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最甜夫妻(迟忱宴 路梨)

豪门最甜夫妻(迟忱宴 路梨)

导读:主角是迟忱宴路梨的小说是《豪门最甜夫妻》,本小说的作者是魔安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迟忱宴也看了看花圃里正忙着给狗洗澡的路梨,说:“等过一阵吧,看能不能好起来。”迟老夫人:“那如果永远也好不起来呢?”然后迟忱宴沉默了,思索着。迟老夫人看到沉默的孙子,轻轻摇了摇头,也没再追问。

小说介绍

主角是迟忱宴路梨的小说是《豪门最甜夫妻》,本小说的作者是魔安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迟忱宴也看了看花圃里正忙着给狗洗澡的路梨,说:“等过一阵吧,看能不能好起来。”迟老夫人:“那如果永远也好不起来呢?”然后迟忱宴沉默了,思索着。迟老夫人看到沉默的孙子,轻轻摇了摇头,也没再追问。

小说精彩章节

而要治这种***小白莲,她也十分有经验,那就是根本不用费什么心思,秘诀只有一条——对待***要越简单粗暴越好。

况且她跟她老公两个人钢铁般的夫妻情,岂是这起子低段位小碧池能挑唆的动的?

迟馨脸上还挂着泪,听到路梨刚才的话,表情仿佛是听到什么天方夜谭。

“你们怎么了?”

这时,男人的声音突然在旁响起,像大提琴的琴弓擦过琴弦,声线极为好听。

路梨一扭头,看到迟忱宴过来了,立马笑得眼睛弯成两轮月牙。

迟馨也看到迟忱宴,委屈低下头,吸着鼻子,先开口:“表哥,我真的只是想来浇花,我没有想到你也……”

她觉得路梨刚才的话只是在她面装撑面子,谁不知道他们根本是塑料夫妻情,迟忱宴现在在这里了,路梨刚才那些鹣鲽情深的言语,便都全都会成为笑话。

所以先告状是绝对没错的。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话还没说完,眼前路梨就像一只蝴蝶一样飞了过去。

“老公!”

“怎么了?”男人问。

迟馨清清楚楚地明白这句话不是问她的。

她这才发现似乎根本都没有人在听她说话。

迟馨抬起头,看到路梨已经飞到迟忱宴身边,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胳膊。

路梨噘起嘴,语气嗔的浑然天成:“迟馨说你小时候经常跟她一起摆弄花花草草,是不是真的?”

迟馨立马脸上一僵。

迟忱宴听得微微蹙了下眉,然后向迟馨看过去,:“有过吗?”

路梨抱紧了迟忱宴胳膊,听到亲亲老公的回答,笑的十分得意。

她就说嘛,老公怎么可能跟白莲浇花。

迟馨只觉得手中的喷壶把手突然热的烫手,震惊又悲怆地看着眼前似乎分都分不开的两人。

路梨怎么会那样?还有表哥,表哥怎么就由她搂着,由她告状?

塑料夫妻怎么突然成了这个样子?

迟馨脸涨的通红,最后深深看了路梨一眼,扔下喷壶,扭头捂着脸跑了。

路梨环着迟忱宴胳膊,对着小***委屈跑走的背影“嗤”了一声。

迟忱宴低头看了一眼正一脸得意的路梨。

不知道她跟迟馨发生了什么矛盾,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她赢了。

路梨察觉到迟忱宴在看她,于是抬头,鼓起腮,又像是生气了:“老公!”

迟忱宴不知她为何提高声音,表情疑惑。

路梨对着老公祸国殃民的脸,觉得这件事情他不是完全无辜,因为他没有早点察觉迟馨对他的非分之想,然后拿出自己这个正牌老婆对小***进行身材相貌气质乃至学历的全方位羞辱,让小***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再痴心妄想。

路梨气呼呼:“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便宜表妹对你有那种想法!”

迟忱宴对迟馨并没有太多的印象,迟家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同辈都因为憷他跟他不是太亲近,更何况一个被离异母亲带过来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妹。

为数不多的家庭聚会,他也并没有去注意过迟馨。

“什么想法?”迟忱宴问。

路梨一听更生气了:“什么想法,当然是我对你的那种想法!”

“垂涎你的美色和肉.体,想跟你牵手,想跟你抱抱,想跟你亲亲,想跟你那个!”

