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陶宝司冥寒)全本免费完整版阅读

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陶宝司冥寒)全本免费完整版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小说《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完整版阅读,主角是陶宝司冥寒,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对我没兴趣有什么关系,我对他有兴趣就行了!”说完,不等司垣齐说话,就把手机给挂了。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小说《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完整版阅读,主角是陶宝司冥寒,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对我没兴趣有什么关系,我对他有兴趣就行了!”说完,不等司垣齐说话,就把手机给挂了。手指***的差点把屏幕都给摁碎了。

小说介绍

“对我没兴趣有什么关系,我对他有兴趣就行了!”说完,不等司垣齐说话,就把手机给挂了。
手指***的差点把屏幕都给摁碎了。

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全文阅读

“对我没兴趣有什么关系,我对他有兴趣就行了!”说完,不等司垣齐说话,就把手机给挂了。
手指***的差点把屏幕都给摁碎了。
这个司垣齐,分手了还这么恶心人。
她的手机号是回国后重新换的,司垣齐会知道肯定是从袁清那里得来的。
沉静下来,陶宝内心是不安的,她回国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认识她的人却越来越多。
认识她没关系,知道她有孩子她也无所谓,反正她这辈子就这样了。
可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司冥寒也是京都人啊!
千万不能让司冥寒知道她生了他的孩子!
那么大的京都,还遇上了,更是进了KING集团,跟个上赶着似的,难怪司冥寒说她在他面前晃居心不良。
回到家,小家伙们都睡了。陶宝回去后,秋姨才回家。
床上的小家伙们本来是好好入睡,后来就变成四仰八叉的了,还有趴着撅着小屁屁的。静静一只脚穿着袜子,一只小肉脚露在外面,再看,袜子在莽仔手里捏着呢。肯定是睡得迷糊被他拽下来的。
陶宝趴在床上,开始亲小隽肉乎乎的手臂,吸他的婴儿肥的脸,从第一个吸到第六个。
吸完后陶宝脑袋有点晕,缺氧造成的,啊,吸得有点猛了。
隔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陶宝还准备睡个天翻地覆的。
然而,生下孩子后的她,对于睡个满足的觉是不太可能的。
就算是孩子没有吵她,生物钟也让她醒了。
陶宝一有意识,就感觉到呼吸特别的沉重,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肥都都的脸,莽仔整个趴在了她的胸口,正睡得香。
而旁边包着尿不湿的***对着她的脸,还不知道是哪个。
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身体被小肉团们包围了,天天如此。
真的是累啊……睡个觉跟打仗一样。
“莽仔,醒醒了。”陶宝叫他。
“嗯……啊……”莽仔小手揉揉眼睛,张开了,第一眼看到陶宝,眼睛顿时星星闪烁,“麻麻!”
“莽仔早上好啊。”陶宝笑。
然后,听到咚地一声,不知道谁掉地上去了。
吓得陶宝坐起身,只见掉在地上的小隽双手搭在耳边,上衣下摆往上掀起,露着圆鼓鼓的小肚皮,依然睡得香。
莽仔看着,一脸思考中的模式。
陶宝不由觉得好笑。
点着床上和地上的孩子,“一二三四五……六,刚好。”
白天陶宝带着孩子们遛弯,去了商场。
“排着队啊,不要乱跑。”陶宝说。
于是六个小家伙以小隽带头,往前走。
吸引了商场里的好多人,还用手机拍着——
“哇,都是一样大的,好卡哇伊啊!”
“看最后一个掉队了,哈哈,呆萌呆萌的。”
“这是哪来的孩子啊?都是托儿所的么?”
那些旁边的人都被萌化了,一直盯着看。
小家伙们似乎是被看习惯了,完全没有害羞的,走得规规矩矩。
倒是陶宝,脸红红的很不好意思。
“麻麻,我要辣个!”绩笑指着一门店外面的熊猫布偶,激动地小脸都红了。

