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妻(女尊)(谢琼暖祝明奕)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赘妻(女尊)(谢琼暖祝明奕)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谢琼暖祝明奕小说————赘妻(女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马月饼所著,讲述了松花镇落水村近些时日来了个怪女人。怪女人美的恍若九天洛神,却既懒又弱,瘦的盈盈一握,连饭也吃不上。村

小说介绍

谢琼暖祝明奕小说————赘妻(女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马月饼所著,讲述了松花镇落水村近些时日来了个怪女人。怪女人美的恍若九天洛神,却既懒又弱,瘦的盈盈一握,连饭也吃不上。村

谢琼暖祝明奕内容介绍


“生逢末世,恨不能喝一口毒酒,与那阎王爷相伴相生。”
谢琼暖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基地椅子上,眸内淡漠一片。
秦楚生位于上首,瞥了她一眼,保养得意的细指敲了敲桌面。一脸不赞同的说:“琼暖,咱能有今天这生活,得来不易,说什么阎王爷不阎王爷,不吉利。”
谢琼暖歪过头,如瀑的黑发披洒在肩头,几丝不听话的发丝碍事的挡住了她那双洞悉一切的眼。

赘妻(女尊)谢琼暖祝明奕全文阅读

阳光洒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平白踱了一层柔软的圣光。
一直注视着她的男人,敲击桌面的手指倏然一顿。他眸中滑过一抹异色,很快的又掩盖在漫不经心的神色里。
他看着她,如以往很多次一样唤她:“琼暖,过来。”
谢琼暖抬起素手,把额前的发丝别到耳后,一双黑沉沉的杏眸直直的射向他,语气中似有缅怀,又似是在追忆:“秦老大,我与你认识多少年了?”
“五年。”他伸出五根修长的手指,神色复杂。
“呵呵,五年呐,原来你我二人在这末世已苟延残喘了五年。有一句诗如何念来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谢琼暖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目光如电,抬起手中咬了半口的饼干,扔在男人的脚下。
她眸色深深,打量着基地这间会议室。
这里的一凳一椅,一本一册,都是她与他这些年在尸山血海的***堆里刨出来的。
他们一起携手成立了M国第二大的基地。
他负责带领异能者搜集物资,她负责为他们搬运货物。
这些年她虽是个女人,但却和个男人有什么区别。一开始,为了生存,与他携手共闯末世,后来他们的异能越来越强大,强大到只要不作死,便能在这个末世横着走的地步。她却不知为何,越来越疲惫。他告诉她,为了保护S基地所有的普通人,他们身为异能者,本就要多一分责任。
这句话这些年,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她的身上,她跟着他组建异能小队,上刀山下火海,为了基地几万人的生存,搜集物资。有时候累的狠了,在地上都能一骨碌睡着。
她如此辛苦,究竟为了什么?
前些日子,她从前海市找寻军用物资回来后,忽然就觉得累了。
前海市离S基地有几百公里的距离,前些日子,M国首都那边的基地传出消息,前海市有一批重要的军用物资。
