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风亦等你(沈枫楚秋然)

我在等风亦等你(沈枫楚秋然)

导读:主人公是沈枫楚秋然的小说《我在等风亦等你》,本书作者是九亿少男的梦。“那个……请不要管我了,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容依拉了拉楚秋然的裙角,声音小得像是从地下发出来的。“嘁!”楚秋然不禁轻笑的一下,带着满含挑衅的眼神,说道:“我刚刚来这所学校,还以为学生会会长是和蔼可亲的,看来是我错了,居然带头欺负同学么?”“不不不,你可误会了。”傅雅依旧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我这可是在教育她,对不对?”容依抬起头,

小说介绍

主人公是沈枫楚秋然的小说《我在等风亦等你》,本书作者是九亿少男的梦。“那个……请不要管我了,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容依拉了拉楚秋然的裙角,声音小得像是从地下发出来的。“嘁!”楚秋然不禁轻笑的一下,带着满含挑衅的眼神,说道:“我刚刚来这所学校,还以为学生会会长是和蔼可亲的,看来是我错了,居然带头欺负同学么?”“不不不,你可误会了。”傅雅依旧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我这可是在教育她,对不对?”容依抬起头,

小说精彩章节

“马上就要考试了,还瞎晃。”楚秋然狠狠地给了叶娅萌一个白眼,又垂下头看书,却不料被叶娅萌提了起来。

“陪我去看看考场吧,这次摸底考弄得意外的正经,居然还设立了专业的考场。”叶娅萌一脸色***的笑容,显然不是好心的。

还没等楚秋然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叶娅萌拖出了教室,一脸木然的和叶娅萌走在走廊里了,楚秋然稍稍皱起了眉,正打算给叶娅萌吃一顿“竹笋炒肉”,就听到远处一声撞击的声音。

“优等生,真是碍事啊!”那种带有挑衅和鄙夷的口吻,毫无疑问,一定是傅雅了,“这么弱,真是给人欺负的料啊!”

地上的女孩,短短的乌黑的头发被揉的乱七八糟的,泪光闪烁的眸子流露出令人怜惜的眼神,泪珠,像水晶一样,晶莹剔透的。

“不要啊!”地上的女孩被揪起了头发,尖锐的声音带着一丝哀求。

“优等生,我们做个交易吧!”傅雅一脸不怀好意的坏笑,手捏着那女孩的下巴,“你每次考试都那么好,这次你就故意放水吧!”

楚秋然和叶娅萌在远处远远的盯着,楚秋然小声的问了句:“这个女孩是……”

“这个女孩是容依,学校里数成绩一数二的,性格也很好,不过就是懦弱了些,而且容依是从农村来的,所以这个女人老是欺负容依。”叶娅萌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个女人”的这个称呼,楚秋然还是第一次听叶娅萌说,看来傅雅在学校的声誉并不好。

“我,我……同……”那个名叫容依的女孩,还没说完话就被冲上去的楚秋然制止了,白皙的手掌挡在容依面前。

“你是谁啊!”傅雅依旧一脸恶狠狠的高傲神色,习惯的把披在肩上的卷发捋到身后,“居然敢护着这个乡下丫头,新来的不知道吧!”

楚秋然不语,只是用冰冷的双眸盯着傅雅,眼里涌出淡淡的仇恨。

“那个……请不要管我了,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容依拉了拉楚秋然的裙角,声音小得像是从地下发出来的。

“嘁!”楚秋然不禁轻笑的一下,带着满含挑衅的眼神,说道:“我刚刚来这所学校,还以为学生会会长是和蔼可亲的,看来是我错了,居然带头欺负同学么?”

“不不不,你可误会了。”傅雅依旧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我这可是在教育她,对不对?”

容依抬起头,看见傅雅恶狠狠的眼睛,慌乱的点了点头。

“看吧!她自己都那么说了。”傅雅轻蔑的瞟了楚秋然一眼。

楚秋然熟练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正在录音的手机,装作若无其事的耸耸肩,问道:“我可不知道学生会会长会教人在考试的时候放水哦!”

“你!”傅雅一瞬间脸色都变了,伸出手就要去抢手机,却被楚秋然灵活的躲开了。

“不好意思,这个我不能给你。”楚秋然重新把手机塞回口袋,轻佻的调侃道。

傅雅脸色突然阴了下来,脸上仿佛突然腾起了一阵戾气,“那有怎样?我可以不承认这段录音啊!还是说,你还有什么我的把柄么?”

“要说把柄,多了去了,你全身上下都是。”楚秋然胸有成竹的笑着,自然的捏起一缕傅雅的头发,又看了看她的***,轻轻的嗅了嗅,“学校有规定吧!学生不允许烫发,和染发,你这染的发黄的头发姑且不说,那么这么卷的头发,你总不能说是自然卷吧!满身的香水味道,还有,***那么短,和我这个刚拿到校服的比,你就没差***了,就这点来说,你这是又违反校规了哦!”

