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想离个婚(叶绯)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就想离个婚(叶绯)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叶绯小说我就想离个婚,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就想离个婚全文免费阅读。茶几上,叶绯甩出一份离婚协议,美滋滋地掰着指头数——“最近有个小鲜肉,***翘腰窝深,一看就持久。”

小说介绍

叶绯小说我就想离个婚,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就想离个婚全文免费阅读。茶几上,叶绯甩出一份离婚协议,美滋滋地掰着指头数——“最近有个小鲜肉,***翘腰窝深,一看就持久。”“还有一个鼻梁挺手指长,一定会玩花样。”“哪个比较好呢?”

叶绯小说简介

重生前,叶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眼里只有工作。
重生后,叶绯决定放飞自我。
去***工作!去***合约婚姻!
他再也不要过这种无1无靠,四海飘0的日子了!
离婚,必须离婚!

我就想离个婚全文阅读

话音落下,屋子里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叶父抬手将茶杯往这边一掷,声色俱厉:“你在说什么混账话!”
紫砂茶杯落到叶绯脚边,碎得四分五裂,杯子里残留的热茶溅到他脚踝上,并没有很烫,却有一种灼热的火烧感。
他站起来,摊开双手:“那就没办法了。”
“我看你就是没事找事!”叶父指着叶绯,蛮横道:“我告诉你,今天你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
叶绯嗤笑,想要说什么,却被叶耀打断。
“叶绯,你说过最疼我,”叶耀像是受了莫大屈辱一般,梗着脖子瞪着他,“你就是这么疼的吗?”
叶绯冷冷地看着叶耀,母亲去世的时候他两岁,叶耀只比他***岁,兄弟俩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
二十年,就是养只动物也该养熟了,可叶耀呢?
叶绯对他的掏心掏肺,换来的却是病床前的幸灾乐祸和恶毒诅咒。在此之前,叶绯从不知道他这个表面上千好万好的弟弟,实际上心里对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恨意。
这么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哪来的脸跟他提疼爱?
叶绯说:“你配么?”
他长着一双形状漂亮的桃花眼,睫毛浓密纤长,笑时风流含情,冷起来却自有一股逼人的锋利感。此时只淡淡地瞥叶耀一眼,就让他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叶耀恼羞成怒:“你他妈是不是有病?爱特么帮不帮,以为谁……”
“阿耀!”叶父及时喝止了他。
叶耀张了张嘴,在叶父警告的眼神下,到底还是不甘心地闭上了。
“你究竟有什么不满?”叶父压着火,沉声道,“别忘了,公司也有你的一份,帮阿耀也是在帮你自己!”
叶绯掏出手机浏览近期的新闻,吊儿郎当道:“我稀罕?”
鼎源能活到现在全靠他在撑,只要他想,别说一个鼎源,就是十个鼎源都不在话下,又怎么会觊觎那么点东西。
“你!”叶父被他顶得肺疼,胸口一滞,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爸,你没事吧?”叶耀立刻上前递水拍背,做足了好儿子的姿态,才转向叶绯,“你看看你,把爸气成什么样了!”
