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贾言午)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贾言午)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笨末的《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等着你们呢!本书中主角贾言午的精彩内容:凑上前去,言午抱怨地说:“你们跑哪儿去了?”话还没说完,就被贾抓起手臂咬了起来。言午看着湿嗒嗒的袖子,还有里面留有齿痕的皮肤,根本没注意身旁多出了一个人。“她什么毛病?”言午看着老乌你色。“大概跟你一样吧。”老乌你色无奈地笑了笑,余光瞟了一眼大胡子。“你问到什么了?”贾磨完牙,看着可怜兮兮的言午

小说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笨末的《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等着你们呢!本书中主角贾言午的精彩内容:凑上前去,言午抱怨地说:“你们跑哪儿去了?”话还没说完,就被贾抓起手臂咬了起来。言午看着湿嗒嗒的袖子,还有里面留有齿痕的皮肤,根本没注意身旁多出了一个人。“她什么毛病?”言午看着老乌你色。“大概跟你一样吧。”老乌你色无奈地笑了笑,余光瞟了一眼大胡子。“你问到什么了?”贾磨完牙,看着可怜兮兮的言午

小说精彩章节

干枯的无头尸体已然散不出什么味道,却就是让人心乱如麻。拨开一层垃圾,露出的是一根右腿骨和一些碎裂的盆骨,幽怨的魂灵随风化去,吹向高原古城。

“文明在杀戮中更迭,而人类就是文明的繁衍者。据说这些尸体是古格国王和他的战士们的,当时古格与拉达克争战,古格国王不忍自己的百姓受累,于是和拉达克人达成城下之盟:同意投降,但不得伤害百姓!祐民如子的古格国王按照约定放下武器,却被背信弃义的拉达克人押解至干尸洞前,古格国王和他忠心的战士们就这样躺在了这里。约定中的百姓也全部变成了奴隶,古格被残酷灭国。”

洞里站着三个人,手里拿着右腿骨的叫言午,看着墙上石缝纹路的叫老乌你色,说话的是贾。

言午拿起地上的破碎衣服裹在右腿骨上,用一根小木棒拼命地钻着。突然一道光从他眼前闪过,“往那走。”贾挥动着手电说道。

洞口很窄,上面是开裂的碎石头,下面是一整块的大石,每次只能容纳一个人穿行,离地大约三米。

“谁能告诉我,我们到底来这干什么?”老乌你色一只手拍打着裤缝。

“消失的十万之众,向银眼低头跪拜。”言午独自喃喃道,回头看了一眼老乌你色,继而盯着身后的干尸洞,“这里是第一站。”

“什么?”

老乌你色还没弄明白就被言午拉着走去,“快点儿,这里就是古格王朝遗址。”

在三人面前,一座原本可供上千人居住的城市,现在却只有寥寥十多户人家,道路上一片空荡,完全想象不到当时强极一时的文明王朝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2

贾从一户人家里走出来,“他们的祖先不是古格人,只知道这里的王族原本是吐蕃赞普的嫡系后裔。我们......那家伙呢?”

“不知道,好像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就不见了。”老乌你色说。

“他到底犯什么毛病。”

“听说有点狂想症,是个路痴,半个白痴,还有四分之一精神病的血统,认识他的人叫他失控的高智商疯子。”

“嗯...哼。”

“那我们要等他吗?”

“不用,我们去山腰。”贾指向四间古殿的后方,有隧道连接,直通山顶。

通道在北边悬崖的边上,地上铺满了各种形状的鹅卵石,在战争的洗礼下,全是瑕疵和裂痕。顶端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门,老乌你色把头探***想看个究竟。

“这是冬宫,当年古格王用来避寒保暖的地方。”说话的是个大胡子,短发,身体硬朗,手臂上的疤痕可以看出有不少故事。

“你们是游客?来这种地方可要些胆量。”大胡子接着说。

“是啊,那你是?”贾扫视着大胡子,皮革军靴,迷彩长裤,黑色的汗衫,脖子上戴着银质的十字架装饰,右边的耳朵打了不止一个耳洞。

“啊......哈哈哈,我和你们一样。”

“肯定不是来求佛的游客吧。”贾示意老乌你色离开。

“哈哈哈。”大胡子一把抓住老乌你色瘦弱的肩膀,“要不一起走吧,这里人已经够少的了,多个伴也好。”

3

台阶很陡,每走几步言午都会停下来喘口气,边上是大大小小的洞***。“他们两个到底跑哪去了,麻烦。”

言午跨进一个较大的洞,里面比想象中的小很多,构造也很简单,像是风雨雕刻的自然产物,只是连转身都很困难。他慢慢挪了出来,看着边上一个更小的洞,不知道是在好奇心还是什么的驱使下,又把头塞了***。左脸死死地贴在洞***的内壁,与右肩膀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弧度,将他卡在了里面。

“麻烦!”言午撅着***向外面拉伸。

“小伙子,这可是个好洞啊。你不知道,古人以***为居,下面的洞都是平民百姓,边上的那些是稍微有点权势的,而你的这个洞只有达官贵人才能钻啊。”声音从言午***的方向传来。

“朋友,能搭把手吗?”