傅雅的眼睛吃惊的注视着楚秋然,嘴巴微张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紧握着手,愤恨得连手指上的假指甲都微微松动了,全身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气愤。

“'顺带一提,这次不是我多管闲事,而是我看不惯你像你当年对待我一样对待别人,不然当年我就要和小提琴失之交臂了。”楚秋然的声音,低沉,带着一种憎恶,更多的,则是一种警告。

“你!走着瞧!”傅雅愤愤不平的捋了捋头发,背影略带落魄和狼狈的走开了。

楚秋然静静的看着傅雅走远,转过身伸出手想要拉起了狼狈的坐在地上的容依,小心翼翼的捋平她的头发,带着波澜不起的关切的语气问:“没事吧。”

“恩!谢谢。”容依感激的说道,抬起头,“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做牛做马都可以。”

泪痕还挂在她的脸颊上兴许是一直收到别人的欺压,容依似乎像个奴隶一样跪坐在地上,牵强的扯了扯嘴角,仿佛是想挤出一个微笑来献与楚秋然。

“不了,做牛做马的就算了。”楚秋然轻轻的拉起了容依,递给她一块方巾,“以后不要那么软弱了,我看不惯你这样子,像我以前一样。”

“是……是……可我……”容依结结巴巴的想要说什么一样,又硬生生的咽回去了。

“没有可是,为什么要怕那种人呢?”楚秋然问道,“难道你很享受于沉浸在这种欺辱之中吗?不要傻了,这可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啊!难道你以为这个世界会让着你吗?”

容依静静的站在原地,她的眼睛又湿润了,兴许是被楚秋然这一番话给吓到了,她猛地往身后的墙上一靠,墙壁冰冷的触感深深刺进容依的心里,她的话语又因为语言再一次模糊,结巴,断断续续起来。

“我不知道……我……我太……胆小了……”容依细小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尤其是最后的几个字,她的声音压的更轻了,“老师也说了……学习再好也没用,出身贫困,以后……以后在社会上不会有立足之地的……我想要念大学,但是家里……已经为我念高中……”

断断续续的语气,被泪水沾湿的脸庞,担心的眼睛,楚秋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孩和自己当初太像了,就像她当初刚刚和妹妹被送到城市里的孤儿院一样,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只有妹妹和自己偎依着,可以在夜半入睡。

“好啦,小秋!走吧!你又把别人弄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来的叶娅萌,拉了拉楚秋然的手臂,大概看到了容依的哭脸,心疼起来了。

楚秋然点点头,一只纤细的手掌攀上了容依的脸,悄然无声的拂去了她脸上的泪水,随后又像一阵风一般,不见了,等容依反应过来,楚秋然已经和叶娅萌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喂喂!我还以为你是去鼓励人家的,结果又把别人弄哭了。”叶娅萌一脸没好气的盯着楚秋然,“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是她自己太脆弱了,真是玻璃心。”楚秋然垂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略带好意的说:“友情提醒一下,离考试时间只有三分钟了。”

“不会吧!”叶娅萌一把抓过楚秋然的手臂,一脸大惊失色的喊道,“骗人的吧!我得赶快去了!”

说着,甩开楚秋然的手臂跑远了,还不忘回过头说一声:“考完我去教室找你啊!”

楚秋然静静的凝视着她远去的方向,怔怔的,忽然不知名的笑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沁入淡淡的温柔,带着阵阵的暖意。

大概,这——就叫友情吧!

“叮——铃——铃——”开考铃声很及时的响起了,楚秋然漫不经心的坐在考场的靠窗位子,冷不丁的眼神望着窗外,开着的窗户吹进带着花香的秋风,一阵淡淡的桂花香夹杂着几朵淡黄色花朵,无声无息的洒在了楚秋然的桌上,伴着些许如散乱的拼图碎片般的阳光,楚秋然捧起几朵娇弱的小花,静静的躺在掌心,心里的哀怨的烦闷都在一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这时,一张白皙的空白考卷落在了楚秋然的面前,待楚秋然定睛一看,心里不禁暗暗的吃了一惊,姑且先不说那赶上了自己所学知识的进度,一张六面的试卷居然让人六十分钟内全部做完吗?

“什么啊!这么大的题量!还那么难。”

“六十分钟,这是十分钟就要做一面吗?有些都没学过啊!”

“学生会疯了吧!就算摸底考也不带这么做的!”

……

逐渐的考场里开始出现了不满的声音,和楚秋然一样,逐渐充满了整个教室。

“不要慌,不要慌……”楚秋然的心里暗暗的回荡着这种声音,像以前在城里学校里一样的斯巴达式的补习,题海战术,对于这些考卷上的题型早已见怪不怪了。

楚秋然的笔尖在试卷上不停的晃动着,一条条空白的横线被填满,楚秋然的眼睛一点都没有松懈的盯着试卷。

“嘀嗒——嘀嗒——”考场墙上的挂钟不停的摆动着,分针,秒针不断交错,重合又分离。

楚秋然的心脏开始不停的跳动,心跳随着指针的摆动,跟着时间流动着。

“叮——铃——铃——”结束的铃声按时的响起了,伴随着楚秋然的落笔声音。

“正正好好,一分不差。”楚秋然像如释重负一样的把笔往桌上一丢,心里想了想刚才的考试:“试题都做完了,但是有一道题还可以写的更完整一点,最后一道题,答案不是很确定……”

考试休息的十分钟,楚秋然静静的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冥想。

也许是很久没有这么激动的做题了,楚秋然的心里不禁荡起了一阵涟漪,慢慢转成滔天巨浪,在翻腾着,摇滚着,难以平复。

“小秋!”又是叶娅萌,她急匆匆的跑进了楚秋然的考场,一双闪烁着泪水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楚秋然,“怎么办!这次考试好难,监考老师只给了一小时啊!我这是要不及格了的节奏啊!”

