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念仲墨沇小说(薛念仲墨沇)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薛念仲墨沇小说(薛念仲墨沇)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导读:《焚心靥》是一本非常火爆的古言虐文,主角是薛念仲墨沇,薛念仲墨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是啊,仲墨沇后悔了。他何止是悔啊,他恨不得马上死了。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刀下拦人的,是他恨了极久的秦晨。

小说介绍

《焚心靥》是一本非常火爆的古言虐文,主角是薛念仲墨沇,薛念仲墨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是啊,仲墨沇后悔了。他何止是悔啊,他恨不得马上死了。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刀下拦人的,是他恨了极久的秦晨。

薛念仲墨沇小说简介

仲墨沇站了许久,而后缓缓蹲下,一手扶着石碑,一手则是细细摩挲着石碑上的刻字。
仲墨沇之妻几个字被他反复摩挲着,口中喃喃自语:“薛念,下辈子还做我的妻,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加倍补偿给你......”
说着,他眼中溢出温热的***,在脸上肆意横流,叫人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化开的雪水。

焚心靥薛念仲墨沇小说全文阅读

是啊,仲墨沇后悔了。
他何止是悔啊,他恨不得马上死了。
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刀下拦人的,是他恨了极久的秦晨。
秦晨把他打晕了,命管家将他五花大绑起来,直至不想寻死才能松开。
管家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从了。
而秦晨望着那一片断壁残垣,眸里的深沉谁也无法辩清。
三天后,仲墨沇总算是想通了,也没怪罪管家,还办了丧礼。[言鱼鱼]
花雨烟还留着一口气,就放在薛念面前赎罪,所有前来上礼的人,都纷纷被吓回去了,唯有花家现任夫人抱着花雨烟哭的泣不成声,拿着剑便要往仲墨沇身上刺,但人都没走两步,就被相爷抓了回去。
仲墨沇如今一手遮天,深得皇上宠信,莫说只是死了两个花家的人,便是整个相府都完了,仲墨沇也不一定有事。
当朝第一个封侯拜王的外姓人,可非普通人。
仲墨沇在薛念的灵位前跪了三天,滴水未进,一语未发。
手上的伤口更是裂开又裂开,怎么都好不了,管家瞧着忧心不已,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深深叹了口气。
人人都骂着他家王爷,却无人知晓他曾经受过多少苦。王妃等了他那么多年,王爷征战沙场几次险些丧命,又何尝不是为了再见她一面,才苦苦撑下来的……
薛念没有遗体,仲墨沇拿着那块玉佩放在了棺材里,一并安葬了。
待送殡的人都散去,天边倏而聚起片片黑云,细细密密的雪花落下,覆在薛念的坟头,好似是在为她送葬。
仲墨沇呆呆地站在她的衣冠冢前,仿若失了魂魄一般,一双眼中满是茫然,甚至没有焦点。
远处的侍卫拿了伞过来,撑在他头顶:“王爷,还是回府吧,王妃已经下葬了......”
仲墨沇道:“退下!”
那侍卫后退一步,却又踌躇着上前,看着仲墨沇的脸上全是担忧之色:“王爷......”
“本王让你退下!”仲墨沇语气冰冷,侍卫无奈,只得恭敬地将伞递过去,“王爷,伞......”
仲墨沇摆摆手,示意侍卫将伞拿走。
侍卫只得恭谨地行个礼后退了下去,他回到原地,远远地看着在雨中失魂落魄的仲墨沇。
仲墨沇站了许久,而后缓缓蹲下,一手扶着石碑,一手则是细细摩挲着石碑上的刻字。
仲墨沇之妻几个字被他反复摩挲着,口中喃喃自语:“薛念,下辈子还做我的妻,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加倍补偿给你......”
说着,他眼中溢出温热的***,在脸上肆意横流,叫人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化开的雪水。
“你是嫌这辈子伤她还不够深,下辈子还想继续祸害她是吗?仲墨沇,你配不上薛念,若真有下辈子,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靠近她......”冰冷的男声,自仲墨沇的身后响起。
同时,侍卫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王爷。”
仲墨沇下意识转头,随即便看到穿着一身黑衣的秦晨正居高临下看着他,清俊的面容上满是嘲讽之色。旁边则是先前拿着伞的侍卫,正忐忑地看着他。
仲墨沇摆摆手,示意侍卫离开。而后他转回头,冷声道:“这是本王与薛念的事,与南离世子无关。”
秦晨冷哼一声:“本世子便是管了又如何,你根本没资格再提起薛念。”
仲墨沇蹭地一下站起身来,转过身看着秦晨,一双眼中满是冰冷:“本王从不知南离世子这般爱多管闲事。薛念薛念,叫得倒是亲热,若不是你,本王与薛念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呵。”秦晨唇角勾起,不由地冷笑出声,“武陵王可真是让本世子大开眼界。当年若不是薛念求本世子多管闲事,只怕你仲墨沇早就去阎王那里报道了,还能站在这里,与本世子逞口舌之利?”
“......她如何求的你?”仲墨沇突然冷静下来,怜儿早就与他说过薛念为他做的一切,只是个中细节,他却不得而知,想来她那时,一定极为艰难吧……
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去了解她做的一切,虽然这样做只会令他愈加痛苦,可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是有牵连的。
秦晨瞥了仲墨沇一眼,绕过他走到薛念的墓碑前蹲下,专注地盯着墓碑,低声道:“这里应当改成秦晨之妻才对,原本我是有机会的......”
仲墨沇面色更阴沉了几分,他看着蹲在身前的男人,恨不得一脚将秦晨踹飞出去。
他不悦地再次开口:“南离世子,本王方才......”
他话未说完,却见秦晨猛然起身看向他,眉目间全是悲痛。
“薛念她......那日下着大雪,本世子一出门,便瞧见她跪在雪地里,白雪落满了她的肩头、发上,她的衣衫都被雪打湿了,浑身冰凉,一直在止不住地发抖。她求本世子救你,只要能救你,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焚心靥薛念仲墨沇小说免费阅读

