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爱在昨天(秦烟 薄云深)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假如爱在昨天(秦烟 薄云深)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导读:这本小说《假如爱在昨天》讲述了主人公秦烟 薄云深的故事,是作者清栀蔓蔓的倾心作品。本书精选篇章:秦烟咬了咬牙:“如果我的孩子死了,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捐骨髓的!”“那正好!我也是!”薄云深的眼底浮着寒意,“我就是死,也不会接受你捐的骨髓!”说完,他***一个个掰开了秦烟的手指,随手抽了一张纸巾,将手背上的鲜血一寸寸擦干净。秦烟慌了。“云深!你不能这么对我!”“孩子是你的!”

小说介绍

这本小说《假如爱在昨天》讲述了主人公秦烟 薄云深的故事,是作者清栀蔓蔓的倾心作品。本书精选篇章:秦烟咬了咬牙:“如果我的孩子死了,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捐骨髓的!”“那正好!我也是!”薄云深的眼底浮着寒意,“我就是死,也不会接受你捐的骨髓!”说完,他***一个个掰开了秦烟的手指,随手抽了一张纸巾,将手背上的鲜血一寸寸擦干净。秦烟慌了。“云深!你不能这么对我!”“孩子是你的!”

小说精彩章节

桐城一贯四季如春,但今年的冬天格外冻人。

秦烟披着单薄的婚纱站在落地镜前,臃肿而厚重的拖地大摆,衬得她愈发地骨瘦如柴。好在肤白貌美,依旧是今天最美的新娘。

哐当一声——

有人踢开卧室的大门。

“告诉我,你用了什么交换条件?”

薄云深一张俊脸英气逼人,墨黑色的瞳仁里,漫布着星星点点的寒意。

他将一沓旧报纸砸在秦烟脸上,“秦小姐,这样声名狼藉的你,到底用了什么样的交换条件,才能说服我那么苛刻的母亲,顺利嫁进薄家?”

秦烟的眉头一紧,手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小腹。

婚纱不是修身的款式,但八个多月的肚子,实在已经大到遮不住了。

薄云深的目光移到她的肚子上,眼睛里有醉意也有嘲讽,“甚至还怀着别人的孩子!”

“不是……”

不是野种。

秦烟下意识地反驳,薄云深却抢先一步截了她的话,单手捏住了她的脖颈,冷笑着反问:“不是?难不成还是我的孩子?秦小姐,我似乎不认识你吧?今晚,才是我们正正经经地第一次见面!”

秦烟的脖颈被捏得咔咔作响,但是双手却始终护着自己的小腹。

“放、放开我…”秦烟涨红了脸,双目盯紧了薄云深不放,“你捏死了我,你也活不久的!”

薄云深的目光骤然一沉,手上的力道松了松。

秦烟颓然摔倒在地,纤细白皙的脖颈已经布上红印,她抬起微颤的手抚上,大声地***,迎上那人的视线,咬着牙道:“薄夫人没有跟薄先生说么?薄先生头上三个哥哥都是死于癌症,薄家有家族基因缺陷,而薄先生你也逃不掉。你有高达百分之八十的血癌隐患,刚巧我和你的配型合适。”

“你胡说什么?”薄云深攥紧了手指,下颚的线条紧紧绷起,“那只是隐患!”

“是隐患!但是是很高的隐患!薄夫人只剩下你这么一个儿子了,百分之八十的概率,她绝对不敢赌!”秦烟笑了笑,“你不是问我条件么?条件就是,我随时为你捐骨髓,但你得放弃初恋,跟我结婚。”

薄云深的脸色愈发地难看,沉默许久,才一脸嫌弃地开口。

“秦烟,除了结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除了结婚,我什么都不要。”

秦烟目光坚定,语气几乎可以用固执来形容。

薄云深一把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死死捏着她的下颚,凉薄的眸光泛着红丝,“为什么?你是喜欢我喜欢疯了么?哪怕今天让你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走完婚礼,你也非要嫁给我?你知不知道,薄太太这个位置是我女朋友的,是蔓蔓的!”

蔓蔓……

秦烟的耳朵嗡嗡作响,肚子里翻腾得厉害,他如刀刃一般的话明明也没听***几个字,可“蔓蔓”这个称呼,还是一下子就攫住了她的心脏。

鼻子酸酸的,她抽了抽嘴角,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眶里的***,硬生生逼了回去,而后下颚微抬,迎上男人的视线,冷冷道:“很高兴薄先生还记得自己的女朋友。你来这里,大概是为了林蔓失踪的事吧?”

