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郁折虹铂吟)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郁折虹铂吟)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郁折虹铂吟小说————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薇我无酒所著,讲述了郁折虹身患绝症,在一台手术失败后穿进了游戏《神明的爱意》里。这个游戏打着恋爱标签,玩家却在不停卑微求

小说介绍

郁折虹铂吟小说————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薇我无酒所著,讲述了郁折虹身患绝症,在一台手术失败后穿进了游戏《神明的爱意》里。这个游戏打着恋爱标签,玩家却在不停卑微求

郁折虹铂吟内容介绍

“郁先生,你确定要在死后捐出你名下所有的资产吗?”
高级病房里,墙壁和床品皆是雪白,墙壁上的光屏微微闪动,女声播放着新闻,让这件空阔的病房不显得那么冷寂。
头发微白的中年律师坐在床边,手中拿着文件向病人确认遗嘱内容。
这本应该是医院里十分常见的场景,唯一不太常见的是病床上那个病人。
他实在太年轻了,看起来不过20出头,还带着精致的少年感。是个肤色雪白的混血长相,浅青眼眸,微卷的长发披在肩头。

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全文阅读

病人床头的病历卡上,写着他的名字——郁折虹。
“赵叔,你已经问过好几遍了,”郁折虹伸了个懒腰,视线从光屏上移开,笑说,“我确认。”
他右眼皮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痣,转眼的神情尤其好看。
郁折虹天生嘴角微微上翘,缓和了他眉眼过于有攻击性的漂亮,就连现在也不例外,明亮笑意在那双浅青眼眸里流转。
赵律师沉默,最后还是说:“……好。”
——他们在谈论的,是郁折虹的遗嘱。
郁折虹,外界称他为鬼才漫画家。
他15岁出道,16岁短篇漫画集和长篇连载同时爆火,17岁漫画销量达到世界第一。
他无可比拟,前途无量。可也就是在17岁,他患上了一种怪病,当代的医疗水平甚至无法查出病因。
惊才绝艳的新星在最好的年纪双腿瘫痪,精神堪忧,负/面新闻缠身。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就此陨落,因为新闻里那个疯疯癫癫的病人,看起来随时会拿起笔扎进自己的咽喉。
但是他没有。
沉寂了整整两年,郁折虹突然重新开启了连载。这一年他19岁,顶着压力和赌注逆风翻盘,用自己的笔了结了所有争议,甚至达到了新的高峰。
数不清的奖项、销量数年连冠、“当代最杰出青年漫画师”……
他用短短几年就走完了同行十几年的路,离正式封神只差最后一顶皇冠——“贝里漫奖”,所有漫画师都想得到的终身荣誉。
……前提是他活下去。
今年他22岁,病一直没有好。明天,他会接受一台手术。手术的成功率只有8%,而且就算成功了,也只是多活那么几年罢了。
赵律师想想就难过,但病床上的青年却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反还笑着说:“赵叔,你有没有找好新的客户?我死了不会让你工资下滑吧。”
恐怕谁都没法从郁折虹的神情里看出他是个重病病人,他太明艳了。
赵律师摇摇头,看着空空的病房想到郁折虹那对父母,又是要叹气。
关于郁家的事他了解不多,但圈内都有耳闻。
郁家也是豪门世家,郁折虹当年为了追求他的“艺术”离家出走,和家里闹翻了,至今都没有和好。他的遗嘱里,也半个字都没提到家里。
如今郁折虹要做这么大的手术了,也没见个人过来关心一下。
空气陷入短暂寂静,惟有墙壁的光屏还在发出声音。
“……接下来,让我们切换到游戏娱乐频道……”
郁折虹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词:《神明的爱意》。
《神明的爱意》是一款恋爱攻略游戏,全息制作。郁折虹记得这是自己收到的第一个商业合作邀约,游戏方邀请他设计玩家的攻略者角色外观,但并不涉及游戏核心设定。
合作很愉快,一开始郁折虹很是关注游戏的进程,但后来生病,就没心思再管这些了。
郁折虹被新闻吸引,却发现这新闻是宣告《神明》游戏倒闭的。
他兴致盎然听主持人分析它失败的原因,情绪从惊讶变成了想笑。
全息游戏以身临其境为卖点,《神明》当然也是,当初打的旗号就是“给你一场真实的攻略体验”。
玩家们想的都是和攻略对象“真实”地拥抱、接吻、谈恋爱,但玩了之后才发现被骗了。
攻略对象神明名为“铂吟”,玩家发现这根本是个毫无感情的怪物。
他一次次地让玩家GG,玩家期待中的真实恋爱变成了真实地体验死亡,恋爱游戏活生生打成了恐怖游戏,有不少投诉信都说自己留下了心理阴影。
游戏上市一年,没有一个人打出和神明的HE结局,死亡方式倒是解锁了几百个。
如此惨烈的翻车,《神明》不倒闭才怪了。
光屏画面切到了游戏场景。
——这是《神明》最初放出的宣传广告。
白金色系的机械城市高耸入云,上方是一望无垠的蓝天。
人类的高楼大厦和灵气魔法的痕迹奇妙融合,而在城市中央高塔的最顶端,神明俯视人间。
不得不说,《神明》工作组的制作还是相当好的,当年他同意参与企划,就是被这看似靠谱的投资吸引了。
新闻画面一转,突然切给了神明。
他穿着白色的圣袍,衣料上金色的机械暗纹如流云般闪着光。
头顶是一圈棱形的蓝色浮空晶体宝冠,银白的长发微微拂动。
神明左眼上还别着一枚金丝边单片镜,细链垂下,坠着一小片蓝色晶体。镜片后,同色蓝眸沉静如冰。
这个角色简直每一个细胞都写着“高岭之花”和“高不可攀”。
纵然郁折虹审美更倾向于张扬而非冰山,这一刹那也还是被惊艳了。
他看着铂吟直到新闻画面消失,然后拿手机逛了下游戏论坛,看玩家花式骂制作组。
他道:“这制作组憨得还怪搞笑的。”
郁折虹成名很早,后来专注于个人漫画的创作,所以《神明的爱意》其实是他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商业合作。
结果倒闭得这么凄凉。
“……赵叔,我遗嘱上再加一条吧。”郁折虹说,“把《神明的爱意》买下来。”
他想了想又道,“就算手术成功了也要买,那样我就可以玩了。”
赵律师:“……”
赵律师被他这“下楼买个菜”的态度噎了一下,但还是认真记下了这条。
郁折虹这几年脾气很好,只有在消费习惯上还是典型的豪门纨绔。多年来类似于“巨款买下游戏给自己一个人单机玩”的事没少干。
两人说着话,门外走进来一个护士,彬彬有礼:“您好,还有1个小时就到郁先生预定的手术时间了。”
赵律师站起身:“我在外面等着。”
郁折虹笑眯眯:“赵叔再见。”

