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的风水师(李无畏姜妤)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19岁的风水师(李无畏姜妤)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李无畏姜妤小说——19岁的风水师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作为普通同学,我已经好心提醒过了,至于他们听不听,我就不在意了。谁知道姜妤竟然把我们的聊天记录的截图发在群里,这可在群里引起了轩然***。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李无畏姜妤小说——19岁的风水师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作为普通同学,我已经好心提醒过了,至于他们听不听,我就不在意了。谁知道姜妤竟然把我们的聊天记录的截图发在群里,这可在群里引起了轩然***。

李无畏姜妤小说简介

李无畏和姜妤是同班同学,那天他在班级群里看见姜妤说她晚上一个睡觉害怕,要邀请一个女同学去她家里陪她,结果那个女同学跟男友在逛街,姜妤就让那个女同学带着男友一起去她家,李无畏提醒姜妤别让他们睡一个房间,因为在风水界有一句俗话“宁可借屋停丧,不可借屋成双”,否则会给她带来霉运,不听劝告的女同学果然惹祸上身,一个19岁的风水师告诉你,什么是万万不能做的…………

19岁的风水师全文阅读

那天晚上,我在同学群里看到同学姜妤说她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邀请另一个女同学赵雅去她家里陪她。
赵雅说她跟男朋友在一起逛街,姜妤就说让赵雅跟着她男朋友一起来,人多热闹,反正她家里的房间够多。
我看见他们在群里聊的热火朝天,忍不住想要提醒,犹豫了下,就跟姜妤私聊了一句,"如果赵雅跟着男朋友去你家里过夜了,千万不能让他们睡在一个房间里,否则会给你或者你家带来霉运的。"
姜妤秒回了一句,"关你屁事啊!你神经病吧!"
看着姜妤回复的信息,我自嘲的笑了笑,叹了口气。
哎,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懂啊,在风水师的圈子里有这么一句俗语,"宁可借屋停丧,不可借屋成双。"
现在很多地方还有这些规矩,女儿出嫁了,过年跟着丈夫回娘家,晚上不能在一个屋子里睡觉。
作为普通同学,我已经好心提醒过了,至于他们听不听,我就不在意了。
谁知道姜妤竟然把我们的聊天记录的截图发在群里,这可在群里引起了轩然***。
平时很多不在群里讲话的人都出来冒泡了。
同学王红涛说道,"李无畏,你以为你学了几天风水,就成大师了?"
另一个同学张波说道,"别以为你学过几天风水就开始诅咒别人,有那功夫,你还是给自己占个好墓,弥补一下你买不起房子的遗憾。"
还有一个暗恋姜妤的同学赵亮说道,"你要有真才实学,现在也不会混成一个送快递的!"
当事人赵雅说道,"请你把嘴放干净点,要不是看在是同学的份上早把你踢出群了!我和我男朋友是很纯洁的!"
看着他们在群里义愤填雍的说着,我懒得辩解,就只回复了一句,"爱信不信!到时候出事了别来求我。"
发完这条信息,我就把同学群给退了。
赵雅,在上学的时候就跟男朋友经常出去开房了,现在在群里装纯洁。
还有其他的人,一副圣人的模样,其实呢,不过是为了讨好姜妤罢了。
我是一名孤儿,从小跟着师父一起生活,他本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大师,晚年隐居于此,他对我很好,视如己出,关于风水学的知识,他是倾囊相授,虽然我还没有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差的地步,但也算小有成就。
按照师傅讲的话,我这辈子就是吃这碗饭的。
只不过我高中毕业后,他老人家就去世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破旧的道观,还有一本叫《观气九重》的书。
现在的我白天送快递,晚上在腾城最繁华的街道上摆摊,算命,看风水。
按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和经济能力,风水师是很趁钱的职业,可我现在还是个穷光蛋。
我总结了一下,主要原因是我年龄太小,才十九岁,很多人根本不信我说的,总觉的我是个骗子。
想到这些,我就想起了师父的临终遗言,师父说,现在江湖上的骗子太多了,以为看了几本关于算卦,风水的书就成大师了,到处行骗,可偏偏富人们就信这个。
而有真才实学的,规矩多,要求高,性格古怪,很多人都没有什么耐心去听。
其实师父不知道,富人信风水,可现在的年轻人都只信星座...