“叶耀,”叶绯往前走了一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呢。”
“你他妈才不要脸!”叶耀性格本就冲动,被这句话激得大脑轰鸣,想也不想就握着拳头冲了上来。
叶绯后退一步,侧身避开他的动作,抬腿狠狠就是一脚。
叶耀没想到向来对他有求必应的大哥,会真的跟他动手,毫无防备之下膝盖一软,重重摔在了玻璃茶几上。
清脆的喀嚓声后,茶几面以叶耀的重心为圆点,寸寸向外碎裂开来。
尖锐的玻璃碎片扎进皮肉,鲜红的血瞬间涌了出来,叶耀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客厅。
“阿耀!”叶父傻了几秒,反应过来后也不咳嗽了,赶紧跑过去拉叶耀。
能使上力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妙,叶绯心情大好,没忍住在叶耀身上又补了一脚。
刚刚被叶父拉起了上半身的叶耀一个踉跄,再次倒在了玻璃渣里,嚎得越发凄厉了。
“叶绯!你疯了吗?对你弟弟下这么重的手!”叶父看着叶耀鲜血淋漓的模样,心疼得直抽抽。若不是腾不开手,只怕立刻就会从叶绯身上找补回来。
“确实,”叶绯赞同地点头,遗憾道,“我怎么就没早点动手呢。”
叶父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口,差点没晕过去。
叶绯点开相机,凑过去对着满身狼狈的叶耀拍了几张照片。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会儿,还顺手加了个滤镜,这才在叶父的怒骂狂叫声中走出了门。
门外,鸟鸣阵阵,轻柔的夏风送来恬淡的花香。叶绯深深吸了一口气,摊开手掌接住一小串落下的丁香花,眼眶微湿,唇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真好,他又回来了。
只是,他的好心情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当路过一辆越野,不经意瞄到车窗上映出的影像后,叶绯的脸僵住了。
上辈子,他大学刚毕业就接手了鼎源。为了不让人看轻,每每都特意往成熟了打扮。
刻板的黑西装就算了,叶绯摘下鼻梁上的平光镜,直接扔进了垃圾桶,这个连程序员都看不上的土味眼镜是怎么回事啊?!
叶绯摸了把被发胶固定住的头发,本来还打算回家好好整理一下思绪,这会儿立刻改了主意,打车直奔造型工作室而去。
重活一次,他再不会压抑自己。仅有的两年生命,他要随心所欲、潇潇洒洒地度过。
叶绯去的工作室在圈子里非常有名,走高端路线,非会员不接待。上辈子他一直都想体验一下,结果却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搁置了,会员卡开了好几年还是零消费,没想到倒是给这辈子行了方便。
核实身份后,造型师给他调了杯酒精含量很低的鸡尾酒端上来,问他:“您想做什么样的发型?”
叶绯单手拿着酒杯,仔细端详着镜中的形象,要求道:“不要太长,不烫,最重要的是……”他眯了眯眼睛,“要帅。”
造型师噗嗤一声笑了:“放心啦,长成你这样,怎么弄都好看。”
叶绯挑眉,喝了口酒:“谢谢,你也好看。”
他身上有股漫不经心的劲儿,低眉浅笑时尤其迷人。造型师脸一红,清了清嗓稳住心神,拿起pad对着叶绯拍了一张正脸照。
“那我先用你的照片做个模拟图,”他把照片载入一个小程序里,跟叶绯解释,“如果你觉得可以,等下我就按照图来剪。如果不满意,那我再重新做。”
叶绯痛快地点头:“行。”
造型师闻言松了一口气,感叹道:“就喜欢你这样干脆的客户。”
“这话说的,”叶绯懒洋洋地靠着椅背,跟他闲聊,“剪个头发而已,能有什么纠结的。”
造型师吐槽:“纠结的可多了,***们这一行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
