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行 (白行桐止)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白行 (白行桐止)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行桐止,白行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互攻对着***外柔内刚腹黑小凤凰x外刚内柔嘴炮小白龙“遇见你,我才不算来这世间白行一遭。”白行开始以为桐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行桐止,白行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互攻对着***外柔内刚腹黑小凤凰x外刚内柔嘴炮小白龙“遇见你,我才不算来这世间白行一遭。”白行开始以为桐

白行桐止小说简介

浔阳渡口登岸,白行却瞧见好几十人,拖家带口打着包袱等船的。
他上前去问,一农夫装扮的大汉咂摸几下嘴,上下打量他一番,“小公子,这时候来浔阳,够有种的啊。”
白行看他眼神,料难说什么有用的话,只得散一圈儿灵力,大尾巴狼似的拿腔:“夔州赋灵人,家里派下来历练的,这儿出什么事了?”
这些地里讨生活的农夫一辈子难见几个会发光的灯泡儿人,更搞不清楚妖人之分,当下就被糊弄了过去,探过来的眼神都含了几丝羡意同畏敬。
大汉吓出一背冷汗,忙不迭勾着腰道歉,“大人看在我山野村夫没见识,不要与我计较……这,这浔阳闹疫病,城里面已经死了百十来号人了,我们虽在城郊,也怕这这,这万一控制不住,我们普通老百姓没啥子能耐,只能带着点积蓄找个地方暂避避风头。”

白行 全文阅读

白行闭上眼睛,探视一番周围,这些人倒应都没染病的。
他问:“浔阳是哪个仙门守的,没有使者来管吗?”
那大汉支支吾吾半天放不出一个响屁,白行想了想这三月在人族的见闻,料得他可能怕自己是佯装的浔阳赋灵,不敢在他面前说不好的话。
其实就算他真是,也不能把大汉怎样,这几年赋灵仗势欺人的,随便找哪个仙门一告一个准,哪怕是关系错综,纠葛着位高的,也得花好些真金白银作赔,可见这大汉确是农家人,不大知外事。
白行便顺着他的顾虑,“我并不相识浔阳的,青鸾雁平神君起誓,如若不然就叫我贬为凡人。”
大汉又吓得一哆嗦,没见过路子这么虎的赋灵,青雁平是谁,凤凰族青鸾脉的主神,最受人间香火的,隔城就有金身庙宇,这公子哥胆子也是真大。
他觉着白行做派是家里惯着的小少爷,不敢继续拂他的意,只得开口:“浔阳自是东都的顾家在照拂,不过这几年城里那些大人愈发的只手遮天,这阵子不是要重选灵协十二君吗,顾家大概忙着那事,至今还未派使者来看呢。”
“人皇不是三年前才选过灵协的吗,怎么没过十二年,又要选了?”
“嘿,这我们哪知道啊,我都听村长说的,其他是真不清楚了。”
白行看他诚惶诚恐担惊受怕那小模样,便也不再问他,让大汉指了条路就往城中行去。
一路上城郊村子果然人烟稀少,直至浔阳城门,几十个乌甲赋灵黑压压守在那儿,为首的拦住白行,探不透他的灵力,面色有些为难。
“兄弟,我们也是上面派的,看你也是赋灵,就给你透个底儿,浔阳城内不知道什么精怪祟物,惹得瘟疫一般死了好些人,现下封城了,里面那些巴不得出来,你还是打道回府吧。”
“这我知道的,不过只进不出便罢,生死自算我的。”
那乌甲一愣,使着其他两人开门,“唉,顾家尚还没来呢,你何必冒这个险。”
白行见门城门打开,还罩着一层单向结界,挺大的手笔,他回头朝首军作揖道谢,转身就踏进了那暗黄辉光之中。
“敖哥,你给他说这些干什么,不可能看上那小白脸了吧?”
“放你娘的***,人家的底我都摸不清,我死了他都死不了,守你的城吧一天天嘴巴碎的。”
他做作的拍拍小乌甲肩膀,“兄弟,照你这样,我们乌甲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啊。”
白行刚进城,即看到一名为修远堂的牌匾下排着好长一串人。
不是闹疫吗?怎么街上人这么多人。
白行正疑惑,就见一男子朝他走来,身量稍过于他,面目端正,盘发束冠,直冲冲的给他来一句:“唐突了,公子如何称呼,看公子同是赋灵者,可也是来调查浔阳疫灾的?在下顾怀苍,心怀苍生的怀苍。”
白行挑眉,牛的,取这名字,是哪家仙门的继承人吧,等等,顾,不是说顾家没来人吗?难道是散修?
“在下夔州散修,白行。正为此事而来。”
白行还想问他的姓,却突然注意到这男子背后的东西。
仿佛一下子凭空冒出来似的,白行看见顾怀苍后背一个破烂的木箱,缠着一圈一圈泛黄的白条。
冒出来的一根根铁钉生了锈,松松垮垮的连接着木板。
箱子底部的木料已快腐烂,透出来极暗沉的红色。
肩带应当是粗布织成的,深褐甚至磨得泛起了白,密密麻麻的小球布在上面。
白行睹此奇异场景,下意识就要拔剑,顾见他手持剑柄神色戒备,却一脸欣喜道:“你能看见!”
白行后退一步,“是什么东西?”
“妖灵。”顾怀苍又从衣襟内衬里掏出了一块玉牌,没等白行疑问,就忙不迭的自爆家门。
“我的姓,是东都顾。”
瞎,这年头大仙门的臭孩子们都这么没戒心的吗,不得被人吃抹干净了?
白行暗自腹诽着,不过东都来人为什么是暗访?
还是个看起来冒冒失失的孩子,浔阳这事莫非有别的隐情?
“不若白兄同我去投宿的客栈,我与你细说此事。”
白行想,白兄?这就叫上了,听起来跟白熊似的。
这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年的修为,按人族的方式算的话,好像成年也有几年了,是这个年龄的人……都像他这么自来熟?
白行自觉顾怀苍于自己并无威胁,又正缺一人探问情况 ,随与他去了。

