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眼(冯景觅岑旭)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心眼(冯景觅岑旭)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抖音完结甜宠——主角是冯景觅岑旭的小说小心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非木非石所著作。冯景觅是在那晚私人会所结束后的几天接到HR的电话,通知她下周一开始上班。 她差点都以为岑远改变主意,有了更好对付岑旭的方法。

小说介绍

抖音完结甜宠——主角是冯景觅岑旭的小说小心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非木非石所著作。冯景觅是在那晚私人会所结束后的几天接到HR的电话,通知她下周一开始上班。她差点都以为岑远改变主意,有了更好对付岑旭的方法。

冯景觅岑旭小说简介

冯景觅和岑旭交往六年,可岑旭坚持不婚,愤怒之下冯景觅决定分手并远走美国,岂料没走多久就传来岑旭订婚的消息,冯景觅:???

小心眼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三三两两的行人从身边绕行,有说有笑,擦肩而过。
冯景觅握住打湿衣服后有些冷的肩膀,站到茶楼屋檐下,盯着被雨滴一下一下砸的水花四溅的小水汪发呆。
缥缈的湿气不断地扑面而来。
就在手指冻得僵硬失去知觉,丝丝寒意顺着脊椎骨爬遍全身,一辆黑色保时捷撕开雨幕,轮胎摩擦着青色油漆路,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私家车停到路边。
她下意识往车牌上扫了一眼,心口就像被拧了一下,痛痛的,又酸酸涩涩的。
车门打开,一只黑色的,干净到锃亮的皮鞋出现。
晶莹的雨珠很快打湿鞋面。
冯景觅回过神,视线顺着裤腿,游走到他***的喉结。
单方面来说,这久别重逢的场面有些突然,似乎又有些落魄。
冯景觅当然没想惊动岑旭前来接驾。
很长一段时间,明面上,两人一直都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没有哪个企业的老板对待已经离职的下属,会这么仁慈。
更何况私下里,至少在冯景觅认知里,两人还有一层对外隐瞒的,不为人知的恋情。
岑旭走近,身上有从饭局上匆忙离开,夹带的淡淡香烟味。
这味道又陌生又熟悉,让人微微悸动,勾起她某些,床/上或是床下的记忆。
眼前瞬间起雾,男人的轮廓变朦胧。
冯景觅偏开头,自己一定是魔怔了。
岑旭因为保兰地产的项目到临市出差,临市到这边,少说两个小时路程,冯景觅打电话的时候是下午三点。
本市最近举行南岭峰会,这段时间,为了安全起见严格控制人员出入,冯景觅本想回国先到这边祭拜一下母亲,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被偷了皮包。
一切能想到的交通方式都拒绝她上车,人走不了,酒店也住不上,才有这么落魄的一幕。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东西都丢了,迫不得已才给你打电话,不想惊动媒体就没报警。”
岑旭抿唇沉默,一直到助理接过香槟色行李箱,装进后备箱,冯景觅举着黑伞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都上车,他才不咸不淡笑了一句:“是不应该报警。”
说完,眼睑垂下,“毕竟,在国外跟一线男演员暧m不清,这个时候,确实很容易被大肆宣扬。”
她微微惊讶,没想到他消息这么灵通,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没有关注娱乐新闻的习惯。
如果只是朋友关系,冯景觅会觉得他这句话是真的在关心。
望着车窗玻璃,雨珠不断滑下,这会儿的雨比刚才更急促。
噼里啪啦砸着车顶,叫人心烦意乱。
“绯闻而已。不过岑总是不是好事将近,什么时候喝喜酒?”
两人视线很巧的对上。
岑旭的眉梢,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冯景觅其实还挺期待他解释两句,可惜他接下来没说话。
冯景觅垂下眼,故意说:“那个墨尔本的男明星,私下里倒还真比荧幕上更迷人,怪不得被人物杂志评价为全球最***的男人。”
岑旭收回视线,低头嗤笑,不知是觉得她说话好笑,还是被气笑。
声音依旧不温不火,善意提醒着:“女人的话果然不能信。我记得你以前也说我是全世界最***的男人,***这个词,在你这儿,似乎有点廉价。”
“还是说你词汇贫乏,夸人就只会这么夸?”
他说话的同时睨过来。
冯景觅望着男人似笑非笑,还有丝丝嘲弄的眼睛。
脑海突然闪现一个月前,报纸上他跟李若青如影随形的画面。