一胎六宝爹地好厉害免费阅读

陶宝看了眼上面的价钱,靠近两百块钱呢,这还算是便宜的,不过既然带他们出来,花钱那是肯定的吧!
咬咬牙,就给绩笑买了。
绩笑抱着熊猫娃娃开心极了,对秋姨说,“这是麻麻给我买惹!”
“对麻麻买的。”秋姨笑。
注定的,买了一个,其他孩子肯定也得买,不能搞偏心。
小隽的是把塑料枪,拿着就开始biabiabia。
绩笑的是熊猫,欢喜地一直抱着不撒手。
冬冬和静静的是风筝,小嘴撅着一吹就转起来了。
细妹的是一个塑料的戒指套在手指上。
而莽仔的是一支记号笔,拿到手后,就准备在护栏上画,被陶宝及时拦住。
司冥寒从酒店出来,就看到门口等候的车子旁边,一个还没有轮胎高的小孩子拿着记号笔在黑色的漆身上画画,画得非常认真。
章泽见状,忙要出声,司机就算是坐在车里看不见,那也不是理由。
“让他画完。”司冥寒说。
章泽不解,心想,司先生什么时候这么有善心了?倒是很意外啊。
莽仔很认真地一笔一划,像极了一个蓝色的钢丝球。
司冥寒走上前,章泽将小孩拉开,司冥寒朝那小孩肉肉的脸看了眼,养的挺好。
司冥寒上车前说,“记得找他父母赔偿。”
说完,车子就走了。
“……”章泽,我收回刚才说司先生善心的话,您这太腹黑了。
秋姨跑过来,“莽仔,你别乱跑啊,差点找不到你。”
陶宝去厕所了,让她看着孩子的,一转眼莽仔不见了,吓死她了。
章泽看着秋姨,“你家孩子?”
“是,怎么了?”秋姨问。
章泽将手机的照片打开给她看,正是莽仔的杰作,“这是一辆劳斯莱斯,三天内打这个电话,清洗加保养的费用会告诉你。不要想着逃避责任,孩子没有错,失职的是父母。如果不打这个电话,我会查到你,到时候事情就更严重了。”
递给秋姨名片后,瞥了眼秋姨,往停车场去了。
秋姨不敢相信莽仔离开这么会儿,就闯祸了。
而莽仔似乎知道自己犯错了,低着头,一脸的悲观。
陶宝和其他小家伙过来,“秋姨,你怎么把孩子放别人店里了,不安全。怎么了?”
秋姨将名片给陶宝,说了莽仔干的事情。
“不是吧?劳斯莱斯?”陶宝要哭了,莽仔啊,你就算是画,能不能挑便宜的车啊?
只是当她看到名片上的名字时,愣住,章泽?哪个章泽?不会那么巧吧?
“这是我看护不当,从我工资里扣吧?”秋姨说。
“不关你的事。”陶宝回神,问,“给你名片的男人身边是不是还有个男人?”
“不知道,我找到莽仔的时候,就只有一个男人。”
陶宝记得,章泽开的不是劳斯莱斯,劳斯莱斯是司冥寒的。
不会是被司冥寒看到了吧?
陶宝心有余悸,看到孩子司冥寒不会发现什么,因为六个孩子只有小隽最像司冥寒,真是有惊无险。
“走,回去再说吧。”陶宝说。
回去后,陶宝蹲在厕所里盯着那张名片,怎么办?这个电话要不要打?当然了,打电话只能让秋姨打,可这费用肯定是不低的,她还不起啊!
陶宝抬头看着跟进来一脸悲伤的莽仔,汗,待在厕所里不走,你不感觉到臭么?
“没关系的,不要紧,麻麻打电话就好了,莽仔不是故意的,但下次不能再画别人的车车了,知道么?”
“嗯。”莽仔点头。
“乖,出去跟小隽他们玩去吧。”
电话一直拖到星期一的早上上班前才让秋姨打。
开着免提。
“喂您好,那天我家孩子画了您的车,请问要赔多少啊?”秋姨问。
“两万多,你就赔两万吧。”
“两万?”秋姨抬头看陶宝。
陶宝一脸崩溃,就知道不会便宜。指了指手机,让秋姨继续说,“我现在带着孩子,又要上班,没什么钱,能不能分期付款啊?”秋姨问。
“你丈夫呢?”
秋姨和陶宝没想到他会问到这个问题。
没法当着面告诉秋姨,陶宝便一只手卡着喉咙,舌头伸老长,翻白眼。
秋姨便说,“上吊死了。”
“……”陶宝。
“……”手机那头的章泽。“那就分期付款吧。”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