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杨娇娇)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杨娇娇)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杨娇娇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杨娇娇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杨娇娇一脚跌进了年代文里,成了与她同名的女配
书中,原主因为痴恋男主,设计跟他结婚,所以就此惨遭男人冷待,独守空房,最后作成了他前妻
穿书后,杨娇娇看着镜中自己娇美的模样,想想玉树临风的男配一和星眉朗目的男配二,叹了气——
何必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呢?
我应该乖巧等离婚,喜迎第二春
贺云成脱下一身湿濡的衣服,声如寒冰:不想守活寡,所以要离婚?

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全文阅读

夜阑人静,偶有风声轻轻作响,男人呼吸轻匀,黑而长的睫毛似乎颤抖了一下,可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杨娇娇轻轻扬眉,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过了好一会,那紧闭的双眸没能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缓缓睁开。
她迟疑一会,伸着手搭在男人肩头轻轻一推,“不喝也行,你先起来把衣服换……”
她的话没说完,原本双眸紧闭的男人倏然睁眼,出手轻敏攥住了她的手腕,又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她压住用手肘锁住她的喉,声音低哑而冷:“你想干什么?”
他整个人按住她,宽厚的手紧紧攥着她的手腕,手肘处又死死地压住了她的喉咙,窒息的疼痛让杨娇娇差点晕了过去。
“松……松手!”她涨红了脸,呼吸短促,声音破碎,“是……是我!”
清香扑鼻,女人嘶哑的声音让贺云成一愣。
长期在部队的生活和工作,练就了他一身的敏锐,但凡察觉身边有陌生气息,他很快就能反应并锁住对方。
只是他今天喝了很多酒,头有点晕,反应好像也迟钝了些,现在看着被他按住的人并非是那些大老爷们,他的酒也清醒了几分。
“你要干什么?”他蹙着眉慢慢松了手,一个转身从她身上起来,面无表情地提醒道:“以后我睡觉的时候别偷摸靠近我的身,很危险。”
他的离开,杨娇娇呼吸得了自由,她大口地喘了两口气后便咳了起来。
她一开始确实想给他喝水下点东西,可是他叫不醒。
而后的触碰,没想到他竟是这种反应?
杨娇娇伸手摸了摸颈项,忍着要跟他理论的冲动缓缓平静了呼吸,“我只是想让你换衣服。”
她声音嘶哑,眸光盈动,贺云成没来由的将目光往下锁住她那纤细的颈项,或是因为她皮肤相对比较嫩白,就刚才他手肘锁住她的动作俨然已经在上面留下了一片殷红的痕迹。
他唇角微张,那“抱歉”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便留意到床上那大红的被单和枕头,枕头套上还绣着戏水鸳鸯的图案,刺眼得很。
他突然就觉得十分的头疼,把到了嘴边的歉意咽进了喉里,一言不发地转身打开了衣柜。
杨娇娇不想知道他在找什么,看着他已经清醒,她忙从床上起来,小心试探:“要不要我给你倒杯水?”
“我不渴。”贺云成头也不回地应着,他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被子转身朝床边走过去,看着女人颈项上殷红的痕迹,态度微缓,“今晚一张床就先凑合,明天你帮我打个地铺,咱俩分开睡。”
说完,他将手中的被子放在床上,拿了手电筒转身就走。
动作干脆利索,只几息时间就已经走出了门口。
杨娇娇气得又咳了几下,她不是原主,差点被掐死,饶是脾气再好也觉得气恼十分,顿了片刻,她忍不住小声朝门口骂了起来:
——“你个赤佬!谁稀罕跟你一起睡!”
