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皇他不想做白莲(游渺)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妖皇他不想做白莲(游渺)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说妖皇他不想做白莲讲述的是游渺的故事,小编分享妖皇他不想做白莲全文免费阅读。直到有一天,游渺外出,被人往怀里强塞了一颗蛇蛋。森丘众人:听说了吗,白莲花有了个儿子!

小说介绍

小说妖皇他不想做白莲讲述的是游渺的故事,小编分享妖皇他不想做白莲全文免费阅读。直到有一天,游渺外出,被人往怀里强塞了一颗蛇蛋。森丘众人:听说了吗,白莲花有了个儿子!

游渺小说简介

森丘古地有七只大妖,自封妖皇,与天人两界之间斗争不休。
玄蛇一脉的游渺生性懒散,向来不愿插手族外之事,是个坚定的主和派,因此被其他妖脉戏称“神界卧底,妖界之耻”,好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妖皇他不想做白莲全文阅读

上天界战神殿,前些时日刚刚出关的邢伋接到了一道命令,三十六天主神安排了一项任务,让他前往人界连山城,帮助人族构筑抵御妖族的坚城。
连山城位于森丘古地之外的一片平原之上,是整个人界距离妖族驻地最近的一座城池,眼看着千年一次的破封期将近,城主武连山早就坐不住,派人向上天界求援,只不过到今天才收到回复。
这也不怪上天界办事拖沓,实在是唯一一个肯管这种闲事的只有邢伋一人,他们也得等他出关才行。
邢伋是十足的行动派,他接到命令,稍微收拾了点东西就准备下界了,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找上门来的江凝。
江凝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与邢伋素来交好,他进战神殿从来没有敲门的习惯,“人哪?邢伋你死哪儿去了?”
专司人界风雨调度之神,一举一动间都夹杂着风霜雨雪,他一挥袖袍,就有片片冰晶滑落。
江凝推门而入的时候,也是邢伋开门的时候,所以他还没有碰到门板,便伸着手,随着向内打开的两扇门,往前倒去。
门里的邢伋及时闪避,完全没有要顺手拉一把的意思。
“邢伋你太不仗义了!”
江凝喊了一声,在摔倒的一刹那,身下结出厚厚一层冰霜,这才支撑着他没有直接趴到地上。
他站起身,也不去看刑伋,一扭头一转身就要走:“哼,亏得我好心来告诉你有关那条小蛇的事情,到头来竟是我自作多情了,既然战神大人不欢迎我,那也罢,不说也罢。”
邢伋赶忙拉住他:“是我的错。”
“嗯?”江凝回过头,眯着眼睛看他。
邢伋闭了闭眼,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伟大的风雨神大人,我刚才不该眼睁睁看着您摔倒,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这还差不多”,江凝满意了,他臭着脸扔给邢伋一样东西,“你要的消息,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跟个妖皇扯上关系的,还要我平时没事多关注一下他,反正我能打听到的,这十年里游渺的经历,都记在上面了,你自己慢慢看吧。”
邢伋翻开小册子,“多谢,有劳了。”
“谢就不必了”,江凝说着看向邢伋,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其实吧,我觉得你有时间在这里看这些无关痛痒的琐事,不如赶快下界,前往黑晶谷。”
邢伋大致浏览了一下册子中的内容,他闭关之前曾委托江凝照看游渺,一方面是怕他出什么事情,一方面也是怕自己一闭关就是那么多年,再出来时脱离游渺的生活太久,就难融入他的生活中去。
只不过江凝记下的东西很少,有些内容还都是重复的。对此邢伋早有预感,毕竟就游渺那个性子,如果事情不是严重到非要他出面不可,他一般是不愿意动的。
这十年里,他估计有九年的时间是睡过去的,还有一年,是窝在藤椅里晒太阳。
把册子塞进怀里放好,邢伋看向江凝:“黑晶谷?出什么事了吗?”