若能找到这样一批物资,整个基地的实力可提高一个档次。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几乎所有的基地领头人,都是蠢蠢欲动。
他们S基地身为M国第二大基地,当然也得争上一争。乱世出英雄,末世早没了法律制裁,实力便意味着一切。
谢琼暖跟着秦楚生带领的精锐异能小队,去了一趟前海。
没想到,他们的小队深入到前海市内部废弃军工厂,那个鬼地方根本没有传说中的军用物资,有的却是一个终极***王。
这个***有着一张与人类相同的脸。他的行动力、语言能力、甚至行为都与人类别无二致。
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他正人性化的煮着一锅浓香四溢的猪蹄儿。
谢琼暖是个吃货,别人都在警惕的与***王对视,战斗一触即发,她的一双眼睛早早的被他锅里热腾腾的猪蹄炖黄豆吸引,无暇他顾。
那香味隔空传来,她吸溜了一下唇边不存在的口水,只想扑上去。
末世五年,她有了强大的空间异能,尽管她的空间和别人的不尽相同,不仅能储存物品还有一亩田地,平时她自己在空间内种种菜,倒也从不缺少新鲜的蔬菜吃。
但是末世物资匮乏,动物大多已经变异,基地里最缺的便是肉食。
平常她自个儿吃吃过期的罐头都觉美味儿,今日在这简陋的工厂内,竟然看见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猪蹄儿。若是平时她早动手抢了,只今日,猪蹄儿的主人***王,一眼看来便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王随意的抬起头,一双厉眼在他们一行人中扫射,看见她时顿了顿,抬抬手,一道闪电便劈下。
一行五十人,除了她之外,竟是全被劈出门外。
这一变故,快如闪电,谢琼暖回过神儿,她的一众小伙伴,早已全部消失在这座工厂内。
她退后两步,艰难的把眼神从旁边的猪蹄上挪开,警惕的打量的眼前强大的大家伙。
这是个与正常人无丝毫差别的***王,他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眸,裸露在外的皮肤并不是青紫色,略显苍白,唇色微淡。除了那双诡异的眼睛,乍一看来,好一个妖冶美男。
“喜欢我这儿猪蹄儿?”
***王薄唇微勾,觑了一眼身前的食物,漫不经心的问。
谢琼暖正打算用意念在空间里拿把可用的刀,这会儿对方一句轻描淡写的问话,忽的让她恍了神儿。
她有些懊恼的顶了顶舌尖,这***王沙哑的声音未免过于磁性,声音低低沉沉,半丝魅惑,半丝慵懒。
音控如她,这会儿被迷得五迷三道,哪儿还记得拿出她的刀。
神志似是被眼前妖怪似的男人控制住,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男人向她招招手,她竟毫无防备的走到他身前。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谢琼暖到现在想起来,都觉玄幻。
***王不仅没有为难她,还请她吃了一顿猪蹄大餐。
软糯鲜香的猪蹄,佐以浓郁的汤汁,入口即化,味蕾处传来浓郁的卤煮肉香。
吃货谢琼暖,素来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主儿,这会儿美食在前,哪管***王危不危险,狼吞虎咽的吃了大半锅,到最后连汤汁也干了两大碗。
头顶上传来,男人低沉的笑,他递给她一方丝绢,指了指她的嘴角。
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半丝愉悦:“擦擦嘴。”

