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上甜(岳斯年周锦弦)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他的心上甜(岳斯年周锦弦)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他的心上甜》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岳斯年周锦弦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他的心上甜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他的心上甜》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岳斯年周锦弦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他的心上甜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周锦弦相了个亲,嫁了个人。谁知两月后,发现嫁的竟是大明星?新晋顶流小生?当红影星?她惊到下巴都掉下。据闺蜜说,那是现下全国观众最想睡的男人!周锦弦人生信条:平平安安,无风无浪,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后知后觉的她手忙脚乱,惊慌失措,不知所措,慌不择路。

他的心上甜全文阅读

“啊啊啊~~我-房子-塌啦!”
“卧槽,这是真的吗?哭了……”
“我不相信,这一定是在做梦!!!”
“神呐,快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6月13号,平平无奇的一天,一大清早就听到从全国各地传出的广大少女们心碎的声音。她们频频看向自己手机,一遍又一遍的确认,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
很快,话题“今天,你房子塌了吗?”被顶上微博热搜第二。
而热搜榜第一的是“岳斯年官宣结婚”七个大字,后面还跟了个爆。
点***第一条就是岳斯年的私人微博,他只发了一张图,图上是男人修长的手和女人纤细的手交握着,最亮眼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无名指上戴着明显是一对的戒指,更更更关键的是照片背景一看就是--床单!!!!!
岳斯年,新晋国民男神,出道四年,前两年一直出演小角色还不为人熟知,但他帅绝人寰的脸还是被追星多年的少女们发掘到,她们坚信着总有一天他会红的。
果不然,两年后,他首次担任男主出演的古装仙侠偶像剧《菩提下的红相思》暑期双台全网黄金档首播,仅上线一小时收视破2,当晚全网观看人数达3亿多。
第二天,岳斯年一跃成为万千少女们追捧的对象。
岳斯年逆天的颜值换上古装扮相,真真是让人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还有他超高的演技,眼睛连看一扇门都深情,他低哑有磁性的嗓音一字一句念出的台词深情饱满,一抬手,一回头,一举一动都带领着人们走进剧里,让观看的人以为自己就是里面的女主,代入感极其强烈。
网友感叹这简直就是天生的演员,为娱乐圈而生!
颜值、演技无不让上到七老八十的奶奶,下到刚出生的奶娃神魂颠倒、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更别说那些追星女孩们,她们是一夜间中了叫“岳斯年”的毒!!
《菩提下的红相思》更有当红小花崔思雅的加盟,也是颜值、演技在线。
网友们评论剧组真是神仙选角。随着剧情推进,观众也跟着里面的爱恨情仇揪心挠肺。
男主红楼和女主璃缨分分合合,先是因误会而相离,后又有无法跨越的鸿沟挡在他们面前。
追剧的人们已经完全从一开始的看人到沦陷剧情中。剧播两个月后,双台收视破四,网播量破400亿收官。
结局中,男女主经历种种磨难走到了一起,剧情也戛然而止,人们纷纷舍不得就此落幕。
而由剧中产生的红缨cp更是大喊:“求第二部,原班人马求第二部。”
有的比较理智,觉得剧情已经拍完,再拍第二部可能没有想象中好,她们更想“二搭”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后红缨cp真的二搭了,这次是现代偶像剧《赠你璀璨星辰》,听说是一部甜宠剧,已经定档7月15暑期档。这简直让举国追星少女沸腾,而红缨cp粉恨不得买门礼炮庆祝。这部剧不用宣传就已经热度斐然,可想而知开播后的盛况。
但,但是………………
此时,星远娱乐22层总裁办公室内,秦沛两手抱着脑袋,抓狂的看着电脑上铺天盖地的“岳斯年已婚”几个字。
“我说,虽然我答应你可以公布,但你就不能等到剧播完后么?”