叹了一口气后,师父郑重的跟我说,让我多看看《观气九重》这本书,为观气一脉正名。
......
没有生意的日子,日复一日。
三天后的晚上,我刚收摊回到道观,就收到了姜妤发的信息。
"在吗?"
"在。"我回复了一个字。
"我想为前几天的事跟你道个歉。"姜妤又发了一条信息。
"不必了。"我冷冷道。
过了很久,姜妤又发了一条信息,"你现在在哪里,我可以去找你吗?"
看着这条信息,我楞了许久。
姜妤是我高中时候的校花,人长的漂亮,学习还好,曾经我对她也有过好感,只是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
犹豫了一下我把道观的位置发给了她。
过了一会儿,姜妤给我打电话道。
"那个,那个,李无畏,你能出来接我下吗?我有点害怕。"
"好吧。"虽然前几天的余气未消,但我还是起身走出了道观。
我师父为我留下的这座道观,在山上,与姜妤家里的直线距离也就1000米,但要想要过来,就需要一个小时了,而且还不能开车。
一路上弯弯曲曲的,到处都是树木,最主要的是一路上没啥人,姜妤害怕也很正常。
很快我就在来道观的必经之路上看到了姜妤,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在黑夜里格外显眼,她的脸颊有些发红,显然累的不轻。
不经意间我看到她鼻尖左边有个痘痘。
如果把面部纳入八卦,鼻尖左边是兑卦,代表白虎,如果兑卦出错,容易形成白虎煞,也就是说,现在姜妤会常与人起口舌之争或者发生意外事故。
轻则气出病来,重则丢掉性命。
此时,我心里已经知道姜妤来找我什么事了,显然是三天前,她没有听我的话。
"具体出啥事了?说吧。"
姜妤双手扶着膝盖,喘了两口气后说道,"到你家再说。"
一路无语,回到了道观,姜妤好奇的打量来,打量去。
"你一个人住这里?不害怕吗?"
我撇了姜妤一眼道,"我从小就在这里生活,没有什么害怕不害怕的。"
"哦。"见我有些冷淡,姜妤倒是没有继续发问。
又打量了一会儿后,姜妤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道。
"你真的会算卦?"
"恩。"
"你真的也会看风水?"
"恩。"
"那你算算我来找你所为何事?"姜妤突然俏皮的笑了。
我心想,姜妤还是不太相信自己,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心里有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三天前,你们没有听我的话,赵雅跟她男朋友睡在了一起,对吧?这两天你肯定给人发生口角,或者发生什么意外了,对吧?"我自信的说道。
姜妤的反应很吃惊,"你怎么知道的?"
我指了指姜妤鼻尖左边的痘痘说道,"看这个,就能看出来个大概。"
"那你能解吗?"姜妤急忙问道。
"能是能...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不管。"我淡淡的说道。
前几天,他们在群里挤兑我的话,我可是还记得。
见我态度冰冷,姜妤突然拽住了我的胳膊,"哎呀,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看在同学的份上帮帮我吧!你是不知道,我都快被折磨疯了。"
接着姜妤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给我说了一下。
原来当时,姜妤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最后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她没有让赵雅和男朋友睡在一个房间,而且她还邀请了另一个闺蜜过来,他们四个人一人一间屋子。
谁知道半夜,赵雅忍不住,去了他男朋友房间。
第二天,姜妤在超市被一个小孩用购物车撞了一下,她只是哎呀了一声,就被那小孩的家长臭骂了一顿。
而今天,她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服务员给她倒热水的时候,差点倒她身上,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又差点被车撞了。
这下,姜妤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而让姜妤下定决心来找我的原因是,她爸出差回来了,生意谈的不是很顺利,而且还赔了好几百万。
听完姜妤的陈述,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你能不能帮帮我?"姜妤恳求道。
"只要你能帮我解掉这个,我给你十万块钱!"