“当然出事了,还是大事。”江凝说着弯了弯嘴角,“有传言说,妖皇游渺携其子现身黑晶谷,对连山城城主之女武枔柔大打出手。”
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大敌当前、暴风雨来临前平静期。上天界众人都在休养生息,为不久之后的大战做准备,所以一个比一个清闲,有什么新鲜事很快就传的人尽皆知。
起因是掌管神界人事调度的正吏神十方在路过森丘的时候发现西方黑晶谷有肃杀之气显现,调查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连山城的少城主武枔柔在黑晶谷遭遇了妖皇游渺,双方不知为何僵持了起来。
“······”,邢伋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大事的前半部分上:“携其子?”
“是啊,就在两年前,玄蛇一脉多了个少主人的消息在当时可是传的沸沸扬扬,只可惜你那个时候还没出关,没有见识到七大妖皇齐聚一堂的场面。”
这说的是游渺带了个孩子回去后不久,事情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以至于到了第二天,其他六大妖脉的妖皇纷纷带着贺礼前来拜访,对他道喜,恭贺他喜得贵子。
邢伋:“······”江凝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疑惑:“只是不知道孩子的生母是谁,两年了,也没听说玄蛇一脉从哪里迎回个妖皇夫人。”
这件事情是个未解之谜,太阴星主月里主掌世间姻缘,也曾有人专门去找她询问,得出的结果就是,妖皇游渺姻缘线的另一头并没有与任何女子牵连。
这个消息一出,所有人都纳闷了,没有和任何女子牵扯,那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邢伋握紧了手中的长矛,沉默了半晌,身影一闪离开了原地:“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等回来再去找你叙旧。”
江凝站在原地,看着邢伋化光离开的方向,右手一晃,出现了一把折扇。
他摇着扇子,完全不在乎身后已经飘飘洒洒落了一地的雪,饶有兴致的自言自语:“有意思,无聊了那么久,这下子上天界总算也要热闹起来了。”
邢伋着急下界,身随心动,一眨眼的时间便来到了天界碑。
有当值的神兵看到他,纷纷行礼,“邢伋大人。”
司理神开明之前休假,回来之后正要去找三十六天主神述职,路过天界碑的时候看到了邢伋,就想打个招呼,“哎邢伋你什么时候出······”
出关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有身影“嗖”的一声从他身边经过,带起的风吹动了他身后的几缕头发。
回头一看,邢伋已经走远了。
开明伸手顺了下头发,一脸疑惑:“这慌慌张张的,有急事吗?”
有急事,确实是有急事,邢伋心里都快急出火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只不过是一次在寻常不过的闭关,再醒来,那个人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说起他和游渺的渊源,那就要追溯到数千年前,他还在跟着师尊云方君修行的时候。
想当年,邢伋因为修行上出了一些问题,不得不暂时借住在师尊的云方殿,好方便师尊随时给出指导。
虽然不是第一次住进云方殿,但是当时的邢伋还是很紧张的,毕竟云方君早年的威名还在,即使他和同辈人一样,已经退出一线有上万年之久,在他心中,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师尊。
只不过,他的紧张心态,在看到师尊寝殿门前盘着那条小黑蛇之后,就莫名其妙的烟消云散了。
如果非要找出个原因的话,那应该就是,一想到师尊整天在人前板着一张脸,没人看到时候,也会蹲下身来,喂小动物吃东西,他就觉得,师尊似乎也变得平易近人起来了。
即使他养的那个“宠物”本身并不是什么平易近人的种类。
是的,他把游渺当成了云方君养的宠物,而且这个认知,一直持续到云方君说要把游渺送走。
云方君性子安静,不喜欢别人打扰,身边也没有侍奉的神官,所以云方殿里除了邢伋之外,偌大一个地方,根本找不出第三个人来。
云方君管邢伋管的严,在他自身问题解决之前,还交给他其他的***秘籍让他修炼,不允许他踏出殿门一次。
修炼之余,邢伋能说得上话的,只有挂在云方君寝殿门外的那条小黑蛇。
那些年,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邢伋都会和小黑蛇分享。
后来他觉得小黑蛇整天不动一动,也不会说话,无异于是个最好的倾听者,所以变本加厉,在被云方君折磨的受不了时,也会对着小黑蛇大吐苦水。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邢伋养成了一个习惯,他只会在小黑蛇面前变成滔滔不绝的话痨。
甚至可以说,他一看到小黑蛇,就有说不完的话。
直到有一天,他正在趴在地上和小黑蛇说话,云方君背着手走过来,说了一句话。
“我知你本不愿意留下,现在千年之约已经结束,我送你离开。”
邢伋以为云方君这是在和他说话,于是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师尊,我不是······”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张大了嘴巴,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只见他面前的小黑蛇身上突现白色的光芒,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少年。
少年身穿黑衣,眉眼精致,气质是和云方君如出一辙的冷冽。
唯一不同的是,少年的嘴角向上挑出一个合适的弧度,即使是在面无表情看人的时候,也像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邢伋看得呆了,等到少年的唇动了动,想要说话的时候,他才震惊的喊出声:“你竟然能化形?!”