赘妻(女尊)免费阅读

谢琼暖抬起头,便看见他那双红艳艳的眼睛,眸内并不是末世带来的***,竟有丝繁星点点、星河灿烂的深邃。
谢琼暖顺从的接过他的丝帕,嘴角的污渍落在洁白的绢布上。
两人相处,气氛出奇的和谐。
细思极恐,***王竟然莫名巧妙的请她吃了顿美食儿,末了还让她擦嘴。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得惊掉下巴。
她吃完饭儿,智商总算回笼,盯着他迫人的目光,犹犹豫豫的问:“你......你不打算.....杀我?”
***王听了这话儿,眸子里的笑意更盛,他站起身,随意的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浮灰,从怀里拿出个玉镯放在她的手中,淡色的薄唇微启:“杀了你对我毫无意义。吃完我的饭,便替我做件事儿吧。帮我收好这玉镯,若他日有缘,再还给我。”
谢琼暖莫名其妙的看向他,刚想拒绝。一阵飓风传来,她被卷了出去。
空无一人的工厂内,双眼血红的男人,望着门外,脸上全是回忆。
日光微暖,寂静无人。
废弃工厂内,男人低低的叹:“妻主......”
那次前海之行,所有基地派出的人均是无功而返。
终极***坐镇,有不信邪的异能者,想要强行闯入,却连***王面儿也没见过,便被直接电死在门外。
他们在废弃工厂前待了整整一个月,终是无疾而终。
人的贪婪往往无法想象,这些人在***王这里得不到好处,便把目光打到了谢琼暖身上。
她身怀空间异能,又在这据说藏有军用物资的废弃工厂内待了一个多小时。
与强大到拥有毁天灭地之能***王待在一块儿活着出来。
如何不让人心内怀疑。
回到基地,他们自个儿异能小队的人看她的眼神俱都充满了怀疑,包括与她一起携手共历生死磨难的秦楚生。
人心不足蛇吞象,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在***王的废弃军工厂内,得到了好处。
她百口莫辩,无人相信。
不过这些人不信,她也不想多费口舌解释。
她早就不想活了,从末世到来,亲眼看着自己的家人变成***,被打破脑浆的那一刻起。
她便是个随遇而安的旅人,无处可归,漂泊不定,活着艰难,早想着一死。
直到遇到秦楚生,他在她被***拉入尸海的那一刻,救了她一命,告诉她若真没有活下去的斗志,那就想想还在受苦的同胞们,为了把他们拉出火海,一起战斗。
为了这句话,她苟且的活着,却索然无味。
一个月前,前海市一行,她在一个***王手中尝到了人间烟火的味道,忽的就觉得厌了,人生在世,本是肆意享受的,当亲人不在,当美食成为奢侈,活着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当个***,和那会做猪蹄儿卤煮的男人在一起,最起码在味蕾上能得到短暂的满足。
有了这轻生的念头,再看看周围一堆熟人怀疑的眼神,她就更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懒洋洋的,升不起半分精神儿气来。
“琼暖,你一向聪明,听秦大哥的话,把那批军用物资交出来。”
秦楚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身前,他作势想要牵起她的手,却被她一个闪身躲开。
谢琼暖厌恶的皱眉,向后连退两步,与他拉开距离,指着会议桌上盘子内装着的饼干,嘲讽的笑:“秦老大,饼干有毒,瞒不住我。我早说过,并没有什么军用物资,我与你并肩战斗多年,我的为人,你必是知道,但是今日,你竟用这毒饼干,逼我就犯,实在令人失望的恨呐!”
秦楚生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他俊朗的脸上全是苦涩:“琼暖,秦大哥知你为人,但你与***王共处一室多时,有目共睹,暂不说基地高层对你颇有微词,如今首都基地与南方几个大基地都在逼我交出你,你让我如何做?这饼干里的毒只会在人体内留存五日,琼暖,你乖,等你假死瞒过众人,秦大哥再给你重新找个身份回道基地。”
“之后呢?我以什么身份回来?为了避免他人怀疑,我的空间异能怕是再也不能在众人面前展示,若没有异能,一个普通的女子若想再基地安稳的活下去,唯有一个办法,成为男人的附庸,秦大哥打算让我做你的女人对吗?”
谢琼暖凉薄的目光直视他,在他的眼内捉出一丝慌乱,她轻声笑:“秦老大,很久以前你便知道,我本就不喜欢这打打杀杀的末世,当年为了抱你救命之恩,我跟着你,携手打造了这S基地,如今基地已成型,我早该功成身退。当日救命之恩,琼暖用五年的时间,替你卖命,也该能还清才是。生逢末世,无家人、美食,苟活着有何意思?琼暖活够了。”
她说完,冲着他璀然一笑,唇舌张开,涌出一口鲜血,落在她素白的连衣裙上。
血花点点,煞是鲜艳。
秦楚生惊慌失措上前,捂住她被血浸染的红唇,却如何也止不住她不断溢出的血液。
他的手很快被染红,触目惊心的血液顺着他的手滴落在地板上,一滴两滴,汇聚成一滩让人难忘的血红色。
“饼干中明明......"他眼眸倏然睁大,盯着她那双淡漠的眼,哑声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自己在饼干内下毒?”
“活着.....活着没意思。”谢琼暖靠坐在椅子上,一字一顿艰难的说,唇边挂着抹若有若无的轻笑。
她阖上眼睛的那一刻,只看见秦楚生睚眦欲裂的吼。
心内闪过一抹嘲,呵!爱上谁不好,偏偏爱上我这么个莫得感情的人!自古权利与美人不可兼得,再见了,男人。
很多年后,当两个物是人非的人再次相见,他仍是爱的热烈,她却淡淡一笑,拉起旁的男人的手,介绍道,此乃我夫君。
诛心,诛心。

小编推荐理由

赘妻(女尊)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