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凰(宁锦墨云晔)整篇免费阅读

锦凰(宁锦墨云晔)整篇免费阅读

导读:独家小说《锦凰》由步玲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宁锦墨云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锦,宁锦。她在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眼睛却干涩得厉害毫无眼泪。她只是想笑,她本来以为六年的时光足够她淡忘了这个名字的……可是……她从来没想过,宁锦这个摄政王妃,居然连死了的墓碑都是在邻国的郊外,她的墓碑在这儿孤零零立着,有谁记得?她上辈子挚爱的那个人正在朱墨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锦凰》由步玲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宁锦墨云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锦,宁锦。她在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眼睛却干涩得厉害毫无眼泪。她只是想笑,她本来以为六年的时光足够她淡忘了这个名字的……可是……她从来没想过,宁锦这个摄政王妃,居然连死了的墓碑都是在邻国的郊外,她的墓碑在这儿孤零零立着,有谁记得?她上辈子挚爱的那个人正在朱墨

小说精彩章节

皇帝听了依旧大笑:“现在照顾也不迟!画儿刚回宫,持儿你就带着她四处逛逛罢。”

“是。”青持应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敲定了这个太子未来几日的行程,青画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在宫里是什么地位她自己清楚得很,她不过是个寄养的臣女,就算她曾经深受皇后疼爱,现如今又怎么可能会让皇帝下令劳烦太子接风呢?

回宫的第一天,就在青画的疑惑中渡过,她记得自己从御行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那个算得上是慈祥的皇帝硬是留着她陪着聊天,从司空治病救人到太子年少时的执拗不肯回国,一点都没有她记忆里五年前那个雷厉风行的皇帝样儿。也难怪宫中传闻,说是皇上已经把政务都交给了太子掌管,提前安享起了悠哉日子。

也因此,青画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关于青持的事。他是青云的三皇子,也是那么多皇子中脾气最古怪的一个。听说他年少的时候还曾经因为一些国事意见与皇帝相左,离宫出走到了朱墨去证明自己的想法没错。六年前他就回了青云,听说还在郊外修了座陵墓,守丧一年才回宫。

没想到这个太子倒是个重情义的人。只是再重情义,于青画却没有半点关系。她自然不会把皇帝的话当真。

再见青持是十五的晚上。虽然这五年来她已经看淡了许多事情,独独每个月的十五她还是不能释然。三月芳菲发作的感觉还历历在目,她几乎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上辈子宁锦缩在那小小的床头的模样。床头被丑仆宁臣绑上了软布条,怕的就是她疼得直打滚,不小心从床上滚落……

晚上又是注定无眠的,青画在闲怡宫用过晚膳,索性拿了盏灯去花园闲逛透气。没想到这无心之举却让她遇见了个意想不到的人,,青持。

他一身的便装,连宫灯都没有提,急急走过花园的小径。看到青画,他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青画行了个礼就要走,看得出他是有急事,她当做没看见也是明智的。只是她还没走几步就被青持拉住了衣摆,她愕然回头,看到的是青持皱得颇紧的眉头。

“太子有事?”

青持犹豫了几分,淡然开口:“父皇让我陪你几天熟悉宫廷,你这样出去会被人看见,父皇……你还是跟我走一趟吧。”

他的声音很是柔和,似乎是天生的,陪着他清隽的身形,让人很容易卸下防备。青画呆滞了片刻,点了点头。青持的声音……听着不知不觉地舒心。就是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乖乖顺从了,跟上了他的脚步,,只是她明明才见他第一面,又哪来的熟悉呢?她的记性向来不差,不可能声音耳熟却不记得脸啊。

夜幕已沉,皇宫里的灯尽数亮了起来。青画的灯早就被青持给丢在了一边,他顾自走在前面,青画默默在他身后跟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宫门口。门口的侍卫像是早就知晓,相互看了看就绕开了宫门,大大咧咧地留出了毫无防备的侧门。

“太子……”青画愕然开口,难不成他是想离开皇宫?她该跟去吗?

青持回头轻道:“只是去趟郊外,去看……故人而已,你若不想去,现在还可以回寝宫。”

青画踟蹰了,虽然不熟,但这却是个难得的独处好机会,她可以在路上问他所有想知道的朱墨的事情……

“我去。”

宫门外面备了一匹马,看样子青持本就是想一个人走的。他上马***矫健如飞,坐在马上朝她伸出了手。青画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在青持催促的眼神中坐到了他的身后。

青画很小心地上马,小心翼翼地把自个儿身上带的些药藏深了点。她早就发现了,这个青持会武。皇子们骑马射箭当然多多少少会一些,但真的会拳脚功夫混迹江湖的却不多,而这个青持却恐怕是个异数。无论是医者还是蛊师,有些微妙的东西是与常人不同的,她必须分外小心才能让他注意不到她举手投足间暴露的东西,譬如她身上可能带着点点云闲宫里毒花毒草的味道,譬如她这趟是别有用心。

约莫半个时辰,气氛也渐渐融洽起来。青持是个闷葫芦,但至少问话还是会答的。青画就把对话很谨慎地绕到了她想知道的东西那儿:

“太子到过朱墨?”

