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云青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云青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说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讲述的是云青岑的故事,小编分享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而书里的主角受则因为和他有七分相似的外貌,继承了他的爱慕者们,从修罗场全身而退,爱情/事业双丰收。

小说介绍

小说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讲述的是云青岑的故事,小编分享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而书里的主角受则因为和他有七分相似的外貌,继承了他的爱慕者们,从修罗场全身而退,爱情/事业双丰收。死后第十年,云青岑重生了,他站在自己的坟前。“该去找谁呢?”

云青岑小说简介

云青岑死后才得知,他只是一本小说里的配角,没什么戏份却颇有存在感。
男主角和反派们都是他的爱慕者,在他死后反目成仇,他是一切的开端,是活在所有人回忆里的人。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周恺走后,云青岑径直去了浴室,浴室狭小简陋,好在该有的都有,他打开灯,脱了衣服,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浴室的镜子里映出一个年轻男人的上身,云青岑的手指滑过自己的脸颊和下巴,最终落在自己的左肩上。
他的左肩有一道宛如刺青的印记,青黑色的蛇蜿蜒而过,爬过他的肩头,在他的小臂处才高昂起头,那蛇头高昂,两颗毒牙狰狞凶恶。
那青黑色的蛇,在他冷白的皮肤上,触目惊心。
云青岑“啧”了一声,这蛇是戾气和阴气郁结而成的产物,他当鬼的时候也不比当人逊色,恶鬼以小鬼和人心的贪欲为食,他还以为这印记不会带到这具身体上来。
“出来吧。”云青岑面朝着镜子,语气阴沉而冷淡。
室内除他以外没有第二个人,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落在地面,冷光荡漾。
云青岑笑了笑:“跟我玩捉迷藏吗?”
还是没人应答,云青岑收敛了笑容,他的眼角上挑,笑的时候妖异多情,不笑的时候阴沉冷漠。
变脸是一瞬间的事。
他没穿拖鞋,光着脚走出浴室。
静谧无声。
唯有楼下的夜市吵闹非常。
云青岑经过客厅,径直朝卧室走去。
主卧并不大,东西也简单,入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掉了皮的衣柜,旁边紧挨着的就是张木床,没有席梦思,应该只有一层薄薄的棕垫,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四四方方,像个棺材,床的正对面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电脑和主机。
云青岑光着脚,没有脚步声。
他拉开了衣柜——
衣柜里的衣服款式一模一样,除了颜色的区别以外,简直就是复制出来的。
云青岑拉开衣服,终于在衣柜的角落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那“人”蜷缩在衣柜的角落,身体在云青岑的眼中是半透明的,他的脸色铁青,没有瞳孔,随着云青岑的接近,他止不住颤抖,他身上还穿着云青岑从这具身体中苏醒的时候穿的衣服,一条泛白的牛仔裤和一件白色的短袖,身材干瘦,空荡。
云青岑蹲下去,直视着对方只有眼白的眼睛。
对方忽然张开嘴,仰起头,嘴像蛇一样打开,下颌如同脱落一般,从嘴里发出活人听不见的尖啸声。
云青岑伸手揉了揉耳朵,还打了个哈欠,挑了挑眉,然后他伸出手,中指抵在拇指上,在对方的眉心轻轻一弹。
那尖啸声霎时停止。
“我叫云青岑。”云青岑微笑着看对方,“这具身体虽然是你不要的,不过看在我用了的份上,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尽量满足。”
刚刚恢复神智的原身微微张嘴,恍惚着问:“我、我死了?”
云青岑点点头:“死得不能再死了,恭喜。”
“你、你是……”原身能看到云青岑周身冒出来的黑气,黑色的雾气将云青岑紧紧缠绕,左肩处的黑气最终,浓郁得像是无数幽怨之气的凝结。
毕竟刚刚当鬼,原身吓得发抖,他指着云青岑的左肩:“我、我的身体没有……没有这个……”
云青岑摸了摸脖子,眼睛微眯:“我自我介绍一下,我跟你的名字就差一个字,死得比你早,十年前就死了。”
“不过当鬼的时候我也挺上进,我都忘了我吞了多少小鬼,算是鬼界小有名气的恶鬼,跟地府关系也还行。”
“我可以送你去投胎。”云青岑,“给你开个后门,下辈子让你投去有钱人家,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少爷,怎么样?”