游渺自然不会回答这种一眼就能看出答案的问题,他当时只是随意地瞥了邢伋一眼,然后就跟着云方君走了。
回想到这里,邢伋忍不住扶额,当年师尊送走游渺之后,他还蠢兮兮地问师尊,小黑蛇是不是最近才修炼***。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当时都绝望了。
想他在小黑蛇面前说了将近千年的话,那么多秘密,结果全被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听去了。
可以说,游渺是这个世上,知道他秘密最多的人。
但也是这个原因,后来两人重逢的时候,彼此之间的熟悉感觉让他们很快成为了朋友。
心中的不甘寸寸生长,邢伋觉得憋屈的慌,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想象游渺妻儿双全,一家人和和美美生活在一起的画面。
明明是那么懒散的一个人,懒到跟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上千年,一次也不愿意化出人身。这下倒好,他只是十年的时间没有看着,人家就背着他把孩子都生了!
先不说这件事情本身有多惊世骇俗,只说生孩子这一件事,游渺压根就不懂得男女之情,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用想,这肯定是哪个小妖精***了他,欺骗了他!
想到此处,邢伋顿时心中酸楚,他努力平复下心情,等见到游渺,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千万不能因为冲动,被那不知名的小妖精摆一道。
最起码,不管看到怎样的画面,都不能动手打人。
“不能动手、不能动手,不能打那个小妖精······”
邢伋握了下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没有什么事情比眼下的情况更糟了,到时候一定要好好跟游渺说话。
做好心理准备之后,他先去了连山城,向城主武连山履职之后,便自己提出前往黑晶谷帮忙。
武连山以为邢伋这是听说了他的女儿在黑晶谷遭遇妖皇的事情,想要去救人,不由得心生感激:“那就有劳邢伋大人了,您需要多少兵马,连山城的士兵都随您调遣!”
邢伋尽量表现得云淡风轻,“不必,我一人即可应付。”
说着,微微一拱手,告辞离开了城主府。
只留下连山城的众人看着他急匆匆走出去的背影,不住的赞叹:“不愧是上天界的战神,好气魄!”
黑晶谷位于连山城的西南侧不到百里的地方,里面盛产一种黑色结晶石,质密坚硬,是绝佳的建筑材料。
武枔柔此次率领士兵来到黑晶谷,就是为了挖些黑晶石,带回去建造城墙。
发现游宁的是一个士兵,他本来在弯着腰挖石头,但是余光却注意到身旁的荆棘从动了一下。因为谨记着少城主的叮嘱,知道黑晶谷距离森丘古地特别近,说不定附近会有妖族活动,所以他立刻就高声喊了一句,生怕自己被妖族偷袭之后,其他人一点动静都听到,陷入和他一样的危险之中。
只不过没想到,这喊声是二重奏,那道并非他发出的声音,可以听出明显是一道软糯童音。
“少城主,这里有妖物!”
“啊啊啊啊,我不是妖···爹爹救我!”