李若青是冯景觅的表姐,从念书那会儿,不管是成绩、样貌还是身高,都是人群中的佼佼者。小时候太多人拿自己跟李若青比较,冯景觅一直活在阴影之中。
不过她现在没那么幼稚,也没那么自卑容易被影响,可毕竟从小在舅妈白眼下长大,冯景觅和李若青关系很一般,直到现在,都维持着不痛不痒,面和心不和的状态。
所以这一点让冯景觅特别恨,天下的女人是不是都死绝了,以至于,岑旭在她辞职出国没多久,就让表姐顶替了她原来的职位。
她曾经自恋的认为岑旭没有她做秘书,生活工作一定乱成一锅粥,岑旭却用事实证明她没那么重要。
且还证明,她走了,只要他勾勾手指,还可以轻而易举把姐姐握在股掌之中。
其实,李若青那么聪明,冯景觅也不相信她不知道自己和岑旭之间的,那点不可告人的秘密。
尤其是那些长辈们不知道的夜不归宿的夜晚。
不过李若青一向喜欢抢走冯景觅喜欢的在意的,再剥开冯景觅的伤疤,上面撒一把盐。
想到这,她的脸色冷了,垂头看着指甲。
语气淡淡:“只可远观的当然是男神,那些***被亵/玩过的,都成了男人。”
岑旭沉吟了一会儿,暧m不清的说:“哦。原来我是被亵/玩过的。”
明明是漫不经心的轻嘲,亵/玩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却让人浮想联翩。
不知怎么,冯景觅还听出他语气里,不易察觉的生气。
霓虹灯闪烁,微微刺眼。
冯景觅不敢自恋,故意扫兴内涵他:“你没看过《天使之城》?尼古拉斯凯奇主演,赛斯还是天使的时候,刚出场惊艳到我,后来放弃天使身份坠入凡间,没有了超能力又跟女人滚了床单,我的注意力情不自禁就跑到尼古拉斯凯奇头顶越来越靠后的发际线。”
到这儿,看过来,话锋一转,“岑总倒是不用担心发际线的问题。”
岑旭笑笑:“借你吉言。”
一直默默开车的助理孙省得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知是夜幕比刚才更黑,还是车厢内光线暗淡,隐隐感觉气氛不如刚才。
之后的一段路,岑旭唇线绷的很紧,在车子走到下一个路口,孙省得询问去哪的时候,才报了一个高档酒店的名字。
***
南岭市的春天,乍暖还寒,是个常常飘雨的季节。
连续几天湿湿冷冷,林荫不见阳光的地方长着青苔。
冯景觅很小的时候就被李家带到峄市,所以在这边没有远亲更没有近邻,倒是有处老宅子一直闲置,可惜前几年冯家争家产,冯景觅过于懈怠,什么也没继承到。
所以她除了跟着岑旭去酒店下榻,也没什么好值得挣扎。
严格来说,自从外祖父去世后,冯景觅在李家举步维艰、小心翼翼,早就习惯了不去挣扎。
孙省得提着行李箱,前台开了两间套房,冯景觅这才明白岑旭今晚没有回临市的打算。
酒店客房服务人员前面开道,两人一前一后,不远不近,保持两三步的距离。
眼下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岑旭沉默,冯景觅也没有方才的伶牙俐齿。
冯景觅跟着上电梯,视线盯着岑旭的裤缝,又从裤缝游弋到西装笔挺的肩头,凝视着,被雨水打湿,几个衣料变深色的地方。
她幽幽舒了口气,一转眼,不小心瞄到电梯间反光的金属面。
透过倒映,对上岑旭墨黑的,有些深邃的打量。
下一秒,他转开眼,声音低沉,问了服务员关于早餐安排的几个问题。
冯景觅眨眨眼,半出神半认真的听两人一问一答。
一直走到套房门口,岑旭回身,从孙省得手中接走冯景觅的行李箱,推门进房。
冯景觅简单参观完套房,已经不见孙省得人影,房间只余下她和岑旭。
她不禁想,岑旭比以前抠门了,以前跟着他出差,他住什么规格随行人员就被安排什么规格,这次只开了两间套房,不晓得孙省得是连夜回去,还是在附近找廉价酒店住。
岑旭不知她在想什么,清清嗓子,坐到外间客厅的皮质沙发上。
低下头并未看她,兀自把领结从脖子上抽下来。
冯景觅左看看右看看,一句“天晚了,你是不是该回房间休息”刚到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搁在桌子上的手机便开始震动。
嗡嗡嗡的声音让人耳膜不适。
岑旭起身,拿了手机到露天的阳台接听。
一路上,冯景觅身上衣服湿透又暖干,眼下皱皱巴巴,全黏身上。
听他刚才接电话时开头说的那两句,应该是公司有事。按照以往习惯,公事不知道得讲多久。
想着他是正人君子不会趁人之危,况且前任男女,相互的吸引力实在贫瘠的可怜。
于是转身去浴室洗热水澡。
冯景觅裹着浴巾出来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情。
岑旭还未离开,双腿交叠在一处,合了眼靠着沙发背假寐,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疲倦。
听见浴室门口的脚步声,缓缓睁开眼。
那直白的,满含深意的暗示,让冯景觅的心脏小小的紧缩了一下。
想装单纯也来不及。
原来孙省得早就参透老板的意思,所以才故意开了两间房,而不是三间。
冯景觅不禁感慨——
孙省得的名字还真有意思,可以念“sheng”也可以念“xing”,还是家里长辈了解他,叫他省(xing)得。
就他这觉悟,可不什么都“省得”嘛。