"不是钱的问题。"我淡淡的说道,心里则非常的惊讶,我一直都知道姜妤家里很有钱,但没想到她出手这么大方。
"那你就说你怎么才会帮我?"

19岁的风水师免费阅读

见我没有说话,姜妤碰了我胳膊一下。
"喂,李无畏,我已经给你道过谦了好不好,这样吧,我再当面给你道个歉,你就看在我们同学三年的份上帮帮我吧。"姜妤哀求道。
我没说话是在想,我要真帮姜妤解决了这件事,她真的会给我十万吗?
看着姜妤哀求的样子,我一时心软了,忘记了当时退群时,我有多么的坚决!
哎,英雄难过美人关!
"好了好了,我帮你,谁让咱们是同学呢。"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你面前,把姿态放到了这么低,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我不知道的是,这一不忍心,会让我在风水师这条路上走的如此坎坷,当然这是后话,我们暂且不提。
听到我答应了,姜妤喜上眉俏,"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姜妤说道,"走吧。"
"去哪?"姜妤怔了一下。
"去你家看看。"我说道。
"你什么都不拿吗?"姜妤疑惑道。
"拿什么?"我更疑惑,不知道姜妤所指。
"比如罗盘呀,比如符咒啊,什么的。"姜妤磕磕绊绊的说道,显然她也不知道风水师到底需要什么。
我反而笑了,确实,在世人的眼里,风水师都是很神秘的,他们身上带着很多普通人都看不懂的东西。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风水师也分好几脉,比如我所知道的,就有堪舆一脉,画符一脉,而我所属的是观气一脉。
一个小时后,我们两个人步行来到了姜妤的家里。
她家在这座山的半山腰,是一栋三层的豪华别墅,可见姜妤的家里是多么的趁钱。
走进别墅后我说道,"带我去那晚赵雅和她男朋友待的那屋里。"
"去那里干啥?"姜妤疑惑。
我撇了姜妤一眼没有说话,姜妤吐了一下舌头,带着我来到了那个房间。
一走进那个房间,我的五官就感觉到了一股晦气。
"那天赵雅来着例假呢?"我皱了下眉头问道。
姜妤不知,摇了摇头。
"问问她。"我说道。
"这...来例假跟这个有关系吗?"姜妤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有关系了。"我解释道,"如果他们只是在房间里睡觉,只是产生煞气,会让你们家破财,或者缠上霉运。如果是来着例假的话,那事情就变的严重了许多。"
"那可以解吗?"姜妤担心的问。
"没问题。"作为师父唯一的传人,这点小事,我还是能解决的,我自信满满。
这时,姜妤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天赵雅来着例假的,我听她说了一句肚子疼,而且我们家卫生间里多了一个用过的卫生巾。"
"嗯。"我点了点头。
接着我又问道,"你有过男朋友吗?"
"没有啊。"姜妤摇了摇头好奇我为什么问这个。
眼看姜妤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只能把话挑明。
"你是女孩儿,还是女人?"
这句话问的够露骨了,姜妤俏脸一红,打了我后背一下,"这个跟解这个白虎煞有关系吗?"
"有。"我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见我不是轻浮于她,姜妤吸了一口气说道,"女孩。"
"哦。"
知道了所有细节,这个事就很好破了。
甚至我都不用掐诀结印,只要在正东方向放个鱼缸,或者墨汁就能镇住这个煞气。
再让姜妤穿上一件紧身衣,在床上睡一觉,把晦气吸收就好了。
姜妤家里没有墨汁,倒是有个鱼缸,只不过特别的大。
最后没办法,只能出去买墨汁。
好在现在不算太晚,城市里很多超市还开着门,随便买了一个墨汁,回来之后,放在了正东方。
"这样就好了吗?"看着如此简单,姜妤半信半疑。
我咧嘴一笑,"你再去换个紧身衣,然后躺在床上睡一觉,明天就好了,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
"真的?"