“你还别不信,”看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造型师找了个例子,“不说远了,就在你之前进店的那位,拒不配合,说什么也不肯做造型,特别难搞。”
还有这种奇葩?
叶绯哑然:“那他来干嘛?”
提起这个,造型师也觉得有些搞笑。手指一边在pad上点点画画,一边道:“被他朋友诓来的。”
造型师唏嘘:“我本来还想跟他朋友一起劝几句,结果被瞥了一眼后愣是没敢上前,那气场强的。”
“真假?”叶绯挺意外,又有点好奇,“谁啊,明星?”
“不是,好像是什么公司的总裁?”造型师也只是模糊地听了一耳朵,并不太确定,“不过长得是真帅,比明星还亮眼。”
叶绯来了兴趣,把酒杯放到桌上:“人已经走了?”
“没呢,在包厢里,他朋友还跟他沟通,”说话间,造型师已经把模拟图做好了,他举起Pad问叶绯,“你看这个怎么样?”
口碑好果然有两把刷子。
叶绯看着模拟图像,挺满意:“可以。”
“那就这么定了,我带你去包厢。”
照顾到客户的***,这家工作室的大厅只用来接待和沟通,造型美容等一系列项目都在单独的包厢里进行。
造型师带叶绯上了二楼,刚穿过一个小型室内园景区,就听见前面隐隐约约有声音传过来。
“就在这,”造型师指着前斜方一个半开的包厢,附在叶绯耳边小声道,“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个人。”
越走近,说话声就越清晰。
“马上就是互联网大会,你就弄个时髦的发型,用脸为咱们的新游戏吸引一下流量怎么了?”说话的男声中满是抓狂,“别人家的ceo还去直播卖货呢!”
不知道为什么,叶绯总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他放慢脚步,转头朝包厢里看去。
视线里首先出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亮着,一双修长的手正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发出清脆的咔哒声。
非常商务的一幕,和放满了美发用品的包厢格格不入。
叶绯稍稍往前挪了挪,被门框遮挡的视野一点点开阔起来。
那是个年轻男人,穿着一身挺括的深蓝色西装,桌下两条长腿自然分开,不翘不抬。背脊挺得笔直,坐姿端正好看。
视线继续上移,一张英俊而熟悉的脸毫无防备地撞入眼里。
叶绯:“……”
叶绯扶额,万万没想到造型师口中那个难搞的客人会是晏枭,他契约结婚的对象,法律上的另一半。
“哥!枭哥!爸爸!”程明浩几乎要跪下去抱他大腿了,“就这一次!我保证!来都来了,就做个头发再走吧。”
晏枭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脑屏幕,继续发邮件。
“但凡我能代劳,肯定不用你,”程明浩恳求不成立刻换了策略,开始疯狂给晏枭戴高帽,“这不是没你长得帅,也没有千万粉丝么。多好的免费广-告机会,不抓住不是中国人啊枭哥!”
“程明浩。”晏枭合上笔记本,抬眸。
“哎哎哎!”程明浩心里一喜,这是答应了?苍天保佑!这块铁疙瘩总算是让他说动了!
“你话太多。”晏枭将电脑装进包里。
程明浩:“……”
程明浩飞扬的心情瞬间落了下去,在心里疯狂骂街。
妈的,长了一张好脸却不知道珍惜的人,都应该拖出去打死!!
“枭哥……”他还想要再挣扎一下。
晏枭却已经没了耐心,拎着电脑包站起来准备离开。一转身,就对上了叶绯那双含笑的眼睛。
晏枭迈开的步子瞬间定在了原地。
“嗨,”叶绯大大方方地走进来,打了个招呼,“要走了?”
“是啊,”程明浩认识叶绯,一脸怨气地接了话,“绯哥你也来了啊,好巧,不过我们……”
“不走。”晏枭忽然迅速打断了他的话。
程明浩疑惑:“不是,不走……”
晏枭没让他继续说,飞快地接着道:“我接受你基于公司发展的提议。”
程明浩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傻乎乎地张着嘴:“啊?”
晏枭:“我做头发。”
苦劝一小时未果的程明浩:“???”
造型师:“???”