小心眼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他提出这一点,冯景觅还真好好想了想,答案竟然是舍得,而且她认为就算在她的帮助下岑旭失去总裁职位,被赶出岑氏集团,也难解她心头之恨。
当然她跟岑旭其实也没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左右就是当初在你情我愿的前提下,一场荒唐的地下情。
这段地下情还是建立在SEX基础上。
她思来想去,发现自己真是个小心眼。
不爱我,那我就搞死你。
大概没有比她更恶毒的女人。
她向岑远立下军令状:【舍得舍不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就怕你小叔下场太惨,你会舍不得。】
岑远回了六个“哈哈哈”。
应承了岑远的工作,冯景觅突然觉得人生有了奋斗的目标。
她约林文到琳琅大厦大肆消费。
林文看到她受了***一样花钱不眨眼的态度,忍不住提醒:“日子不过了?还是得绝症了?”
冯景觅扭头冲她笑了笑,拎起一身咖啡色的职业装,走到试衣间穿上,再出来换了一种风格,知性,大方,仿佛在模仿李若青的穿衣风格。
看见自己好像看见李若青二号,冯景觅不喜欢,而且这种调调,不适合她。
盯着穿衣镜摇摇头,回答林文方才的问题:“哎,问你个事。”
“问。”林文抱着胳膊,完全陪她购物,注意力根本不在新款的衣服上。
冯景觅说:“你有没有觉得,感情不顺容易激起人的购买欲?”
“没觉得,我觉得感情不顺就买东西,实在是人格缺陷。”
冯景觅白她一眼,低头整理着衣服,轻飘飘说:“首先你得有感情。”
这话说完林文差点气得甩膀子就走人。
林文以前向来不缺男人,可惜就可惜在如花似玉的大好青春年华,被爱情冲昏头脑,果断的步入了爱情的坟墓,这段婚姻于她而言,开始的节奏很快,离婚的节奏更快。
自从这次离婚以后,林文已经空窗两年。
还曾经在某个社交平台的广场上发表了一段特别矫情的文字——
【认识老公的时候他创业,一月只有750块,我们跟别人***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有段时间***到期,租的新房子住不***,我们每天晚上十二点前到处找临时的地方住。
那个时候我很累,问他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有自己的房子,才可以在某个城市落脚。
他说他以后会对我很好,他说某天有了孩子,会告诉他妈妈为了和他在一起付出很多。
现在我儿子三个月,我们商量好去民政局离婚。】
就是这么一段文字,竟然大火,获得几千个点赞评论,除了评论之外,还有十几个离异男士主动私信她。
有些是真的关怀,更多的是想在她孤单无助的时候趁虚而入,泡她。
冯景觅看完差点被感动哭,问她:“你三个月的儿子在哪?我怎么没听说你怀孕,你就生了?”
林文一本正经的对她说:“如果我不加最后一句话,能做到煽情的目的吗?这就叫做文字表述的技巧,一定要捏住人心,有重点才行。”
当然除了最后一句话,林文的所有遭遇都是真的。
所以冯景觅还真不小心在林文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逛完商场,为了表示歉意,冯景觅提出带林文去吃淮扬口味的芙蓉鸡片。
而且去京郊画廊附近的那个中式餐厅。
林文摇头叹息:“也不知道你对芙蓉鸡片为什么那么情有独钟。”
冯景觅笑而不语。
冯景觅对母亲的印象很少,少的可怜,不过在她很小的时候,隐约记得每周三母亲会提前下班,花时间做最拿手的菜,也就是芙蓉鸡片。
所以冯景觅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吃了淮扬口味的芙蓉鸡片,就会想起母亲。
说来也很巧,母亲的生日跟舅妈是同一天,以前在李家,每年舅妈生日还会有人想起母亲,偶尔提一句,思念她,后来舅妈年过五十,大概觉得人生过了大半,不喜欢把生死挂在嘴上,尤其是生辰的时候,提故去的人,成了李家的忌讳。
冯景觅也已经有两年没有好好去南岭,到母亲坟前给她过生辰。
因为李老爷子提点过她,告诉她,只要还在李家一天,就不能把关系搞的太僵硬,逢年过节、家庭聚餐,不管如何不感兴趣,都要参与。
