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老婆霸道爱(赫连城 齐夏)在线阅读全集

剩女老婆霸道爱(赫连城 齐夏)在线阅读全集

导读:《剩女老婆霸道爱》就是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小说,此书的主角有赫连城 齐夏,作者是笑歌。精彩内容如下:“你喝酒我就告诉你!”齐夏突然抬起头,漂亮的眼中,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她指着酒架上昂贵的洋酒,说道,“你喝酒,我就告诉你!”赫连城扶额,跟喝醉的人较真,他疯了!齐夏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跑向酒架,从上面拿下一瓶,抱在手里***傻笑,“你不喝,我喝!”

小说介绍

《剩女老婆霸道爱》就是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小说,此书的主角有赫连城 齐夏,作者是笑歌。精彩内容如下:“你喝酒我就告诉你!”齐夏突然抬起头,漂亮的眼中,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她指着酒架上昂贵的洋酒,说道,“你喝酒,我就告诉你!”赫连城扶额,跟喝醉的人较真,他疯了!齐夏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跑向酒架,从上面拿下一瓶,抱在手里***傻笑,“你不喝,我喝!”

小说精彩章节

“嘿,两位,这位小姐是我朋友。”

“原来是邵先生的朋友,打搅了。”

两人还了手机,依依不舍的走开了。

手机一回到齐夏的手里,赫连城的电话就打来了,他劈头盖脸就骂,“笨蛋,不是让你别挂电话吗,为什么挂掉?”

齐夏委屈地撅着嘴,“我没有挂,是别人挂的。”

赫连城沉着声音,“别人给你的酒,你喝了没有?”

“喝了一***……”都怪那个讨厌的男人,一直把酒杯往她面前凑,她不小心,就喝了小小的一口。

“我很快就到,你到吧台那边坐好。”赫连城有些头疼,不知道自己跟一个喝醉的人交待这些,她到底懂不懂。

“阿城,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她。”邵瑾寒从齐夏手中取过手机,说道。

听到邵瑾寒的声音,赫连城确实放心不少,“嗯”了一声,说道,“瑾寒,带她到包厢里面休息,我很快就到。”

邵瑾寒挂断电话,扶住齐夏的手臂,“夏夏,跟我走,我带你去休息。”

齐夏甩开他的手臂,戒备地看着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要,我要等赫连城。”

“我们去包厢里等他。”

“不要,他说让我坐在吧台那边!”

邵瑾寒觉得自己好倒霉……其实这只能怪他自己,谁让他不安好心想看笑话,接过被人当笑话看了吧。

齐夏就像防备坏人一样防备着邵瑾寒,也不要他搀扶,自己踉踉跄跄地走到吧台那边,趴在上面呼呼大睡。

邵瑾寒认命地坐在她身边陪她。

就在这时,三名美丽的女孩子走进了酒吧,为首的女孩穿着可爱的洋装,头上戴着蝴蝶结,看到邵瑾寒坐在吧台边,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瑾寒哥哥,你今晚在啊?”

“星辰,你们过来玩?”邵瑾寒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挡在了齐夏面前,笑着和其他两名女孩打招呼,“嗨,非烟,咦,另外一名***看着面生啊。”

白美薇穿着一条***的红色长裙,大方地笑道,“你好,我叫白美薇,是星辰的大学同学。”

邵瑾寒礼貌地微笑,“欢迎,你们今晚的消费记在我账上,祝你们玩得开心。”他把目光转向苏星辰,“星辰,大厅太吵了,你们要不进包厢吧?”

苏星辰眨了眨眼,笑道,“不用了,大厅里面热闹嘛,瑾寒哥哥,你忙,我们先去玩咯。”

三个女孩手挽手,说笑着在大厅里找座位坐下。

邵瑾寒见她们没有再留意这边,才缓缓地从齐夏面前移开,摸了摸下巴,苏星辰在酒吧的事情,必须告诉阿城,免得引起什么麻烦。

正想着,赫连城已经健步走了进来,像他这么出色的男人,一走进来就引起了大片的目光,当然,也包括苏星辰她们三人。

白美薇用手肘推了推苏星辰,“星辰,那不是你的赫连哥哥吗?”

