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念仲墨沇小说(薛念仲墨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薛念仲墨沇小说(薛念仲墨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古言虐文《焚心靥》完整版火爆来袭,主角是薛念仲墨沇,薛念仲墨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花雨烟自然在场,见状忙劝他,仲墨沇却视而不见。她心生不甘,但薛念已经死了。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古言虐文《焚心靥》完整版火爆来袭,主角是薛念仲墨沇,薛念仲墨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花雨烟自然在场,见状忙劝他,仲墨沇却视而不见。她心生不甘,但薛念已经死了,再不顺的气也该消了。

薛念仲墨沇小说简介

仲墨沇手里的玉佩险些被他掰断,极其***才挤出一句话,“拖出去,乱棍打死!”
花雨烟被架着走,哇哇大哭,身侧的婢女更是哭的不行,“王爷,奴婢都是被侧妃逼得,侧妃心思歹毒,若是不顺着她,她便会弄死奴婢,她,今日王妃受罚以后,她还叫奴婢守着大门,不准任何大夫进来给王妃瞧病,说若是那大夫进来了,奴婢的脑袋就得丢,真的都不关奴婢的事啊……”

薛念仲墨沇小说全文阅读

薛念的遗体在里面,仲墨沇自是要往里闯,秦晨见状也跟着往里去,但火势太大,管家怎么能眼睁睁的瞧着两位尊贵的主子受伤,下了死令将他们拦下,拦也拦不住,最后只能把他们两个打晕了。
等仲墨沇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卧房刚刚灭完火,却已经惨不忍睹,他徒手挖着还溅着些许火星子的,被房梁压着的地面,万分焦急,“薛念,薛念……”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花雨烟自然在场,见状忙劝他,仲墨沇却视而不见。
她心生不甘,但薛念已经死了,再不顺的气也该消了。
管家让人跟着挖,木头还烫着,即便是泼了再多的水也是发烫的,侍卫太监们都硬着头皮上。
管家则一个劲的劝着仲墨沇,“王爷,王爷您身份尊贵,可不能……”
“滚!”
简单的一个字,充满了戾气,仲墨沇的掌心鲜血横流,他却毫无痛感般继续挖着,管家心焦难耐,正要说些什么,却见怜儿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同样鲜血淋漓的手里,攥着一块玉佩。
她的眼神空洞洞的,毫无生气,“别找了,火是奴婢放的,小姐她已经化成灰了。”
管家登时瞪大了眼,“竟然是你放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还道我只是解了个手怎么便着起火了,你……”
话未说完,仲墨沇疾步走到怜儿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你怎敢这般待她,让她尸骨无存!”
