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清欢(江晓寒 颜清)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晓清欢(江晓寒 颜清)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顾言丶写的《晓清欢》,主角为江晓寒颜清,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本书精彩章节片段:“明白就好。”江晓寒按着桌子站起身:“明日我会邀那位少侠同行,你去准备吧。”“……公子?”江影不甚赞同的看着他:“对方底细不清,在这个节骨眼上,属下怕公子会有危险。”“他是玉虚昆仑的人。”“他……”“昆仑一派每代只传一人,非乱世不得出。”江晓寒说:“也不知现下这小破江山,是哪里入了这些高人的法眼,非要出来见见世面。”

小说介绍

顾言丶写的《晓清欢》,主角为江晓寒颜清,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本书精彩章节片段:“明白就好。”江晓寒按着桌子站起身:“明日我会邀那位少侠同行,你去准备吧。”“……公子?”江影不甚赞同的看着他:“对方底细不清,在这个节骨眼上,属下怕公子会有危险。”“他是玉虚昆仑的人。”“他……”“昆仑一派每代只传一人,非乱世不得出。”江晓寒说:“也不知现下这小破江山,是哪里入了这些高人的法眼,非要出来见见世面。”

小说精彩章节

梆子声打过二更的时候,江晓寒已经显出了疲态。

许是因为屋中的红烛还在燃着,驿站的跑堂还来敲过一次门,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下是否需要帮忙。

颜清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脸色,觉得对方现在的模样实在不易见人,只能三言两语把小二打发了,许诺再过片刻就熄了烛火。

“道长尽可放心去休息。”江晓寒见状温声道:“不必在此守着我,实在太过辛苦。”

“你身上有伤。”颜清说。

“唔,无妨。”江晓寒思索片刻,才道:“那可否劳烦道长将我随身的香囊拿给我?”

颜清并不知他要干什么,但还是站起身,从门边的衣架旁取下他的香囊。

墨绿色的香囊大半已经被血染红,看不清本来的绣样,颜清用手一擦,甚至还落下了些干涸的血液碎屑。

“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吗。”颜清说着将东西递过去:“似乎已经不能用了。”

江晓寒接过香囊,用手在上面捏了捏,似乎在确认着什么,片刻后才像是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松了口气。

只见他顺着香囊的缝线接口摸了摸,然后双手用劲,竟将那香囊从封口撕了开来。

颜清看着他从一堆干枯的香料中挑挑找找,最后终于摸出了个指甲大小的铁球。

“这是……?”

“我与我的下属失散,他定会顺着打斗的印记前来寻我,现下应该就在附近。”江晓寒说着示意颜清伸出手,将那只铁球放在对方手中:“烦请道长将这只铁球顺着窗外扔上天,我下属见了信号,自会来寻我,夜间有他在,道长不必担心。”

——这便是拒绝了。

颜清了然于心,他接过铁球走到窗边,单手推开窗,然后回头看了江晓寒一眼。

“只需丢到天空中便可。”江晓寒冲他微微颔首:“劳烦道长了。”

颜清冲他点点头,手指略微***向上一弹,铁球便从窗中飞了出去。也不知那是个什么材料做的物件,竟然在半空中自行炸开,一道刺眼的白光瞬间就升上了天。

“如此便可吗?”颜清问。

“如此便可。”江晓寒答道:“多谢了。”

“那你早些休息。”颜清冲他点点头。

他并不是个多事的人,既然江晓寒自己回绝他的照顾,他也并不觉得留个伤患独处有什么不妥。

颜清临出门前,还贴心的将门边的两座烛台熄了,只留下桌上的一盏油灯。

江晓寒目送着他出门,唇角的笑意渐渐淡去,垂下眼看着手里的香囊。

香囊上的绣样已经被血模糊的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只剩下一支枯枝从旁斜出,好歹幸免于难。江晓寒看了片刻,才松开手,放任那只香囊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他面无表情的捻了下手指上残留的血沫,发现实在是擦不干净,才略皱了皱眉,用手边杯中的冷茶冲了冲手。

“真是脏啊。”他轻声说。

他看起来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将茶杯放回床边的小几上后,竟然捂着胸口,艰难的站了起来。

他确实伤得很重,从床边到桌旁,仅仅短短几步路,他的额上就覆上了一层薄汗。

他坐在桌边捂着胸口咳了两声,雪白的中衣瞬间洇出了血。

江晓寒却混不在意,他扶着桌子缓了一会,才不动声色的挺了挺背,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茶已经冷透了,他抿了一口,只觉得满口苦涩。