"真的。"我点了点头。
然后,姜妤去楼上她的卧室换了一件练舞的衣服,下来后问我道。
"这件衣服可以吗?"
我没有想到姜妤的身材如此火爆,该有的都有,而且她的皮肤白嫩,吹弹可破,我发誓,活这么大,我没见过这种场面,我不自然的揉了揉鼻子。
"咳...咳,可以。"
"哦。"姜妤点了点头,然后一骨碌躺在了床上问我道,"就这样躺,可以吗?"
我的鼻子差点***,大家都知道练舞的那种紧身衣,非常薄,而且贴着肉,可以完美的把很多器官勾勒出来。
她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反而是苦了我....
"对对,就是这样躺,你赶紧睡吧,我这就回去了。"我揉着鼻子,急忙走出了房间。
姜妤从床上爬了起来喊道,"你不要钱了?"
"明天再说吧。"
离开姜妤家,回到道观已经十二点了,疲倦的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了梦乡。
......
第二天,我正在送快递的时候,姜妤给我打过来了电话。
我刚接通,就听见了姜妤在电话里的骂声。
"李无畏,你个大骗子!"
我怔了一下,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你就是个大骗子!"姜妤喊着喊着就哭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
"我爸神志不清了!一直胡言乱语!"姜妤的哭声更大了...
听着姜妤的哭声,我心有些乱了。
"你先别哭,你详细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姜妤这才止住了哭声说道。
"我今天早晨睡醒,看到鼻尖上的痘痘下去了,满心欢喜,刚准备去告诉我爸,结果发现我爸一直在胡言乱语,我问他什么,他也不说,或者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地方看,特别吓人。"说着姜妤又哭了出来。
听到姜妤的叙述,我反而疑惑了,白虎煞有那么严重吗?
我非常确定我已经镇住了白虎煞,姜妤家里不可能再有事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别急,等我下班了去你家看看。"我说道。
"你不能现在过来吗?"姜妤抽泣着问道。
"不行,我得把快递送完。"我解释道。
"可是,现在怎么办?任由我爸就这个样子?"姜妤急切的问。
"你不用担心,照你描述的情况,你爸的情况不算特别严重,只要不乱砸东西,不乱跑就行,你现在就在他旁边看好他,我待会忙完就过去。"我耐心的说着。
姜妤这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送完快递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骑着破旧的电动车,第二次来到了姜妤的别墅前。
我绕着别墅看了一圈。
别墅的风水挺好的,别墅的前面就是路,路也能看成水,以水喻路,水曲有情,路面很平整,很适合聚气。
别墅的后面有山,并且从别墅前面能看到山形,这是靠山。
在别墅的西北方也有山,且山形呈圆形,山势以能望见为准,而圆形代表着团圆和谐之意。
我又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这别墅的风水确实的好,想必经过高人指点,真的,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看看再说吧。"我心想着。
给姜妤打了个电话,姜妤泪眼婆娑的打开了房门,走进别墅之后,我先去了赵雅和她男朋友睡觉的那个房间里,房间里的煞气和晦气已经消失不见,摆在正东方的墨汁已经干涸。
看来不是白虎煞的事情。
见我神色郑重,姜妤在一旁默默的擦着眼泪。
"你爸现在在哪?我去看看。"
"楼上。"姜妤在前面带路。
在上楼梯的时候,我百思不得其解,白虎煞明明已经镇住了,为何姜妤的爸爸还会出事?
"对了,你妈呢?你妈有没有什么事?"我随口问道。
没想到姜妤哭的更凶了,"我妈去年病逝了..."
"什么?"我大惊失色。
按照这别墅的风水和卦象所释,姜妤他们一家人应该是整整齐齐的,并且很幸福的。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师父曾经说过的一件事。
有些地方的风水看似大吉,实则大凶。
难道这栋别墅就如传说中的那样?
看似大吉,实则大凶?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19岁的风水师李无畏姜妤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