“不仅火是奴婢放的,连毒药也是奴婢喂的,”喉间的力量蓦地加重,怜儿没有反抗,“小姐说她好疼,想夫人了,要奴婢喂她吃药,也跟奴婢说,她死后想烧成灰,要奴婢把灰撒在山花间……”
花雨烟诧异的以帕掩唇,倒像是薛念那人清高的做派,却还是道:“不会是你对你主子不满,故意弑主后找的托词吧?”
怜儿没理会花雨烟,她看着仲墨沇,眼里的恨意丝毫未减,“王爷要杀要剐都可,但小姐和夫人都喜欢花,还求王爷做个人,将她撒在山花间,与夫人团聚。”
仲墨沇难以置信的倒退了两步,怜儿大口大口的喘气,将脏兮兮的玉佩递还给了他。
男人的脸煞白,目光紧紧地绞着那块玉佩的形状,正是不久前他亲手系在她腰间的,喉间蓦地涌上一丝腥味,他强行忍着,接过了玉佩。
这时,有侍卫急匆匆的跑上前,与仲墨沇道:“王爷,烟侧妃的事情已经查明,当年您跪在相府门前时,烟侧妃确实告了密,害得王妃从墙头摔了下来,摔折了腿,还有便是……”
花雨烟反应过后便急了,“你胡说什么!再胡说信不信本夫人叫人割了你的舌头!”
那侍卫有些为难,仲墨沇的手死死地攥着玉佩,“接着说!”
花雨烟望向仲墨沇,心里的恐慌瞬间弥漫全身,“王爷,妾身没有,妾身冤……”
剩余的话没说出来,她被仲墨沇的眼神逼退了回去。
见她不插话了,侍卫才继续道:“王妃当年寻南离世子,是为您求情,皇上那才开恩饶您一命,贬为庶人,后烟侧妃传出谣言,说王妃与世子有染,相爷便以为世子对王妃有意,所以取消了您与王妃的婚亲,不准王妃见您,您在相府门前跪着,王妃为您折了腿,被相爷重罚,烟侧妃还雪上加霜,彻底废了王妃一条腿,还有……”
“王妃当年得知您高烧不退,没钱买药,便贱卖了首饰,连王妃母亲赠与她的嫁妆,也一块发卖了……被烟侧妃买去,随便给了点银两送到了您的手里,至于您看见的羞辱您的信,是烟侧妃找人模仿王妃字迹写的……”
花雨烟听到这哪还能安心站着,急急忙忙的跪下了,“妾身冤枉,这都是他的一面之词,妾身绝不会做这种坏事的!”她掉着眼泪,楚楚可怜的望着仲墨沇,“王爷,王爷妾身没有,妾身冤枉……”
侍卫拱手道:“属下皆有人证物证,请王爷明断。”
他说罢,挥手叫人一一上前。
除了南离世子府里的人没有人证在,相府知情的老嬷嬷,昔日看守薛念的侍卫,典当行的掌柜,基本都说了情况。
花雨烟哭的惨兮兮的,“王,王爷,妾身知错,妾身知错了,当年妾身只是玩心罢了,真没想过要害姐姐,还请王爷息怒,饶了妾身吧……”
仲墨沇手里的玉佩险些被他掰断,极其***才挤出一句话,“拖出去,乱棍打死!”
花雨烟被架着走,哇哇大哭,身侧的婢女更是哭的不行,“王爷,奴婢都是被侧妃逼得,侧妃心思歹毒,若是不顺着她,她便会弄死奴婢,她,今日王妃受罚以后,她还叫奴婢守着大门,不准任何大夫进来给王妃瞧病,说若是那大夫进来了,奴婢的脑袋就得丢,真的都不关奴婢的事啊……”
花雨烟狠狠踹了她一脚,“下作的东西,容的到你污蔑本夫人么!”
仲墨沇眸中翻起了滔天的戾色,“把她给本王做***彘,找最好的大夫吊着她的命,谁若是让她死了,本王便让谁陪葬!”
话落,众人大惊,花雨烟被吓得险些失语,“王,王爷,不要啊,妾,妾身错了,妾身再也不敢了,啊……你们放开我!”
花雨烟被拖了下去,其婢女也一并扣押,仲墨沇再也撑不住,猛地吐了口血,管家大骇,忙上前扶他。
怜儿自始至终便这么冷眼瞧着,眼里的讥嘲深深,“王爷,奴婢早就说了……”
“您,一定会后悔的!”