江晓寒用银钎拨了拨油灯中的棉芯,还没等给自己续上第二杯茶,就听窗沿外传来两声轻扣。

他像是早有准备,慢条斯理的放下银钎,不知从哪摸出一块雪白的布巾,擦了擦指尖。

“进来。”

外窗悄无声息的被推开一条一人宽的缝隙,江晓寒头也不抬,将手指上的蜡灰细细的擦拭干净,才将布巾往桌上一放,给自己续了一杯茶。

一身黑衣的青年从窗外翻进来,先是小心翼翼的关上窗,然后才转过身单膝跪在了江晓寒面前,从怀里掏出了只纸包。

“公子肩上的毒伤,我已找到了解药,但赶回来的时候正撞见公子已被救下,所以没有敢贸然现身。”青年说着膝行了两步,将纸包放在了桌上:“可否让属下看看公子的伤。”

“不必了。”

青年一怔。

江晓寒抿了抿唇,不知为何,却忽然想起了颜清素白的指尖。他晃了晃手中的茶杯,看着杯中漾开的水波忽然在想,不知那双手是不是像这杯茶一样凉。

“公子?”青年试探性的瞥了一眼他的神色。

“哦。”江晓寒回过神:“已经处理过了,不必担心。”

“是。让公子受伤,是属下失职了。”

“此次长江决堤,沿岸的大员决计脱不了干系。”江晓寒说:“从平江府,宁波府到江州府,这江淮两南的大员都快被三皇子和四皇子瓜分了个遍。”

“他平江府尹温醉人如其名,不过是替四皇子问罪的一条狗。还不是领了四皇子的命,要给你我二人一个下马威。”江晓寒抿了口茶,才接着道:“平江府到底是人家的地盘,你我二人如何能挡。”

“属下后来去寻解药的时候发现,除了将属下与公子冲散的那一拨人之外,其余各个都是乌合之众。”青年皱着眉:“我去取解药的时候,也并没有受到阻碍。”

“四皇子不过是想给我个下马威罢了,谁说想真的要我的命。”江晓寒放下茶杯,用指尖敲了敲桌面:“若是想要我的命,只要在那镖上抹上一丁半点的鹤顶红,早就一劳永逸了,留着我,无非是还没死心罢了。”

“年前四皇子给我送了张贴,我推脱着回绝了。现下陛下年事已高,膝下的皇子开始不安分。”江晓寒冷笑一声:“四皇子生性狠厉,三皇子不过一个草包,仗着是长子才能跟四皇子分庭抗礼,朝堂之上两脉早就视对方为死敌……怎么,你以为陛下管得了吗?”

“……那公子。”青年犹豫了下:“要不要趁此机会,早做打算?”

“打算?”江晓寒挑了挑眉,装傻道:“什么打算。”

那青年被他一句话噎了回去,有些接不上话。

“江影,你要记得。”江晓寒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是朝廷的左相,食的是朝堂的俸禄,自然要为朝廷和陛下打算。”

“是。”江影道:“是属下浅薄了。”

“朝堂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不过一个小卒,如何能掺和进腥风血雨呢。”江晓寒的眼神越过江影的肩膀,落在窗外的沉沉夜幕之中:“不过想着如何保全自己罢了。”

“属下明白了。”

“明白就好。”江晓寒按着桌子站起身:“明日我会邀那位少侠同行,你去准备吧。”

“……公子?”江影不甚赞同的看着他:“对方底细不清,在这个节骨眼上,属下怕公子会有危险。”

“他是玉虚昆仑的人。”

“他……”

“昆仑一派每代只传一人,非乱世不得出。”江晓寒说:“也不知现下这小破江山,是哪里入了这些高人的法眼,非要出来见见世面。”

“不过也算有趣。”他轻笑一声:“总归这一世能长长见识,不算白活。”

卯时一刻,平江府内宅。

捧着铜盆和布巾的姑娘跪在床帷外头,铜盆高高举过头顶,后背深深弯下去,连大气都不敢出。

屋角的刻漏浮标慢悠悠的又升了一格,跪着的小丫鬟手有些微微的抖,咬着牙挨着,在心里一点一滴的计算着时辰,只盼着帷内的大人早些醒转。

晓清欢小说点评

晓清欢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才华横溢的笔触有没有触动你那颗***动的心呢?喜欢的书友大大们随小编一起关注本站阅读吧!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晓清欢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江晓寒 颜清小说,晓清欢江晓寒颜清大结局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