士兵:“······”声音惊动了黑晶谷中其他人,武枔柔闻声而来,用手中长剑扒开荆棘丛,看着里面瑟瑟发抖的黑色蛋状物,她一脸冷漠的走开,“一只未破壳的小蛇妖而已,大惊小怪,武清,砸了它。”
他身后的一名士兵躬身道:“是。”
游宁闻言,刚想逃,没有防备从天而降一条银色锁链捆住了他,根本动不了。
眼看着一个人手持巨斧站在自己身前,游宁哭了。
“呜哇,爹爹救我啊!”

妖皇他不想做白莲免费阅读

游渺突然出现在黑晶谷,救下游宁的时候,一甩蛇骨链抽飞了奉命对游宁下手的武清。
武清是武枔柔的得力属下,又是遵照她的命令对游宁下手的,游渺此举不亚于直接当众抽了她一巴掌。
她看着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武清,心中气恼,但也自知不是游渺的对手,所以只能拉出上天界,趁着游渺权衡利弊的时候,突出重围,派人回连山城求援。
只不过她不知道是,游渺一击得手,根本没有再动手的意思。
小孩子被吓到了,他给人一点教训,并不过分吧?
至于在场的其他人,他看向金色盔甲护体的武枔柔,手指一动,蛇骨链凌空打了个转,扭动几下,化成黑色小蛇,缠上了他的手腕上,安安静静充当一个装饰的物件。
“本皇不屑于与尔等小辈为难,道个歉,你们就可以走了。”
“道歉?”周围有尖锐的风声呼啸,不停***着人的耳膜,武枔柔见游渺目光淡淡地看过来,彷佛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不由得心生厌恶,“你伤了我手下的人,凭什么要我道歉?”
世间有妖物千千万万,她最讨厌的就是蛇妖,他们拥有阴森的竖瞳、冰凉光滑的鳞片,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偏偏今天让她遇到了,遇到也就遇到了,自己还打不过!
“不道歉也行”,游渺不想与人争论些是非功过,对他而言,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为什么要和人白费口舌呢?
所以他闻言,只是冷冷看了武枔柔一眼:“你们吓到小崽子了,我留下这人一只手臂做为赔偿,不过分吧?”
武枔柔心中一跳,见游渺真的要往武清那边走,立刻喊了一句:“等等!”
她眼神示意其他的士兵往后退,自己走上前去,“你应该知道,破封期将近,这段时间不单单是你们妖族开始活跃起来,上天界也是一样。我父亲已经送出求援的书信,料想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神族之人下界,帮助我连山城共同抵御外敌,你胆敢在这个时候对我人族士兵出手,是想我天人联军第一个对玄蛇一脉宣战吗?”
满是威胁性的话语,游渺却并不以为意,他不会随便杀人,但这不代表就要放这群人白白离开。
不道歉,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他自顾自走到了武清身旁,右手伸出,一阵玄异之力从他的掌中散发出来,众人就见原本已经昏死过去的武清一只手臂慢慢抬起,“咔嚓”一声脆响,又再次无力的垂了下去。
“武清!”武枔柔听着声音,握紧了手中的长剑,见游渺没有要收手的意思,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沉着脸说:“你住手,我道歉。”
游渺不语,低下头看着怀里的游宁,意思是要说就快说。
“······”,武枔柔看着游渺抱着那颗黑色蛇蛋,眉头皱成一团,极不甘愿的开口:“对不住。”
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游渺径直从武清身旁走开,无意多做停留。
他抱着游宁,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一遍,确定没有缺什么部件,又把耳朵贴上去,用手敲了敲蛋壳,“小崽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破壳?”
游宁被敲得身体发麻:“爹爹,别敲了,蛋壳要碎了,真的要碎了!”
