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上官滢滢夏茗悠)完结全文阅读

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上官滢滢夏茗悠)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今天这本沐木覃的《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一本非常有趣的小说,书中主角上官滢滢夏茗悠精彩故事片段:滢滢上一世的酒量在酒桌上练出来了,号称“千杯不醉”。但是这一世,她却忘了,她还没有历练过,心里不高兴地时候本来就容易喝得多。借酒浇愁嘛,所以滢滢一时不察,已经喝了五六杯下肚了。冯嘉靖要的酒是葡萄蜜,喝起来跟***似地甜丝丝,但是后劲极大。没过多久,滢滢就觉得脑袋开始发沉了。

小说介绍

今天这本沐木覃的《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一本非常有趣的小说,书中主角上官滢滢夏茗悠精彩故事片段:滢滢上一世的酒量在酒桌上练出来了,号称“千杯不醉”。但是这一世,她却忘了,她还没有历练过,心里不高兴地时候本来就容易喝得多。借酒浇愁嘛,所以滢滢一时不察,已经喝了五六杯下肚了。冯嘉靖要的酒是葡萄蜜,喝起来跟***似地甜丝丝,但是后劲极大。没过多久,滢滢就觉得脑袋开始发沉了。

小说精彩章节

滢滢对她的忍耐力暗暗叹服,同时对她也提高了警惕。

一个对自己都这样狠,出了那样大的丑还能若无其事的人,一定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滢滢在心里轻叹一声,如果有选择,她并不想与她为敌。可惜她们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选择权从来不在她手里。

孙颜清这边闭了闭眼,将嗓子眼里的甜腥咽了下去,摇摇头,道:“不用,我已经好多了。”

“姐姐那次的病真是蹊跷,到底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呢?说出来以后大家也好防范一些。”滢滢不断提那次的事,就是故意要膈应孙颜清。

孙颜清苦笑了一下,拿帕子擦了擦脸,道:“滢滢侄女,你就别笑话我了。我知道我出了那样的丑,就应该躲在屋里不出来见人。可是我都病成这样,我真是没法子了,就来求求大嫂,高抬贵手。”

绕来绕去,终于还是要把朱婉清往下泻药那件事上绕。

滢滢心里也有气,她想,本来是你自己陷害别人不成反被害,现在居然想把这件事栽到我娘头上。

不要想得太美!

“二姑姑,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娘亲一向待人宽厚,出了名的良善,怎么着就不放过您了。”

滢滢的脸色严肃起来,一点都不肯示弱,“这话我听不明白,不如咱们说出去,让京城里的人评评理。看看到底是您厉害,还是我娘不放过您。”

她立在窗前,一只手搭在窗边的书案上。

孙颜清窒了窒,她深知自己根本没有证据证明那天给自己下泻药的是朱婉清,只知道那几个端甜点的太监曾经是朱家的人。

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二公主清高骄傲,任性刁蛮,如果当真让大家评理,自己肯定理亏,大家铁定认为是孙颜清仗势欺人。

孙颜清的目光落在滢滢纤细的手指上,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曾听说大嫂身边有专治腹泻的江湖郎中,想跟大嫂借医。”说完抬头定定地看着滢滢。

孙颜清的眼睛又大又圆,瞳仁更是黑沉沉的,看上去澄澈干净,见之忘俗。

对着这双眼睛,滢滢有再大的气也发不出来。

滢滢眨了眨眼,声音软和了下来,摇头道:“我虽然当时不知道有没有你所说的郎中,但若真的有,我相信我娘不会对姑姑置之不理的。待我娘回府,我问问情况,若有,我定会给姑姑派郎中诊治的。”

孙颜清面上一喜,知道滢滢这样说,一定会劝她娘亲成王府朱婉清。

她脸上绽出笑意,道:“多谢滢滢侄女和大嫂了。”

“这是正理。”滢滢微笑着点头,道:“我去给你煮一杯新茶。”说着,走到耳房,拿起茶吊子上的小茶壶,倒了热水***,悄悄弹了一点解药放在里面。

她不是狠心肠的人,让孙颜清吃这么大亏,也只是不忿皇后的手段。

如果孙颜清不知情,她跟着皇后受的就是无妄之灾了。

结果茶送了过来,孙颜清根本碰都没碰,只端起来虚应了一下,就放下告辞离去。

孙颜清走了之后,滢滢定定地望着那盏孙颜清都没动过的茶盏,叹了口气,想孙颜清这人真是心眼多,没福气。

若是喝了她这茶,她的拉肚子那病会马上痊愈。这下子好了,起码还得断断续续再拉半个月

下午朱婉清,小辰,和孙建成都回来了。

滢滢对朱婉清说了上午孙颜清的事。

朱婉清冷笑道:“她这是病急乱投医,胡乱造谣泼脏水了,你不用理会她。”

滢滢疑惑,“不理会好吗?”