“蔓蔓失踪果然跟你有关!”薄云深的两片薄唇抿成了凛冽的刀锋,苍劲的手指几乎要捏碎她的下巴。

“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是薄夫人帮我。”秦烟颓然笑了笑,指了指身后梳妆台上的户口本,“婚礼已经办完了,就差结婚证了。薄夫人只有在今天看到结婚证,林蔓才能平安无事。”

“你疯了!”

薄云深瞬间被惹恼,猛得一甩胳膊。

秦烟实在是太瘦弱了,竟然硬生生被丢了出去,肚子堪堪撞在了桌角,钻心地疼痛一下子涌了上来!

“疼,我的肚子疼。”

肚皮绷紧了,一阵阵剧痛袭来,秦烟护着肚子,一张小脸血色尽失,秀眉重重拧起,“带我去医院,快带我去医院——”

薄云深的目光沉了沉,蹲下身子,瞪眸逼视着秦烟:“告诉我,蔓蔓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就带你去医院!”

很快地,鲜红色的***染红了洁白的婚纱,秦烟抚在肚子上的那双手,瞬时就沾满了***味儿。

“我不知道!薄夫人没有告诉我。”

秦烟紧紧咬着牙,她一贯冷静,从没有像此刻这么慌乱过,腹部的剧痛让她很害怕,她觉得被薄云深那么一撞,她好像开始宫缩了,好像要早产了。

“你还嘴硬,是么?”

薄云深面无表情,漆黑的眼底如深海,好似有一丝丝地动容,但是转瞬即逝。

秦烟与他对视的刹那,心脏咯噔漏跳了一拍。她从他的眼底看到了绝情,一如八年前的绝情。

她知道求他没有用,只得拖着被鲜血染得湿淋淋的***,伸手去摸梳妆台上的手机。

薄云深忽地站起来,快她一步,握住了手机,当着她的面,拔出了手机卡。

“你做什么?”

秦烟的声音立时带了哭腔,眼底的泪花再也压制不住,一种类似委屈的无力感侵袭了她的四肢百骸,左侧胸腔的闷痛甚至超过了宫缩的阵痛。

薄云深没有理会她,而是径直走进了洗手间。

紧接着,秦烟就听到了抽水马桶冲水的声音。

“不要——”

秦烟怔怔立在原地,脑袋嗡地一下,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知道薄云深在做什么,他一定是把她的电话卡冲掉了!

为了林蔓,他要逼她到如此的地步,哪怕是她死在这里,他也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疼。

薄云深一出洗手间,反手就拔了梳妆台上的固定电话,将电话线彻底扯烂。

秦烟疼得快要晕过去了,小脸煞白,她抬起染着血的手指扣着他的大掌,“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薄云深不说话,眼神里满满都是果决。

秦烟咬了咬牙:“如果我的孩子死了,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捐骨髓的!”

“那正好!我也是!”薄云深的眼底浮着寒意,“我就是死,也不会接受你捐的骨髓!”

说完,他***一个个掰开了秦烟的手指,随手抽了一张纸巾,将手背上的鲜血一寸寸擦干净。

秦烟慌了。

“云深!你不能这么对我!”

“孩子是你的!”

秦烟支撑不住滑倒在地,扯着他的裤脚,恳求道:“我怎样都可以,孩子不能有事!”

我不要嫁给你了,你救救孩子吧,我求你了。”

“我的孩子?呵。”

薄云深嗤笑出声,“我薄云深这辈子就睡过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林蔓。你秦烟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蔓蔓相提并论?”

他拾起梳妆台上的户口本,冲着秦烟扬了扬:“想领证,是么?”

秦烟疼得说不出话,额上冷汗涔涔,但这些都算不上什么,最让她心寒的是薄云深的眼神,她从他的眼底看到了杀气,那种恨不得她今天死在这里的杀气。

薄云深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湛黑的眸子里像是凝了万年的寒冰:“你能活过今天,我就跟你领证!”

薄云深带走了户口本,哐当一声,甩上了婚房的大门。

随后,秦烟就听到了门外钥匙扭动的声音。

她落在肚子上的手指,不由地颤抖起来,下一秒,立马朝着门口爬去——

门把手上沾满了鲜血,可是怎么都扭不开。

是的,她猜对了,大门被薄云深反锁了。

为了帮林蔓出气,为了报复她,他切断了她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他想要她死在他们的婚房里,哪怕是背上故意杀人的罪名,也在所不惜。

“回来!”

“薄云深,你回来!孩子是你的!你可以不要我,但你不能不要我们的孩子。”

“不可以。”

假如爱在昨天小说点评

假如爱在昨天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假如爱在昨天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秦烟 薄云深小说,假如爱在昨天秦烟薄云深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