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寒清玉(舒梦菡)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西寒清玉(舒梦菡)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西寒清玉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舒梦菡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她,舒梦菡,上一世郁郁而终。再醒来,再一次回到17。面对上一世的感情不顺,亲人不幸,一世虚度等等这一世她又要怎样面对她的新的生活。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西寒清玉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舒梦菡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她,舒梦菡,上一世郁郁而终。再醒来,再一次回到17。面对上一世的感情不顺,亲人不幸,一世虚度等等这一世她又要怎样面对她的新的生活。

小说介绍

她,舒梦菡,上一世郁郁而终。再醒来,再一次回到17。面对上一世的感情不顺,亲人不幸,一世虚度等等这一世她又要怎样面对她的新的生活。

西寒清玉全文阅读

街道上,
“曦南,你听我的,你抱抱这猫,你会喜欢的。“
罗曦南瞬间回身,面露惊恐。
‘啊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是怕猫啊,哈哈哈。“
罗曦南黑脸;“哪有的是,我是怕它,怕它撕坏我的衣服。
二皇子笑道:“你别不承认了,就这个猫,这么小,哪里会抓坏你的衣服,你分明就是怕他,哈哈哈,笑死我了,堂堂罗家二公子,武艺了的,竟然,怕猫!哈哈哈……”
“你……”
“哈哈哈,你放心,大哥,罗家二公子,我一定会好好的保守这个秘密的,哈哈哈……。“二皇子一面笑,一面向前走去。
“你……,你等着,我就不信没有什么东西是让你害怕的。“罗曦南自言自语道。
“你等等我,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罗曦南快步追上去。
“赶快去做任务啊,只怕这一上午我们两个闲逛的时候,大皇兄已经快完成了。“二皇子道。
“二皇子呀,你急什么嘛,看你挑选猫的时候怎么不急啊!”罗曦南斜眼看二皇子。“再说了,你那大皇兄办事,哪有那么快,放心,我们一定办的比他好百倍。“
马车上。
舒梦倾:“菡儿啊,那个什么罗家二公子,怎得这样。还有他那狐朋狗友,他的人品想必是……”
舒梦菡:“姐姐你可不要被他那玩世不恭给骗了,此人心思缜密,心狠手辣可不是你我可想像的;至于他的朋友,姐姐也别胡乱猜测,那个是当朝的二皇子。宗旨,这二人,都不是好惹的,更何况姐姐以后还要嫁进罗家。”
‘不过上一世罗曦南倒是没有对姐姐做什么,反而还是很不错的’,舒梦菡心想。
舒梦倾·:“二皇子!皇上!今天这是怎么了!”
舒梦菡喃喃:“是啊,皇上,二皇子,还有罗曦南同时到了一个酒楼,这是巧合,还是?”
舒梦倾:“菡儿,你在说什么?”
舒梦菡:“没什么,就是想到了点旧事,姐姐无需担心的,都过去了。”
舒梦倾:“难不成你是想到了那年过年时的是?罗家二公子刚才提到的。”