这本是父子俩交流的常态,但是对于武枔柔而言,自己被彻底忽视在一旁无疑是一种更高等级的挑衅,所以脸色黑的难看。
感受到身后的敌意,游渺收回手,看向仍是全神戒备的女子,然后瞥了地上躺着的人一眼,“把他带回去吧,记住,下次再对我族中之人动手,最好事先考虑清楚后果,你们连山城的城墙是不是真的坚固到能够抵御我手中蛇骨链的全力一击。”
说着,他将游宁往怀里一揣,转身就要离开。
武枔柔怔怔看着,似乎没想事情竟会这么简单就解决。只不过既然游渺放过他们,她自然也不会上赶着找死,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果断朝后一挥手,说:“撤!”
身后传来“踏踏”的声响,有士兵架起躺在地上的武清,迅速撤离黑晶谷,甚至连之前采集的晶石都扔下不要了。
游渺没有兴趣看人落荒而逃,他悠悠的迈动脚步,一步一换景,很快就将黑晶谷抛在身后。
就在他准备走进森丘时,感受到周围有熟悉的波动,他突然抬起头,往东北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停住脚步,在原地站定不动了。
不多时,只见天边出现了一道人影,由远及近向着他所在的方向飞来。
邢伋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了游渺身后不远的地方,开口叫道:“游渺。”
游渺回过头来,看着眼前之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你出关了?”
邢伋闭关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神族夺天地造化增自身修为,有利也有弊。利的是得天道相助,修行一日千里,基本不会遇到什么瓶颈;弊的是速度快但根基不稳,极易在后期出现各种问题。问题虽然不大,但是小毛病多了,就会变成大毛病。
闭关一事还是游渺提出来的,为的是让他巩固修为,平复暴/乱的神力。
“对”,邢伋看着眼前的黑衣青年,一段时日没见了,他本应该是心中欢喜的,但现在却只觉得五味杂陈:“一出关就来找你了,我听说,我听说······”
一句“我听说”重复了四五遍,也没有问出想问的话来。
游渺静静地看着邢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人在自己面前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的样子,这一点和他的以前记忆中的邢伋大不相同。
在他的印象中,邢伋似乎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不管是他身边发生的事情、还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有趣传闻,反正只要是他觉得能说的,几乎都会跟他说。
现在这种情况,确实少见。
脑海中浮现出以往的记忆,他想起了两人的相识。
当年他被云方君接到上天界,那个拥有着他名义上的父亲身份的男人看起来并没有要和他好好相处的打算,所以他虽然履行了对某个人的承诺留在了云方殿,却还是不大乐意把那个荒凉的没什么人烟的地方当家。
直到有一天,云方君又领回来一个男孩子。
当时的游渺正盘在寝殿前的门框上晒太阳,他看到两人径直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而来,然后停在附近说话。
他从两人的交谈中得知,男孩就是云方君之前收的弟子,本来是住在别处的,但是因为最近正式开始修行,问题比较多,所以云方君就提出让他暂住云方殿。
云方君的小心思很明显,从知道游渺是他亲子之后,他的精神就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之下,一方面是没有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游渺看他一眼他都会手足无措。
另一方面就是他认为游渺不喜欢他。
游渺还记得,他当时看着云方君常年来没什么表情变化的脸,莫名其妙地就顿悟了。
估计是怕他一个人住着孤单,特意找了人来陪他。
只不过——
游渺笑了一下,想起邢伋看到他时的惊讶模样,以及之后一有什么事,就跑来自己跟前说个不停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忍着没有化形离开云方殿,也真是幸苦。
邢伋看着游渺的笑容,一时语塞,“你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我,我听说你有了孩子·····”
邢伋说的艰难,但是并不妨碍游渺明白他想知道什么,刚想如实回答,跟他说明小崽子的身世,话都到了嘴边了,又临时改了注意。
“挺好的”,游渺说着,存心想逗逗邢伋,一脸镇定地从怀里掏出游宁,说:“认识一下吧,这是我儿子。”
他轻轻拍了一下游宁的蛋壳,“叫伯伯。”
游宁乖巧喊人:“伯伯。”
邢伋:“······”
看着邢伋呆若木鸡的样子,游渺笑出声来,抱着游宁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怎么样,外面那些人是这样传的吗?其实我已经派人澄清过许多次,小崽子是我捡来的,只可惜没人信。”
不止是没人信,因为没有亲自出来辟谣,甚至于还有人把这当做他心虚的凭证,连他负心薄幸、抛妻弃子的流言都出来了。
只不过当时没人信不代表现在没人信。
邢伋听了游渺的话,从离开上天界以来就沉积在脸上的阴霾瞬间一扫而光,“他不是你生的?!”
