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你花园(沈问许蓝)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问你花园(沈问许蓝)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沈问许蓝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问你花园全文免费阅读:许蓝呆愣了两秒,立即反应过来。我透,这是向她要充电宝来了!许蓝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唉,男人。我看起来没那么言而无信吧。

小说介绍

沈问许蓝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问你花园全文免费阅读:许蓝呆愣了两秒,立即反应过来。我透,这是向她要充电宝来了!许蓝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唉,男人。我看起来没那么言而无信吧,我还记得回去给您把电充满了呢。

小说简介

每个人的性格不能只看表面,而沈问与许蓝就是最好的证明,沈问就是那个道貌岸然、温文尔雅的居家好男人,而她许蓝就是一个乖张的少女,她有着柔弱的外表是小仙女一样的人物,可接触后发现她就是个玩游戏特别厉害还又爱吹牛的小少女,而就这样的少女,她害怕爱情,她这一生都被他定下了,他对她说,她害怕也没关系,有他在,他一定会将她追上,并且拥入怀中,将她好好的爱着。让她感觉到幸福。

问你花园免费阅读

许蓝是真的好看。
是往你跟前就这么一站,都能心动的那种漂亮,又纯又仙,还甜。
皮相好,能力高,加上性格又外向,大一一整年过去,全校没几个不知道许蓝这个名字的。
鱼鱼是许蓝发小,同校美术与设计学院的,在微博上有一百多万粉丝,名副其实的网红画手太太鱼鱼酱,在校知名度完全不比许蓝低。以前碰上林榭不在家,许蓝有在蓝墅待不下去的那些时候,经常红着眼跑到鱼鱼家躲几天,鱼鱼的父母也都很心疼许蓝。
许蓝平时空闲之余会接一点平模或是写真的拍摄,不过没跟哪个摄影师或是哪个公司签过长期的合约,虽然挺多摄影师争先恐后地找许蓝,价钱翻了一倍又一倍,但她可没那么多心思弄这些,拍照只是爱好,再说许蓝也不缺钱。
毕竟蓝臻这辈子唯一一件让许蓝还能算满意的事情就是,在再婚之后,就把许蓝的ID绑到了林溯的卡上,毫无感情地对许蓝宣布,从今以后要什么就自己买,卡里的钱反正刷不完,从此以后自己就不管她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许蓝当时差点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还不忘满怀感情地配合着点了点头。
许蓝可没那种清高的所谓“打死也不花你钱”的矫情,她从不给自己找罪受,活得潇洒又舒坦。你都给我钱了,那我当然就往死里花。
她读的是封闭式管理的高中,大学之前能花钱的地方并不多。直到高中毕业后,她在大学旁边直接刷了套独栋别墅和鱼鱼单独住的时候差点没气死蓝臻,掐断蓝臻电话的时候许蓝感觉很***。
啊,这才是富婆的生活。
许蓝本来不想接这一次的约拍,主要是她不想回帝都。她窝在懒人沙发里陪鱼鱼画画的时候偶然间提起这件事,没想到鱼鱼听到“KISS U GARDEN”这个名字的时候就疯了,带着一身油彩直接扑上来:“吻你花园的你都不接!”
许蓝忍着一股子油墨味儿,没推开鱼鱼:“什么吻什么花园?”
“啧!DIM你知道吧!淡漠!”鱼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吻你花园是DIM旗下的摄影工作室啊!”
