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红尘解无忧(慕清忧轩辕临君)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一步红尘解无忧(慕清忧轩辕临君)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导读:主角是的小说是《一步红尘解无忧》,本小说的作者是泪尘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临君的言语之间似是有些不悦,全然不似方才与慕清忧说话那般。“没什么,我这就过去。”离开柜台前还对掌柜小声说了句:“谢了老板。”之后,便行至临君所在的一桌坐定。临君问:“方才你问了那老板些什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是《一步红尘解无忧》,本小说的作者是泪尘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临君的言语之间似是有些不悦,全然不似方才与慕清忧说话那般。“没什么,我这就过去。”离开柜台前还对掌柜小声说了句:“谢了老板。”之后,便行至临君所在的一桌坐定。临君问:“方才你问了那老板些什么?”

小说精彩章节

回到客栈,慕清忧一直沉默不语。也不知是怎的了,慕兰依不知那块玉佩对慕清忧究竟有何意义心下疑惑。

慕兰依突然问道:“师姐,那块玉佩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慕清忧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不过是儿时的一个玩伴送的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了,咱们回去吧。”

“嗯”

随后,她们一同便回了客栈一路上谁也没有再说话。

慕清忧没有告诉她,那玉佩是她被带到西域之前一个总是捉弄她的人所赠。

慕清忧以为,自己与那人此生再也不会相见……

夕阳西下,转眼间已至傍晚。这天慕兰依罕见的没有闹着出去玩,而是枕在慕清忧的腿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书。

慕兰依百无聊赖的问道:“师姐,你说咱们真的要动身去溯阳吗?”

“不然呢,那百晓生说七煞剑很有可能在溯阳一带。无论如何,咱们也要去碰碰运气。”慕清忧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剑谱视线从未离开。

“可是,师父不是说让咱们利用那蜀山中人吗?”慕兰依心里有些疑惑,她今晨初醒时明明模模糊糊的听见了一丝师父与师姐的对话。

慕清忧放下剑谱,捏了捏慕兰依的小巧的鼻子淡淡道:“从蜀山到镇上,御剑的话难免引人注目步行的话少说也要三个时辰。若今日在街上跟踪咱们的人将我毒蛊发作消息告知那个临君,他定会按捺不住提前下山。到时,咱们再见机行事。”

慕兰依猛的起身,靠在慕清忧的肩上嘟嘴道:“师姐,你这步棋太险了你知不知道今日在街上我以为你真的对那个临君动情了。”

慕清忧解释道:“好了,师姐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用内力催动毒蛊发作了。不过兰依,你要记住有句话叫做兵不厌诈。师姐若不走这步棋,怎会将那人引来?那人又怎会上钩呢?”

“师姐,那今日你又怎会断定跟踪咱们的人是蜀山中人呢?”慕兰依心里有些纳闷,她这师姐怎么就那么肯定那人是蜀山之人呢?

慕清忧解释道:“兰依,难不成你忘了?师父曾讲过,咱们与他们修习的法术不同。那些仙门之人,所修习***偏阳故走路时步伐较轻。咱们修习的***偏阴,故走路时几近无声。”

她顿了顿,又道:“可他们步伐较轻,不代表没有声音。况且,那时我感受到一股很强的力量靠近。我与那个临君交过手,所以我断定那人定是蜀山之人。”

慕兰依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师姐你真厉害。”

慕清忧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淡然一笑:“让你平时不好好练功,寻到七煞剑回去后不可贪玩了知道吗?不过,若我猜的没错他们这个时辰理应快到了。”

“知道了师姐。”慕兰依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抬眸看着她眸中似有万千星尘。

与此同时,临君与华枫已行至蜀山镇果真如残音所料他们未曾御剑。

而此时,他们已至客栈。

临君对掌柜的说道:“老板两间上房。”

掌柜忙道:“好嘞,两位客官您请。”

随后,便将二人往楼上带。

上楼时,华枫不解的问:“师兄,咱们都是男子为什么要两间房啊?”

