麻木的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鸽子在她头上蹦来蹦去,看着自己被折腾得越来越乱的头发,开始担心头发会打死结。
平平见状,她静默了一瞬,然后很小声地下了线。

暴君之妹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这几天傅柏舟的和平值一直很稳定,傅卿也被他吓怕了,所以放出了身体不适,需要静养的话后,就一直窝在寝殿里养伤。
于是傅卿又过上了她最喜欢的日子。
雪莹很听她的话,一听傅卿想看话本子,她就让人去宫外搜罗了半箱子的时新话本,送来给傅卿。
傅卿看腻了古代的话本子后,就让平平作为语音朗读工具人,给她读绿江上的小说。
平平因为自己上回见死不救,所以在这种小事上,对傅卿格外的纵容,几乎是傅卿想看什么她就念什么。
傅卿手上后,雪莹还让御膳房的厨子变着花样给她各种吃的,美名其曰要给她补一补。
于是傅卿好吃好喝的苟在寝殿,除了那只变异的暴躁咕咕给她添了一点麻烦之外,她小日子过得简直美好。
直到雪莹实在看不过去她这咸鱼模样,才让人炖了补汤,催着傅卿去送给皇帝。
毕竟皇帝是现在的饭票,傅卿想了想就趁着午饭后的阳光不太晒,她就亲手提着食盒往御书房走去。
其实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见皇帝,之前她对外称病,虽然皇帝有派人来看她,但是由于最近皇帝正和北戎的使官洽谈,所以都没有顾得上她。
午后凉爽了很多,傅卿到了御书房便被护卫拦了下来:“劳烦殿下等等,奴才先去禀告陛下。”
“好。”傅卿并未向以前一样直接硬闯,她淡笑着站在一旁等待,反而惹得当值的侍卫心里纳罕。
那进屋回禀的护卫是同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于安一起出来的。
“公主是来送吃食给陛下的?”于安见了傅卿自己提着食盒,语气便有些责备,“您底下的奴才怎么这么不中用?竟让公主自己提着食盒来了,这多辛苦呐。”
他说着就要接过食盒,傅卿笑着避开:“不怪他们,是我想提些小食来送给父皇尝尝。”
“公主果然一片孝心。”傅卿和于安一边走一边说话。
“于总管,近来我父皇可还好?”
“陛下最近有些忙。”
于安叹了口气:“公主知道的,陛下一向最喜欢您了。他听说您身体不适后,便立即派了御医和心腹去看您。陛下本想亲自去溯月宫的,只是北戎眼看就要来我大燕了,这阵子国事繁忙,陛下自己都没能睡个好觉。”
北戎要来大燕了?
傅卿笑容淡了些,她记得《后宫沉浮录》的原文中写道,北戎在初秋时来到大燕进贡,来的使者是北戎最年轻的将军北贺长渊。
贺长渊除了天生将才外,他还是北戎镇国公之子,身份本来就尊贵。加上他容貌俊朗,天性直率豪爽,而成为了书中人气很高的男配之一。
他到大燕被人刺伤后,意外被女主瑶晚芯所救。后来在来大燕短短的两个月里,他把女主当成了一生的白月光。
男主萧如诲之后也是因为有贺长渊的帮助,才夺得大燕的皇位。
而原著中,贺长渊十分厌恶傅卿的,因为她一直欺负瑶晚芯。
傅卿心里苦笑,看来又要来一个她惹不起的人了。
轻轻走进御书房中,便见穿着便服的皇帝朝她看来。
“见过父皇。”傅卿行了个礼,然后扬了扬手中的食盒,“父皇这几日辛苦,儿臣给您带好吃的来了。”
傅决近两年来身体不大好,他抬头两鬓也有微霜,但看到傅卿,他还是下意识语气温和带笑:“带来了什么,快给父皇瞧瞧。”
傅卿亲手把带来的莲子粥以及小点心放到桌案上。
傅决边看她忙活,边忍不住叹气:“你个小丫头,最近性子变得倒是温顺了许多。寡人前几天听说,你厌恶了萧如诲,这可是真的?”