我就想离个婚免费阅读

程明浩顶着满头问号,一言难尽地看着晏枭,试图从那张冷脸上分析出他的真实想法。
被看的晏枭却没有替他解惑的打算,从容地收回脚,将电脑包重新放到桌子上,端端正正地坐了回去。
叶绯挑眉,侧眸看向还处于震惊中的造型师,给了他一个“人家这不挺正常”的眼神。
造型师:“……”
不是,他真没造谣!
明明刚刚在楼下,他们好说歹说这人都不配合的,怎么这会儿忽然就改了口?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挺好的,”叶绯轻笑着调侃道,“这下你的老婆粉们要激动了。”
晏枭五官硬朗、轮廓深邃,是那种极其英俊的长相。在创业初期偶然被媒体拍到,便引来无数追捧和赞誉。哪怕迄今为止已经过去了八年,各大论坛盘点最帅路人照时,里面也一定会有他的那张偷拍。
只不过他行事低调,接受过的采访寥寥无几,除非必要,从不出现在镜头前,让一众颜粉遗憾不已。
叶绯的眼神落在晏枭身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
因为工作性质,这些年来,他见过的明星不知凡几,却没有一个比得上眼前这人。
可惜了,两人之间只是一场合作,与其说是夫夫,不如说是商业伙伴。当初叶绯需要大量的资金来解决鼎源的困境,而晏枭则需要一段事实婚姻来应付无处不在的催婚。
两人一拍即合,谈好契约条款后,当即便去领了结婚证。
谁能想到呢,叶绯唏嘘,曾经那个清心寡欲、一心发展事业的自己,有一天不爱晏枭的钱了,转而开始馋他的身子……
叶绯清了清嗓,将脑子里的黄色废料赶出去。想归想,他并没有和晏枭进一步发展的打算。生命只剩下两年,他还是别祸害人家了,更何况晏枭对他也没兴趣。
“可不是,”程明浩虽然仍没明白晏枭为什么突然答应了,但目的达到了就好,走过来跟叶绯吐槽,“你不知道他那些老婆粉有多疯狂,我们官博消息多的运营小妹每次登陆都要卡半天。”
“可以啊晏总,”叶绯轻笑,冲镜子里的晏枭抬了抬下颌,“芳心纵火犯。”
“这个词用的准。”程明浩哈哈大笑,一扫刚才的郁闷,兴致勃勃地打开微博给叶绯看那些求照片的私信。
晏枭忽然开了口:“什么是老婆粉?”
“这你都不知道,”程明浩顺口接话道,“就是想当你老婆的粉丝呗。”
晏枭皱了皱眉,认真道:“我结婚了。”
程明浩正忙着登陆微博,头也不抬道:“啊?是啊,那又怎么了。”
晏枭对他语气中的不以为然十分不满,郑重强调道:“我有老婆。”
程明浩:“……”
忘了这人的性格了。
和许多天才一样,晏枭智商极高,在擅长的领域内有着远超于普通人的天赋。但同样的,他在社交上的短板也非常明显。
无法根据语境判断对方的真实情绪,也无法理解对话的隐藏含义,并且……对自己的想法有着百分百的执着。
“需要我把结婚证拿给你看吗。”他嗓音低沉,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带着一种隐隐的攻击性。
程明浩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将叶绯往前一推:“行行行,你有你有,喏,你老婆在这。”
叶绯被他推的踉跄了一下,恰好靠在了晏枭坐着的椅子上。他没挪开,顺势调整了***,眯起眼睛:“这个话题等我走了你们再讨论好吧。”
程明浩抬手,在嘴唇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拉着造型师在沙发上坐下,研究晏枭的新发型去了。
叶绯收回注意力,沉吟了几秒钟,低头问晏枭:“最近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有事想要跟你说。”
算一算,这会儿他和晏枭的契约婚姻刚履行了半年,而合同上约定的是十年。但现在,叶绯想要提前终止合约。
他和晏枭多少算是公众人物,一举一动可能都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若是他将来在外面找男人被拍到,传出什么***偷吃的新闻就不好了。
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先离婚,再去浪。谈好的事情忽然变卦,虽然有些对不起晏枭,但只有这样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假结婚而已,想来以晏枭的资本,再找个合适的人也不会太难。
“都有,”晏枭回答很快,像是随时都在等着他,又问,“什么事?”
“在这儿说不清……”
对面墙上镶嵌的镜子里,映出叶绯略带迟疑的脸。晏枭专注地看了他一会儿,又不满足于仅仅看着镜像。
他微微抬头,视线和叶绯在半空中交汇:“今晚你觉得合适吗?”他停顿了几秒钟,又说,“我一整晚都空闲。”
叶绯眼睛一亮,他的时间只有两年,能尽快解决再好不过了。他点点头,刚要说话,身后忽然传来程明浩的大嗓门:“枭哥你忘了,今晚八点咱们有视频会议的。”
他暗自纳罕,晏枭记忆力非常强,小到每日的工作安排,大到财报上的一个小数点,只要他浏览过,就绝对不会忘,今天这是怎么了?
晏枭看了他一眼,说:“没有。”
“有啊。”原来晏枭也有忘事的一天。程明浩乐呵呵地打开手机备忘录,递过来:“你看,我上周就标好了,是今天。”