许蓝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哈欠:“哦。”
“去吧懒懒,我求你了。”鱼鱼开始撒娇,“我也想去看看。”
“我考虑考虑,叫声懒爷听听。”许蓝眯起眼睛。
“懒爷。”鱼鱼眼神发亮,期待地盯着许蓝。
许蓝:“……”
许蓝虽然不太关注,但DIM淡漠她还是知道的,鼎鼎有名的时尚公司。根据鱼鱼的科普,吻你花园是去年刚开业的工作室,主要负责人和摄影师叫陈鹿,许蓝收到的邮件也就是陈鹿发的。
吻你花园不是普通的写真工作室,确切来说是DIM分部的一个摄影棚,专拍DIM自己的模特。
在出发前两天,鱼鱼成功地被美设学院留下来准备下周就要参加的比赛作品,含泪拜托许蓝替她好好看一眼吻你花园的内景。
许蓝很配合地含泪答应。
许蓝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按陈鹿先前的建议化了个淡妆,挑了件黄紫色的连衣裙,在侧边别了一朵玫瑰的发夹。下楼随意地在酒店餐厅吃了蔬菜沙拉和牛排,拎上包走出酒店打了辆车。
昨晚一阵雨后,今早的太阳很温和,车窗微微敞开着,清风不燥,温度也刚刚好,许蓝觉得很***。
路过昨天那家罗森的时候,许蓝让司机就在这儿停。她看时间还来得及,想再看看有没有咸蛋黄的冰皮蛋糕。
“小姐是在这儿就下车?”司机回头,“这儿离吻你花园还有段距离呢,不过DIM大厦总部就在附近。”
“啊,”许蓝轻轻道,“我在这儿就下吧。谢谢师傅。”她付了钱关上车门,朝那家罗森走过去。顺便给鱼鱼回了个消息:“我快到啦。”
今天货架上终于有整颗咸蛋黄口味的了,许蓝心情顿时比刚才还好,付钱的时候手机响了一声,她才注意到右上角的红色告急。
唉,昨晚上睡得早,忘记充电了。
许蓝叹了口气,把宝贝蛋糕放进包里,开始找充电宝。
这次她没忍住骂了声我透。
出来得急,居然没带充电宝。
网瘾少女翻了个白眼,瞬间没了安全感。
许蓝想想也没事,到吻你花园借一个就行了,现在打车去,电量也还撑得住。
街道上繁忙的车流你来我往,许蓝盯着打车APP转了好久的圈圈,手机屏幕终于在电量耗尽的时候熄灭。
靠,什么垃圾手机毁我青春啊。
还没有充电宝,懒爷我彻底丢了。
许蓝有些烦躁,她没有带现金的习惯,现在还得先找地方借个充电宝等手机开机之后才能打车。
她其实知道吻你花园在哪条街哪条路,可惜许蓝在帝都生活了近二十年,愣是路痴一个,找不着东南西北。
当务之急是先给陈鹿打个电话,跟对方道个歉说明缘由,省得待会儿突然联系不上,以为自己咕咕咕给放了小鸽子。
约好的时间是两点钟,许蓝看着这势头,是没法准点到了。
她郁闷地看着包里的咸蛋黄口味冰皮月亮蛋糕:都怪你。
怪你这么好吃。***懒爷我下车来娶你。
黄的流油的小东西。
好在许蓝记得陈鹿的电话号码,她一向过目不忘,这还有林支队长的一份功劳在里面。
现在就是要问万能的广大路人们借个手机了。
沈问靠在黑色宾利车上等顾漠。
他抬起手表看了一眼时间:来早了。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下,是顾漠发来的消息:“你上来吧,我还得要一会儿。”
沈问这两天医院里调休,他抬头看了一眼DIM大厦,低头回了几个字。
顾漠几乎是秒回:“行,那你等我,我尽快。”
沈问回了个“不急”。
许蓝走过另一条街道淡淡地扫视了一圈,大致地判断出了几个不那么忙着赶路的人。
然后又迅速锁定了街口边一个靠着车窗的男人。
俗话说,相由心生,一个人的气质和样貌真的可以判断出这个人是什么样的。这一点对于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适用,尽管许蓝绝对是那个百分之一。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了一眼手表,像是在等人。眉目清隽又温和,书卷气息也浓郁,三七分的头发用发胶打理地一丝不乱,举手投足透着礼貌,优雅又矜贵,中式又好看。
恩,一位糅杂着温和与贵气,一看就很礼貌的——叔叔。
许蓝,干啥啥都行,装乖第一名。
一到社交如鱼得水,堪称社恐人生导师。
“叔叔好,请问能借一下您的手机吗,我……迷路了。”许蓝说了个最容易让对方信服的理由,要是等她真实情况一大堆说出来,人家或许早不耐烦了。
沈问看向她,愣了一下,笑着回了一句:“我看起来有那么老?”