——“刚才差点掐死我都还没道歉,还好意……”
话音未落,方才已经出去的男人像个幽灵似的又出现在门口,杨娇娇那未说完的几个字被堵在喉间,一股闷气涌上头,憋得她一脸晕红。
男人盯着她,眉心微拧,似有所思。
这世上最尴尬的莫过于说别人坏话当场被抓住,刚才那些话杨娇娇觉得自己骂得特别小声,也不知道男人有没有听到,眼下气氛诡异,她只想扭转这样的局面。
“这么快就回来了?”她桃花眼微弯,面上勾出一抹贤惠的笑意。
她带笑的语气让贺云成有些疑惑,虽然回来时没有听清这个女人到底在嘀咕什么,可她当时的语气分明带着怨意,跟现在的完全不一样。
一怨一笑,在她这里变化得泰若自然。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声音不紧不慢:“我拿些衣服。”
他面色无波,像是对刚才的话没留意的样子让杨娇娇放了心,她默默退到一边,看着男人拿了衣服出去,心里也明白了一件事——
这个男人很警惕,对她有防备,下药的事还得缓缓。
入了夜,夫妻两人各自一张被单紧裹,很有默契的不去搭理对方,没过一会,杨娇娇耳边就听到男人沉稳的呼吸声。
陌生的环境,身边睡的又是别人的老公,她失眠了。
晚上贺云成没有在家吃饭,张桂芳就变得很吝啬,做的晚饭跟午饭比起来那真是天壤之别,杨娇娇食不下咽,自然也没吃饱,现在饿得有点儿前胸贴后背,而肚子也十分配合的发出了“咕”的几声响。
偏巧贺云成身上有淡淡的皂角香,简单,干净,杨娇娇睡在他边上,不自觉地吸了又吸,顿时觉得肚子更饿了。
看了一眼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恐惧黑暗使她将想要起床弄点东西吃的想法深深地压了下去。
夜很深,她辗转反侧,度夜如年。
倏地身边一阵动静,杨娇娇呼吸微滞,而后听到了贺云成下床的声音。
她心微微一喜,正想开口让男人帮忙时,却突然想起他薄情对待自己的样子来。
没等她做下一步决定,男人就拿着手电筒出了房间。
房内瞬间暗了下来,杨娇娇心里恐惧更甚,耳边听到窗外有风呼啸,像鬼魅低咽,她的脑海里,像是应景似的不自觉地浮现那些张牙舞爪的画面。
贺云成很久都没回来,她翻来滚去实在睡不着,最后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打算冒着黑夜的恐惧拼一拼胆量。
没成想脚一着地,就瞧见门口有亮光照进来,旋即,男人端了一碗还在热乎的东西放在了梳妆台前。
“鸡蛋面,趁热吃。”贺云成回头看着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温度。
杨娇娇愣怔,精巧的脸上挂满了大大的问号,直到那蔓延而至的香味钻进了鼻腔里,她才觉得眼前的情况有点真切。
怎么回事?
这个男人怎么会突然给她煮面?
来不及多想,被饥饿折腾了一个晚上的女人终究是不自觉上前,看着鸡蛋面热气腾腾,上面还飘着几根翠绿的青菜,她咽了咽口水。
“谢啦!”她看向男人,满眼都写着“你现在是个好人”几个字。
贺云成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不用嘴巴说话也能让别人感到如此聒噪,他睡眠本来就极浅,也不知道刚才睡了多久他就被吵醒,之后身边女人的每一次翻身和她肚子里的声响,他几乎能如数而出。
吵得实在让人头疼烦躁。
他眼皮微动,斜睨了一眼过去,也再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留意她。
他回到床上闷头就睡。
一阵清响后,房内有点安静,他竟然没听到女人那边再有嘈杂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他缓缓睁开了一点儿眼缝。
从侧边看过去,她端坐在那儿,脊背挺直,头微微低着,右手的筷子夹着面,***地吃进嘴里,动作十分的优雅。
贺云成莫名的觉得有点怪怪的,但一时间他又察觉不出哪里有问题。
之后,他总算睡了个安稳觉。
只是迷糊醒来时,下方感觉不适,像是有什么东西把他给压住了,疼得他难忍非常。
他微微睁眼,外面的天已经大亮。
在朦胧的视线里,好似有一条腿横跨在他腰身上。

七零女配等离婚日常免费阅读

他转头,面色当即沉了下来。
女人挨着他,那睡***极为不雅,上半身盖着自己的被子,被子下方露出的两条腿大大***,其中一条直接叉到了他这儿。
早上男人容易晨起,她的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压过来的,他只觉得下.shen又涨又疼,他呼吸微重,伸手不带一丝怜惜地推开她。
他这一动静,没能把身边的女人弄醒,她转了个身,换了条腿“噗”地一声又搭在他腰处。
纤长的腿虽然没什么重力,但蹭过腿.间,疼得贺云成喉间溢出一记沉闷声响,他脸都黑了,下一瞬,手再一次抬起将女人的腿甩了出去,像是什么避不可及的垃圾。
睡梦中的女人嘴里几声轻吟,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眼皮来来回回地挣扎着要分开。
他紧抿着唇盯着她,见她似乎要有醒来的迹象,那夹些少许血丝的眼睛转回,起身拿起放在一边的手表看了两眼,然后搭上手腕。
今天出了太阳,明光璀璨,天就有点热。
他打开衣柜,看着自己被叠放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眉梢轻挑。
女人有些迷糊的意识伴随着他的动静缓缓消散,她睁着眼,床尾那高大的背影没入了她的视线。
“几点了?”她问那人,声音还有些含糊,像没睡醒似的。
半响,男人清冷道:“十点。”
一向对工作勤恳,上班从来不早退迟到的女人眼睛眨了几下,声音夹些少许惊愕,“我迟到了?”
