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制作人(墨甜 白应辰)全文在线阅读

甜蜜制作人(墨甜 白应辰)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小编为小伙伴们带来With白创作的小说《甜蜜制作人》,叙述了墨甜白应辰的故事。精彩片段:墨甜木讷地点点头,乖乖坐到了副驾驶位。“你叫墨甜对吧?一罗和老白都提起过你。”后面的女人友好地探头打招呼。“哈?是的!”墨甜连连点头,紧张得不行。

小说介绍

小编为小伙伴们带来With白创作的小说《甜蜜制作人》,叙述了墨甜白应辰的故事。精彩片段:墨甜木讷地点点头,乖乖坐到了副驾驶位。“你叫墨甜对吧?一罗和老白都提起过你。”后面的女人友好地探头打招呼。“哈?是的!”墨甜连连点头,紧张得不行。

小说精彩章节

起初墨甜还很单纯地认为,老板虽然没有单手推停火车、“嗖”的一声飞上天空这样给她视觉上的震撼,但能随时随地听见她的声音,就足够不可思议了。况且一开始发现白总的秘密,不就是因为那叠会飞的文件吗?或许人家也能单手推火车,只不过还没出现这种机会而已!

但是,当墨甜收到白应辰发来的文件后,她足足在电脑前瞪酸了双眼,并狠狠地为自己的“价值”掬了一把泪。

事情要从前几天说起。

经过两天零半个小时在老板办公室里的煎熬,墨甜终于踩点完成了自己独立创作的第一个任务。在确认了从人物走动、动作到对话终于都挑不出一点毛病后,她几乎是从公司逃回宿舍的,埋到床上就是一阵心脏狂跳。

实在是老板太没有身为颜值爆表人物的自觉了!躬身在她旁边,操作她的鼠标做检测就已经很过分了,检测完成后,他竟然低低“嗯”了一声,对她说:“这次做得很好。”

这是老板第一次当面跟她和颜悦色地说话!

整张脸在被子里拱了好一会儿才解放出来,墨甜拿被子垫着下巴,哭笑不得地发现,她竟然有点开心。

到底是因为被长得帅的人夸赞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还是因为这样一来老板对她的印象就会好一点?总之终于被人承认一点了,对她这种长期在底层工作的人来说,可以说是激动到灵魂都要发抖。

为了犒劳自己,她难得地亲自下楼,去学校外的超市买了一大包零食回来。到了快门禁的时候,萌萌回来看到零食自然很惊讶。墨甜还笑嘻嘻地把单独的两个零食分开放在了自己搬走的舍友的床位上。

“先放着,等她们回来找我们玩时自己认领!”

萌萌眼里闪着精光,哼笑一声,将薯片嚼得咔嚓作响:“墨甜甜你今天很大气啊,发工资了?”

“没有啊,我们十号才发呢。”墨甜吞果冻。

萌萌哼哼:“那你开心什么?”

“嗯……喀喀!”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又拖出省略号了,墨甜猛地被果冻呛住。半天才缓过来,“哈,可能因为我师父明天回来?或者因为明天下班后有聚餐?哦对,明天大老板要请我们项目组吃大餐噢!”

“那就是因为吃大餐。”萌萌断定,“你和你师父都没怎么相处过,感情都没有,哪会这么激动!”

顿了顿,萌萌狐疑地从上铺垂个头下来:“还是说你师父特别帅?该不会比你老板都帅吧?”

墨甜打了个激灵,立刻否定她的猜测,“怎么可能,没人能在颜值上超过我老板!”

萌萌翻了个白眼,幽幽地说:“行吧,明晚你去吃大餐,老娘一个人在宿舍啃馒头。”

“我都补偿你零食了!”墨甜的好心情并没有被破坏,仍然调皮得很,“大不了一会我再给你买个榨菜,明天就着馒头好下咽!”

“墨,甜,甜!”

“怎么啦?”

“我说你是皮卡丘的妹妹皮在痒吗?老娘要把你掐得明天吃不下饭!”萌萌“噔噔噔”就爬着梯子下来。

“哈哈哈哈!”

“还笑,还笑!”

“哈哈哈哈哈!”