许蓝无辜地温吞道:“那请问您有二十五岁吗?”
沈问顿了一下:“……有。”
“那就是了,”许蓝轻松道,“我爸说过,超过二十五岁的都要叫叔叔的。”她人畜无害地笑道:“谢谢叔叔,叔叔真好。”
沈问:“……”
许蓝拿沈问的手机拨通了陈鹿的电话,令她惊讶的是,陈鹿的号码居然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手机里有备注。
她看了他一眼,没多问,拨通了电话。
沈问在她把手机放在耳朵边上的时候礼貌又自觉地向旁边走了几步。
许蓝在打电话的时候,沈问仔细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娘。黄紫色的连衣裙,棕底饼干鞋。一双杏仁眼天生带笑,瞳孔跟玻璃珠似的透亮,眼睑微微下至,睫毛不密却又长又翘,两侧内眼角和山根的空隙都有颗痣。黑茶色的头发长而直,在阳光下微微泛着点深棕色。
皮肤是霜白的,胳膊和双腿又细又长,还很直。朝你看过来的时候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甜得不行,身上还有淡淡的花香,不过沈问没去细想那是什么花的香气。
不过,是个当模特的料。
沈问心想,若是顾漠看到了,会不会给她递名片。
应该是会的。
之后他就别开目光,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直到那一股花香又淡淡地袭来,少女的声音轻而软,乖得不行:“谢谢叔叔,我打完啦。”
沈问垂眸看她,轻轻地恩了一声:“没事。举手之劳。”
许蓝眨着眼睛看着他:“叔叔,请问附近哪里有借充电宝的地方啊,我第一次来上海,不熟。”
语气诚恳至极,真的像个第一次来陌生城市的小姑娘。
沈问微微弯下腰,视线尽量做到和她齐平,温声问:“小孩儿,要去哪儿?”
“吻你花园,去拍照。”许蓝诚实道,“但是手机没电了,打不了车,我也不认路。”
沈问听到吻你花园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去找陈鹿?”
许蓝点点头:“叔叔认识呀。”
沈问感觉很巧,居然真就是顾漠的人。
他抬手看了一眼时间,顾漠也暂时没消息,他耐心道:“陈鹿和我是朋友,吻你花园我去过,现在我也没事,直接送你吧。”
许蓝想了一下,刚刚在手机里也看到了,这个男人是真的认识陈鹿,那就不是坏人。
沈问看小姑娘有点犹豫,刚想开口,许蓝甜甜地笑了:“谢谢叔叔,麻烦了。”
沈问直起身:“不麻烦。而且离这里不远,十分钟就能到。”
沈问上车后,递给许蓝一个充电宝:“先用着。”
许蓝道了声谢谢接过,又看了一眼这个男人。
眉形是剑眉,眼睛是星目。白色的风衣版型笔挺有型,刚刚凑近的时候身上有***的味道。
啧,她刚刚还没注意,这模样,是得祸害多少无知少女。况且再说了,哪个男人身上会有一股子***味?
她瞬间把刚刚对沈问温文尔雅的看法迅速刷新,变成了——一个男***。
哦不对,不能叫***。
绿箭。
没错,是绿箭。
许蓝对这个定义很满意,轻轻笑了一声。
沈问注意到许蓝在笑,边开车,边问了一句:“怎么了?”
许蓝没直接回答,而是转头问他:“叔叔贵姓?”
“免贵,姓沈。”沈问温和道。
“哦,沈叔叔好。我姓许。”许蓝朝他笑道,“刚刚就是在想,今天运气特别好,刚巧就遇上了认识陈鹿姐姐的人。”
因为是陌生人,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沈问并不去在意什么叔叔的称谓,只是问:“刚刚你说是第一次来上海?”
“恩,”许蓝补充了一句,“本来有发小一块儿,不过她临时有点事儿。”
这样说完,就显得自己没那么可怜。
你看哦,我其实是有人陪的哟。
但许蓝说完又觉得有些多余。
“恩,自己出来要当心。哪里人啊小孩儿。”沈问在十字路口停车等六十秒的红灯。
许蓝眼睛眨都没眨:“祖安人。”
沈问眨了眨眼睛:这好像触碰到了知识盲区。
他想了一下,试探地缓慢开口:“离上海很远吗?”