“嗯。”

“听说朱墨的摄政王战功无数却年纪轻轻,不知太子听说过没?”

青持陡然间拉紧了缰绳,,马儿一声长啸,霎时停顿了下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他的语气冷硬,和白天那个隐忍的太子好像是两个人一般。

青画被吓得不轻,暗暗心惊这次好像不小心惹恼了这个高高在上的太子,她只好强扯出一抹笑道:“我只是好奇……听说他六年前刚满双十岁数,就把朱墨朝中……的丞相以谋反的罪名给……了,我好奇这个人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青持不说话,只是慢慢又加快了马速。

只是刚才的一回头,青画已经看见了他的脸色,,他的脸已经阴沉得不像样子,像是染血无数的江湖杀手一般。

青画有些后悔,如果刚才先提的是宁府,那么是不是还可以问出点什么?

正在她搜空心思想着如何再开口换个方向问话的时候,马儿忽然停了下来,紧接着是青持低沉的声音:“到了,下马吧。”

青画很是泄气地跳下了马。只是她这份泄气却只持续了一瞬间,下一刻她就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慑住了。

这是青云都城的郊外,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座陵墓,确切点说,是一座陵园。普通人家自然是修不起这种豪华奢侈的陵园的,但是只要联系到这是太子会深夜拜祭的人,一切就不难解释。

刚才她听他说是来看一位“故人”,她想过是“故交之人”,却没想到,所谓故人真的是一个“已故之人”,,这个就是太子六年前刚回青云的时候修建的,亲自守丧一年的陵墓?这里面,究竟会是什么人?

今夜是十五,月光皎洁如纱。时候尚早,青云都城的郊外野风阵阵吹得周遭的早***木婆娑错乱。青持的身影本就偏瘦,在寒风中更是像会融进这夜色无边中一样。那陵墓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的石头堆砌起来的,在月色下隐隐泛着牙白的光泽,墓上干净得很,没有一丝草屑木渣。它静静地立在那儿,似乎把青持的灵魂都给吸了过去一般。

青画不敢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青持:他从马背上的包袱里拿出一小坛酒,几个杯子,轻手轻脚地在墓碑前面一字儿排开了,而后默默给每一个杯子都斟满了酒。

酒香隐隐地在静默的夜里渐渐随风飘散开来。青画认得这味儿,这是朱墨的一种名酒,叫醉嫣然。它是用朱墨盛夏的时候几种果子酿成,从夏天酿到冬天才能开坛,味道甘甜,还带着隐隐的馨香,不比一般的酒来得呛人。故而这种酒又颇受女儿家喜爱,便叫作醉嫣然。

上辈子她还是宁锦的时候就独爱这醉嫣然,只因着它带酒味儿却不醉人,如今闻到,她突然心疼得不能呼吸,像一枚小针在上面扎了个小洞穿过心房,而后活生生撕裂开来一般的疼痛。那时候宁锦与墨云晔大婚也是夏天,墨云晔就曾经酿过这醉嫣然,只可惜她最终还是没福分喝上。如今想来,恍如隔世。

青持显然已经把青画晾在了一边,他只专心凝望着那墓碑。青画不恼,静静等在一边,尽量腾出些地方给这个重情义的太子独处,自己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眯着眼小憩。

无论是上辈子的宁锦还是这辈子的青画都不是个勤快的人,上辈子爹爹就曾经说过,宁家的女儿是个懒散的糯米团子,能坐着不会站着,坐久了一定瞌睡,不仅浑身软绵绵,连个性都是软绵绵的。哪怕是偷偷溜着闯荡江湖,她也是抱着暖炉拖着剑,赏着盛夏的美景喝着隆冬的醉嫣然,时时刻刻一副懒散样儿。只是上辈子她不自知,好好的一个相府呵护了十多年的糯米团子被墨云晔捏成了摄政王妃后,又给丢了。

青持那儿酒已经过一轮,他轻轻把酒倒在了墓前,又重新斟上了一轮。他那轻手轻脚的模样倒让青画有些恍惚,依稀看到了上辈子一个熟人的影子。

“小姐,我来看你了。”青持的声音有些沙哑。

青画本来已经犯困,这会儿却被他的话惊得瞪大了眼,,她打起了精神稍稍靠近了青持,听着青持又轻声开了口:

“小姐,凉酒伤身,不可多喝。”

“这是我派人从朱墨找来的醉嫣然,您以前在相府的时候就爱喝,只是这酒时候太难把握,开了春味道就变了,所以我只能冬天的这几天才送酒来……”

“小姐,您这六年,在青云可曾住得惯?”