舒梦菡:“是啊,姐姐,你不提醒,我都想不到,罗曦南此人此时一向是属于那种散漫不羁、漫不经心的人,对与别人的事一定是一种满不在乎,与我何干的态度啊。为什么对于我那年的事那么清楚啊!”
舒梦倾:“菡儿啊,你也不要小看了你的影响力,你那年的事,只怕是全京城的那些夫人们都知道,而且,至少整整的谈论了一年,那一年,母亲去参加宴会,总是听到一些长舌妇在一旁谈论你。”
舒梦菡:“是啊,姐姐,你也说了我的事情在妇孺们口中谈论的很多,但是他又是为什么呢?他可不是喜爱打听这些事情的人啊。”
以舒梦菡上一世对于罗曦南为数不多的了解,舒梦菡认为这些事情,就算是他的母亲拉着他在他的耳边说,只怕他都不会听的。
舒梦倾:“可能是就无意知道了吧,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能是无意中听到了,而这个人的长姐是他长兄的未婚妻吧”
‘她的长姐是他的长兄的未婚妻?这层关系对于罗曦南来说爬山太远了点吧。对于罗曦南来说,怕是对自己的妹妹都没有这么上心吧,‘舒梦菡心想,她并不认同舒梦倾这简单又不可能的猜测。
舒梦菡:“或许吧,希望是这样吧。”舒梦菡真的不希望有什么意外发生,她这一生,一定要保住姐姐,还有自己好姐妹罗曦茵的生命。
舒梦菡想到这里,更加不相信罗曦南对于自己的事情只是道听途说。他现在正是对于其他人满不在乎,至少对于外人;‘
‘而上一世,舒梦菡对于罗曦南的了解,舒梦菡明白,罗曦南绝对是一个十分谨慎、慎小事微的人,怎么可能去随意的听他人的传言就相信呢?‘
‘这样一来,就说明他一定是对于此事上了心了,只是一个普通的二小姐,他为什么这么上心?’舒梦菡想不出来。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舒梦菡心想。
舒梦倾·:“菡儿啊,你是什么时候见过的皇上、二皇子这等大人物的,怎么皇上还走了过来,和你说了那些话?”
‘鬼知道那皇上是怎么想的,他那心思简直就是海底针,她舒梦菡怎么琢磨的到。只怕是她看了他,但是问题不在这里而是在看了他以后迅速的躲避,让他皇上起疑了吧。’舒梦菡心里嫌弃暗道。
舒梦菡上一世就知道那个家伙及其的多疑。
舒梦菡玩笑道:“怕是见到了姐姐你的美貌,无法移开视线吧!”
舒梦倾:“你这…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舒梦菡:“我才没有胡言乱语,姐姐容貌美丽是公认的。”
转眼间到达了商铺。
映秋忽地插嘴道“二位小姐,已经到了,我们下车吧。”
舒梦倾:“走吧,绸缎铺子,掌柜的说几日前刚上来新款,春天穿刚刚好,应该还没有摆放出来,你去挑挑有没有喜欢的款式,‘先下手为强啊‘。“
舒梦菡:“既然姐姐盛情邀请,那我就不和姐姐客气啦,走吧,姐姐,”
二人一同***店铺,只见各色各样的绸缎样子映入眼帘。款式,颜色都各不相同,还有几个伙计在努力的卖货,与买家还价。
店里人很多,比肩迭踵,好不热闹。
几人在人群中穿梭,终于挤到了临近库房的地方。
舒梦菡:“姐姐啊,你这店经营的真实不错,比肩叠迹的,生意很好啊!”
舒梦倾:“也还好吧,勉勉强强有点收入而已。”
舒梦菡:“姐姐啊,你就别夸张了,你这店铺啊,这已经快到了人满为患的地步了。”
舒梦倾:“日常其实没有这么多的顾客,就是零零散散的几个。至于过年过节嘛,人倒是很多,但也有很多只是来逛逛;有的人来采集,学习一些新样式,自己回家自己织布制作的也有不少;况且啊,每逢年节,我这店总是会多多少少的有些优惠,很多人这个时候来采购,平常便不来的,这也导致我们挣得不多。“