男人套上了外套,回头斜看了一眼着睡眼惺忪的女人,随后阔步出门。
那眼神像是一把锐利的刀,想要剥开她的皮似的在她横扫而过,杨娇娇心里有点发怵,这男人怎么回事?
她视线盯着前方,房内具有年代感的装饰让她脑子空白了片刻,等缓过劲来,直接从床上坐起,双臂撒气似地重重打在了被子上。
她还在这本书里!
难怪刚才那个男人会那样看着她。
兀自坐在床上半响后,杨娇娇狠狠吐了一口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短暂的陷入的迷茫。
这年代的人对婚姻很负责,军婚也更负责,不管结婚还是离婚,都得要向组织报告进行审察,上面会进行调查,无重要,无正当理由不会让军人无故离婚,甚至有时候会调解着不要离婚。
在原文中,原主当初为什么那么快就被离婚,就是因为她对贺云成下了药,而后,男人好像是以类似威胁军人生命为由向组织提出了离婚申请报告。
现在男人对她有所防备,不喜欢她的靠近,想走剧情来达成离婚目的还得等时机。
她不是原主,没办法忍受张桂芳跟贺云月,所以没这个耐心等。
走不了剧情,想离婚,那么——
只能她提出离婚了?
想法有些突然,杨娇娇迟疑了下,片刻后,她下床在室内走了一圈。
房里一直收拾得很干净,床上的大红被子和枕头,衣柜里男人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以及框裱被擦得明亮的结婚证,每一样都能让她感觉出这个女人对贺云成有多喜欢。
如果她主动提出离婚,之后的事一定是轰动的,至少杨家那边知道后肯定不会让她做出这种莫名其妙的决定。
而且票据时代不像现实世界中的那样自由方便,如果离婚后没有杨家支持,那么她要怎么生活,得心里有个底。
陌生的环境,杨娇娇睡得不太好,现在头有些疼。
她伸手按着额***,眸光扫到原主跟贺云成的结婚证,脑子倏地明朗——
如果两人离婚,那她是不是有机会分得贺云成的财产?
在原文中,贺云成虽年纪轻轻但十分的有出息,他当兵十来年,离婚的时候好像已经是正团级职位了。
这些年原主虽然没见过男人的账单和存折,但这不妨碍杨娇娇觉得他有很多钱。
想到这,她唇角倏地翘了起来。
原文中,原主被离婚后到有没有拿到钱她没印象了,她没结过婚,对这时候的律法也不太了解,但夫妻三年,即使当初原主使了心机才换来的这段婚姻,可她在贺家生活三年也没闲着,怎么说离婚时候也得意思意思吧?
该要多少才合适呢?
她会拿到多少?
正想着,“笃笃”的两下敲门声,门外传来贺云月不耐烦的声音:“杨娇娇,都十点了你还不出来?”
“该做饭了,菜我都给你拿好了!”
女孩的声音尖锐,还有点刻薄,杨娇娇也听得烦躁,好像离开了她这家人就马上会饿死似的。
她蹭一下地起身,刚想把那句“你爱做不做”的话提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离婚她想分财产,张桂芳跟贺老头这里是一道坎!