欢快的笑声回荡不绝。

分明是无差别收纳进信息库的声音,在接收的同时不会对他造成一点影响,白应辰却觉得,此时墨甜的笑声有点吵。吵得他很久没有翻动手里的书,在想着“她原来可以这么活泼”时,头一次生出了一种想法。

自己这样每时每刻听着她的一举一动,会不会不大好?

虽然对他而言,从来没有不能听的声音。不管那声音是什么机密情报,或者多么不堪入耳,在他听来都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是方便他融入这个星球保护自己的手段而已。他不会用听来的内容,对这个星球造成任何改变。这是母星的规定,也是他与同胞们一致认为要做到的事情。

但是……

铃声忽然响起,白应辰随手拿起手机接通,里面立刻有一个响亮的声音炸出来:“老白,出来喝酒吗?”

一下便听出了话筒里其他混杂的音色,白应辰捏捏鼻梁,回道:“不了。”

对方顿了顿,笑着说:“他不来,你们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地方。”这话显然是对着那边在场的人说的。

结果话筒沙沙作响两下,到了另一个人手里。对方因酒精作用而有些吐字不清地说:“老白,你和老廖多少年的交情了,都不给他面子?那你给我个面子,快出来喝几杯!”

“谢谢,我有份表格要做,你们喝就可以了。”白应辰说着,放下了手里的书接着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电话里对方还在喋喋不休地邀请,最后还是被廖一罗抢回手机做和事佬才罢休。白应辰将手机丢远了些,操作鼠标打开文档,之后却看向落地窗前严丝合缝的窗帘。

无声中,一杯温水从客厅飞来他的手边。

“老白,你别生气啊,我也是被念得烦了才给你打电话。”廖一罗应该是离开了酒席,在某个地方低声地对他说,“我知道你不愿意跟他打交道,但你也知道,我没你那么大本事,多个朋友多条路。”

廖一罗既然直接说了,肯定是没带手机找借口出去的。二十几年的交情,互相都懂,白应辰只淡淡说了一句“我知道”,便结束了这段对话。

廖一罗听不见他的回答,但也没再多说。他自然也懂白应辰的作风。世界回归了安静。白应辰用温水润了润喉咙,有些好笑地敲打起键盘。

——即便身体细致到每一处神经都能完全仿照地球人类,但他生性对喜怒哀乐不怎么***。平时的笑多半只是一种保护自身的手段,也只有这时候,他的情绪起伏才会大一些。

他会为朋友结交一些低价值的人感到遗憾,为自己不得不应付那样的人感到愠怒,为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感到烦躁。

啧。能让他有所起伏的,竟然都是些负面情绪。而他还要给为给自己造成负面情绪的家伙制作表格……

“阿嚏!”

“哟,有人想你啦?”

“什么呀,我就是有点冷,可能因为降温了?你也加件衣服吧,可别感冒了!”

墨甜的声音渐渐在脑中飘散。修剪整齐的指尖一顿,白应辰皱了皱眉,须臾,继续码起字来。

隔天,严谨终于处理好个人事务,回到了公司,顺便他把自己的群名片也改成了“砖师父”。

砖师父回来时,其实是很不好意思的。因为刚收了人生的第一个徒弟,他就连着音信全无地放了徒弟三天鸽子。殊不知墨甜看到他时,不仅没有一丝不悦情绪,甚至激动得泪花都要闪起来了。

她终于不用再去白总的办公室里搞特殊化了!墨甜心里直撒花,在认真汇报过自己这三天的理论收获后,甚至热情地提出了帮他搬东西来策划组。

砖师父差点被她的热情吓到,连忙谢绝道:“小墨你不用出手,我自己来就行。”

“师父你不用客气,早点搬完你好给我讲讲《时光》的事情嘛,我有挺多地方想问你呢。”墨甜***笑着抓抓她的小卷发,难以掩饰眼里的兴奋。

砖师父释然:“看来你是真喜欢这个游戏。”

墨甜正在帮他往架子上码书,听后不以为然地耸肩道:“项目组里的大家应该都一样吧。”

砖师父笑了:“这倒不一定了。有人把它当工作,有人把它当兴趣,虽然都在卖力,但大家对它的热情程度是不一样的。可以说像你这么有热情的,基本都是热爱游戏的新人。”

“为什么要加上新人两个字?”