赫连非烟说道,“真的是堂兄,他来这里做什么?”

苏星辰漂亮的大眼眨了眨,迅速掏出手机,对准吧台那边,假装在玩手机,实际上将她看到的一切都拍了下来,她看到邵瑾寒对赫连城说了几句什么,赫连城就往包厢那边走了过去。

再然后,她看到邵瑾寒将旁边趴倒在吧台上的一个女人扶了起来,也往包厢那边走去。那个女人的背影看起来很熟悉,长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看不到她的长相。

白美薇突然说道,“咦,那个女人,看起来好熟悉。”

苏星辰看着她,“美薇,你是说被瑾寒哥哥扶着离开的女人么?”

“是啊!”白美薇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皱着眉,“她的穿着打扮,很熟悉,在哪里见过……啊,对了,今天下午她来过医院!她叫,叫,什么来着……好像是,齐夏!对,没错,就是齐夏!”

“齐夏,居然是她!”苏星辰漂亮的大眼中迸发出森森寒意,在心里暗暗嘀咕,邵瑾寒扶着她,是去哪里?刚才,邵瑾寒是为了掩护她吧,所以才故意挡住她的身影。为什么城哥哥也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齐夏的缘故吗?

一团团的疑问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半个小时了,城哥哥还是没有出来,齐夏也没有出来,苏星辰脑子里开始冒出想象的泡泡,她想象着齐夏和城哥哥在一个房间里,他们甚至这样那样,他们的肉体纠缠在一起……

她的脸色很难看,再也没有玩下去的兴致,说道,“非烟,美薇,我突然觉得有些不***,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

“星辰,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家?”白美薇担忧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我先走了,拜拜。”

苏星辰抓起手袋急步往外跑,一刻不停地跑到自己的汽车面前,坐上汽车,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小布偶,咬牙切齿地,狠狠地揉捏着布偶,眼中迸发的怒火,让她的脸在暗淡的灯光下,扭曲得可怕。

VIP包厢里,齐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赫连城皱着眉,弯腰拍了拍她红通通的脸颊,“齐夏,醒一醒。”

“唔……”她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嘴里小声嘀咕,“好困,不要吵我……”

赫连城额上的青筋跳了跳,手上加重了力道,“醒一醒!”

她总算是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傻傻地问,“你是谁?”

“赫连城!”他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三个字。

“赫连城……”她眼中迅速汇聚起来水雾,猛地投入他的怀抱,呜呜地哭起来,“赫连城,我对不起你……”

赫连城整个身体僵住了,他想要将她推开,但是他的双手不听使唤了,还是任由她在他胸前放声大哭。

过了许久,他的手放在了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声音带着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温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赫连城……你别恨我……我是迫不得已的……”齐夏趴在他的胸前,抽抽噎噎的诉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你做了什么担心我恨你的事情?”

“你喝酒我就告诉你!”齐夏突然抬起头,漂亮的眼中,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她指着酒架上昂贵的洋酒,说道,“你喝酒,我就告诉你!”

赫连城扶额,跟喝醉的人较真,他疯了!

齐夏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跑向酒架,从上面拿下一瓶,抱在手里***傻笑,“你不喝,我喝!”