语调因为惊喜不自觉的上扬,尾音尤其微妙。
游渺白了他一眼,还没有说话,他怀里的游宁就开口了,“我爹爹是公的,不能生娃娃,我是我娘生的。伯伯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连这个都不懂?”
游渺:“······”
邢伋:“······”
游渺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扯开话题,跟邢伋说了两年前在黑晶谷的遭遇。
“游宁的生母是人族?”
邢伋听说游渺在遇到那名人族女子的时候,她的身后还有人在追捕她,“你有没有查出,那个女子的身份?”
游渺表情空白了一瞬,没有说话。
邢伋看到他这个反应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估计是人家姑娘把孩子塞过来,游渺老老实实接住,然后就抱着回了祖地,压根就没考虑过还有查出孩子生母身份把他还回去这一条路可以走。
“把他给我吧。”
邢伋从游渺怀中接过游宁,然后和他并肩一起往森丘走,衣袂交错间,整***作流畅且自然。
两人已经很熟悉了,相处时的习惯总能在无形中影响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你没有想过找到这个,这个,孩子的亲生父母?”邢伋感受了一下手里蛇蛋圆溜溜的手感,孩子两个字说的极为勉强。
游渺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件事,“那位姑娘把小崽子交给我之后就没有再出现。”
邢伋:“所以说要去查一查。”
游渺想了一下,并不怎么在意这件事,觉得查就查吧,反正现在邢伋也出关了,“那就有劳你了。”
邢伋笑了一下,对于游渺这种自然而然地就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的做法,非但不生气,还很高兴,毕竟这证明了在他闭关的十年里,游渺还是原来的样子。
刚想说包在他身上,邢伋怀里的游宁不乐意了,一张嘴就开始哭:“呜哇,爹爹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声音嘹亮,震耳欲聋。
他扭动着身子想要从邢伋怀里跳出来,无奈战神大人的臂膀坚硬似铁,任他撞得头昏脑胀,也没能得逞。
游宁不住的扑腾着:“呜哇,伯伯是坏人,你放开我!我要爹爹,我不要跟爹爹分开,呜呜呜······”
邢伋立刻手足无措的看向游渺,眼神中是少有的慌乱,他哪里见过小孩子这么个哭法儿,根本应付不来啊!
游渺揉了一下额角,一只手从刑伋手里提起游宁,在半空中晃了一下,威胁:“再哭!”
“哎,你!”邢伋看得心惊胆战,赶紧接住小崽子,有些担心游渺这样做会把蛋壳里面的蛋清和蛋黄搅和到一起:“还是我来抱吧。”
他拍着游宁的蛋壳,轻声说:“游,游宁是吧?别哭了啊,不要哭了,你爹爹不会不要你的 ,放心吧。”
“不,嗝儿,不是游宁。”游宁哭的直打嗝儿,躲在邢伋怀里啪嗒啪嗒掉眼泪,“我是爹爹的小崽子。”
邢伋:“······”
游渺叹了口气,说:“把小崽子给我吧。”
用衣袖擦干蛋壳上挂着一串的水珠后,他动作轻柔的用手拍了拍,安慰游宁:“爹爹不会不要你的。”
游宁抽噎着问:“真的吗?”
游渺挑了下嘴角:“假的。”
游宁:“······”邢伋:“······”
游宁还要哭,但是游渺反应很快,“假的是骗你的。”
只不过这个补救根本无济于事,游宁还是哭了,而且哭的撕心裂肺:“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嘛?”
我只是个没破壳的孩子啊,爹爹你为何要如此为难我?

小编点评

妖皇他不想做白莲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