傅卿知道她的性格猛然大变是不行的,但是要是冠上为情所伤的名头,倒是还能接受。
她垂下眼帘,默默不语,一副忧伤哀愁的模样。
傅决看了怒其不争,他拉过傅卿坐下,冷声数落她:“阿卿,你是皇家的公主。你想要一个驸马,难道他萧家还敢反抗不成?你往日成天的追着他跑,父皇就不说你了,如今你都被那萧如诲气病了,他也不去问候一声,当真是过分极了!看来你太子哥哥这侍读年岁渐长了,心也大了。”
傅卿眼神忧伤,她连忙道:“父皇,此事不是萧侍读的错,是儿臣大庭广众之下落了他的面子,他又是外男,怎能来看我呢?所以还请您不要责怪他。”
“你还替他求情?你那赏荷宴上说的不喜萧如诲的话,莫非是哄人的不成?”傅决此刻才真有了些怒意。
好歹是他捧在手里的女儿,这么三番五次的为了一个男人不顾皇室脸面,自降身份去讨好他,当真不像样!
怎么会是哄人的?她是真的不喜欢男主。
傅卿连忙摇头否认:“儿臣没有哄人,那都是真心话,儿臣现在的确不喜欢萧如诲了。”
她看着傅决,神色愧疚:“儿臣这几日生了病,反倒把所有事情都想了一遍。儿臣深感之前言行,丢了作为公主的尊严。同时儿臣也认识到,自己如今是真的不喜欢萧侍读。”
“你当真不喜欢他了?”傅决一脸不信。他这个女儿要是不喜欢萧如诲,她能那样痴缠他吗?
“真的!”傅卿有些紧张的笑笑,眉眼间却有些想开了样子,“儿臣起初觉得萧侍读长得好看,便有心同他玩耍。只是萧侍读此一向人恪守礼仪,他对儿臣总是能躲就躲。”
她接着给自己加上好胜心强的标签:“儿臣自幼被父皇宠惯了,事事都顺心得很。他这样躲着,反倒激得儿臣想要缠着他。现在想想,什么情呀爱呀的要两个人心里相通才好,缠着他这么久,他也不喜欢儿臣,儿臣心里也累了,毕竟已经三年了,儿臣又有几个三年呢?”
她说着,便在脑海里一直想着自己抽到糟心奖品,又想着自己差点被傅柏舟差点掐死的惨状,然后顺利落下几滴泪珠子来。
落在皇帝和宫侍眼中,便是她因为求而不得,而心灰意冷的落泪。
“你个小丫头哭什么哭,不喜欢便罢了,以后啊,父皇保证给你挑个好的。”傅决拿起帕子,擦掉傅卿的眼泪。
傅卿难过的低声道:“儿臣想了这么几天,心里实在愧疚。一来儿臣辜负了父皇的教导和作为公主的矜持,对着一男子死缠烂打,二来,害得萧侍读也被儿臣也牵连,这些都是儿臣之错。 ”
看着如今已不太骄纵锐利的傅卿,傅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道:“哪里是我儿的错?父皇亦有过少年慕艾之事,这些年少时的动心弥足珍贵,谁都无错。只是经此一病,你反倒通透了许多。”
傅卿垂目道:“儿臣只是心累了,便想明白了,情之一字,强求不得,作为公主,应该稳重大气,之前是我跋扈嚣张了,这样的我,果然没有人喜欢。”
这话连一旁的于安听着都有些心疼了,毕竟一向骄纵的公主,因为这事,性子都改了一些,她一定伤心极了。
但傅卿明艳的脸上却是露出一抹牵强的笑意:“不过如今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父皇还是尝尝儿臣带来的莲子粥吧,这莲子清热润肺,还特别好喝。”
果然是经历这场事后,就长大了许多。傅决拿起勺子喝粥,心里却安心了很多。