原身嘴唇半张,他傻傻地看着云青岑,不敢置信:“真、真的?”
云青岑:“我骗你干嘛?不然我把你吃了,你还能在我肚子里找人伸冤吗?”
原身连连作揖:“我、我不要什么有钱人家,我……我只求有爸有妈。”
云青岑“啧”了一声:“要求真低,行吧。”
云青岑站起来,室内的气温忽然断崖式的下跌,房间没有关门,但突然失去了所有光亮,像是有一双手关上了房门,又堵住了所有漏光的缝隙。
黑色的漩涡以云青岑为中心,一丝黑色雾气从漩涡中脱身而出,在云清岑的手指上盘旋缠绕,亲密又缠绵。
“去。”云清岑的手指轻轻挥动,那丝黑色雾气像是能听懂他的话一样,拖着一条烟雾尾巴遁入了地下。
如果不是气氛太过诡异,这黑雾还能称得上可爱。
原身抱着腿,可能是因为成了鬼,胆子也没活着的时候那么小,虽然没从衣柜出来,但敢跟云青岑搭话了,他哆哆嗦嗦地问:“你以后就是我了?”
云青岑点点头:“怎么?后悔***了?”
原身连忙摇头,反而热心地说:“我有、有两张银行卡,加起来还有点钱,密码是三三六三四二,你拿去用。”
云青岑:“你怎么不让我帮你去报复那些逼得你***的人?”
他眉眼带着笑,像是在问对方中午吃的什么,但眼底带着一丝浓重的戾气。
原身小心翼翼地说:“我死都死了……”
他一生都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便别人害得他走投无路,他都不想报复回去。
云青岑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人,尤其是当鬼的时候,有些人天生就弱势,他们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承受底线低得吓人,他们没有恶意不是因为真的就不恨害自己的人,而是不敢恨,时间久了,就真的以为自己能忍受一切痛苦和不公平。
很快,那一缕黑雾再次出现了,黑雾亲昵地绕着云青岑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云青岑的肩头,与黑雾一同出现的是一团庞大得多的黑雾,更加浓郁且扭曲。
云青岑朝黑雾作揖。
笑着喊道:“马哥。”
黑雾逐渐散去,穿着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了云青岑的面前,男人一身黑袍,手里拿着长戟,眼睛斜长,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他问:“你不在你平时待的地方?还有这具身体……”
“马哥”眸光闪烁:“你既然占了,也是天意,这具身体的主人呢?”
云青岑微微侧身,让原身出现在“马哥”眼前,笑道:“他刚恢复神智,我毕竟占了他的身体,还请马哥带他下去插个队,下辈子给他个好去处,父母双全,家庭美满最好。”
马哥轻轻挥手,不停跪拜的原身就化作一阵灰烟,被他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向来都是无常牵魂,我跟你牛哥只管押送。”马哥抱怨道,“下回你再叫我,多准备些香烛纸钱,还有,你既然当了人,就少吃点小鬼。”
云青岑龇牙说:“我原本吃的也都是罪大恶极的鬼,不是一身黑气,我都懒得吃。”
马哥叹了口气:“实在是地府太挤了。”
地府阴魂越来越多,十八层地狱鬼满为患,公职人员人手不足,像云青岑这样的“恶鬼”,跟地府的关系都不错,毕竟他们吞吃的小鬼越多,地府的压力就越小。
而且这些被吞噬的小鬼,本身就是几世恶人,再也入不了轮回,留在地府也是浪费资源。
因为是恶鬼动手,地府不沾因果,公职人员压力也小,他们偶尔也会给恶鬼行个方便,算是互利互惠的合作。
马哥:“下回叫我多准备点香烛纸钱,别忘了啊,走了。”
云青岑:“马哥走好,下回再来,我请你喝酒。”
马哥再次化作一团黑雾,遁入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青岑送走了原身,就开始查原身留给他的资产。