秦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不远处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人。
岳斯年两条大长腿随意的交叉着,双手交握平放在小腹上,脸上盖着的一本书遮挡了传说中的俊颜。
“不能。”
沙哑磁性的嗓音从沙发那边传出,网友们评论得没错,这个声音就是念个“嗯嗯啊啊”都能立马脑补一场深情戏码,剧组导演从来都不给他找配音,特别厚爱他的原声。
“你…你…你………”秦沛一连你了好几个都没你出什么。
反观沙发上人,一点不为所动。
秦沛离开座位,在办公桌前走来走去,“你就是犟,就是拗,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他指着岳斯年,手指发抖:“眼看‘星辰’的收视率稳了,我连宣传的费用都省了;你倒好,一张图把到嘴的鸭子飞了,特别是那群cp粉,那也是不小的市场。”
“现在好了,平白看着那些钱就这样没了!”秦沛痛心疾首的看着那个无情男人。
无情的岳斯年终于动了动,他手缓缓地拿开脸上的书,露出他那目若朗星的神颜,乍一看,也不知迷了多少人的眼,勾走多少人的魂?
他起身,很是鄙视的看着秦沛:“你又不缺钱,需要这么夸张吗?”
秦沛立马反驳:“钱,钱是个多么美好的东西,谁不喜欢钱?谁会嫌钱多?”
岳斯年嗤之以鼻,耸耸肩:“反正我已经宣了,你也不用公关,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说完,岳斯年站起身往门口走。
秦沛还想跟他谈谈:“诶诶,斯---”
岳斯年头也不回的说:“还想继续让我给你赚钱就别再多说废话。”身影随着门嘭的一声消失了。
秦沛看他那拽样,给气的咬牙切齿:“好你的,岳斯年。”
他十分后悔的捶胸顿足:“早知道,早知道他有进圈的想法,当初就不该拉他入伙,连压制他的权利都没有。太不应该了…………”
殊不知秦沛还是太过天真,岳斯年不入伙也就不会进他公司,甚至不会进娱乐圈,岳斯年看起来像会被牵制的人吗?
万千少女还没从自家房屋塌了的事实走出来,她们的房主又加了一剂猛药。
岳斯年在发图一小时后又发了一条文字微博:请大家不要好奇她是谁,这会造成她的困扰,也是我不愿看见的,最后谢谢大家的关心!
他的微博发出没多久,岳斯年工作室紧跟着发出了声明:我司岳斯年先生确已结婚两年,很抱歉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大家,如今本着对粉丝负责任的心态公开这一消息。但此事是岳斯年先生的私事,望各大媒体粉丝朋友们不要过多关注。
未来岳斯年先生会继续努力演绎更好的作品,请多关注作品本身。观众席到舞台的距离是粉丝与偶像最好的距离,望周知!
划重点:如有人人肉、造谣、诽谤岳先生妻子,则我司会利用法律手段严惩不贷,绝不姑息。祝大家生活愉快,家庭幸福。谢谢大家!!!
声明一出,排在热搜十几位的话题“岳斯年妻子”从上升趋势立马消失不见。
【呜呜呜~~我男神结婚了,他-真-的-结-婚-了!】
【集美,跟我***吧,下一个更乖。】
【可你们有没有发现男神很护妻?】
【哇~终于有人说这个了,我也是有这种感觉。】
【想开点,人已经是别人的了,难道就这样放弃看帅哥的机会?】
【你以为我是馋他脸吗?我馋的是他身子!!】
【你要想想我们还不是最惨的,红缨cp粉才更惨哪,蒸煮亲手掐灭了他们的幻想。】
【不过多关注私事,多多关注作品,谢谢!】
【不过多关注私事,多多关注作品,谢谢!】
【不过多关注私事,多多关注作品,谢谢!】
微博实时搜索全是岳斯年,网友们对此各有看法,粉丝有立马脱粉的,也有誓死相随的。
岳斯年后援会过后反应过来,在讨论热烈的营销号下面展开清一色的控评。
周锦弦待在自己小小的办公座位上,和大多数人一样上班摸鱼,她一边滑动手机的屏幕,看里面的评论;一边还听着周围的抽气声或呜咽。
周锦弦大学学的汉语言专业,毕业后就来了海悦传媒影视公司做助理编剧,名称听起来像半个编剧一样,其实就是打杂的,平时干的最多的事就是跟着个个真正的大编剧们去剧组给他端茶递水外加跑腿。
像现在这种坐在办公室里的可是千年有一回。
周锦弦最后还是滑回到那张引发血案的图上,她表面平静,内心却已翻涌:他是什么时候拍的?自己怎么一点不知道?是偷拍的吗?而且他怎么就说了?他不是有剧要播了吗?