她拨开瓶塞,抱起酒瓶就往嘴里灌,赫连城箭步上前,抢夺酒瓶,还是慢了一步,她咕嘟咕嘟地喝了好几口,哭丧着脸,可怜巴巴吐舌头,“好辣……”

“谁让你这么会挑,选的是最烈的酒,不辣才怪。”赫连城黑着脸,伸出手臂,“把酒瓶给我。”

“不要……这是我的!”齐夏像守护宝贝一样抱得紧紧的,依靠在墙壁上,手指着酒架上的酒,吃吃地笑,“那些才是你的……”

赫连城脸色变得更难看,“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走上前,强硬地在她怀里抢夺着酒瓶,她死死抱着,还用脚踢他,用牙咬他,就像发怒的小野猫。

他担心伤害到她,只好控制着力道,但是力道太小,又根本制服不了她,争抢中,瓶中的酒洒了他们两人一身,而他的手,不小心触碰到了她胸前的柔软。

赫连城就像触电一般,迅速地缩回了手,掩饰般的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幸好,齐夏已经醉得稀里糊涂,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动作,更没有发现他的窘迫,牢牢抱着酒瓶,不满地嘀咕,“这是我的,你不要跟我抢……”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哄小孩一般哄道,“好,我不抢,你就抱着它睡觉好了。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她就像受惊的小兽,往墙角缩了缩,“我不要回家,深哥会担心的,宝贝们会担心的……”

“你还知道他们会担心!”赫连城恨不得把她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为什么她会醉得这么奇特,说她不明白,她又清醒得很,说她清醒,她又迷糊透顶!

突然,他的眼眸骤然一缩,声音透着浓浓的不悦,“等等,深哥是谁?”

齐夏抱着酒瓶傻呵呵地蹭了蹭,“笨蛋,深哥就是北堂深啊,嘻嘻……”

赫连城眉头紧蹙,浑身透着冷厉的气息,“就是那个在幼稚园外摸你的头的男人?”

她茫然抬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知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赫连城咬牙,“”

“嘻嘻,不要皱着眉头……”她咧开嘴傻笑,笑得像一朵灿烂的向日葵,令他心神一晃。

她把手指伸到他的脸上,试图揉开他眉间的褶皱,嘀嘀咕咕道,“你看,我有一大卡车的烦心事,我都没有皱眉头,只要喝酒,就能解决掉所有的烦心事……”

赫连城:她是没有皱眉头,她只是抱着他哇哇大哭而已。

她很讲义气地把酒瓶塞给他,“给你喝!喝醉了就没有烦心事了!”

赫连城赶紧抢走酒瓶,放到酒架上,她踉跄地爬起来去抢,不满地嘟着嘴,“我让你喝,你不喝!”

“我不想喝,”赫连城扶住她踉跄的身体,“既然不想回去,就在这里住一晚上,去洗澡。”

“你帮我洗!”她抱住他,细声细气地撒娇,“深哥,你帮我洗,好不好?”

赫连城积攒的怒气蹭地一下就暴发出来了,抓住她的手腕,恶狠狠地说道,“该死的女人,你看清楚点,我到底是谁?”

她睁着一双迷蒙的大眼,咯咯地傻笑,“深哥……”

“笨蛋,你要气死我是不是?”赫连城猛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扛到肩膀上,箭步走到浴室里,砰地一下,将她扔到了浴缸里,打开了花洒,用凉水冲刷着她,“有没有清醒一点?看看我是谁?”

“深哥,你好凶……呜呜……”她可怜巴巴地缩在浴缸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控诉着他的残忍。

“真是气死我了!”赫连城额头青筋跳动着,一把将她从浴缸里提了起来,手指***掐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直视着他愤怒的双眼,“女人,现在知道我是谁了么?”

“深哥……”她委屈地嘟囔,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下巴,好疼……”

深哥深哥,难道她的心里就只有北堂深?

赫连城既愤怒,又嫉妒,看着她白皙的下巴上面印了几道红痕,心里又跟着一软。

“该死的!”再待下去,他绝对会被她气疯掉的,他将她甩开,扔在浴缸里,摔门而去。

疾步走到大厅,坐在吧台边,心里的怒火还是不可遏制。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那只小野猫挠你了?”邵瑾寒坐到他身边,示意调酒师倒了一杯酒,放到赫连城面前。

“别提她!”赫连城烦躁地喝了一口酒,心里的无名之火越发旺盛。

“难道是被我猜中了?”邵瑾寒单手撑着头,懒洋洋地笑,“她倒是个很有趣的女人,也只有她敢这么对你。”