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郁折虹铂吟免费阅读

……
在麻醉逐渐起效的时候,郁折虹其实没有很难过。
他只是在感慨,离贝里漫奖的那“一步之遥”,自己也许永远都跨不过去了。
……
*
郁折虹在一片光亮中睁开眼睛,入目就看到了蔚蓝逼人的天穹。
……咦,天穹?
病房里怎么会看到天穹?
他又犯病出现幻觉了?
随着意识渐渐回笼,他耳畔涌入细碎的声音,像是草叶的摇动、虫豸的低吟,鼻端浮动着花木的香气。
郁折虹是一个很能感知美的人,这景色让他呼吸静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仰躺着,似乎置身于一个花园之中,身下是坚硬冰凉的石板。
花园的草木形态奇异、圣洁灵动,似乎……不像是地球的生物。
也不是幻觉。
郁折虹心里长长“嗯——”了一声。
他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想,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这花园里的“生物”。
一种外观和水母一样的、漂浮在空气里的小东西,只不过它们是由机械构成的,触须也是柔软的金属。
这东西他认识,是《神明的爱意》世界观里最常见的一种机械生命,名为“云幽灵”。
郁折虹:“……”
自己是手术失败穿进游戏里了?!
空气里的机械水母们似乎对这个花园里的异界来客感到好奇,向他聚拢而来,蹭着他的衣角。
震惊之下,郁折虹想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四肢没有一点力气。而且瞬间一股刺痛席卷了他的脑海。
“嘶……!”
仿佛有一只手强拿着一堆记忆往他脑子里塞,郁折虹想捂住头,但动弹不得。
“……神明……铂吟……机械之城……献祭……献祭……”
“……控制他、牵绊他……”
“……控制、控……”
什么东西?
郁折虹痛得冷汗淋漓、只想大叫,突然想起了游戏的设定。
——在《神明》的某个起始点里,玩家被“献祭”到神明的机械之城,然后在花园的白色祭坛里醒来。
这不就是他现在遇到的场景?
那个不知名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给他***,郁折虹下意识地心中一蓄力,把这声音丢了出去!
郁折虹撑坐起身,然而那***之力没有放过他,他感觉到它还在试图回到他身上。他全身都紧绷起来试图去抵抗——
就在这时。
“——”
“砰!”
脑子里尖细的声音炸响,随即没了声,世界清静下来。
……消失了?
郁折虹还未来得及放松,就一僵。
——有什么更加恐怖、庞大的东西接近了。
“沙沙……”
有平地而起的风在花园里卷起,郁折虹恍然听到了音乐般的声音。
乐声空灵遥远,像是机械碰撞发出的声音,足可称得上优美动听,但在这阵音乐里,郁折虹却僵硬起来。
不止他一个察觉到了危机感,原本聚拢在一起的云幽灵们受惊一般纷纷退去,像是在躲避什么。
花园里原本还有虫鸟啾鸣,这会儿全部消失了。
音乐声越来越近,那种无形的、恐怖的感觉也越来越近。
在到达一个临界点时,乐声突然静止了。
“嚓”。
草叶被轻微踩动的声音。
郁折虹手指发僵,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来,【神明的花园】这个刷新点,号称百分百开局死,没有一个玩家在这里活过5分钟!
一片死寂中,郁折虹慢慢抬起头。
他撞进了一双冰湖般的蓝色眼眸里。
花园的所有者、俊美无俦的神明,微微垂下银白色的眼睫注视着他,像是在看什么无机质的物品。
“……!”
郁折虹还没说出一句话,就被铂吟伸手卡住了脖子。
一道没有任何情绪的、冷漠的声音落入耳中:
“祭品?”

小编推荐理由

请和危险的神明谈恋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