薛念仲墨沇小说免费阅读

是啊,仲墨沇后悔了。
他何止是悔啊,他恨不得马上死了。
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刀下拦人的,是他恨了极久的秦晨。
秦晨把他打晕了,命管家将他五花大绑起来,直至不想寻死才能松开。
管家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从了。
而秦晨望着那一片断壁残垣,眸里的深沉谁也无法辩清。
三天后,仲墨沇总算是想通了,也没怪罪管家,还办了丧礼。[言鱼鱼]
花雨烟还留着一口气,就放在薛念面前赎罪,所有前来上礼的人,都纷纷被吓回去了,唯有花家现任夫人抱着花雨烟哭的泣不成声,拿着剑便要往仲墨沇身上刺,但人都没走两步,就被相爷抓了回去。
仲墨沇如今一手遮天,深得皇上宠信,莫说只是死了两个花家的人,便是整个相府都完了,仲墨沇也不一定有事。
当朝第一个封侯拜王的外姓人,可非普通人。
仲墨沇在薛念的灵位前跪了三天,滴水未进,一语未发。
手上的伤口更是裂开又裂开,怎么都好不了,管家瞧着忧心不已,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深深叹了口气。
人人都骂着他家王爷,却无人知晓他曾经受过多少苦。王妃等了他那么多年,王爷征战沙场几次险些丧命,又何尝不是为了再见她一面,才苦苦撑下来的……
薛念没有遗体,仲墨沇拿着那块玉佩放在了棺材里,一并安葬了。
待送殡的人都散去,天边倏而聚起片片黑云,细细密密的雪花落下,覆在薛念的坟头,好似是在为她送葬。
仲墨沇呆呆地站在她的衣冠冢前,仿若失了魂魄一般,一双眼中满是茫然,甚至没有焦点。
远处的侍卫拿了伞过来,撑在他头顶:“王爷,还是回府吧,王妃已经下葬了......”
仲墨沇道:“退下!”
那侍卫后退一步,却又踌躇着上前,看着仲墨沇的脸上全是担忧之色:“王爷......”
“本王让你退下!”仲墨沇语气冰冷,侍卫无奈,只得恭敬地将伞递过去,“王爷,伞......”
仲墨沇摆摆手,示意侍卫将伞拿走。
侍卫只得恭谨地行个礼后退了下去,他回到原地,远远地看着在雨中失魂落魄的仲墨沇。
仲墨沇站了许久,而后缓缓蹲下,一手扶着石碑,一手则是细细摩挲着石碑上的刻字。
仲墨沇之妻几个字被他反复摩挲着,口中喃喃自语:“薛念,下辈子还做我的妻,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加倍补偿给你......”
说着,他眼中溢出温热的***,在脸上肆意横流,叫人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化开的雪水。
“你是嫌这辈子伤她还不够深,下辈子还想继续祸害她是吗?仲墨沇,你配不上薛念,若真有下辈子,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靠近她......”冰冷的男声,自仲墨沇的身后响起。
同时,侍卫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王爷。”
仲墨沇下意识转头,随即便看到穿着一身黑衣的秦晨正居高临下看着他,清俊的面容上满是嘲讽之色。旁边则是先前拿着伞的侍卫,正忐忑地看着他。
仲墨沇摆摆手,示意侍卫离开。而后他转回头,冷声道:“这是本王与薛念的事,与南离世子无关。”
秦晨冷哼一声:“本世子便是管了又如何,你根本没资格再提起薛念。”
仲墨沇蹭地一下站起身来,转过身看着秦晨,一双眼中满是冰冷:“本王从不知南离世子这般爱多管闲事。薛念薛念,叫得倒是亲热,若不是你,本王与薛念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呵。”秦晨唇角勾起,不由地冷笑出声,“武陵王可真是让本世子大开眼界。当年若不是薛念求本世子多管闲事,只怕你仲墨沇早就去阎王那里报道了,还能站在这里,与本世子逞口舌之利?”
“......她如何求的你?”仲墨沇突然冷静下来,怜儿早就与他说过薛念为他做的一切,只是个中细节,他却不得而知,想来她那时,一定极为艰难吧……
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去了解她做的一切,虽然这样做只会令他愈加痛苦,可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是有牵连的。
秦晨瞥了仲墨沇一眼,绕过他走到薛念的墓碑前蹲下,专注地盯着墓碑,低声道:“这里应当改成秦晨之妻才对,原本我是有机会的......”
仲墨沇面色更阴沉了几分,他看着蹲在身前的男人,恨不得一脚将秦晨踹飞出去。
他不悦地再次开口:“南离世子,本王方才......”
他话未说完,却见秦晨猛然起身看向他,眉目间全是悲痛。
“薛念她......那日下着大雪,本世子一出门,便瞧见她跪在雪地里,白雪落满了她的肩头、发上,她的衣衫都被雪打湿了,浑身冰凉,一直在止不住地发抖。她求本世子救你,只要能救你,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小说推荐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为了给友友们带来焚心靥薛念仲墨沇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编都瘦了呢,关注小说就是对小编的鼓励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