西寒清玉免费阅读

“如此啊,那就没什么法子补救的吗?“舒梦菡问道。
“目前是没有的,我们的铺子算不得大,日常收入全部依靠着零散的出售,没有整体的定制或是购买“舒梦倾解释道。
“那姐姐说的是指例如像皇家供货吗?“
“是啊,还有不少王府,只是我们的铺子着实是不够大,而且也没什么人脉,便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多进些高等材料,由于来的人少,各府的夫人小姐更少,货便卖不出去,进的样子少了吧,又没什么供他们挑选的花样,于是人便少来了,这样便是恶性循环了,于是我们的铺子便会是只是一个中型偏大的样子了。“舒梦倾一口气说完了一大串,正累着去喘气。
“呵“,舒梦菡瞧着舒梦倾的样子笑了,舒梦倾这真真是被无奈到了呀她可是很少表现情绪,今日这样可真真是少见得。
“你还笑,幸灾乐祸,哼。”舒梦倾嫌弃得瞧了舒梦菡一眼。
“那里啊,我这不是觉得姐姐,姐姐可爱嘛!”舒梦菡急忙狗腿说到。
“可爱?”舒梦倾喃喃道,她此时正是满脸的问号黑线,她哪里是可爱的人,这妹妹词库里就没有其他词了嘛。
“菡儿,你快快去瞧瞧,有没有喜欢的,我去瞧瞧其他的。”、
“嗯,好,”舒梦菡说完便去个处逛了逛,也不客气,最终挑了两匹单色缎子。
舒梦菡回到马车上,见舒梦倾已经在等着她了,“姐姐出来好早啊,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啊?”
“去糕点店。”舒梦倾说到。
糕点店得形式于规模于布庄差不多,舒梦菡也是同样挑选了些点心出来,舒梦倾依旧等在马车上。
“你瞧瞧你这贪吃的性子,竟然装了满满两大食盒。”舒梦倾瞧着舒梦菡后面的映月提着两个***得沉颠颠得食盒笑道。
“姐姐,你这点心精致得很,我便多拿了写,路上吃。”
“你可真是不客气呀”舒梦倾欣喜得笑道,“一同吃可好啊”。
“那时自然得,姐姐,来。”舒梦菡说着,将一个大盒子给舒梦倾。
舒梦倾接过食盒笑道“:这到像是你请我吃得了。”
“那可不是,你送我的,我请你吃,自是我请你的呀!”舒梦菡说到。
舒梦倾:“你这谬论呀,可真是多,不说啦,吃吧,有几个热着吃更美味一些。”
姐妹两人便坐在车上吃起来。
“菡儿,下一个地方在京郊,有些远,地方也比较偏僻,时间会长些。
“嗯。”舒梦菡此时正塞了满嘴的糕点点点头。
二人便在一次得开始吃,一面吃,一面聊些家常话。
半个时辰以后,马车终于算是停了下来,舒梦倾先行下了车。
“菡儿,这里不比城里面,店面比较破旧,你便在轿子里面等我片刻,我去一瞧便出来了。”舒梦倾抬头对还在马车里得舒梦菡说到。
舒梦菡点点头,也下了马车,瞧着店铺看去,确实是小了很多的,这只怕只是见茅草屋建的,屋外搭了一个小草棚,供些茶水。
这地方,总是给舒梦菡一众人烟稀少得感觉,哪里有什么好的生意。
舒梦倾***不一会便出来了,“走吧。”
下一家离这里不远,很快便到了,依旧是一个小店铺,只不过是售卖些小型得日用品得小店,依旧是没什么人来光顾,小店很是冷清。
店面不大,站在门外便看到里面的掌柜,这么小的点,说掌柜似乎得牵强了一点。
掌柜正半趴在桌上打盹,忽地见眼前光亮被遮挡,抬头一瞧,见是舒梦倾,立刻便精神恭敬起来。
“不知,您今日怎么来了。”那人小心翼翼地说到。
“闲来无事,来瞧瞧,顺带来拿账本。”舒梦倾说到。
“哎呀呀,这怎的劳烦您亲自来一趟,我派人送过去便是啦。”那人连忙又说道。
“无妨的,这巧路过罢了。”
正巧路过?舒梦菡地眼角抽了抽,这哪里是路过,这可是坐了半个多时辰地马车,马车跑的可是很快的,这一路,颠得她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好吗?
舒梦菡瞧着舒梦倾手拿账本走了回来,还带来了一壶茶,舒梦菡也着实是渴了,上了车左右一瞧没有茶杯,便直接拿着茶壶凌空像嘴里送去。
舒梦倾瞧着也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不说话。
瞧着舒梦菡喝完了,舒梦倾闲着说,慢点喝,喝的太快回去地路上要不***了。“
“嗯,放心姐姐,我心中有数。对了,你喝吗?”舒梦菡瞧了瞧几乎被喝完地茶壶。
“你喝吧,我和过了。你喝完也小歇一下下吧,这回去地路程还远着那,到目的地大约要花费将近一个时辰。”
舒梦菡瞧瞧这个相比小茅屋饭店距离城中更远的生活用品店,无奈地一声叹息。
“我们一会去一个地方,会比回家更远些”。舒梦倾神神秘秘说到。
舒梦菡也来了兴趣,“哪里?我们去哪里啊?“
“去了你便知道了,现在先小歇一会吧。“舒梦倾劝到,她害怕舒梦菡路上身子不适。
s
“好好好,那我便歇息片刻。”舒梦菡本就疲惫,早有想要歇息片刻地想法。
“姐姐,那我便歇了,你若是疲惫,便也歇会吧。”舒梦菡对舒梦倾说到。
“嗯,我明白,我瞧瞧这些,免得回去看到过晚。”舒梦倾举着手中地账册。
舒梦菡瞧着舒梦倾认真专注地瞧着账册,就着不太亮的光仔细比对着。
舒梦倾坐的笔直,舒梦菡则半靠在车壁上面。
舒梦倾双眸凝神瞧着账册上面地文字,舒梦菡则半眯着惺忪地眸子。
不一会,舒梦菡便瞧累了,逐渐支撑不住,垂下双眸,缓缓睡去。
另一边舒梦倾正瞧着账册,听到在她平静的呼吸声以外,传来了一声声缓慢沉缓地呼吸声。
舒梦倾转头瞧瞧舒梦菡,只见她睡得正香,小脸还是一股一股地样子。
舒梦倾笑笑,回头继续瞧她地账册,舒梦菡可以无忧无虑,她可是不行的呀。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