“就算你再喜欢这款游戏,等到反反复复测试了某个副本一百次,再连着加几天班后估计都得吐了。”

“呃……”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白总的耐心就很强。希望你对《时光》的热情和耐心能向白总看齐吧。”砖师父说完看了看手上的灰,“我去洗手。”

“好。”

因为即日起砖师父就要搬到C组了,新座位加在墨甜右手边,紧挨着过道,为了不打扰同事工作,他还特意早到了些,抓紧时间搬东西。而墨甜也是提前收到了消息,才比以往来得都早。所以直到东西全部搬完,C组的办公室才走进来第三个工作人员。

严助理之前就很好相处,墨甜心情极好。听到推门声,她笑意盈盈地看过去,还打算打声招呼,结果看到走进来的人时,那声招呼被活生生咽了回去。

“已经搬好了?”白应辰泰然步入,在砖师父的办公桌旁站定,接着伸出手在砖师父的办公桌边沿抓住,轻轻一拉。

“咔”的一声,两张桌子叠压的部分被扯开,又被他缓缓推得严丝合缝。

墨甜本来只是不小心看了一眼,却险些被他垂眸那一瞬认真的神情晃乱了心跳。慌忙地站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敢在白应辰的眼皮子底下伸出手,指了指刚刚被推齐的缝隙:“现在,完全搬好了。”

“嗯。”

“……”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气氛说不出的诡异。墨甜有点后悔刚才调皮那一下。人家根本不觉得好笑啊!

而且她还被白应辰给盯住了!办公室,男老板,女员工,近距离且长时间对视……天知道这个画面被别人看见的话,他们能用这些关键词来组出什么不可思议的八卦!

脑补出自己又要成为众矢之的,墨甜绝望地要哭了。

白应辰自然不知道墨甜的心理活动。他只是忽然有些好奇,墨甜总像小鹿一样无辜胆怯的目光,怎么今天忽然亮得像是星子。

不过一被他观察,那星子就散乱破碎了,像是化成了泉水,波光晃动。

这种变化也是因为心境影响吧……如此生动,很有趣。不自知地微微勾了一下唇角,白应辰松动目光,改看自己的腕表,说道:“今天起,你好好表现吧。”

墨甜连连点头,刚在心里吐槽她一直都在努力表现,白应辰又突然上前一步,一只手撑在她的桌面,另一只手扶着她的椅背,微微侧头压低了声音,“虽然只有两天,但你也算唯一能在教书育人方面证明我作为的人,所以别给我丢脸。”

墨甜呆住了,她的小心脏不要命地扑腾了一下。

“我会努力的!”她不自觉地学着他放低了声音,就连目光也学了他,平静而又认真。

重云几经来去,终于把光芒让进了有些阴冷的办公室。

白应辰走后,墨甜把泛凉的手按在鼠标垫上,一边经受阳光照晒,一边回想老板刚刚探究地看着她的眼神,胸腔里的小心脏还在不断扑腾着。

听见椅子的拖动声,她扭过头:“师父你洗了好久啊。”

“噢,我顺便去了趟三楼。”砖师父笑得有点局促,打开电脑的同时说,“还有小墨,因为我在教你的同时,也得兼顾白总那边,所以我不在时你有问题就直接发消息给我。”

墨甜眨了眨眼,下意识往白应辰的办公室看去,回道:“好的。”

砖师父见她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不由就想到了刚才在门外看到的老板和墨甜对话的画面。他沉思片刻,又郑重地补充:“其实如果你想问白总,也是可以的。”

墨甜纳闷:“啊?还能这样吗?”

砖师父也被她的态度弄得有点犹豫,“说不定……能呢?”

新晋师徒俩对视片刻,默契地选择了默默结束掉这个话题。墨甜还趁着去洗手间的工夫表明了一下态度:“白总您不用太担心我,我会跟着砖师父好好努力,尽量少打扰您的。”

她以为是白应辰和师父交代过什么,类似于师父教不好她的话,就转到他手下的内容。那可太吓人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殊不知白应辰在三楼听着她的话,已经有种下楼去掰开她的小脑瓜看看的冲动。她是怎么误会出他在担心的?他担心也不是担心这个方面好吗?她脑袋里都装着什么东西?