“做什么都可以?”仲墨沇面色一变,他右手抚上自己的心口,唇角向下耷拉着,整个人显得很是颓丧。
这一刻,仲墨沇只觉得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浑身的血液都几乎冻结了。
薛念那样一个高傲的人,竟会为救他而给旁人下跪,更不必提她还说出做什么都愿意的话,可见她当时,真的走投无路了。
“对,做什么都可以。她那样小小的一个人儿,跪在一片白茫茫之中,任谁见了,也无法对她狠下心来。本世子真是好悔,若当日没有答应她,或是坚持最初的条件,就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她了......”
闻言,仲墨沇的心瞬间被高高提起,他急急追问道:“你提了什么要求?”
秦晨冷冽的剜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我要她嫁给本世子。”
“不行!她不能答应你。”仲墨沇似乎是忘了此事已然过去,他迫不及待地打断了秦晨的话。薛念是他的妻,谁都不能抢。
秦晨双手握拳,咬紧牙关忍了许久,才克制住将仲墨沇打翻在地的冲动:“她若是应了本世子,你以为还能有你什么事吗?”
仲墨沇这才稍稍冷静下来,他面色缓和了一些,声音却依旧冰冷:“那你为何还要救本王?”
既然薛念没有答应,秦晨便没理由救他,可为何......
秦晨望着京城的方向,发了好一会儿愣,半晌后才喃喃:“本世子若不答应,她便跪在那里不肯起身。她本就体弱,我怎么舍得让她受那种苦......”
说着,他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来,若是他那时能狠下心来多好,她便不必在仲墨沇那里遭那么多罪了。
可惜,如果只是如果,永远成不了真。
秦晨看了一眼呆愣在墓碑前的仲墨沇,看他痛苦地蹲下身揪着自己的头发,听他口中喃喃喊着薛念的名字,不由地嘲讽道:“拥有时不珍惜,失去了才追悔,晚了!”
说完,秦晨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仲墨沇依旧蹲在坟前,难以释怀,而秦晨的身影,则逐渐远去……
待秦晨回到府中,便径直去了一间装饰得宛如女子闺阁的屋内。
象牙白大床上躺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只是瞧着面色有些病态的白。若是有识得的人瞧见她的样貌,定然会大吃一惊:这不正是那已然死去的武陵王妃吗?
秦晨站在床边,低头痴痴的看了床上双目紧闭的女子许久,才转头询问一旁的侍女:“她可曾醒过?”
侍女摇摇头:“回世子爷的话,小姐一直不曾睁眼......王大夫来瞧过了,说她心存死志,若是自己不愿醒来,怕是......”
侍女说着,声音便逐渐小了下去。
秦晨愣愣地看着薛念,心存死志?
他抿了抿嘴,心中苦笑。
薛念,你就这般爱他,没了他,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吗?你为何不肯回头看看,有人一直在身后等着,只要你回头看一眼,一眼就好......
他蹲在床边,仔细端详着薛念的脸,她即便是在昏迷中,也是眉头紧锁。昔日的明媚全不见了踪迹,如今她的心头,只余愁绪萦绕。
她就那样静静躺着,只是面上的神情似乎有些痛苦。
秦晨抬手抚上她的眉头,来回轻抚她的额头,似乎想要将她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忽然,他的手顿住了,他触到了薛念眼角的泪,冰冰凉凉的,缓缓渗入她头下的软枕中。
秦晨拿出帕子,细细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渍,尝试着轻唤道:“薛念,薛念......”
他仔细观察着薛念的反应,却发现她依旧没有要睁眼的迹象,只是口中好似在喊着什么。
秦晨俯下身,将耳朵凑到薛念的唇边,细细辨听。
“不!不要娶她,不要......”她声音极小,语气里却满是痛苦与乞求。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焚心靥薛念仲墨沇小说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