“不远的,”许蓝诚恳道,“以后要是有机会,沈叔叔您可以去看看,小众风水宝地,人才辈出。”
沈问礼貌地点了点头:“好的。”
许蓝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
过了两分钟,手机回了血,自动开机。许蓝解锁屏幕看了下微信,想把鱼鱼发来的语音消息转成文字,结果一个手滑,直接点了扩音外放。
鱼鱼震耳欲聋的声音从麦克风里喷出来:“懒懒你人——”
许蓝赶紧把语音掐断,有点尴尬:“不好意思。”
“没关系。”沈问笑了,温声问道,“懒懒是哪个懒?”
“五颜六色的蓝。”许蓝补了一句,“单名一个蓝字。”
够诚恳了吧,全名都告诉你了。
沈问咳笑了一声:“沈问。为什么的问。”
宾利停在了“KISS U GARDEN”的门口,沈问和许蓝一起下了车。许蓝看了眼时间,居然刚好卡在两点,一分不差,她吐了口气:“真的谢谢沈叔叔了。”
“这个,小孩儿就先用着吧。”沈问靠在车边笑笑,“充完放在陈鹿那儿就行,没事的。”
许蓝大约能看出来沈问和陈鹿还是有些交情的,就没多假惺惺地推辞:“谢谢沈叔叔,那我走啦。”
“恩。”沈问点了点头。
许蓝朝沈问挥挥手,走进吻你花园。
她有两步分了神:这叔叔腿还挺长。
不过和我可比不了。
沈问刚上车就接到了顾漠的电话:“你人呢?我他妈急匆匆赶下来,你、个、人、呢?”
沈问笑道:“急什么,替你送走了个小孩儿。”
“滚,少编排我。我是有原则的好吗,未成年少女不撩。”顾漠靠在DIM大厦门口,一双秾艳的桃花眼半眯着,半扎的卷发在阳光下的颜色像油画,语气懒洋洋的,和在楼上的他完全不同:“管你在哪儿,快回来接我呗,我好不容易才忙完,跑到楼下扑个空。”
“马上,你等会儿。”沈问坐回车里,戴上防蓝光眼镜:“就来。”
宾利车开走的时候带过一阵风,吻你花园门口血红色的蔷薇此时开得正盛,飘下来几片花瓣,像是在送行。
花园小剧场:
顾漠:“我很***的。”
沈问:“……”

问你花园全文阅读

吻你花园的草坪花园很大,北欧的风格,草坪上纯白色栅栏和桌椅看着很浪漫,花园里血红色的玫瑰,蔷薇和月季怒放。
院子里风吹草动都很安静,许蓝轻着步子走***,刚好大门敞开,陈鹿穿着法式碎花衬衫和云杉绿的西装长裤,见到许蓝笑了一下:“没迟到啊。”
许蓝点点头:“沈先生送的。”
“沈问啊,他倒是好人惯了。”陈鹿轻笑,“进来吧。”
“谢谢陈鹿姐姐。”许蓝跟着陈鹿走***。
好人惯了。
许蓝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呵,这男人。
模范绿箭啊。
吻你花园从外面看着很安静,里面人其实很多,许蓝跟着陈鹿走***,见到了几个比较脸熟的面孔,可能在鱼鱼经常买的一些时尚期刊上见过,但是许蓝想不起来名字。
陈鹿带她和这几位模特打了招呼后,去了一间干净的化妆间,把要换的衣服给她,一切安顿好之后,有专业的化妆师进来做交接。
许蓝其实没拍过陈鹿在邮件中跟她交流的那个风格,不过这影响不到她。她换好衣服化完妆走出化妆间时,外面几个结束拍摄的职业模特都忍不住朝她那边看,眼睛里透露着不可思议。
气场完全变了。
刚刚的许蓝,像个涉世未深,人畜无害的纯情女孩。淡雅的连衣裙,日常的板鞋,身材好是好,但怎么看都主要适合少女风的拍摄,并不适合DIM淡漠。
方才黑直的长发卷出弧度,半遮住少女精致小巧的侧脸,贵气又有些慵懒,复古风格的玫瑰水钻发带在她身上显得孤傲又淡漠。