迟忱宴:“………………”

他头疼地看着理直气壮的错乱路梨。

突然有些泄气。

只不过还是答应道:“我以后注意。”

不管怎么说,对于迟馨,可能是他疏忽了。

路梨这才点点头,表示满意。

迟忱宴带着路梨***。

饭已经做好了,很丰盛,迟馨不见了踪影,说是突然身体不***,回家去了。

一大家子围着坐的,路梨和迟忱宴坐在一起,路梨不时给迟忱宴夹夹菜撒个娇,看起来不像是结婚三年反倒像是新婚,好的蜜里调油。

所有人都察觉出了异常,只是却没人敢说,只顾着扒饭。

毕竟要说什么呢?人家两口子感情好还不乐意,跑出来说人家不正常?

迟老夫人倒是一直看着孙子和孙媳。

饭后没多久,家庭聚会结束。

其余亲戚都散了,只有迟忱宴和路梨留下。

迟忱宴被祖母叫到了书房说话,路梨也不好跟奶奶抢老公,自己玩。

迟奶奶最近养了条名叫丸子的小金毛,只有半岁,路梨吃完饭便迫不及待跑去逗狗。

书房里,迟忱宴跟祖母汇报了一下盛景最近的情况,以及下个星期他会出席的I.M峰会。

只是迟老夫人似乎听得并不怎么在意,她的书房窗户正临楼下花园,她坐在轮椅上,眼睛一直盯着楼下。

花园里,路梨接了一根平常浇花用的水管,在跟佣人一起给丸子洗澡。

“路梨怎么回事?”迟老夫人看着,突然开口。

迟忱宴愣了一下,没想到祖母会突然问起路梨。

迟老夫人转头面向孙子。

迟忱宴于是知道祖母是早就看出来路梨的异常了,也不再瞒着,把路梨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迟老夫人听迟忱宴说完,表情似乎很耐人寻味。

“你打算怎么办?”她问迟忱宴。

迟忱宴也看了看花圃里正忙着给狗洗澡的路梨,说:“等过一阵吧,看能不能好起来。”

迟老夫人:“那如果永远也好不起来呢?”

然后迟忱宴沉默了,思索着。

迟老夫人看到沉默的孙子,轻轻摇了摇头,也没再追问。

路梨和迟忱宴在迟公馆陪迟奶奶用完了晚饭才离开。

临走时路梨挽着迟忱宴的胳膊跟迟奶奶挥手再见,然后还不忘跟小金毛丸子挥手再见。

她一下午便跟丸子玩的很要好。

车上,路梨歪着头靠在迟忱宴肩膀上,甜丝丝的:“老公,我们以后也养一只狗好不好?”

迟忱宴感受到肩上路梨的脑袋,心里一直在想祖母说的那句“如果永远也好不起来”,没有注意到路梨的问题。

路梨问了一句,迟忱宴没回他,像是在深思什么。

“老公?”她又一连叫了好几声,最后忍不住晃起了他的胳膊:

“嗯?”迟忱宴这才回神。

路梨***小嘴:“你在想什么?”

迟忱宴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于是只淡淡说:“没什么。”

叫了好几声不理,理了之后还说“没什么”。

路梨最讨厌这种敷衍。

她似乎有小脾气了,不再贴着迟忱宴坐,而是坐到离他最远的位置,身体紧贴着车门,眼睛看车窗外。

两个人中间的距离宽到能再坐下两个人。

路梨满心想的都是老公快来哄哄我。

只是迟忱宴并不觉得这样坐什么不妥,毕竟在以前,他和路梨如果要乘同一辆车,一直是这么坐的。

苏河湾。

路梨等了一路都没有被哄,下车,难得没有去牵迟忱宴的手抱迟忱宴的胳膊,自己一个人先走。

她虽然先走,但故意走得慢,上电梯时还停了一下,希望有人从后来拉住她的手。

可惜没有,迟忱宴跟着走近电梯,两人并肩站着。

豪门最甜夫妻小说点评

豪门最甜夫妻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波澜起伏,由浅入深,层层推进,引人入胜的极佳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豪门最甜夫妻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迟忱宴 路梨小说,豪门最甜夫妻精彩小说_(迟忱宴路梨)全文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