“严谨曾经是其他游戏的主策之一,也了解《时光》的进度,把你交给他,我很放心。”

他面无表情地发出这条消息,听见墨甜立刻颤颤巍巍地回答“好的,辛苦了,谢谢您”,他心累地叹了口气。

随着下班铃声响起,《时光》组的员工们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聚餐。

《时光》毕竟是个大项目,廖老板几乎每次来N市都要请全组上百号人进行一次大型聚餐,顺便讲解接下来的发展。

墨甜刚转正,对于游戏目前的发展几乎一无所知,便特意请教了同事,比如聚餐需要注意什么,老板会不会突然点人提问什么的。然后她就得来了那句,“你只需要吃好喝好。”

开始她还有些纠结,她怎么着也要为公司做出一点头脑贡献吧?结果听完领导讲话和主管讨论后,职场新人墨小姐幡然醒悟,前辈果然有经验,这场聚餐下来,她能贡献的怕是只有胃了。

好在聚餐采用的是自助模式,同组的同事对她也很关照,尤其热心的阿瓜前辈,不仅把不好意思主动和一群大男人坐在一起的她带回了C组聚集地,还把她安排在了中心位置……

然后听着喝了点酒的前辈们说起她,还就“我们每次看你进老板办公室都为你捏了把汗,怕你被辞退了我们组又得被隔壁笑话是和尚庙”的话题讨论得热火朝天,墨甜差点把嘴里的果酒都喷出去。

不过能和大家一起畅所欲言,她也真的很开心,感觉平时没怎么说过话的同事,此刻也不觉得疏离了。

蓦地,好像因为大老板说了什么激动人心的话,全场人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墨甜果酒喝得有点多,思维迟缓起来,老板的话也没听***,完全是条件反射性地跟着鼓掌。鼓着鼓着,似乎感受到一股极有针对性的目光朝她射来,墨甜迷茫地看过去。

白应辰在不远处侧身站着,余光不悦地从她脸上移到她的手上。墨甜愣了愣,扬起手里的杯子低喃:“您想喝?”

那声音小得连旁边坐着的同事都没听到,白应辰的脸色却一下子阴沉了下去,混着怒气走了。

墨甜茫然地抓抓脸,恰逢手机铃声响起,她赶紧翻出来看,然后血液一下子就沸腾了。

屏息看了看周围的同事,她做贼一样接起电话,声音都不敢出。只听里面冷漠的声音说:“一会儿聚餐结束,你记得出门左转,看见小路再左转。”

左转,再左转……聚餐结束,趁着大家已经喝得晕晕乎乎,餐厅门口没人注意,墨甜偷鸡摸狗似的拿着包包跑了出去。

“白总!”墨甜喘着气在白应辰的车边站定,赶紧从包里掏出刚向服务生小哥哥要来带走的果酒,双手奉上去,“给您!”

看到女生的一系列动作,白应辰开车门的动作停住了。

“这是什么?”

“您想喝的酒啊!”墨甜得意地说道,“我特意帮您要的,还没开封呢。”

白应辰扶额,鬼使神差地接过酒说了声“谢谢”,而后道:“上车,我送你回去。”

啊?酒又不是她买的,她还可以免费蹭车吗?墨甜抓了抓头,不明所以地开了后车门。不过车门一开,她立刻被吓到了。

后车座上,廖老板正躺在一双女人的腿上睡觉!女人还冲她笑了笑,指着副驾驶位说:“你坐前面吧。”

墨甜木讷地点点头,乖乖坐到了副驾驶位。

“你叫墨甜对吧?一罗和老白都提起过你。”后面的女人友好地探头打招呼。

“哈?是的!”墨甜连连点头,紧张得不行。

女人介绍自己:“我姓纪,前阵子刚和一罗结婚,现在在星罗总部的美术组工作。”

墨甜赶紧回应:“廖太太,您好您好!”

短暂的寒暄结束后,墨甜转回身去。然后默默思忖,她还要不要和大老板的夫人交流。虽然廖太太看上去是很友好,但是廖老板好像挺怕她的。

就算来自不同的星球,就算没多久后就会离开,就算他离开了可能就不会再回来……此时的白应辰,也一定很不好受吧?

甜蜜制作人小说点评

甜蜜制作人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妙笔生花,将小说打造的精彩绝伦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甜蜜制作人全文在线阅读,墨甜 白应辰小说,甜蜜制作人热门小说_(墨甜白应辰)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