言午揉着被石壁摩擦的脸颊,看着眼前是个和尚,有点年纪了,长得慈眉善目,说:“大师,这达官贵人住得可够憋屈的。”

“山顶上还有个洞,是皇帝的,你可以坐着,躺着也行。”

“大师,你是?”

“我是这里的看门僧人。”

“大师,你知不知道这里关于银眼还有一个女人和小女孩的事情?”言午嬉笑的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银眼,古格银眼,是古格特有的一种制作佛像的工艺,眼睛用白银镶嵌,盯着那眸子看就像是看着生命,一种敬畏。至于女人和小女孩,传说当年一日之内十万古格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是什么真正毁灭了古格文明,就像玛雅文明一样。并且随之消失的还有古格王朝数之不尽的金银宝器,其中最为珍贵的就是一种用金银汁书写的经书,老一辈的老一辈说这些财宝和经书的秘密在一个小女孩身上。”看门僧人带着言午走到前面一个土山中凿出的隧道,隧道很矮,很窄,边上的土层外就是悬崖峭壁。

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石头矗立在山顶,一阵微风吹过,怪石摇摇欲坠,走在土石路上的言午也摇摇欲坠。往下看一眼,峭壁极美、极壮丽,但无路可攀。“这儿就没点正常的路可走吗。”

4

四方形的中心大殿内,供有主体坛城和如来佛像,四周有回廊与四座分殿相连,分殿内壁上绘有壁画,言午一边走一边看着壁画,“这里像是印度。”

“托林寺,是曾经的***佛教中心,印度高僧阿底峡在这里讲经著述,建筑上很大一部分受到了印度和尼泊尔的影响。在***的冲击后,这里已经是恢复得最完整的了。”看门僧人垂下眼帘,抿了抿嘴。

“托林?”

“就是飞翔,飞翔空中永不坠落。”

言午向上抬了一下眉毛:“永不坠落?看来这跟古格不太配啊。”

“是佛教永不坠落!”看门僧人有点生气。

“那这些壁画讲的是什么?”言午马上岔开话题。

“这就是我要给你看的。”看门僧人走进偏东北面的白殿,停在最靠里面的一幅壁画前,说:“这画上的人叫仁钦桑布,是一位***佛教的人物,据称他两岁时就能背诵梵文声的咒字,被认为是‘班智达’转世。他一生专心翻译修订佛经,在九十七岁逝世后,相传天上有神在做供养法事,骨骸化作三颗像小莲瓣一样的红色舍利。但过了没多久,舍利就惊出一声响雷,散去在空气之中。”

“这跟小女孩又有什么关系?”言午把目光从壁画转移到看门僧人身上。

“在仁钦桑布去世很久以后,这里出现了一个小女孩,以前从来没有人注意过,也不知道她从哪来。但是,她的左手臂上有三块胎记,形状和颜色都跟仁钦桑布舍利一模一样。小女孩从不说话,只是有的时候会哭,每次她哭的时候,天上都会打雷,地上所有的生灵都变得***动不宁,就像仁钦桑布去世的那天一样。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说小女孩是舍利转世,更有一些人认为小女孩跟消失的古格文明有关。说是这样,实际上都是为了经书和宝物。城里的人愈发不安,直到有一天。”看门僧人突然停了下来,心中像断了线的佛珠洒落一地。

“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小女孩是不是被逼问古格财宝的下落?”言午忍不住问道。

“不,城里的人没有那么做。消息和谣言越传越远,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伙人,一到这就不停地打探小女孩的消息。他们找到小女孩,行为十分粗暴,硬是要带她走,小女孩就不停地哭。天上如期而至地开始打雷,那伙人先是一惊,随后便更加野蛮,可小女孩就是不停地哭。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伙人中有一个女的,她对小女孩打得最凶,但小女孩看着她,慢慢、慢慢地,就不哭了。任由那个女人怎么打骂,小女孩竟然抱住了她的大腿,死死地抱住,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看门僧人的表情变得恍恍惚惚,手反复地攥成拳头又松开。

言午眉宇间感到一阵刺痛,就连那颗玩世不恭的好奇心也凝重起来,松开了牙关:“她应该是想让那个女人救她。”