两张银行卡里的余额加起来一万六,身上的现金五百,固定资产只有这套房子,房价不低,但有价无市,毕竟是老破小,虽说房价涨了,但没人买,住户只能等着拆迁,做做靠拆迁变成百万富翁的美梦。
大写的穷字。
写歌是原主的才华,云青岑可没有。
要么他另找赚钱的办法,要么去找旧相识。
那缕飘在云青岑肩头的黑雾并没有消失,它一会儿绕过云青岑的肩头,一会儿缠在云青岑的腕间,一会儿贴着云青岑的脸颊,云青岑放下手机,看着这缕黑雾。
这条黑雾算是他的“小弟”,云青岑自己留着心眼,他吞食了无数小鬼,但却留了一丝戾气,也可以叫邪气,为他所用。
时间久了,这丝黑雾也活泼多了。
它贴着云青岑的脸颊,又沿着云青岑的背,缠绕着他的脚腕。
云青岑放下手机,他勾了勾手指,黑雾就重新缠绕住了他的手指。
云青岑:“你说,我去哪儿弄钱?”
黑雾不会说话,只能晃来晃去。
云青岑摸摸下巴:“先从苏铭那讹一笔。”
黑雾亲昵地去碰云青岑的下巴。
云青岑笑道:“那个周恺,应该会有用吧?不然也太浪费我昨天的表现了。”
黑雾卷起了一股细小的旋风,云青岑:“试试看,这个不好用,就换一个用。”
当年就是因为郑少巍不够听话,他才又找了傅明睿。
只是时间久了,他们就都有了自己的心思,用起来没那么方便。
不然也就没有后面的赵鹤轩他们了。
黑雾钻进了云青岑的衣服,在他的胸膛上闹出了动静,云青岑痒得直笑:“哎、别、痒!你最有用,你最有用。”
黑雾满意了,从云青岑的领口钻出来,得意地靠着云青岑的脸颊。
云青岑嘴角还维持着笑容:“不知道周恺明早几点来,我都有点想他了。”
他的笑容甜蜜,眼底蕴藏着寒霜。
正熬夜***扰朋友们的周恺忽然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以为自己只是感冒了。
“周恺?怎么咳嗽了?要不要去附近的诊所看看?”
周恺连忙说:“不用不用,就是被口水呛住了,你再跟我仔细说说这份合同,还有没有能操作的空间。”
朋友:“我说周恺,你中毒了吧?云青给你灌了什么***?”
周恺不耐烦道:“你不懂,云青跟你想的不一样,他人挺好的,而且也很单纯,对人真诚,又善良,很容易被人害,我不帮他,还有谁能帮他?”
朋友:“……你确定你是在形容一个成年男人?”
周恺:“你到底帮不帮我?不帮我我换个人问。”
朋友:“周恺你神经病了?!”
周恺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觉得朋友聒噪。
云青是什么样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也比任何人都了解。
云青把他当英雄,他就不能辜负云青。
周恺抿着唇,继续给其他朋友打电话。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免费阅读

天还未亮,云青岑躺在硬得要命的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即便借尸还魂,在某些方面他还跟做鬼时一样,无论天有多黑,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还活着的时候,睡得是当时能买到的最贵的床,纳米床垫,浴室用的是当时功能最多的智能浴缸,住在被称为“富豪区”的别墅区里,花园里有露天泳池,室内还有泳池,没想到死了一回,还能体验一下睡棕垫床是什么感觉。
周恺来得早,七点就带着打包好的早餐上了门,跟云青岑边吃边说合同的事。
“昨晚我问了几个人,这合同没什么漏洞,唯一的好消息是你没签保密合同。”周恺,“不过这也是份霸王合同,你的作品你没有署名权。”
云青岑***喝着粥,他抬起垂下的眼眸,用那双忧郁多情的眼睛看着周恺。
周恺解释道:“但这就是你写的歌,保密合同没签,你在哪儿说这首歌是你作词作曲都是你的权力。”
周恺:“你把你微博账号给我,我找你帮你编辑内容。”
云青岑抿着嘴,神情低落:“这太麻烦你了,而且无论发什么微博,都没有会信我。”
他孤立无援,亟待被拯救。
周恺豪气大发,他站起来,急道:“你这就像是拳击手,还没打,你自己先认输!别人再使劲都没用!你把账号给我,剩下的事我来帮你办!”