居然真的有了DIM的风格。
许蓝提着***走进单人拍摄间,暗蓝色调的布景,与外界的北欧风又是完全格格不入。
陈鹿第一次按下快门的时候,就赞叹顾漠真是选对了人,他是眼光实在不是盖的。就连陈鹿第一眼见到许蓝,也没觉得她能多适合这个风格,顶多是尝个鲜,和DIM其它签约的模特没有可比性。
现在她知道了,为什么面前这个十九岁的少女,顾漠坚持要让自己发邮件给她,让她来试试。
灯光师和化妆师一直在修改布景和妆容,陈鹿在等待的过程中大脑没来由地放空了两秒:顾漠不会……没这么禽兽吧,人家才十九岁,就一大二的学生。顾漠见过的***千千万,当然不是看见***就精虫上脑的无赖。
陈鹿猛地打消这个诡异的念头,继续拍摄。
等今日份的拍完已经是晚上八点,许蓝很累,婉言谢绝了陈鹿一起吃晚饭的邀请。她俯身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充电宝已经没电了,出于礼貌,她把充电宝塞进包里,准备回酒店充满电,明天再放过来。
先前跟陈鹿约好的时长是两天,许蓝明天就能结束拍摄,不过回程的票还没有买,想看看林榭能不能在这两天回上海,找他吃个饭。
况且她的林榭爸爸之前已经跟辅导员打点好了,说返回时间未定,许蓝这学期的主修课结束得早,她马上大三,接下来主要是准备考试和实习。
回了酒店,许蓝卸妆洗漱完毕,打开了套房配置的电脑。
不知道林榭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到林榭,许蓝又有些担心他。但是她不会在林榭出任务的时候去给他发消息什么的,只能等林榭主动联系她。
心里担心着什么人的时候,做什么都有些乏味。许蓝盯着电脑屏幕半晌也没动一下,最后关了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许蓝填高考志愿那年,林榭在北京,那是他第一次跨市出任务,刚跟许蓝隔空击掌,身上就挂了彩,这件事许蓝记到现在。
肚子开始咕咕地叫,许蓝突然想起来自己晚饭还没吃。于是打电话叫了份酒店的芝士焗饭。
等待的过程中,她突然又有点烦,是没来由的那种烦躁,混着些害怕。
每次许蓝感觉很烦的时候,都会努力地把这股没来由的烦躁压下去。后来她有些绝望地发现,这其实是血液里流淌的,属于蓝臻的基因。
许蓝没得选,这份基因真实地存在着。不得不说,许蓝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主要遗传了蓝臻。许砚的温柔,体贴,耐心和书卷气质,许蓝一点都没有遗传到。
但是她不是蓝臻,她把这份乖戾用绝美的皮相和开朗的性格藏得很好,它冒出来的时候,许蓝会主动化烦躁为慵懒,无所谓地打个哈欠,给人一副她只是累了的错觉。
傍晚十点钟,许蓝吃完芝士焗饭没多久,困得不行刚准备睡觉,鱼鱼就发来语音。许蓝点开,鱼鱼的声音兴致勃勃,藏不住激动:“怎么样怎么样!拍照片没!”
“拍了拍了,”许蓝无奈地回道,“刚洗完澡,马上发给你。”
她一个在吻你花园走了一遭的模特都没这么兴奋。可能艺术家鱼鱼对于这种地方有执念吧。
许蓝拿着手机安静地等了一会儿,鱼鱼发来哭泣的表情包。
“我羡慕死你了,懒懒。”鱼鱼发了个语音,“为什么刚巧不巧就这几天我特别忙啊。”
“节哀顺变。”许蓝真诚地同情,“我拍完就回来陪你。你还在画室?”