白行 免费阅读

其他人好像真都看不见顾怀苍背上的箱子,直到进了客房,他又竖起一个小结界,才把身上的木箱放到了客栈桌子上。
“顾兄啊,你可算回来了,这箱子是什么东西?”
白行一惊,这又是谁?他也能看见?
回头看,只见也是一个少年,一身的暗色红衣,手腕用白色绑带系了口,腰间挂着朱雀玉佩,见着不似凡物。
白皂靴上绣着烈焰纹,黑得极纯粹的发色,扎了几溜小辫子,用红白交织的发绳高高绑起。
白行暗想,莫不是信奉朱雀主神桐涵的赋灵?
暗赤瞳孔,内双桃花眼,嘴唇比常人看着薄一些,左眼靠鼻梁处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少年也注意到白行在看他,“在下南城散修桐止,梧桐的桐,兵休战止的止。因浔阳疫灾而来,路上遇见的顾兄,你也是吗?”
还真是桐涵信徒吧,白行想,这兄弟的兵休战止和那顾怀苍的心怀苍生有一拼,现在人族少年都那么有济世责任感了?
桐止站起来,凑近了些,半眯着那桃花眼,“你真好看,我从没见过银发的赋灵,怎么称呼?”
白行是真有些无语,遇上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奇葩,还上来凑这么近直勾勾来一句我好看的,好看是能形容男人的吗?
“日月之行,白行。夔州散修。”
“你也是散修?我们俩名字挺像的,我是止,你是行,挺有缘的啊。”
呵,白行想,以前没看见过这么热情的人族,今天一遇遇一窝,可不是有缘吗。
他扯出一个笑,“在下幼时就父母双亡,都是染病去了的,不想依附仙门,因而散修。”
“你也父母双亡?白兄,我们太有缘分了,我也从小没了爹娘,也不想被仙门管着才做散修的!”
白行:“……”
又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他激动个什么劲儿啊。
顾怀苍被撂在一旁,尴尬的看桐止套白行近乎。
“那白兄,你今年多大呀?”
白行在心里叹气,随口编了一句,“二十有四。”
桐止道:“我二十二,那你就是我哥了,我们这么有缘,以后叫你行哥好了。”
白行:“……”
他没搞明白有缘和叫他行哥有什么关系,这称呼听着总怪怪的,嘶,但也比白熊要好点儿,只得点头当作答应了。
得,这就捡了个便宜弟弟。
顾怀苍见桐止终于说完,敲敲木箱,道:“这是我在一染疾城民家中捕获的妖灵,特殊法子封印的,能吸人精气,气息是草木妖,但我从未见过那妖灵的族群。”
“确定是草木妖?草木妖作乱的可不多。”桐止给白行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偏头问顾怀苍。
“气息和草木妖有同源之处,如若不是草木妖,我也不知是何精怪了。”
“让我看看。”白行开口,能吸人精气的草木妖,他在妖族从未见过,但既能这样害人,想必所谓疫病恐怕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病。
“在下对妖族颇知一二,为防他逃出,顾兄和……桐止来护着法吧,我只探它的气息,瞬间便可。”
“哥,不用麻烦,我擅布阵的,能给你引一缕出来。”
不说叫行哥吗,怎么直接就叫哥了,白行看他一眼,算了,听起来还顺耳些,擅布阵?鸑鷟的仙术,这便宜弟弟还真挺喜欢凤凰。
白行伸手,“请。”
桐止画一道符咒,渗进那木箱里,白行就瞧见一小股暗青色的妖气,他收进掌心,神色大变,立就将其捏碎了。
顾怀苍瞧他这副模样,忙问,“是什么?”
难怪他认不出来。
白行兴奋得有些颤抖,这分明是与二十多年前,飞升乘神的蛇妖族伏云同源的气息!此番若能拿到始作俑者的妖心,他定能拿回妖族交差了!
“是……蛇妖族,姽蛊脉。”

小编推荐理由

白行 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