他这个女儿的骄纵,是他一手宠出来的。但是现在要她改,他又狠不下心,索性只能宠着了,反正对他来说宠着一个公主是无伤大雅的。
只是没想到现在她温顺了许多,这要是在从前,她哪里会这样耐心安静的陪他喝粥,她只会说那么两三句话,提几个要求,就匆匆跑去找萧如诲去了。
傅卿走后,傅决喝完粥在御书房内走了两圈,才淡声道:“这一病,她倒是明白了很多。”
于安笑着答话:“公主殿下聪慧,这事也算个磨练吧。事情一过,她就懂事了。”
傅决点头:“她能意识到自己是公主,这样很好,这样倒省了寡人很多心思。”
原先他这个女儿老缠着萧如诲,他也只是在等她厌烦而已。反正无论如何,她都嫁不了萧如诲。
傅卿是公主,就要承担公主的职责,这是她躲不开的。
傅决眼神沉沉,他看向窗外将落的夕阳,心里终究有些愧疚。
如今北戎越发兵强马壮,他的女儿能做的选择就是和北戎皇室和亲,以缓和两国关系。
而最好的选择,就是嫁给掌握兵权的贺长渊,若是她说的话,贺长渊能听上两句就更好了。
傅决看着落日,压下了心里的愧疚,神色冷漠凉薄。
那贺长渊是最年轻的将军,容貌长得也好,若是他同意和亲,那傅卿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是她的宿命。
至于那个萧如诲,那不过一个是尚书之子罢了,他还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
傅卿出了御书房后,她身后的随侍带着许许多多的皇帝赏下来的珍宝,喜气洋洋地跟在她身后。
傅卿却搓了搓手臂,心里有些不安。虽然皇帝好像真的很喜欢傅卿这个女儿,但是为什么她总是感觉有点古怪呢?
正在走着,萧如诲便从一旁走了过来。
作为男主,他长得是真的好,白皙俊秀的面容,青丝束成发髻只用青玉簪子装饰,这样简简单单的装扮却显得温润如玉,君子端方。
只是这个翩翩君子,一看到傅卿,那好看的眉眼就染上了愠怒。
“殿下留步!”萧如诲拦住傅卿,他并不行礼,只冷声责问,“殿下可还记得你在赏荷宴上所言?”
怎么一个两个都问她这事,难道她记性很差吗?
傅卿淡淡点头:“自然记得。”
“既然殿下记得那日所言,那为何如今又出尔反尔?”萧如诲看着傅卿,眼里有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殿下如今的举动,非但不会让微臣有半分喜欢,微臣心里只感觉厌恶极了!”
他有什么资格厌恶她?傅卿以为自己那天说的话已经够清楚了。
气死了,就算是泥人,被人上来就这样一通乱骂,也有了三分火气。
傅卿也的确生气了:“萧侍读何必一上来就恶语相向?那日本宫已把所有话都摊开说了,本宫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惹到你了,你这些话太过分了!”
她自问什么也没做,凭什么要被这样侮辱?明明话都说清楚了,她也不再打扰男女主了,为什么他还是要依依不饶?
萧如诲看着倒打一耙的傅卿,嘲讽一笑:“以前以为殿下至少性情直率,如今才发现殿下真是虚伪至极!”
他一字一句朝傅卿冷嘲:“殿下,你可真令我恶心!”
你才虚伪!你才恶心!