“学校的画室关了,我在咱家画画呢。”鱼鱼回道,“而且微博上CUE我的声神仙太太也太多了,根本回不过来,作业都要补不完了。”
“快画快睡吧,早画早收工。”许蓝其实很累了,现在是撑着眼皮在跟鱼鱼发消息:“作业管它个锤子啊,老师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实力。”
鱼鱼听得出许蓝很累,也不需要许蓝明说,她就回了句“恩,我马上睡啦,那先晚安”。
“晚安。”许蓝扔了手机,蒙起被子眼睛一闭,又猛地睁开,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跑到客厅去把包里的充电宝翻出来插上电。
差点就忘了。
许蓝看着充电宝正在充电的进度条,忽然很轻地笑了一声。
谢了啊,绿箭沈叔叔。
许蓝早上醒来又过了十一点。这回鱼鱼没再给她发消息,应该是认准了许蓝这时候还在睡觉。
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拖着完全没睡醒的步子,挪到了卫生间洗漱,没忘了打开香薰并用手机放个BGM,唤醒一下沉睡的大脑顺便给生活来加点仪式感。
许蓝这次直接懒得去楼下餐厅了,打了个电话让酒店送了份奶油蘑菇意面上来。一大早吃这么甜甜腻腻的,也只有许蓝干得出来。
她认真地把不要吃的蘑菇全部都挑出来,然后慢条斯理地吃完了面,又叫了一份水果冰激凌华夫。
刚起床吃完奶兮兮的意面,又吃冰激凌。
许蓝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一点半的时候,许蓝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背包里的东西,确认无误后,拎上包出了门。
她还是在酒店打了车,这次路过罗森的时候没下车,因为早上她发现自己昨天买的咸蛋黄蛋糕忘吃了。
许蓝叹了一口气,今天当夜宵吧。如果陈鹿没邀请自己去吃东西的话。
她在心里跟自己说好了,要是今天陈鹿再邀请她去吃夜宵,就不拒绝了。
半个小时不到,吻你花园的血红色蔷薇映入眼帘,浪漫又贵气。
许蓝下了车,这次陈鹿已经在门口等她。今天的许蓝穿着小V领的米白色薄毛衣和藏蓝色的牛仔半裙,露出皮肤白得接近透明的纤长小腿,白袜子黑皮鞋,头发松松软软的披着,看起来好乖好乖。
陈鹿又暗自赞叹了一下,真的好看。许蓝一米六九的个子,在普通女生里算高的,在平面模特里只能算勉强平均,但陈鹿观察过,许蓝那身材的比例真不是吹的。腰线高,四肢长,体重九十出头,该有肉的地方却是一点都没少。
没化妆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又纯又仙,但一化妆,特别是像昨天那样的浓妆,又能瞬间变成妖艳且撩人于无形之中的偶像剧女主角,一个眼神就让人受不住。
这一点倒有点像顾漠。不过顾漠是随时随地都在放电的情场老手大渣男,许蓝可不是。
陈鹿有时候会想,那么温文尔雅的沈问怎么会跟顾漠这样的人是兄弟。
她昨天和工作人员吃完夜宵已经很晚,回到住处也特别累,但看着自己给许蓝拍的那些照片实在闲不下手,硬撑到凌晨精修了其中的几张照片才睡下。在吃完午餐后,刚刚也没忘了把那几张照片发给顾漠。顺带十连夸了一下许蓝的表现力和镜头感。
下午三点半,顾漠正在开车,身旁坐着沈问。二人刚刚吃了法餐,玩了桌游,现在准备去球场打高尔夫球,顺便庆祝沈问今天调休结束,明天等待他的又是医院里无穷无尽的加班加点。
顾漠幸灾乐祸地哼哼着小曲儿,今天他没有扎头发,长度刚好到下巴的卷发中分,身上是一身高定西装,金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看上去没有斯文,只有败类。他看见路旁的加油站,准备先去加个油。
红蓝拼色的兰博基尼停靠在路边加满油后,顾漠发动汽车前拿出后座的平板查看了一下消息。
“操。”顾漠骂了一声。
“怎么了?”沈问刚关上车窗,汽油的味道让他有些不适。
“不去球场了。”顾漠打了两下方向盘倒车出了加油站,“我要去签人。”