然后云青岑就“被动”的把账号交给了周恺。
周恺:“我去找会公关的朋友帮着一起参谋,这几天你要有时间可以去公司……哎,算了,你还是待在家里吧。”
“我可以去!”云青岑也站起来,他表情坚定地看着周恺,“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周恺:“你直接去找苏铭的经纪人,问他是要私了还是要闹大,到时候你带支录音笔,录音笔我给你带上了,只要他话里有漏洞,你就能翻盘。”
云青岑***点头,像个听长辈话的乖宝宝。
周恺笑道:“他要是私了,你得多要点钱。”
云青岑眨眨眼睛,懵懂地问道:“要多少钱?”
周恺:“至少五十万。”
云青岑愣了愣:“这么少……多吗?”
周恺忍不住笑道:“按你的名气,早就该涨价了。”
“只是出了这事,就算你拿到了赔偿,以后应该也不能继续从事这行。”周恺叹气道,“有时候即便不是你的错,承担后果的也是你。”
云青岑摇摇头,感激地看着周恺:“没关系,能证明歌是我写的,我作的词就足够了,我、我以后能找到其它工作。”
周恺在云青岑家待到了中午,周恺叫了外卖,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云青岑就送周恺出了门。
等上了车,周恺拿出手机登上了云青岑的微博,上万条私信,点***全是辱骂,骂云青岑怪不得没爹没妈,就算有也要被气死,或者骂云青岑犯贱,这种谣都敢随便造,还有人找出了原身以前发在微博的照片,说原身是照着苏铭整容。
周恺看了几条,他这个旁观者都快气得心肌梗塞了,这么一想,就越发觉得云青可怜。
除了私信,还有很多转发辱骂,原身不怎么会玩社交软件,没拉黑过人,也没有关闭评论。
微博乌烟瘴气,并且没有一个业内人士站出来帮他说一句话。
苏铭所在的公司是郑氏娱乐,还有传言说他是郑氏太子爷的人,无论真相如何,郑氏太子爷郑少巍确实从他出道开始,一路给他保驾护航。
刚出道的时候,苏铭签了一家小公司,签下了一份苛刻至极的合同,郑少巍当时自己掏了两千万,给苏铭“赎身”,付了违约金,然后拿钱投资,把苏铭塞进了几部大制作的电视剧和电影剧组里。
按理说,苏铭出专辑这种事,郑少巍不会吝啬一点小钱。
但云青只拿到了几万块,应该是下面的人吞了不少。
头上的领导让周恺联系云青的时候,当时的报价就是几万块,周恺扶住了额头,他也是此时惊觉,他也是压榨欺负云青的人中的一员。
都欺负他不擅交际,没有粉丝,无依无靠,空有一身才华。
周恺抹了把脸,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如果连云青这样的人都要被这样欺辱,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呢?