临君不冷不热的应道:“即便同为男子,也不应住一间这样成何体统。”

华枫应了句:“哦”便没再说话。

不多时,已至门前掌柜对临君说道:“客官,您住这间。”

临君应了句:“多谢。”便***了,随后掌柜又对华枫说道:“这位客官您且随我来。”

华枫便认命的跟掌柜去了另一间的,他心里一直纳闷师兄为什么要提前下山。

此时,慕清忧正在静心打坐慕兰依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

慕兰依极少这么安静,若是放在以往她肯定会嫌烦闷拉着慕残音出去玩。

师父说她天赋极好,尤其是在炼毒这一方面。

只是啊,她跟别的师兄弟不同。她整日里不学无术,功课上更是最不用功的一个。

不过,在炼毒这一块却是深得师兄弟们的认可。

师父常训她不好好练功,整日里就知道胡闹。却不知,她是因为慕清忧在身边才敢这般胡闹。

若有一日,慕清忧不在她身边那她便再也不会这般贪玩了。

“兰依,在想什么呢?”

终是慕清忧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思绪,她看向慕清忧笑了笑道:“没什么,呐……师姐咱们下去吃饭吧。”

慕清忧看向了她,语气中有些调笑的意味:“晌午时,你不是还嫌楼下人多不愿下去吗?怎的这会儿愿下去了?”

“那时不过是因为心里烦躁,不愿下去罢了。师姐~就别计较了好不好?”慕兰依眨巴着眼睛,倒是让慕清忧心里生出来几分不忍。

“行行行,都依你那咱们快些下去吧。”

“嗯”

慕兰依重重的点了点头,之后便下床与慕清忧一同下楼了。

此时,临君正坐在房间里调息打坐。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更加不知此刻慕清忧与慕兰依正路过他的门前。

片刻之后,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砰砰砰!”

临君猛的睁开眼睛,朗声道:“进来吧。”

话落,华枫便推门而入。

一进门,华枫便对临君说道:“师兄,你说慕清忧他们会不会也在这家客栈里?”

临君微怔,半晌才反应过来:“也许吧。”

华枫央求道:“师兄,你也别打坐了这眼看就到饭点了。要不,咱先下去吃饭吧。”

临君冷冷的应了句“嗯”,便往楼下走去。留下华枫一人怔怔的楞在原地,心下疑惑不已。

奇了怪了,大师兄今日是怎么了?怎的那么容易就答应他了?难不成是为了见那个慕清忧?

想到这儿,华枫俊秀的脸上不禁浮上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果不其然,刚走至楼下便见店中其中一桌上一对玄色身影。

那长相清秀可爱却只顾着吃的便是慕兰依,而另一个自是不必说就是慕清忧了。

华枫厚着脸皮,上前招呼道:“哎呦,两位姑娘好巧啊!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啊?”

一看到华枫,慕兰依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又是这个讨厌的小道士?虽然……不得不承认他做的桂花糕很好吃。

临君拱手道:“慕姑娘,前几日多有冒犯还望见谅。”却见清忧无半点反应。

好一会儿,慕清忧才淡淡的道了句:“无碍,那日是小女技不如人公子不必自责。”

她顿了顿,又道:“不过,总有一日我定会堂堂正正的取你性命。”说话间,剪水杏眸里就已染上几分戾气。

闻言,临君面上染上了几分笑意:“那在下便拭目以待了,不过还请姑娘多加保重。免得到时心有余而力不足,可别让在下白白占了先机。”

言罢,临君还冲慕清忧挑眉一笑明显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你……”

慕清忧气结,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兰依,咱们走!”

说罢,便不由分说的拉着慕兰依上了楼。可怜慕兰依,被拉走时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那还未吃完的半碗饭。

这一切都被一旁的华枫看在眼里,对此华枫只能怪自己的师兄在这方面太……那啥了!