“这么急?看上什么新人了,要现在去签?”沈问饶有兴趣,因为顾漠若是碰上休假日,很少会有让他毅然决然决定不出去玩而要去工作的事情。
“这个不一样,要晚了就跑了,人不常在上海。”顾漠踩着油门,边叹道,“而且还真不是我想签就能签上的,人家不太愿意。”
“让你亲自去签还能不愿意的模特?”沈问看了他一眼,眨了下眼睛:“是什么样的人啊,这么傲娇。”
顾漠把平板递给他:“昨天拍的,自己看。”
沈问看向屏幕的那一刻,承认自己是真的有被惊艳到的。
暗蓝色调的背景,水域中金色光斑沉沦。少女前额漆黑的头发沾了水,水珠在发尖凝成水汽。浓妆,血红色的衣裙张扬傲慢又尊贵禁欲,玫瑰花瓣洒在肩头,衣裙,和地面,唇瓣间还刁着一枚残缺了一角的花瓣。
肩颈的骨骼凹凸明显,锁骨那一块儿是湿的,几根卷翘的黑发贴在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上,脖颈上还有唇印。
山根的两侧分别有一颗痣,明晃晃地勾人。
浴室里的孤独玫瑰。
绝艳的是她的眼神。
有空洞,傲慢,***,尊贵,冷漠糅杂在里面。
又颓废又高贵。
又精致又禁欲。
是DIM淡漠一贯的风格,但又有她自己的情绪在里面。
沈问把平板放回原处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这好像是许蓝。
他那一瞬间有些错愕。
“许蓝?”沈问调整了一下状态,带着惊叹的语气问顾漠。
顾漠更惊讶:“你怎么会认识?”
“就昨天我跟你说的,替你送的那小孩儿。”沈问捏了捏眉心,突然想起来,许蓝身上那股淡淡的花香,应该是玫瑰。
“她当时手机没电了,又不认路,找我借手机给陈鹿打了个电话。”沈问开了些窗,车内空气流通,“没想到这么巧。”
“那刚好啊,陪我一块儿去露个脸,说不定小姑娘看你也在,就答应了呢。”顾漠哂笑,把墨镜戴上。
沈问不语,直到红蓝撞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吻你花园前面,掀起一阵妖风,晃到了门口成片怒放的血红蔷薇,他才如梦初醒地下了车。
“哟,什么风把咱们顾帅招来了?”顾漠刚进院子,正在草坪上拍外景的模特喊了他一声,随即发现了身后的沈问,更是兴奋,“沈教授也来了?稀客啊。”
顾漠桃花眼微眯,暧昧地笑了一声,没作回答,径直推开半敞开的大门,走了***,沈问和那个模特礼貌地打了招呼,紧随其后。
摄影棚很大,顾漠也没问清楚许蓝在哪个场,挨个房间悄悄地走,也没去打扰工作人员。
沈问则朝另一个方向走。
许蓝一身英伦风格的衬衣,漆红的皮鞋很惹眼,今天走的造型风格没有昨天那么难抓,许蓝游刃有余。
陈鹿低头回看刚才拍的几张照片,许蓝在原地懒懒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长腿。
腿挺长。
许蓝这么想着,缓缓抬起眸子,对上了一双剑眉星目。
绿箭?
许蓝呆愣了两秒,立即反应过来。
我透,这是向她要充电宝来了!
许蓝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唉,男人。
我看起来没那么言而无信吧,我还记得回去给您把电充满了呢。
她的内心戏还没结束,就看见沈问的身后走来另一个人,搭上他的肩膀。
许蓝看着靠在一块儿的沈问和这个目前不知姓名的卷毛先生,再次叹了一口气。
鱼鱼的帅哥定律诚不欺我。
帅哥的兄弟也都是帅哥。
不过她又悄悄看了这位卷毛先生一眼——
看这仿佛随时都能放电的桃花眼!
看这散漫又不失精致的中分卷发!
看这鼻梁!
看这腿!
一看,就不是直的。
许蓝在那一瞬间好像又明白了什么,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眼前这位来要充电宝的沈叔叔身上那股***,啊不绿箭气息貌似一瞬间都有了解释!
许蓝感觉社会阅历上升了。
这俩是一对。
懒爷鉴定完毕。
花园小剧场:
许蓝:“我很***哦。”
沈问:“……”
顾漠:“……”

沈问许蓝小说

以上就是小说问你花园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