别吵,吵了对她没什么好处。
“我马上就好。”她翻了个白眼,心里就特别想知道原主这三年到底是怎么忍过来的?
按理贺云成现在应该有资格申请让家属随军了,可在她的印象里,原主好像没有跟他开口说过这个问题。
换好衣服后,杨娇娇出了房间。
堂屋里没人,贺云月在院子里晒衣服,她绕过女孩直接进了厨房。
杨娇娇平时不怎么做饭,不过原主在贺家三年,做饭还是可以的,故,她做起饭来也比较得心应手。
做饭的时候,她都在想什么时候开口提离婚不显得突兀,以及以什么为理由能让男人多分些钱给她。
临近中午,一行人都回来了。
贺云成手里拿着外套,应该是刚刚运动过了,他身上流了不少的汗,那被汗水浸湿的里衣服帖着他的身,勾勒出线条分明的腹肌。
想想离婚后的财产,杨娇娇面上带着跪求五星好评的笑意上前,欲想从男人手里拿过外套,但却被他像是看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给避开了。
回想早上她那两条腿压在自己身上的样子,贺云成眸光泛红,忍着没有推开她的冲动,冷然道:“你不需要帮我做这些事情,也不需要讨好我,我不会喜欢你,现在听清楚了?”
简单的一句话,掷地有声。
院子里的几个人,视线都朝这边汇聚。
“干什么这是?”张桂芳要上前,却被贺云月拦了下来。
“吵架呗。”贺云月抿唇笑道,“哥哥不高兴了,你别去添乱。”
张桂芳顿住,三年了,是时候让孩子出口闷气了,而后她又拉住贺老头,不让他上前。
那两人对立相视,男人脸上的冷意如积雪,秦秀雅唇角微弯,勾起一丝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意。
杨娇娇愣怔地看着男人,对他脱口而出的话,有些反应不及。
她本来想着等吃完饭后再提出跟贺云成去部队的要求,贺家人这么讨厌她,自然会拒绝她的随军要求,最后她心灰易冷,然后在绝望中提出离婚!
这样听起来好像一点都不突兀。
只是没想到贺云成会讨厌原主到这种地步,不过就是帮他拿件衣服,这样也能发脾气?
她感觉到了侮辱。
所以现在什么借口都不重要了,重要是现在她有失望的理由了,气氛上来后,她失望透顶,终于忍不住提出离婚了!
杨娇娇盯着男人,紧攥的手狠狠地将指甲掐入掌中。
还真别说,这么一掐,真的好疼。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掌心的疼,让她声音有些颤抖,“哪怕在贺家我努力了三年,为你做再多的事,你还是不喜欢我?”
她眼眶泛红,楚楚可怜的样子,贺云成觉得有些可笑,他后退了一步,轻轻一哂,“是,我不喜欢你,永远不会。”
甚至,一辈子不想再看到她。
一看到她,就会想起自己当初被算计的事。
大雨瓢泼,冲毁了路面,两人在山洞里,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她却含糊其词说他们有关系。
这样的事情,很多人都愿意宁可信其有。
出于多方的考虑,他最后结婚了。
他唇角的笑意像是在嘲讽,明明带笑的声音,却利如刺箭,杨娇娇都觉得心口有些疼。
——“终究是错付了。”
——“这算计到手的婚姻,也该到头了。”
——“拿钱含泪走人。”
她心里道。
她紧紧咬着唇,努力做到看着男人的眼神里绝望中透出一点挣扎,“所以,不管我怎么做,在你眼里不过也是个人品卑劣的女人?”
多年的侦察经验让贺云成嗅到了一丝异常,看着她桃花眼迷离恍惚,他觉得她并不只想说这些这么简单。
他将手中的外套捋了两下,抬着眼,目光淡淡,“你想说什么?”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有些热热的,杨娇娇有些兜不住了,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轻轻垂眼,那豆大的泪顷刻夺眶而出。
“我很累。”她声音夹着些委屈,“既然你永远不会喜欢我,那么……”
她咽了咽,紧紧咬住下唇,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声音哽咽:“那么,我们离婚吧?”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