不等她继续想,手机“叮叮叮”的响起来,是闺蜜苏蕊发来的微信信息,她打开看:哟哟,大明星的小娇妻,你现在是不是很兴奋呀。
锦弦:兴奋个鬼哦,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好吗?
苏蕊:哦豁,那岂不是很惊喜?
锦弦:只有惊吓!
苏蕊:小娇妻,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看现在多少少女的心碎了一地,你随便看看身边的女的,是不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
周锦弦偷偷看了周围一圈,好像确实是如此。
锦弦:她们好夸张呀。
苏蕊:那是当然,追星不真实情感还追个屁啊。
锦弦:.........
苏蕊:你当然不一样啦,你可是直接坐拥了她们男神,一辈子也体会不到她们的心情。
锦弦:emnnn
苏蕊:好了你个木头,我是来恭喜你正妻的身份被昭告天下的。
锦弦:什么正妻呀?还昭告?他又不是开后宫。
苏蕊:拜托正妻小姐,请你对自己老公有清晰的认识,后宫还只是三千佳丽,你老公是三千万佳丽!!!
锦弦:唔唔~哦
苏蕊:算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不和你说了,没趣的女人。
周锦弦看苏蕊没再发信息过来,也就退出了聊天界面,退出后停在了显示经常聊天人消息框上,上面都是一大堆的工作群,因为经常有人发信息所以靠前。而她的视线定在页面最后一个联系人上,上面还能看到他发的“我今晚回家”五个字。
周锦弦拉远了神思,她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女孩怎么就当了大明星的妻子呢?

他的心上甜免费阅读

周锦弦的父母都是语文老师,爸爸是大学文言文教授,妈妈是高中语文老师。
锦弦受家庭影响,上大学自然而然的也选了相关的汉语言专业。
她爸妈是大学时在一起的,说是他们都喜欢诗,所以经常在诗会上遇见,后来渐渐发展了感情。且他们都特别喜欢那首叫《锦瑟》的诗,她的名字就是取自那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一直以来,周爸周妈都不明白自己两人都是开朗的性格,咋女儿就温吞温吞的,整个性子形容一个字:慢。
做事慢条斯理,走路慢吞吞,所有事情放到她身上就像调了慢镜头一样。
夫妻倆觉得女儿这样下去可不行,得让女儿感受到美好生活的动力。
那该怎么做呢,他们苦思冥想。
一天晚上,周妈妈从睡梦中醒来:“我咋没想到呢,谈恋爱呀!”
第二天,周妈妈就给周爸爸说了这事,周爸爸频频点头,觉得可行。
眼看女儿大学快毕业了也没交个男朋友,夫妻两急得不行;两人一合计,在锦弦刚毕业就给她安排了相亲。
周锦弦刚毕业,在海悦传媒实习了一个月。
一天工作日里,趁着中午休息,锦弦来到附近一家叫协鑫的餐厅见她母上大人安排的相亲对象。
锦弦不懂,她爸妈干嘛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她才刚毕业不久就已经相亲十几次了,这回连她工作日的时间都不放过,说是对方只有今天的时间。
周锦弦想不通,那就别相了嘛。可她母上不乐意,说是不能放过每个机会。
她差点哭了,问妈妈是不是嫌她烦,不要她了,才急着把自己嫁出去。
周妈妈赶紧解释,把这事想法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听完妈妈的话,周锦弦哭笑不得,相亲有千奇百怪的原因她是知道的,万万没想到自家爸妈是这种奇葩的想法,亏他们想得到。
她的性格还不是因为他们俩么,天天在家念一些乏味的诗词,说句话都文言文似的,他们享受其中不自知。但周锦弦可不喜欢诗词歌赋。久而久之,周锦弦就养成了温温的性格。
最后,在妈妈不余遗力的劝说下,周锦弦答应了下来。餐厅门口,锦弦先是环顾了一圈,看有没有妈妈说的蓝衬衫、黑色西装裤、手上戴着一块金表的男人。
没想到还真给她看见了,还以为要等等的。
周锦弦快步走了过去,询问他:“你好,请问是来相亲的吗?”