“我曾经派人潜入过摄政王府,想把您以前的东西拿出来,可是……王府守卫森严,屡屡失败。对不起。”他轻轻顿了顿道,“不过,我拿到了您以前最爱的紫玉铃铛,是以前一个奴婢偷偷藏起来的,听说是您一气之下丢的……”

风很凉,刺骨的寒。

青画本来很闲散地站在那儿,不知不觉已经僵直得不成样子。青持每说一句话她就僵硬一分,到后来她已经忘了自己是否还在呼吸。她的心跳纷乱,如同是一匹脱了缰的马,任多少理智都拉扯不住恐惧的蔓延……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成了一根冰刃,一次次刺在她早就休眠许久的记忆上,把曾经血淋淋的东西又给翻了上来。

六年前,朱墨,醉嫣然,相府,摄政王府,紫玉铃铛……这一切如果是巧合该何其之巧,如果不是巧合……那该何其恐怖?

那一场噩梦,那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那个叫做三月芳菲的严酷刑罚,那个温文和煦的翩翩公子嘴角噙着的一抹笑,还有那一声柔和的可以驱散三尺冰寒的呼唤,锦儿……

青画的手脚冰凉,动作早就不受脑袋的指使。她慢慢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靠近那墓碑。月光如霜,冷彻骨,明明微弱得不能照亮凡人眼里的光泽,却好像比日光还刺眼几分。它铺洒在墓碑之上,让墓碑上面那几个字如鬼魅一般地展现在人前:

宁氏独女宁锦之墓。

宁氏独女,宁锦。

青画彻彻底底忘了呼吸。她想笑,想哭,想大声斥责老天爷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却都纷纷失败告终。她只是瞪着干涩的眼睛紧紧盯着墓碑之上那几个刺痛人眼的字,无声的,一点一点地,在地上蹲了下来,抱紧了自己的膝盖,让冰冷的鼻尖凑到温热的膝盖上,小心翼翼地喘气。

宁锦,宁锦。

她在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眼睛却干涩得厉害毫无眼泪。她只是想笑,她本来以为六年的时光足够她淡忘了这个名字的……可是……她从来没想过,宁锦这个摄政王妃,居然连死了的墓碑都是在邻国的郊外,她的墓碑在这儿孤零零立着,有谁记得?她上辈子挚爱的那个人正在朱墨叱咤风云,高高在上,万人景仰!而她宁锦已经功成身退,埋骨荒野,何其好笑!

明明她还活着,老天爷却让她亲眼见着自己的陵墓,真是十足的笑话。

墓里躺着的是宁锦,墓外的是青画,只是那又有什么区别?很多东西……根本斩不断啊。

“你怎么了?”

青持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青画听见声响茫茫然抬起头,心中一动,看着青持却又丝毫没有头绪。她凝神鼓足勇气再去看墓碑,在大字右下角还刻着一竖行小字,上书:宁氏侍从宁臣立。

“……宁臣?”

青画茫然地念着这个名字。她当然记得这个名字,她最贴心的仆从宁臣,那个有着丑陋的脸孔却也有着温和的眼睛的宁臣。上辈子最后的那段时光,是他天天抱着她晒太阳,是他在她床头绑上软布条,是他一次次为她红了眼被她嬉笑呵斥不像男儿。

没想到她死后,还是宁臣为她立的墓碑。只是,,为什么是在青云?

青持微微一愣,顺着她的目光落在了墓碑之上才沉道:“那是我在朱墨的名字,让你见笑了。”

青画瞪大了眼:宁臣……居然是青持?!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宁臣貌丑,被摄政王府的人处处嫌弃,而青持却是一表人才,宁臣因为无能才被派去侍候宁锦,而青持却是青云执掌大权的太子,两个人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她突然想起了青云的民间传闻,说是九年前三皇子年少不更事,与皇帝在政事上意见相左,一气之下离宫去了朱墨,而宁锦认识宁臣并收了他当家仆的时候,正好就是九年前。

难道……从九年前开始宁臣就是带着易容的青云三皇子青持?

“你……”她想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有太多太多的话想问他,想对他倾诉,可是……她忍住了。

青持见她神色已经正常又转过了身,在墓碑之前的青柏旁蹲下身用手刨开一些泥土,把手里的东西放***。那东西在夜空里散着淡淡的荧光,像是许多个萤火虫堆积在一块儿,随着泥土的一点点增厚又被掩盖了起来。青画认得那东西,正是被她很久之前丢掉的夜明珠镶嵌的紫玉铃铛。那东西是墨云晔送的,自从……就被她丢了。

做完这一切,青持淡道:“走吧。”

青画木然抬头:“好。”

青持并没有上马,只是牵着马闷声走在狭长的小道上。青画也不做声,一路默默跟着。行至半路,青画犹豫着看着青持这个曾经很熟悉的陌生人,下定决心开了口:“太子,您能告诉我朱墨的宁丞相现在如何吗?我……我爹曾经和宁相有过些交情,我也见过宁伯伯……”

锦凰小说点评

锦凰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锦凰整篇免费阅读,宁锦墨云晔小说,锦凰全文小说_宁锦墨云晔全集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