等周恺离开后,云青岑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他在衣柜里挑了好一会儿,最后只能挑出一件白色短袖和一条浅色牛仔裤,唯一的好处是这样的穿搭不用配胸针和手表——原身穷的饰品都只有一个环形戒指,还是镀银的,云青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戒指是缝衣服时候用的顶针。
他拿着手机就出了门,打车去了墓地。
既不逢年又不过节,司机在驾驶座上,不时的抬头通过后视镜看云青岑。
墓地在距离城市不远的山上,要开一段狭窄的山路,现在也没人上山祭拜,冷冷清清,司机把云青岑放下后就把车停在墓地的停车场里——云青岑跟他谈好了价格,免得待会儿下山的时候打不到车。
他爬上台阶,穿过墓地建在池塘上的游廊,池塘里是枯萎的荷花,然后顺着记忆寻找自己的墓碑。
今天天气不太好。
灰沉沉的天,陵墓里传来几声狗叫,吠叫不止,清明节已经过了,亲人记得的,墓碑边的矮树上都挂着幡。
管理陵墓的老人弯腰,收拾专门划出来的地里残留的鞭炮残留,褪色的鞭炮表皮褪成了粉红色,被忽然刮来的风一吹,就打着旋的飞上天,老人抬头看去,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新来的员工拿着笤帚小跑过来,他总觉得今天比清明当天还要阴,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张爷爷,那块墓碑是谁的?”员工好奇地看过去,不远处有一块墓碑前站着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人?
员工看着站在墓碑前的云青岑,有些好奇:“他之前好像没来过。”
张大爷眼睛微眯,他叹了口气:“里头的人英年早逝,好在惦记他的人多,年年都不冷清。”
张大爷的话没有说全。
骨灰埋在里头的是个年轻人,二十出头就没了,送葬的那天也是今天这个天气,不知道来了多少人,打头的是几个长相出色,龙姿凤章的年轻人。
人火化之后只会取出一部分骨头和渣子,送到陵园里来后才会被磨成灰,一个大活人,管他生前是个多么出色的人物,最后也只是一匣子灰。
他后来也听人说过,那年轻人幼年丧母,十五六岁又没了父亲,只有一家子污糟亲戚,好在他人缘好,几个朋友都是人中龙凤,包办了他的后事。
那天敲敲打打,领头的人穿着黑西装,抱着死者的遗照,下葬的时候还和其他人起了争执,说自己是“未亡人”。
似乎他们还打了起来,又似乎没打,张大爷记不清了。
生前过得如何没人知道,死后倒是热热闹闹。
也算有福气吧,算算日子,死了也有十年了,要是运气好,这会儿也该投了胎了。
张大爷嘴上念了句:“南无阿弥多婆夜……”
员工还是忍不住看过去,站在墓碑前的男人低着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对方的侧脸。
墓碑顶上有亡者的照片,那是个顶年轻好看的青年,他头发微卷,一双眼睛迷离恍惚,眼尾上挑,嘴唇微翘,生就一副多情种子样。
员工这才记起来,他以前专门驻足看过,有时候上坟的人路过,也会停下脚步看上几眼,然后叹一声:“可惜”。
墓碑的两边刻着对联:
“半途福寿壮志未酬,后环青山千古奇秀。”
横幅是:“天妒英才”。
员工也记得亡者的姓名:云青岑。
他也不是专门记下,只是这名字跟旁边的一比,就显得太诗意,让人看过便难忘。
这么好听的名,这么好看的人,说走,也就轻飘飘的走了,不过死后十年坟前还能这么热闹,实在少见。
云青岑也正看着自己墓碑上已经褪色的遗照,他活着的时候长这样吗?
死的时间太长,鬼又不能照镜子,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长什么样了。
他看着照片里的自己,照片里的人也看着他。
在他的眼里,墓地并不是空荡的,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把这里当成了家,他们飘在坟头,或者坐在别人的墓碑上,孤魂野鬼飘荡的时间久了,又没有鬼差引路,就会慢慢失去神智,然后消弭于天地之间。
云青岑低头看着自己墓碑台前的香烛和祭品,两边还摆着价格不菲的仿真假花。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谁放的。
只有蒋钦以为他喜欢兰花。
但他不喜欢任何花,也不喜欢任何美好的事物。
云青岑站在原地,仰头看向天空,雾蒙蒙的天,云层似乎下一秒就要压下来。
他在心里念着那几个人的名字。
郑少巍、傅明睿、赵鹤轩、蒋钦、周旭尧、秦毅、郎焯……
他摸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微眯,轻笑了一声:“该去找谁呢?”

小编点评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