糟糕,忘了他姓什么。
坐着的岳斯年闻声抬头,本来略疑惑的表情,待看到周锦弦时,眼底闪过一抹惊异。
哇塞,这人太好看了吧。
平时木木的周锦弦此时也被眼前帅气逼人的脸震撼了。
“你…你是来…相亲的吗?”周锦弦不确定的问。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相亲对象居然长那么帅,他会需要--相亲吗?
岳斯年不动声色地往周围看了看,嘴角一边浮起意味不明的笑。
“我是。”
就连声音都那么好听,周锦弦心脏扑通扑通的。
岳斯年看愣愣的周锦弦,下巴朝对面位置扬了扬:“不坐么?”
“哦哦。”周锦弦反应迟钝的坐下。
坐下后,周锦弦一直盯着岳斯年的脸看,她像在云端上飘,这真的是自己的相亲对象吗?
她定着看了好一会儿,直到面前人像忍不住笑了,才感到满满的窘迫。
“那个,我叫周锦弦。”她忙自我介绍。
忘了对方名字的事要是说出来就更尴尬了,一般这样说对方也会告诉她名字吧?
“我叫岳斯年。”岳斯年爽快的报了自己名字。
岳斯年?这听着似乎有点熟悉?周锦弦在心里默默地想。
“你要吃什么吗?我帮你点。”岳斯年绅士的开口。
周锦弦反应慢半拍:“啊?哦,随便点就行了,我不挑的。”
岳斯年不再询问,继续问下去可能也是浪费时间。他随便点了几个菜就叫了服务员过来。
把这些做完后,他直接切入正题:“我是以结婚为目的来相亲的,而且越快越好,不知周小姐是什么意思?”
“啊?”周锦弦懵了。
什么都没问就,就到结婚的话题了么?
周锦弦:“你都……不用问我情况吗?”
岳斯年笑:“周小姐各方面都符合我条件,我认为是不错的结婚人选。周小姐如果有想问我的可以问。”
太犯规了,他一笑,周锦弦根本招架不住。
“我呢,市中心有一套房子,也有辆车代步,工作还算稳定,家里就父母和一个哥哥,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亲戚。”
“这样,你觉得可以吗?”见周锦弦迟迟没有开口,他就先自己说了。
周锦弦嘴巴惊成o字形,这真的是--结婚的节奏呐!!!
“不愿意吗?”岳斯年追问,语气有点遗憾。
周锦弦慌忙摆手:“没没没,我愿意的。”话出口,周锦弦都愣了,她愿意个啥?
接下来的事情,周锦弦完全被岳斯年带着走,以至于过后,她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这样的话,那我们今天就领证吧,明天开始我要出差工作了,可能要比较久才回来。”岳斯年一副拍板决定的样子。
周锦弦大脑已经当机。接下来都是岳斯年问一句,她机械的答一句。
“你家离这里远吗?”
周锦弦摇头:“不远。”
“我家也不远,那我们各自回家拿一下户口本,等下民政局见?”
周锦弦在尝试嚼明白他话里的每个字。
“你是不是还要上班?可以请两个小时假吗?”
周锦弦丧失思考能力,呆呆的点头。
两个小时候后,岳斯年把周锦弦送回海悦传媒,他目光停在明晃晃的的四个字上,似笑非笑的问:“你在这里上班?”
周锦弦没声,岳斯年偏头才发现她在点头。
看着还完全处于呆愣中的周锦弦,岳斯年心里好笑。这一次,他真是当了回坏人了。岳斯年摸摸她的头,给周锦弦解了安全带,轻声道:“***吧。”
周锦弦听话的下车,脚步虚浮的朝公司里走去。岳斯年看着她的身影,淡笑着摇摇头。
*
周锦弦结婚这件事,苏蕊是第一个知道的,那已经是两个月后。周锦弦也终于回过了神,这期间她从未婚少女变成了已婚妇女。
“什么?你结婚了?”苏蕊突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声音洪亮纷纷引来注目。
周锦弦小手拉她坐好:“你小点声,干什么呢?”