傅卿从小到大也没被人这样说过,她心里的火起蹭蹭蹭往上冒。
她正要开口,却看到一团白白的东西迅速飞到了萧如诲头上。
“咕咕咕……咕咕咕……”
圆滚滚的白鸽子张口就衔住了萧如诲头上的青玉簪子,簪子落地的瞬间,他一头青丝也自然散开。
代表着和平的暴躁鸽子开始在萧如诲头上一边拉扯着他的头发,一边头顶蹦迪。
“咕咕咕……咕咕咕……”
[疯子!疯子!咕咕咕……臭疯子……]
傅卿:“……”
她好像听懂了,这只暴躁老鸽的鸽言鸽语。
平平突然上线:“亲亲当然能听懂了,你抽到它后,你就是它的主人了,你能听懂它说话,它也会护着你的。”
白胖胖的鸽子把萧如诲头发都扯得乱七八糟的,傅卿甚至听到萧如诲克制不住的痛呼。
萧如诲练过武,等突然被鸽子袭击的无措感过去后,他趁鸽爪一松之时,就开始去抓始作俑者的胖鸽子。
白滚滚的圆球扑棱着翅膀飞来飞去,它最后***一般的啄了一下萧如诲,然后迅速朝天空飞去。
傅卿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看向头发凌乱如蓬草,衣裳也乱做一团的萧如诲,心里觉得又好笑又解气。
萧如诲看不上傅卿,但现在却在她面前如此颜面扫地,浓烈的羞耻心袭来,他面色涨红地看了眼傅卿,就怒气冲冲地往前走。
“萧侍读且慢!”傅卿立即喊了一声。
萧如诲脚步不停,他反而速度更快了。
傅卿冷下了嗓音:“萧侍读!你这样失仪的走出去,不出百里,只怕就会被护卫拦住。若是有心人想要利用一番,只怕明日萧侍读疯了的消息便满皇宫都是,你信不信?!”
萧如诲背影一僵。
他不愿留在原地丢脸,但是傅卿的话却是不假,他这样走出去,不仅丢的是他萧家的脸,若是他再冲撞了哪个贵人,只怕还会惹下祸事。
傅卿心里盘算一番,才漠然道:“前方便是溯月宫的小门,若是萧侍读不嫌弃,你大可以随本宫去梳洗一番,顺便把你我之间的误会一并解决了。”
萧如诲在原地想了想,还是转身朝傅卿行了个礼:“谢公主殿下大度。”
傅卿朝他矜持淡漠的点头,然后看向被事情反转惊呆的雪莹:“你带人去清道,莫让别人经过那里。宫里只留月明,让她先准备一套男装,至于其他人,便让他们回去歇息吧。”
萧如诲听着傅卿如此熨帖细致的安排,心里倒是浮现几分羞愧。
雪莹没有忘记刚刚萧如诲是如何言语羞辱她们公主的,她看这狗男人这么狼狈,心里正拍手称快呢,她压根不想去帮他清道。
傅卿看着磨磨蹭蹭的雪莹,语气严厉:“听话,快去!”
雪莹委屈的瘪瘪嘴,带着一群人去了。
清完道,傅卿先让平平联系鸽子藏好自己,才带着萧如诲进了溯月宫。
从小门进宫,到了厢房,便有人把衣服递给萧如诲。
萧如诲看着傅卿冷淡的面容,还是道了一句谢,才去梳洗换衣。
傅卿在前厅默默喝茶等他。
说实话,她刚刚一点也不想管萧如诲,毕竟他说的话实在气人。但是谁让萧如诲是男主,谁让他以后会成为新皇呢?
她这次不计较也只是为了换得一个人情,若是将来亡国,她希望这个人情能让她顺利出宫。
傅卿捡了一本志怪话本慢吞吞看了三页之后,萧如诲穿着一身青衣走了进来。
青衫俊逸,发丝被一根同色的发带绑住,萧如诲面色恢复了往常的温和儒雅,看上去又是翩翩公子的模样。
但他到底还是有些无措的,毕竟他一向守礼,但是却在自己最讨厌的人面前失礼。
但往常一向高傲跋扈的傅卿,这次却不计前嫌的帮助了他,这样他心里真的很愧疚。
傅卿朝一旁的座位看一眼:“萧侍读,坐。今天我们就把误会全都解开,今天之后我们尘归尘,土归土,你走你的阳光大道,本公主过自己的独木桥。”
萧如诲依然坐下,然后朝傅卿抱拳道:“今日是微臣口不择言了,公主若是要罚,微臣心里不会有半句怨言。”
傅卿垂下眸子,自嘲的笑笑:“本宫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之前本宫仗势欺人,把你逼得太紧了。往事不可追,萧侍读还是说说今日为何如此大动肝火吧?”