“你要如何理会?出去跟人说,这件事跟我们无关,是宝王府的人贼喊捉贼?”朱婉清笑了笑,拉着滢滢坐在自己身边的锦凳上。

“你啊,还是经的事不多,太过气盛。有时候,你不理会,比出去争闲气要强得多。就算你有理,如今人家那边病了那么多人,在旁人看来,不会觉得我们有委屈,只会觉得我们咄咄逼人,对我们更反感。”

滢滢窒了窒,用手撑着脑袋倚在身边的小茶几上,不满地道:“难道就任凭他们颠倒黑白?”

“杂人等爱说闲话,就让他们说吧。只要刑部和大理寺没有被这些闲话影响就行了。”朱婉清见滢滢幅郁闷的样子,有心想让她出去散心。

“再过两天就是你的及笄礼了,家里都准备好了,你去娘的海货铺子里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新鲜玩意儿。这几天他们刚刚从东海进了一批货,听说来自很远的象牙海岸,都是咱们中原没有见过的好东西。”

滢滢知道朱婉清说的是她自个儿的嫁妆铺子,忙笑着应了一声,起身道:“那我去看看了。”

朱婉清笑着摆摆手,“去吧去吧,给你弟弟也带些礼物回来。他这几天念书很用功,要奖赏奖赏。”

滢滢心情不好,也想出去散散心,马上回自己的缘雅堂换衣裳,坐着大车去西街的商铺。

西昌国里做生意的街市和住人的坊市是分开的。

东街的商铺虽然在东面,但是离东城坊区还是有不小的距离。

所以当滢滢看见冯嘉靖骑着马向她这边走来,既高兴,又惊讶,忙从车里下来,笑着对他道:“你今天不用上朝吗?怎么也出来逛街?”

冯嘉靖见她穿着鹅黄色对襟云纹缂丝短襦,腰间深紫色腰封有手掌那么宽,越发显得腰若纨素,耳畔两粒玉石坠子,还比不上她的肤色白皙细腻。

他下了马,把缰绳扔给身后的小厮,对滢滢笑道:“我是从你家跟着一路追过来的。你倒是走得快,我才到你家门口,就看见你坐上大车走了。”

滢滢忙福了一福,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没听见,怠慢冯国公了,该罚该罚。”

“那你要我怎么罚你?”冯嘉靖说着,目光不由自主从她嫣红的双唇上掠过,喉咙紧了紧,又淡淡别开头,看向面前的海货铺子。

这个门面很大,门口挂着一幅黑底烫金的“佳客来”三个大字,正是这海货铺子的店名。

听起来像客栈,其实是专门卖从海外来的杂货。

滢滢黢黑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道:“等我买完东西,就罚我今天做东道,请冯国公吃饭吧。”

“也好。我早上没有吃多少,等下你可不能后悔。”冯嘉靖说着,跟她一起走进海货铺子。

滢滢一边走,一边道:“我娘说我弟弟这几天念书很用心,要我给他挑些礼物带回去。”

她不好意思说要给自己买及笄的礼物的事,只说了要给小辰买东西。

冯嘉靖记得她过两天就要及笄了,虽然已经送了一份厚礼过去,但还觉得不足,想再挑件有特别意义的东西送给她做及笄之礼。

两人来到店铺里面,店铺的伙计一早***回禀了掌柜,说是东家的闺女和女婿来了。

掌柜忙迎了出来,笑道:“我说今天怎么一早就有喜鹊冲着我们的铺子叫。原来是有喜事到,贵客临门啊两位这边请。”

说着将他们两人带到佳客来的贵宾室。

滢滢的丫鬟婆子和冯嘉靖的小厮被迎到另外的屋子喝茶吃点心。

“郡主是听说我们有新货到吧!”那掌柜一边说,一边亲自去捧了这一次最好的两件东西进来。

一件是莹白透明的金刚石做的小发冠,戴在如意髻上,如同君王的冠冕,那金刚石打磨得十分璀璨耀眼,迎着阳光一照,甚至能腾起彩虹般的荧光。

“这个真漂亮。”滢滢一眼就看中了,不过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还是放下了,道:“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让娘亏本。你还有别的东西吗?”