“不是,据说她当时嘴里说的是‘妈妈’”

5

回头一望,当年鼎盛的古格王朝已是一片荒芜,只有这些寺庙风韵犹存,格外醒目。却好不叫人惋惜,痛心。

“这昔日能够养活十万人的绿洲,现在都快变成一片沙漠了。就在那边沙漠化最严重的地方,有散不尽的硝烟,据说是那一行人离开的方向。”看门僧人低下头,手上拿出一串佛珠,开始诵经,或者说是在***。

“大师,你知道朝银眼跪拜还有别的什么意思吗?”言午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看门僧人不再言语。

“大师,那我就此别过,谢了。”

看着言午离开的背影,看门僧人深深叹了一口气:“不该啊,不该啊!要只是传说还好,要是...要是......人是不能触犯神灵的。”

6

言午折回山腰,从寺庙旁边走过十多个洞窑,里面的铠甲、大刀长剑、盾牌大都保存得像模像样,只是少了些光泽。穿过一座座土墙,言午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凑上前去,言午抱怨地说:“你们跑哪儿去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贾抓起手臂咬了起来。

言午看着湿嗒嗒的袖子,还有里面留有齿痕的皮肤,根本没注意身旁多出了一个人。

“她什么毛病?”言午看着老乌你色。

“大概跟你一样吧。”老乌你色无奈地笑了笑,余光瞟了一眼大胡子。

“你问到什么了?”贾磨完牙,看着可怜兮兮的言午

“路上再说,我们去沙漠那儿。”言午的目光锁定在了远方一片淡淡的硝烟中。

7

与寺庙中不同,这里热浪袭人,不知是太阳将沙子晒得直冒烟,还是如看门僧人所说的硝烟。

言午看着地上的影子,一个,两个,四个,九个......开始慢下脚步,他唯一知道的是,这里绝对没这么多人,是影子,又不像是人影,那个跟自己最像的影子又像是在向上张望,好像自己才是被动的一方。

“怎么了?”贾回头对言午说。

“额,没什么。”言午看着前面的树干上挂着具尸体,乌鸦在啄食他的躯体。薄薄的一层烟在言午眼前化开,只剩下树干孤零零地杵在那儿,沙漠在眼中轮廓模糊,乌鸦扑扇翅膀的声音纠缠着死者的哀叫和风的审判。所有的问题在言午心中一字排开,等待答复。

“看,前面有车队。”大胡子说着跑过去。

“那个,他是谁,为什么跟着我们?”言午才注意到多了个人。

贾撅着嘴,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

老乌你色原本耗尽眼力寻找的力气松懈了下来,顺着丘脊线看细润光滑而又层次分明的沙丘,说:“太棒了,这里没有巍巍雄山,没有滚滚江水,没有绿意,没有奇迹,该死的。至少,还有这缠身的热气好叫我舒坦,这淋漓的大汗叫我解渴,还要跟一帮怪人在一起。”

在老乌你色说话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已经向车队走去。

8

是两辆油田沙漠运输车,商量之下,言午和贾坐上了前面一辆,老乌你色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和大胡子坐了后面一辆。

“你们是要去哪?”贾问开车的师傅。

“去钻井台运送物资,在沙漠中的油田。”司机简单作答。

“那不是应该在少有风沙天气的春天来送更安全吗?”贾又问。

“这我不知道,反正只管开就是了。这种季节我也跑了好几趟了,没问题的。”司机看起来毫无顾虑。

“我不放心那个大胡子。”贾把话语转向言午。

“没关系,他不像坏人。”言午觉得贾太过小心了。

“也不像好人。”贾立即反击。

“对了,你咬我的事情能不能解释一下。我......”

“你对老乌你色了解多少?”贾说。

“没多少,别岔开话题!”言午和贾对视了一眼,然后视线又扫向其它地方,皮肤很白,标准的瓜子脸,两片薄薄的嘴唇很诱人,那双又黑又大又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和火焰,像是能摄人魂魄。眸子里凝结了岁月封尘的哀怨却也如寒星、如秋水一般明净,没有一点畏缩或拘束的样子。

“你看什么!”贾抓起言午的另一只手咬了下去。

车子继续开,言午对比着手上的新齿痕和刚才的一圈红印,“可惜长相和行为太不一样了。”自言自语地说道。

“每个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贾用手背擦拭嘴角。

“你相信巧合和命运吗?”言午甩给贾一串微笑。

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小说点评

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xx精湛的文笔,喜感的人设,此乃完美之佳作。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贾言午小说,蹩脚侦探和他的助手们贾言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