且要很积极的,一次不落的参与。
她被迫无奈,也只有勉强自己。
***
赵秀雅过生辰,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李家毕竟在峄市有一定的威望,于公于私,都不会放过这一次名正言顺邀请各界领导相互认识、相互拉拢的机会。
李若青提前几天就在水之歌酒店订了场地,一场中老年人的生日聚会,办的就像酒会一样洋气。
冯景觅作为本家的外姓姑娘,在派对上无足轻重,是个搁在哪都不起眼的小角色。
不过她当初给岑旭做秘书的时候,也风光过两年,可惜现在岑旭的秘书成了李若青。
岑旭在宴会举行的前两分钟出现,穿了一深蓝色打底,深灰色格纹的西装。
李若青起初说是家宴,岑旭信了,不过昨天收到请帖,隐约觉得过于正式过于隆重,看到请帖上的地址,瞬间明白一二。
这样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生辰宴,岑旭一年参加不了十次也得有七八次,实在不值得惊讶。
冯景觅穿着外观与五枚缎相似,密度高于五枚缎的沙丁布料的深色裙子,亮度颇高,缎面光泽。
中规中矩,很上台面。
岑旭从她身边走过,视线情不自禁逗留两秒。
看向她露在衣料之外,修长白皙的脖颈。
他转开眼,视线一瞬不瞬的看着大厅里身份尊贵,穿着各色的业界人士。
“我听岑远说,你明天去他部门报道?”
冯景觅愣了一下,很快恢复淡定,“岑经理嘴这么快。”
岑旭笑了笑,“要不,我高薪聘请你回来继续做我秘书?”
冯景觅猜不出他有多少诚意,低下头,往他端着酒杯的指尖打量。
“可以啊,那你先让李若青滚蛋。”
冯景觅不想听他维护李若青,所以没有给他表达的机会,很妩媚的笑了一下,“开个玩笑,岑总别当真。”
她说完提起***就走。
到了走廊拐角,想也没想闷头就走开。
岑旭沉默三秒,放下酒杯跟上。
两人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一前一后走出宴会大厅。
走廊是T型的,冯景觅对这边的设计也不熟悉,她在前面走,能感觉到后方岑旭清晰的脚步声,走着走着,竟然走到死胡同。
光线暗淡,勉强能看清对方的轮廓。此时两人已经距离宴会厅有很长一段距离,他跟着她出来,在外人看来,反而是冯景觅有勾引他的嫌疑。
岑旭没有停下脚的意思,依旧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冯景觅看着黑暗中的他,忽然想起他前几天说的话。
他说别让我下次遇见你。
一直以来,岑旭都是个说话算话,掷地有声的人。
岑旭是个发起火来,很不留情面的人。
冯景觅就记得,某次她坐岑旭的车子,手机不小心掉进副驾驶座位下面,捡起来之后岑旭没动怒,只丢过来几张湿巾,让她先擦手,再擦手机,冯景觅当时倔脾气上来,非不擦。
岑旭只好把车子停到路边,带上一次性手套,面无表情的拉过她的手,帮她擦干净。
很不巧的是那天流年不利,岑旭刚擦完手机递给她,启动车子没走两步路,一拐弯,手机再一次从她腿上滑下去,掉副驾驶座位下面。
这次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
岑旭洁癖症发作,当即转给她一万块,并且让她赶紧下车。
事后两人发生口角,车子停在路边的无人区,岑旭第一次毫无预兆的吻了她。
吻技超级好,两人之间突飞猛进,差点在车里全垒打。
冯景觅回过神儿,今晚的岑旭也有点反常。
她一步一步往后退,推到后背紧贴冰冷的墙壁,窗外一阵接着一阵的冷风吹佛着她的发梢。
声音微颤。
“什么事?”
岑旭:“没事。”
说着没事,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咫尺。
冯景觅踮起脚尖,试图躲避。
岑旭说:“有件事我需要说明白。”
“……什么事?”
“你前几天说的利益交换、各取所需我需要纠正一下。”
他毫不客气的问:“在南岭市的酒店那晚,两次,你***不***?”
“啊?”
冯景觅被问愣住。
岑旭看看她,“你的反应告诉我,你很满意。”
“还,还行吧。”冯景觅委婉道。
“让你***了,还给你钱,你觉得这种便宜事,存在?”
冯景觅:“……”

小编推荐

小心眼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