掌柜的虽然将这金刚石冠冕拿了出来,其实一直在肉疼,因为这东西确实很贵。

如果就这样给了郡主,他们这铺子这三年的生意就白做了。

当然,这铺子是东家的,东家说给谁就给谁,他们只是掌柜和伙计,没有他们说话的份儿。

只是生意人总是这样,什么东西都会忍不住想想成本和赚头。

滢滢一看那掌柜肉疼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生意人嘛,好东西都是留着卖的,不是自己用的。

那掌柜的见她这样体贴,心里也很高兴,忙道:“有的,有的,还有这个。这一套碧玺头面,也是难得的珍品。您看看,这戒面是猫儿眼,这步摇上面镶的是咱们中原头一份的宝蓝碧玺。”

滢滢将那步摇插在头上,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那碧玺上也能透出五彩霓光,喜道:“这个好看,我就要这一套。”说着,她又给小辰挑了犀牛角的腰带,雪白的鹅毛笔,还买了一张象牙色的弩弓。

那弩弓虽然看上去是象牙色,却不是象牙做的,而是一种她看不出来的材质。

本来她是不想要这个东西的,不过冯嘉靖却从库房里一堆东西里一眼看见这张弩弓,拣了起来,对滢滢道:“这个给小辰,他会喜欢。”

滢滢二话不说就拿着了,又吩咐丫鬟付账。

掌柜只收了工本费,没有赚一文钱。

这也是滢滢自己的坚持,就算是自家人,也不能白拿,一定要出工本费。

而刚才那个金刚石的冠冕,滢滢知道,就算是工本费,她也出不起,所以索性就不要了。

两人从佳客来出来,径直去了东街最有名的酒楼福满楼要了雅间。

滢滢笑道:“这里的酒菜很有名,冯国公不要客气,放开了吃。”

冯嘉靖应了,却只点了四个小菜,一壶酒。

滢滢一看那些小菜都是自己爱吃的,忙道:“你也点几个你爱吃的菜吧。”说着招手让小二再报些菜名好挑选。

冯嘉靖却摇摇头,道:“这些就是我爱吃的。”说着,拿起筷子,先每样夹了些放到自己的碗碟里。

滢滢其实一点都不饿,而且因为冯嘉靖不能跟她有接触,她也不吃那些菜,就坐在那里看着他吃,自己斟了酒。一边吃酒,一边笑着问道:“今天听说朝堂上很热闹。”

冯嘉靖也知道她们定是晓得了,点点头,道:“是挺热闹,皇后穿了大礼服来朝堂,也是开天辟地第一遭呢。”

滢滢撇了撇嘴,闷闷地仰脖将杯子里的酒都喝了。“怎么会认为是我娘下的泻药呢?我娘根本就没有时间机会啊。”

“我知道。”冯嘉靖不动声色给她又斟了一杯酒。“你不用担心,刑部和大理寺一定秉公执法。”

“你信得过他们,我可信不过。”滢滢嘟嘟囔囔说道,随手将杯子里的酒又喝尽了。

冯嘉靖凑过来,又给她斟了一杯。

滢滢上一世的酒量在酒桌上练出来了,号称“千杯不醉”。

但是这一世,她却忘了,她还没有历练过,心里不高兴地时候本来就容易喝得多。借酒浇愁嘛,所以滢滢一时不察,已经喝了五六杯下肚了。

冯嘉靖要的酒是葡萄蜜,喝起来跟***似地甜丝丝,但是后劲极大。

没过多久,滢滢就觉得脑袋开始发沉了。

她甩了甩头,抬着醉意朦胧的杏眸看了看冯嘉靖,皱眉道:“咦,你的杯子里怎么是空的?来,我给你斟一杯。”说着,拎过来甜白瓷的小酒瓶,往冯嘉靖的酒杯里倒酒。

可是那酒杯看着就在跟前,她却怎么都对不准,眼看着那酒都流到桌子上去了。

滢滢指着那酒杯恼道:“你给我站好了!别乱动!”把气都撒在酒杯上了。

在旁边伺候的彩铃看不下去了,忙走过去要从滢滢手里接过酒瓶,轻声道:“郡主,您喝醉了,让奴婢来倒吧。”

“不用你管!我一定要自己倒***。”滢滢直着眼睛瞪了她一眼,垂下头,一只胳膊握住自己的另一只胳膊,不让自己乱晃,继续往那小酒杯里倒酒。

结果倒了半天,一瓶酒洒了半瓶,冯嘉靖的酒杯还是空的。

冯嘉靖面色淡然,对彩铃挥了挥手,“你下去吧,你们郡主这里有我就行了。”

彩铃迟疑地看了看已经醉态可鞠的滢滢,又看了看一本正经的谢冯嘉靖,终于什么也没敢说,屈膝应了声“是”,忙离开了雅间,去下面的大厅跟那些丫鬟婆子一起吃饭去了。

冯嘉靖随手关了雅间的门,走过来坐到滢滢身边,对她伸出一根手指头,问道:“这是几你还认得吗?”

滢滢已经醉得快不省人事了,眉梢眼角多了几抹春色,只是意识里还模模糊糊记得自己在外面的酒楼里吃酒,不能太过放松,撑着眼睛道:“当然认得!这是三!”

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小说点评

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完结全文阅读,上官滢滢夏茗悠小说,丞相大人宠妻太嚣张上官滢滢夏茗悠小说大结局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