日头已近黄昏,雪莹和月明掌完灯后,又悄然退了出去。
暖色的灯火衬着傅卿明艳的脸庞,竟美得有些惊人。
萧如诲很少见到这样温和娴静的傅卿,他微微怔了怔,才道:“原是家母有一个紫玉螭兽璎珞,那璎珞不值什么钱,但对于萧家却有点意义。今日微臣问起家母,家母却言那物不久前被殿下要去了。”
那螭兽的璎珞是要送给萧家儿媳的物件,那物是燕光太后所赐,代代相传,变成了给儿媳之物
傅卿刚刚把那紫玉螭兽璎珞要走,转头却在赏荷宴说萧如诲配不上她,任何人一听那话都不信吧?
所以今日萧如诲知道这事后,才对傅卿如此口不择言。
傅卿听萧如诲这样一说,就想起来原著里果真有这一段。但是笔墨不多,她这段时间又过得太好,所以才把这件事给忽略了过去。
她连忙让雪莹去拿了着璎珞来,当着傅柏舟的面打开匣子:“萧侍读可是说这个螭兽璎珞?”
傅柏舟一看,便直接点头:“没错,就是这个。”
傅卿把匣子阖上,然后推到萧如诲身边:“不瞒萧侍读,此物并非本宫主动要的,而是令堂送给本宫的。”
她笑了笑,言辞间有些尴尬:“那时本宫的确对你有些心思,加上令堂言语亲昵,于是本宫就收了。只是不知,为何她如今却说这璎珞是本宫主动要走的?”
这事也的确是真的,萧母送了这个璎珞给原主后,原主本来想要带出去,但是这个璎珞样式依旧老了,于是她只是好好收了起来。
萧如诲心里有些茫然,他是不愿意相信他母亲会骗他的,可是傅卿如今眼神清澈,言语真诚,一看便知道她没有说假话。
所以这紫玉螭兽璎珞,根本就不是他母亲说的,傅卿主动向她讨要,她碍于公主威势,便不得已给了。
萧如诲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他想到今天自己出言不逊,却被傅卿不计前嫌地带来宫中梳洗换衣。
又想到他偏听母亲的一面之词,就言语侮辱傅卿,心里的愧疚感越发浓了。
傅卿要的就是这种愧疚感,她苦笑道:“萧侍读,我在赏荷宴上所说的确不假,我以前是喜欢过你,但是这都过去了。我说不纠缠,就一定不会纠缠,要是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误会,你不妨一并都说了吧!”
萧如诲耳根发红,他愧疚地跪于傅卿之前:“今日是如诲不分青红皂白,胡言乱语,请公主重罚。”
傅卿疲惫的叹了口气:“不了,这事你也是被蒙蔽了。要是你实在愧疚,不如你答应本宫一个条件吧。”
“敢问公主是什么条件?如诲必定全力做到。”话是这样说,虽然傅卿现在性子也改了好多,但萧如诲还是担心她会提自己做不到的要求。
不料上头传来极轻的淡笑,像是杨柳枝轻轻拂过湖面。
“这条件我暂时没有想到,但是你放心它肯定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傅卿得偿所愿,便笑得眉眼弯弯。
“它既不是杀人放火也不是敛财夺宝,更不是要萧侍读喜欢上我。”
萧如诲忍不住抬头,却只看到傅卿姝丽的笑脸,仿若那日盛开的红菡萏。
“等我想到一定就告诉你,你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的。”
萧如诲垂目,恭声说:“微臣等着您提这个条件。”
傅卿欢愉的笑了起来,她成功要到男主的承诺了。等将来时机一成熟,她就出宫。

小编推荐

暴君之妹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