怎的把人家姑娘给气跑了?有这么追姑娘的吗?虽然那慕清忧是……不过,也不能这样气人家啊!

趁着临君不注意,华枫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柜台前。

华枫悄悄的问掌柜的:“老板,刚刚那两位姑娘住哪间房啊?”

掌柜放下账本,对华枫说道:“这位公子,这恕老朽无可奉告。”

华枫似是看穿了掌柜的心思,上前低声道:“老板你放心,我就是问问;您就告诉我吧。我保证,不去***扰人家姑娘。”

掌柜的眼珠一转,尽显商人的圆滑:“这可是你说的,否则出什么事老朽可是概不负责。”

华枫:“行”

掌柜:“那,我悄悄的告诉你这两位姑娘都住在天字二号房。若人家问起来,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华枫,你又在搞什么?”

临君的言语之间似是有些不悦,全然不似方才与慕清忧说话那般。

“没什么,我这就过去。”离开柜台前还对掌柜小声说了句:“谢了老板。”

之后,便行至临君所在的一桌坐定。

临君问:“方才你问了那老板些什么?”

华枫笑了笑,有些心虚的看着他故作镇定道:“没……没什么,师兄咱好不容易才下山一次咱吃饭……吃饭哈。”

临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言语中带有些许威胁的意味:“华枫,此次下山是何目的你我都清楚。你还是收收你那些小心思为妙,好在回山时少挨些罚。”

华枫听后立刻“乖巧”的闭上了嘴巴,心里却吐槽道:好你个大师兄,我还不是为你着想。不为了你,我至于厚着脸皮去向人家老板打听慕清忧住哪吗?至于拿这次下山的目的当借口吗?

华枫心里纵使再多的不满,面上也只能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叫出来的话,自己只会死的更惨。

与此同时,慕清忧与慕兰依已然回到了房间。

一进门,慕清忧就气急败坏道:“气死我了,那个临君分明就是明目张胆的在挑衅我!总有一日,本姑娘要取他性命!”

慕兰依则是一脸愕然的愣在了那里,她从未见师姐这般模样。

看来那人是真的把师姐惹急了,要不然师姐也不会如此气急败坏。

慕兰依劝道:“那个……师姐啊,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现在重要的是蜀山的人来了,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做啊?”

慕清忧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暗骂自己怎会如此鲁莽把正事都给忘了。

猛然间想起,这一切不过是自己布的一个局罢了,“多谢兰依提醒,否则我怕是会因此失了分寸。”

“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动作这么快。”慕清忧暗自恼火,只有这一点她是未曾料到的。

慕兰依一本正经的道:“如今我们只有设法拖住他们,在大长老过来之前绝不能让他们离开蜀山。”

慕清忧暗自翻了个白眼,咬牙道:“兰依,你怕是忘了以大长老的速度明日申时之前定能感到。所以,咱们根本无需拖住他们。”

慕兰依这才恍然大悟道:“是啊,我给忘了。”说罢,还冲慕清忧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你啊,不过师父说的蜀山派下山的人就是他们?这也太冤家路窄了吧?”慕清忧绝望的扶额,毕竟她与那个临君可是交过手的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如今要慕清忧去接近他,于她来说谈何容易啊?

慕兰依这个小狐狸,不知又打的什么心思。脸上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话说,师姐那日你去刺杀赵清风到底发生了什么?怎的会结下了梁子?”

慕清忧道:“说到底,那日还是他放了我一马否则我恐怕回不来了……”

慕清忧将那日的事一一讲述给她,慕兰依更是一字不落的听了***。

听完,慕兰依带有些许羞愧的看着慕清忧:“原来如此。”

慕清忧敲了下慕兰依的头,责备道:“你倒好,跟那个小道士吃的不亦乐乎全然不顾你师姐的死活。”

慕兰依见此,便又凑过去用起了惯用的伎俩:“好了~师姐,我错了嘛~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慕清忧倒也没有真的生气,慕兰依一撒娇便顶不住了:“好了,师姐知道了不过你要听师姐的话以后离蜀山的那些臭道士们远一点。”

“嗯?师姐最好了!”