苏蕊是周锦弦的大学室友,大学四年,她们的寝室关系一般,苏蕊看不惯其他两个,那两个也看不惯苏蕊,周锦弦算是边缘人物。
但是苏蕊很喜欢周锦弦,也是唯一大学毕业后还和她有联系的人,其他同班同学还有另两个室友一毕业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了。
苏蕊毕业后,在市里一所公立高中当语文老师,不算很好也不算怀。
平时她们俩互相找对方吃饭,不过一般是周锦弦找苏蕊。
这不,今天像往常那样坐在校外一面馆里,吃着吃着周锦弦就开了口。
“这很多你学生呢,丢不丢人?”锦弦撇撇嘴。
苏蕊深吸几口气,让情绪冷静,她压低声音道:“好呀,你个小木头,居然还学会鄙视人了?快说,你和谁结的婚?什么时候结的?为什么结的?”
苏蕊这么大反应还不是因为她根本就知道锦弦没有交过男朋友,更别说谈个鬼的恋爱。
周锦弦给苏蕊细细的描述了下前因后果,再把他们登记结婚的整个见面经过复述了一遍。她回过头来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苏蕊听完,五味陈杂道:“这也……太狗血了吧!”虽然她一直知道锦弦毕业后就在相亲。
其实周锦弦也这样觉得,她无奈的笑笑,要不是她已经缓过来,哪能有现在云淡风轻的给苏蕊阐述。
“不过,岳斯年?你确定他叫岳斯年?”苏蕊不可置信道。
“对呀,我有看结婚证啦。”周锦弦不明白这个名字怎么让她那么惊讶了?
苏蕊拿出手机,打开度娘搜出一张图,她指着手机的图追问:“是他吗?长这个样子?”
周锦弦凑近,奇怪道:“唉?他是名人么?网上居然能搜到照片?”
苏蕊放下手机,双手戳这个呆瓜:“周锦弦,你可捡到宝了,知道他是谁么?”
锦弦被她揉得脑袋晕晕,她第一次听他说的时候也感觉有一丝熟悉,难道他真的是哪个名人?
“周锦弦,你居然不认识他???同在华大,你居然不认识自己学校的风云人物?”苏蕊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
锦弦扒开苏蕊的手,轮到她惊讶:“他是华大的?”
苏蕊斩钉截铁道:“对。比我们大两届的金融系才子,那个帅得人神共愤的学长,学校几乎天天都在议论他好么,你居然不知道???”
“啊?”
“啊你个头,而且你快看身后。”苏蕊往周锦弦后面努了努嘴。
周锦弦不明所以的转身,店里的电视上正广告宣传一部唯美的古装剧,而里面的男主正是她配偶栏上的那个--他?
锦弦“噌”地站起来,双眼睁大,双手捂住要惊呼出声的嘴巴,她看看电视,又看看苏蕊,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问。
苏蕊终于看到自己满意的反应了,这回轮到她淡定了:“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了吧。”
朝锦弦招手道:“快坐下,我给你科普科普这是怎样一个人物。”
接下来,周锦弦听完苏蕊的话,又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缓冲期。
苏蕊:“这岳斯年,在我们学校的时候就非常出名。家境好、成绩出色、还有一张怒天神颜加他那双大长腿,在哪个学校都很瞩目吧。毕业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进了娱乐圈,刚出道两年只是演了些小角色还没有人认识。但是,以他这张脸红不是迟早的事吗?现在在你身后的那部剧就是他第一部男主戏,也是星远娱乐今年主推的大戏,定在下个月的暑期档。我有预感这部剧一定会爆红!!!”
苏蕊的声音渐渐远去,周锦弦脑海只有“爆红,爆红”两个字。
苏蕊的预感非常准,这部剧成为了整个夏天最热议的话题,周锦弦走到哪都能听见“你看‘红相思’了吗?”
“我的天,里面的男主太帅了,简直长在了我的审美点上。”
“当然看了,里面的男女主好有cp感。”
“还不止,他们演技真的超好,我完全像身临其境一样。”
“剧情太虐了,今晚男女主就要分开了,痛哭。”
诸如此类的话,数不胜数。
几乎去到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时间点都能看见这部电视剧。还没播新的就不断重播重播,人们居然也买账。
看着铺天盖地的的海报,周锦弦终于意识到自己嫁了个爆红的大明星,他以后的热度肯定只增不减。她突然有点头大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