晏枭拒绝看他的手机,冷声道:“我不会记错。”
“可是……”
“我没那么急,”叶绯随意将胳膊搭在晏枭肩膀上,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笑道,“你先忙,回家再说,好吧。”
领证当天,叶绯就搬到了晏枭的公寓,只不过两人并不住在一个房间。
从被叶绯碰触到的那一刻,晏枭整个人就僵住了,全幅心神都集中在左肩。叶绯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到他身上,温热而有实感,比之前他做的每一个梦都要美好。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连呼吸都放得很轻。仿佛叶绯是什么容易受惊的小动物,只要晏枭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就会飞快逃开。
叶绯等了一会儿,没听到晏枭的回答,疑惑地又叫了一声:“晏枭?”
晏枭喉结动了动,不太自然地错开视线。几秒钟后,又忍不住移了回来。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好。”
“那就说定了,”叶绯站直身体,“你忙,我先去包厢了。”他冲程明浩摆摆手,抬脚就往外走。
刚迈开步子,晏枭就在后面叫他:“叶绯。”
叶绯回身:“还有事?”
“你可以用这间包厢,”晏枭说,他的语速比平常稍慢,像是在斟酌词句,不过并不明显,“我让人加一把椅子,这样效率更高。”
为了增加说服力,又加了一句:“我计算过。”
“不用了。”比起跟晏枭在一起,叶绯更想一个人呆着。
两年看似很短,但实际上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叶绯早就忘得差不多了。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免得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也没几步路,浪费不了多久。”
“就坐这里吧,”晏枭站起来让出座位,把椅子往叶绯的方向推了推,无声的坚持,“立刻就能开始剪头发,好吗?”
他个子很高,腰背挺得笔直,守在椅子旁执着地等着叶绯。脸上的表情严肃而认真,莫名就有种让人不忍拒绝的感觉。
“那行。”叶绯琢磨着晏枭大概是想要在外面营造出他们很恩爱的假象,便没再推辞,配合着坐了过去。
反正他们马上就要离婚了,最后一次就顺着他吧。
工作室的服务非常到位,没几分钟就按照晏枭的要求,将包厢里布置妥当。叶绯和晏枭并排坐在镜子前,由着造型师在头上动作。
叶绯提前确认好了发型,进度比晏枭稍快一些。他剪完的时候,晏枭那边还在收尾。
刚刚两人说好了,等会儿晏枭回公司,会顺便把叶绯稍回家。叶绯不想在包厢里干坐着等,便去了阳台。
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跨海大桥在空中点缀出一条长长的光带。大大小小的车辆在上面穿梭前行,炫目而有活力。
叶绯半靠着栏杆,点了一支烟,边吸边看手机。
先把近期热门新闻浏览了一遍,有了大概印象后再点进微信,从上到下开始翻开聊天记录。刚看到第三个人,身后传来一阵拉门的声音。
叶绯抬眸,晏枭走了过来。
新发型将他脸部线条衬得更加利落清隽,英俊得近乎逼人。叶绯吐出一口烟圈,调笑道:“呦,这是哪来的帅哥,加个微信不?”
晏枭静静地看着他,没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正当叶绯想要掐了烟说离开的时候,晏枭忽然道:“给我一根。”
叶绯一怔:“你抽烟?”
不怪他惊讶,加上上辈子,叶绯认识晏枭有两年多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他抽烟。
晏枭“嗯”了一声。
叶绯没再问,将烟盒抛过去。懒得再掏打火机,直接仰头用自己的烟帮他点着了。
他离他很近,近到晏枭甚至能够数清他根根分明的睫毛。这一刻,外面的车水马龙鸣笛喧嚣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袅袅上升的烟圈里,晏枭用目光一寸寸地描绘着叶绯的轮廓,喉结动了动,无意识狠狠吸了一口。
“你们互联网大会是几号来着?”点了烟后,叶绯就自然地退开了。他往垃圾桶里弹了弹烟灰,问晏枭。
晏枭没说话,甚至还别开了身体。
这是……生气了?
叶绯想了一下,了然,应该是刚刚自己那句调戏惹他不高兴了。果然,除去合作关系,晏枭私下里并不想跟自己走太近。
叶绯无意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掐灭烟头,扔下一句:“我在外面等你。”便扬长而去。
直到他走出老远,确实听不到阳台传来的任何声音了。憋得脸红气短的晏枭才扶着栏杆,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编点评

转眼间我就想离个婚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