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宫陌尘苏锦)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宫陌尘苏锦)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宫陌尘苏锦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宫陌尘苏锦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谢昭思还要说什么,却被苏锦抢先开口,“你以后会懂的,在他们眼里,人命如草芥,何等的卑贱。”

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全文阅读

苏锦对他眨眨眼,“刚才为了救我,你不是也差点没命了吗?”
谢昭思还要说什么,却被苏锦抢先开口,“你以后会懂的,在他们眼里,人命如草芥,何等的卑贱。”
他们指的自然是摄政王跟他的妻妾。谢昭思低下头,默不作声。
他虽然到这个世界没几日,但他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只要有权有势,便可以没有任何限制。
1
苏锦四肢无力,还光着脚,刚才他的鞋子已经被某个人踢进了池塘里,现在靠自己回去也不太现实,扭过头,笑嘻嘻的对着谢昭思说道,“小兄弟,好人做到底,你送我回去呗?”
谢昭思看着苏锦眼睛眯成一条缝,温软无害的样子,只觉得心里柔软一片,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了,想起刚才,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你是王爷的夫人吧?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不招人喜欢呢?”
苏锦示意他弯下腰,自己跳到他的背上,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不是他的夫人,我就是个妾,妾不过就是比小厮的身份高一点而已,府中那么多的美人,对我厌倦也实属正常。”
苏锦在他背上,指导着他方向,谢昭思依旧说个不停,苏锦也耐着性子一件一件的回答,苏锦已经不记得多久没跟人说过这么多的话了,没有顾及,没有遮掩,他长时间不提及自己,都快忘记了,他曾经是那么的耀眼啊。
丞相府的三少爷,容貌虽然称不上是倾国倾城,但也绝对是赏心悦目的美人,虽是庶出,但也争气,上到孙子兵法,下到琴棋书画,吟诗作赋,他样样精通,当年京城里多少人对他仰慕,而他却看都不看一眼,他拼了命努力只为了那一人。
任谁都不会想到,那个骄阳似火的他,竟然会心甘情愿的给风流成性的摄政王为妾,而当年的一身傲骨,也被磨得只剩下了卑微,谁不笑话?
6
摄政王如今只手遮天,他乃是当今圣上的皇叔,先帝的亲弟弟,当年先帝仙逝前曾下旨,封他为摄政王,辅佐储君稳固江山社稷。
新帝登基时年纪还小,无法服众,于是摄政王垂帘听政十几年,又是征战沙场,又是治理国家,才有如今这太平盛世,凤麟国才能国泰民安,如今他虽说是摄政王却已经在皇上之上,说皇上就是他的牵线傀儡都不为过,却无人敢说半句他的不是。
4
谢昭思听苏锦说着,眼中几乎放光。
他好像认识了不得了的人啊……
1
不知不觉就到了苏锦居住的地方,这是苏锦第一次觉得他的住处竟然这么近,意犹未尽的从谢昭思的身上爬下来。
苏锦刚要道别,谢昭思突然伸出手,用微凉的手背贴在他的额头上,认真的说道,“你好像发烧了。
他早就料到了,苏锦笑了笑道,“无碍,应该过了会就好了。”
“那怎么行,你等着,我去给你抓药。”说完谢昭思不等苏锦回话就直接风风火火的跑了。
苏锦在后面看着他的身影出神。
真有趣,他这是交到朋友了吗?
忽然身后一冷,一只冰冷的手附上了他的后颈,如同毒蛇缠绕在他身上,吐着蛇信子一般,阴冷低沉的开口,“苏氏,这么快就受不住***找情郎了?”

王妃他总想谋杀亲夫免费阅读

这熟悉的声音,苏锦就算死都不会忘,“王爷误会了,妾身身体不适,所以才劳烦了侍卫带我回来。”
摄政王冷哼一声,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苏锦这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感觉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一样,毫无报复的快感。
5
冷风吹过,苏锦的身子一冷,不禁颤了颤,这摄政王才仔细打量他,他还光着脚,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头发也湿哒哒的,贴在脸上,他冻得浑身发抖,面色有些苍白。
摄政王有些嘲弄的开口,“这跟个望夫石似的,站在院子门口等人家啊?都不请本王进屋里坐坐吗?”
苏锦微微弯腰,毕恭毕敬的做了个手势,“是妾身的疏忽,王爷请。”
摄政王看了看这院子,眼中明显带着嫌弃,但是话已出口,不能收回,只好往前走。
苏锦的住处比府上的柴房还要破一点,虽破旧,但是胜在干净,屋内也没有过多的摆设,和寻常百姓居住的差不多。
其他妾室的吃穿用度,不知比苏锦好多少倍。
摄政王看着那张太师椅,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苏锦看出他的犹豫,“这屋子妾身每天都会仔细收拾,绝对干净,王爷请放心。”
这是摄政王第一次来他的住处,苏锦已经入府有半年之久,但从未有过夫妻之实。
2
刻意被安排到最差的院子,用的都是捡别人剩下的,就连饭菜也是跟下人一样的,而且端过来的时候从来都是凉透的,有时还是馊的,时不时还无缘无故的被王爷叫过去在前厅罚跪,给旁人笑话,苏锦从来都毫无怨言。
苏锦在屏风后换上干净的衣衫,用内力烘干了头发,没有了刚刚的那般狼狈模样,他走到摄政王的对面坐下,皮笑肉不笑的问道,“王爷可还记得您当年救妾身出火场时,房梁掉下来,您把妾身护在怀里,用手臂将其挡下,结果被烫伤,可有留下疤痕?妾身前几日得来药膏,据说治疗这种伤疤,很是有效。”
摄政王心一颤,面无表情的说道“本王的伤疤已经好了,无需你的药膏。”
1
苏锦闻言,凤眸微眯,“妾身弄混了,当年房梁掉下来,砸到的是妾身,怎么妾身糊涂,王爷也跟着糊涂呢?”
“你在怀疑本王?”
“妾身不敢,只是一时想起而已。”
摄政王见苏锦仍是一副不喜不悲的模样,嘴角的笑是那么虚伪,莫名的有些烦躁,“若当年的人不是本王呢?”
1
苏锦一下子收起了那柔情似水的样子,似乎变了个人模样,骤然间杀气迸发,眸中的尽是狠戾,如同是在对仇人一般。
“王爷最好祈祷是你,我的尊严可以让我的救命恩人随意践踏,但是绝不可能让一个陌生人戏弄,宫陌尘,如若发现你骗了我,我所承受的一切,必定数倍奉还!”
2
“放肆!竟然直呼本王名讳!”摄政王一拍扶手,怒喝道。
他何时见过这样的苏锦?
宫陌尘……多久没人叫过他的名字了,久到……他都觉得陌生。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
谢昭思端着汤药呆在门口。
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怎么一股硝烟弥漫的味道……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