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皇之女(沧墨云翎)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云皇之女(沧墨云翎)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云皇之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沧墨云翎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沧墨执意认为就是云翎伤害了燕兮渃,所以他要用她的身体试药,他根本就不在乎云翎会因此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云皇之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沧墨云翎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沧墨执意认为就是云翎伤害了燕兮渃,所以他要用她的身体试药,他根本就不在乎云翎会因此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小说介绍

沧墨执意认为就是云翎伤害了燕兮渃,所以他要用她的身体试药,他根本就不在乎云翎会因此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云皇之女全文阅读

喉咙被人大力的捏住,感觉下一瞬柔软的喉骨就要被捏碎那般。
“若渃儿的净骨珠还在,她怎么可能昏迷至今都无法自愈?你,真该死!”沧墨目眦欲裂的吼着,暴怒之下,两只尖锐的月牙角自额头上呈现,眼底紫雾闪现,说不出的妖异。
能让堂堂魔尊失控现行,也只有燕兮渃了!
云翎眼泪横流,喉咙再痛都不及心头痛楚之万一。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何要受这样的冤屈?
喉咙上的手松开,沧墨也恢复了正常的容貌。
但声音却越发的冷冽:“本尊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将渃儿的净骨珠重新凝练出来。否则,本尊亲自抽筋剥皮来炼!”
语毕,转身离开。
云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想笑又想哭。
都说当今魔尊是万年难得一见天才,天才都这么蠢吗?
阙箜宫的治疗术修复外伤天下无双,她不过是动用了小小的治疗术恢复了身上的伤口,就引的他如此暴怒,还诬陷自己炼化了燕兮渃的净骨珠。
净骨罕有至极,除了她天生自带两块净骨,整个世间也只有两枚,一颗是阙箜宫传承了几万年的蓝色骨珠,现在在当今宫主,也就是她师父凤主手里。
另一颗在她师兄灼炎手里,是一颗最普通的白色骨珠。
净骨珠也不是人人都能炼化的,条件何等苛刻?就算将净骨珠给了燕兮渃,以她的资质与修为,怎么能炼化的了?
沧墨为什么会认为燕兮渃有净骨珠?
兰儿战战兢兢的进来,担忧的道:“公主,您没事吧?”
云翎苦笑着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嘶哑:“没事!”
就是不死心!
那人以前曾经说过心悦她,要娶她的。
为何遇到燕兮渃之后就变了呢?
次日清晨,整个天魔府飘起一片墨色。
这在魔国来说,代表的是嫁娶喜事。
云翎迟迟等不到来为她梳妆的人,只好让兰儿帮她随意挽了个简单的发髻,换上那身魔国特有的嫁衣,看着兰儿突然心头一动,道:“兰儿,你是怎么进的屋里来的?”
“奴婢就这么走进来的!”兰儿不解的道,“怎么了公主?”
云翎忙提着长长的***朝外走去,这次毫无阻拦的迈了出来。
“原来禁制已经撤了!”
心底虽有酸楚,可那份爱恋却仍是难以散去,心头还是隐约充满了希望。
“总有守的云开见月明的一日,我必须得找到证据,证明我屡次被燕兮渃算计,就连她跳下封妖崖,也是为了栽赃陷害与我。燕兮渃,没有看上去那么善良!”
这时,一个陌生的婢女匆匆跑来,见她站在院门口发怔,不悦的道:“你怎么还站在这里?”
云翎脸上闪过一抹羞涩,道:“我、我是不是不该出来?”
婢女一把抓住她的手朝前院走去,口中催促着:“魔妃的冰棺绕城一圈马上就要进府了,你作为魔尊的侍妃需为魔妃扶棺,等魔尊与魔妃礼毕,你要向魔妃的冰棺行扣头大礼,否则名不正言不顺……”
云翎整个人如遭雷击,宛若一具木偶被那婢女拉着,本能的往前走。
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

云皇之女免费阅读

侍妃?
平时给魔尊、魔妃端茶倒水;在魔尊需要时为魔尊暖床,更有甚者还会被魔尊用来招待入府尊贵客人的侍妃……就是那个男人说的名分?
她历经蚀骨之痛,忍下万般屈辱不过只是换来一个侍妃的名分?
待走到前院时才发现整个天魔府已经热闹起来。
吹吹打打的唢呐声从府外的大街上传来,云翎思绪恍惚间被那婢女推到了门外,一抬头,正好看见沧墨脚踩双翼兽,一身墨色的喜服贴合在他腰身间,长身玉立,妖孽般的俊颜上隐隐挂了一抹笑意,眼底划过道道柔情。
在双翼兽后方,十几名魔兵抬着一副***的冰棺,冰棺的四个角上都扎了喜花,洒了花瓣,饶是那冰棺寒气逼人也被装扮的喜意一片。
云翎身子晃了晃。
原来,今日魔君大婚娶的是躺在冰棺里的燕兮渃。
沧墨狭长的眸子微微一转,便看见了下方的云翎,盯着那张苍白的脸色,他眼底竟闪过一抹快意。
唰!
人影一闪站到了冰棺旁边。
沧墨伸出修长的手掌爱恋的抚摸着那具冰棺,眼底有化不开的柔情蜜意,低沉声音缓缓响起,却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渃儿,从今日起,你就是本尊的妻了!”
本尊的妻!
她是他的妻?
他有妻了!
云翎身子一晃,扶住身后的门口才没摔倒,脸上早是冰凉一片。
心头更是犹如刀剜,疼的她眼前阵阵发黑。
沧墨眼角的余光瞥见那道摇摇欲坠的身影,嘴角挂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大手一挥,劲风席卷而去,猛地将人拽了过来。
盯着那张苍白的小脸,眼底柔情早已散去,只余一片冷冽:“扶棺入府!”
数月来各种极致的折磨都不如此刻来的让她心寒,云翎自嘲的笑了笑,压着眼底的薄雾倔强的摇了摇头:“我不!”
沧墨眯了眯眼,眼底迸射出危险的光芒,冷声道:“再说一遍!”
云翎扬起小脸,将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意收回,语气坚定的道:“我不!”
尖瘦的下巴被人大力捏住,耳边响起沧墨的声音:“若是不想让本尊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了你,就给本尊乖乖的扶棺进府!”
云翎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勾起清冷的笑意,眼底突然转变的决然冷意让沧墨微微一怔,心头没来由一阵闷痛,下一瞬,暴怒低喝道:“你干什么?”
云翎的香肩已经暴露了在空气里,她解着腰间的蝴蝶结笑的轻佻,透过蒙蒙泪眼盯着面前那张令她魂牵梦绕的脸,道:“魔尊刚才不是说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了我吗?以我现在的实力,确实不是魔尊的对手,既然打不过,那就好好享用好了。毕竟魔尊这张脸还是很耐看的!”
外层的衣服滑落,落到了地上,沧墨猛地攥住她的手腕制止了她的举动,咬牙切齿的道:“别挑战本尊的底线!”
“那我的底线呢?”云翎冷声反击。
沧墨眯了眯眼,咬牙将衣服给她披回去,拦腰箍住,身影一晃从原地消失,留下一众满面愕然的魔兵。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