她就知道,只要她一撒娇师姐肯定会原谅她。师姐一定舍不得生她的气。

不知不觉,已至亥时慕清忧与慕兰依照旧这个时辰***休息。

可是,到了酉时慕兰依可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吃饭时她还没吃饱呢,就被师姐拉上来了现在肚子还在打鼓呢。

于是便寻思着怎么去膳房找点吃的,可事实她也这么做了。

她起身穿好衣服,下床时生怕吵醒慕清忧便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很快,便寻到了膳房在哪却发现隐隐约约的有火光。

她立即警惕道:“谁?”

就在她正要拔剑之时膳房里的人突然开口说道:“慕姑娘,是我。”

慕兰依定睛一看,这人不就是方才跟在那临君身边的那个小道士吗?他怎么在这儿?那不成他也是肚子饿来偷吃的?

慕兰依开口问道:“大半夜的,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

华枫看了她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我啊就是饿了,来膳房自己整点吃的。话说回来,你在干嘛?”

“我……我也是肚子饿了,来膳房找点东西填肚子的。”慕兰依大概是因为心虚,不敢直视华枫。

华枫闻言,两眼一转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做你吃你别说出去可好?”

一听有东西吃,慕兰依立即兴奋的应道:“好!”

华枫忙转过身,对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嘘,小姑奶奶你可小点声别把人引来了。”

慕兰依闷声道:“哦”

说罢,便不声不响的坐在在一旁撑着脑袋看着华枫忙碌的身影。

半个时辰过后,慕兰依忍不住的催促道:“我说小道士,你好了没啊?本姑娘都快饿死了。”

华枫一边忙碌一边应道:“就快好了,小姑奶奶您别催了。还有,我有名字的我叫华枫。”

慕兰依喃喃道:“华枫”她将这两个字反复的念了几遍。

片刻后,华枫端了两盘热乎乎的菜上来。

慕兰依一见到菜,便找了双筷子拿了个馒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与之相比,华枫倒是不急不缓的坐下来一边看着她被塞的鼓鼓的腮帮子一边劝道:“慢点吃,别噎着。”

见他未曾动筷,慕兰依有些口齿不清的问道:“你怎么不吃啊?你不饿吗?你不吃我全吃了。”

华枫忙道:“别别别!小姑奶奶我吃我吃,您倒是吃慢些给我留点啊。”

说罢,便作势要同她抢一般。

没想到一向护食的慕兰依,这次倒是大方的很:“你做的,光我一个人吃那岂不是显得我太不近人情了?喏,一起吃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许告诉我师姐我偷吃的事。”

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暗自腹诽:毕竟菜是你做的,再说了若是被你说出去师姐怕是又要训我了。

华枫爽快的说道:“那你也要答应我,不许告诉我师兄。”

“成成成!”

话落,两个人便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两盘菜便被一扫而空。

吃的饱饱的慕兰依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对华枫笑道:“没想到,你这小道士做饭还挺好吃的。”

华枫一边收拾着餐盘,一边无奈的看着慕兰依回应道:“在蜀山那种地方,吃的东西都那么素自己若是不留两手嘴里那得多么无味啊?”

慕兰依觉得挺有道理,点头称是:“也是,对了小道士你说你上次做的桂花糕我都已经吃完了。你什么时候再给我做一次啊?好几日没吃,有些想念了。”

华枫长叹一声,道:“慕姑娘,你若是想吃明日我去街上买材料做给你吃可好?眼下我得先把这些碗筷给洗了。”

慕兰依调皮的吐了下舌头,很不负责任的说道:“那就麻烦了,你先洗着吧,我先走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哈。”

就在她准备拍拍**走人时,外面却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慕兰依忙推门出去,就连正在洗碗的华枫也放下手中的碗筷紧跟着慕兰依恶步伐出了门。

不看还好,这一看却愣是把慕兰依吓了一跳。

自家师姐竟然跟人打起来了,看这架势简直是要取人性命啊!