赫连城沉着脸喝完酒杯里的酒,调酒师立刻又倒了一杯给他。

邵瑾寒看到他这副烦闷的样子,难得发了一回善心,不再打趣他,岔开话题,“你和希雅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邵瑾寒不知道,此时此刻,这个话题让赫连城更烦闷,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冷淡地抛下几个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邵瑾寒耸了耸肩,“那好吧,你一个人静一静,不过,别喝太多,待会儿我叫人帮你开车。”

赫连城点了点头。

修长的手指,端起了酒杯,一杯见底,又倒了一杯。

希雅,他们已经有一周没有联络过了,他也在认真思考她曾经说过的话,他到底想得到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但是他的头脑还算清醒,他觉得应该回去看看齐夏那个笨蛋,万一她把自己淹死在了浴缸里面怎么办?

VIP包厢的浴室里面,齐夏靠着浴缸边缘,睡着了。

湿透的衣服包裹在她身上,隐隐约约透出迷人的曲线,她的脸上,睡容安详,还带着舒心的微笑,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

望着她的睡颜,赫连城烦躁的心突然平静下来,他就像着了魔一般,伸出手指,描画着她精致的眉眼。

睡梦中的她被打扰,发出不耐烦的闷哼声,脸颊在他的手背上蹭了蹭。

他低低地笑,“瑾寒说的没错,你真的很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他的手臂从她的腰间穿过,低声说着,“这里睡着不***,我带你回床上。”

齐夏就是在那一刻醒过来的。

只是她假装没有睡醒,闭着眼,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酒精迷醉过后,她变得异常清醒。

抱着她的是赫连城,她的机会又来了!

她激动得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假装缓缓醒过来,仍旧装出醉意朦胧的样子,抱住他的脖子,喃喃道,“赫连城……”

赫连城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唇角弯了弯,“你终于知道我是谁了。”

齐夏将他抱紧,轻声嘟囔,“赫连城,你真好。”

他当她酒劲还没过,不与她计较,将她放到床前,她身上湿哒哒的衣服立刻打湿了脚下的地毯,他无奈地勾了勾唇,低声道,“站稳了,我帮你拿毛巾。”

他其实也醉了,走路都在摇晃,可是头脑还算清醒,从浴室里面拿了毛巾,让她自己擦拭,她嘟着嘴,可怜巴巴地说道,“不要嘛,人家要你帮忙擦。”

发出这么嗲的声音,齐夏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赫连城已经被她折腾得习惯了,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真动手替她擦拭起来。

齐夏像木偶一样,任由他动手脱掉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用整块浴巾把自己包裹在里面。

“赫连城,你为什么还没有结婚?”她偏着头,好奇地问,一双大眼睛带着茫然的神色,好像是喝醉了,又像是未睡醒。

赫连城眉头皱了起来,头脑开始有些眩晕,“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觉得苏希雅也挺不容易的,她那么爱你……”齐夏只是觉得自己偷种,害得赫连城背叛苏希雅,有些良心不安,所以想做出一些弥补。

赫连城酒劲也上来了,不知不觉说出心中所想,“我爱她,也想过跟她结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越来越觉得疲惫,我们之间,好像少了点什么。”

齐夏嘲讽地撇嘴,“呵,男人都一个德性,厌倦了,就会抛弃。”

“我不是!”

“你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她脸上嘲讽的笑容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想堵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于是,他听从大脑的指挥,抱住了她。

赫连城虽然已经醉了,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突然很想放纵一次,没有强迫自己压制。

他觉得很奇怪,每次和希雅在一起,动情的时候,他会在最后关头克制住,没办法要她,为什么他和齐夏之间就像水到渠成一般自然?

剩女老婆霸道爱小说点评

剩女老婆霸道爱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剩女老婆霸道爱在线阅读全集,赫连城 齐夏小说,剩女老婆霸道爱小说赫连城齐夏大结局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