华枫则是定睛一看,那一男一女竟打起来了。

而且,那男子竟是步步退让。看那身形,那分明就是自己的师兄啊!

慕兰依与华枫也只能楞楞的看着,不敢上前阻止。

因为慕兰依自是知晓自家师姐那脾性,若这个时候上去阻止。自己绝对会死的很惨,而且是尸骨无存的那种。

华枫则是怂,因为就慕清忧那架势若是自己上前阻拦那自己绝对小命难保。

于是乎,华枫决定与慕兰依一起看戏。

打斗间隙,慕清忧红着眼开口道:“你怎么只退让?这是看不起本姑娘吗?”

临君趁此间隙答道:“在下不是看不起姑娘,只是姑娘这个时辰与在下打斗,只怕吵醒了旁人。”

闻言,清忧当即收起了剑势将无忧剑收回剑鞘。

慕清忧这才意识到方才自己的失态:“方才是小女多有冒犯,还望公子海涵。”

临君拱手道:“无妨。”

慕清忧这才注意到一旁看戏的慕兰依跟华枫,皱眉道:“兰依,你怎么在这儿?”

慕兰依当即回过神来,迈着小碎步屁颠屁颠的行至慕清忧身边。

“师姐,人家就是肚子饿了出来找些吃的。别生气嘛~”慕兰依祈求的看着慕清忧,语气中带有撒娇的意味。

慕清忧解释道:“还说呢,我方才起身时见你不在身边便穿了衣服出来寻你。哪成想竟碰上他,他先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动手那我自是不能客气。”

一旁的华枫则问道:“师兄,你怎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跟慕姑娘动手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临君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半夜起来去茅厕回来的路上见一人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便拔了剑哪成想就打起来了。”

慕兰依点头道:“原来如此。”

慕清忧学着临君方才的手势,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小女与师妹就先行回房,二位公子自便。”

“兰依,咱们走。”

话落,便疾步离开了。

慕兰依回头看了看华枫,转而便跟着慕清忧离开了华枫的视线。

华枫问:“那,大师兄咱们怎么办?”

临君冷冷的答道:“回房休息。”

说罢,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华枫一个人楞在原地,华枫心里苦啊。

自己还有那几个碗筷要刷呢,自己怎么可能回房休息啊!

想到这里,华枫不禁开始埋怨自己大师兄重色轻友。

可他还是转身回了膳房,认命的去刷碗了。

回房后,慕清忧问道:“兰依,你怎会与那臭道士在一处?”

慕兰依解释道:“师姐,我就是肚子饿了想去膳房寻点吃的。然后,就遇见了那小道士。”

慕清忧叹了口气道:“兰依,以后不可再这样了听到没?”

“知道了师姐。”

慕兰依暗自嘟囔了句:“还不是晚饭的时候没吃饱就被你带走了。”

当然了这句话慕清忧并未听见。

“行了,快睡吧。”

而后,便与慕兰依一同睡下了。

而回房后的临君则是躺在床上,回忆着慕清忧与他打斗时的模样,那么容易炸毛倒是与自己的一个故人有些相像。

想到这里,他苦涩的勾起嘴角呢喃道:“我与她,还会再见相见吗?”

之后,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而华枫在收拾完膳房后,便回房休息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慕兰依浑身是血一遍又一遍喊自己“小道士”。却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想要抓住她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一步红尘解无忧小说点评

一步红尘解无忧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一步红尘解无忧在线免费阅读章节,慕清忧轩辕临君小说,一步红尘解无忧全文小说_慕清忧轩辕临君全集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