“还可以,我全部做完了,时间刚刚好。”楚秋然埋着头,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炫耀的感觉。

叶娅萌不满的瞟了楚秋然一眼,一双“咸猪手”穿过楚秋然的腋下,直直的触到了楚秋然***的……

“偷袭成功!”叶娅萌得意的摆出一副鬼脸,好像是为刚才的报复成功而洋洋得意。

“喂!叶娅萌!你……”刚刚还半睡半醒的楚秋然一瞬间就清醒了,下意识的就护住了自己的胸。

叶娅萌一脸色***的,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奸笑,不以为然的说道:“谁叫你先得瑟的,怎么样?被袭胸的感觉怎么样?”

“不咋样。”楚秋然又是一脸冷冷的似笑非笑的眼神换了个***又考试冥想。

“叮——铃——铃——”下一场考试的铃声又再一次响起了,叶娅萌一脸扫兴的撇了撇嘴,小心翼翼的弯下腰在楚秋然耳边嘀咕:“触感不错,至少是C哦!”

“啰嗦。”楚秋然别过脸,脸颊红红的。

接下来的考试,依旧是每一场考试都像一场战争,考试的时候,楚秋然的脸颊上都会滑下一滴滴的汗珠,这比楚秋然拉小提琴的时候还累。

“叮——铃——铃——”最后一场考试的铃声如期响起,楚秋然却已经累的趴在桌子上了,即使再厉害的题海战术也没有那么的累人。

“怎么?考了个试就累趴下了?”依旧是挑衅的口吻,楚秋然连看都不看就知道是傅雅,“刚才教训我的时候可没有那么落魄吧!”

“是吗?看来学生会会长很自信啊!”楚秋然起身,收起了散落一桌的文具,一脸镇定,“说是要让更多的人加入学生会,结果是为了限制学生加入学生会吧!”

傅雅皱了皱眉,俯下身靠近了楚秋然,一身刺鼻的香水味让人激起像打喷嚏的冲动:“眼睛可真尖,不过这次考试那么难,我看你也只能在及格线上徘徊了。”

“嘁。”楚秋然不以为然的瞟了一眼傅雅,拿起桌上的文具直直的往门口走去,只留下了一个“还说不定谁会赢呢”的眼神。

消失在傅雅的视野里……

一周后吗,某节体育课——

“啊!体育课什么的最讨厌了!”叶娅萌的抱怨声在楚秋然耳边响起。

楚秋然坐在跑道旁边的看台上,郁闷的盯着操场上的一群自由活动的人:“为什么要B班和C班一起上体育课?而且还是篮球观赏赛。”

不远处的篮球场上,一堆男生正如火如荼的打练习赛。

但其实反应最热烈的不是男生,而是一堆在看男生打篮球的女生,包括楚秋然自己,不过是被叶娅萌拉过来的。

“我说,你犯花痴就不要带着我一起。”楚秋然一脸无语的看着叶娅萌。

“不是我犯花痴啦!”叶娅萌一脸正义凛然的超正经的眼神,“我这可是在帮你啊!”

楚秋然立刻送给叶娅萌一个白眼,问道:“你不会是想带我过来看沈枫吧!”

“bingo!”叶娅萌又露出了那种充满八卦的微笑,“既是青梅竹马,又是同桌,郎才女貌,啧啧啧……”

“你是被谁教坏了?居然开始操心我的情感问题了。”楚秋然一脸嫌弃的看了叶娅萌一眼。

“哪有?我这可是助人为乐,你学习好,长得漂亮,虽然那个刘海不好看,但是和沈枫关系那么好,你都要成为女生公敌了!”叶娅萌振振有词的拍了拍楚秋然的背,“我可是在帮你哈!不要感谢我哦!”

“啪嗒——”楚秋然立刻在叶娅萌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嘴里还不忘嘟囔一声:“老妈子。”

忽然,一阵女生热烈的欢呼声刺进了楚秋然的耳膜,待楚秋然定睛一看,果然是沈枫出场了,除了他还会有谁会引起女生大批量的欢呼声呢?

“看到没?沈枫那么受欢迎哎!你再不抓紧点的话,到时候沈枫被谁抢走也说不定啊!”叶娅萌一脸励志状的拍了拍楚秋然,伴着一脸色迷迷的笑脸。

“多谢提醒,我可不想对什么大校草感兴趣。”楚秋然冷冷的瞟了一眼远处正在做热身的沈枫,心里淡淡想着:“明明是那么轻浮,放荡不羁的男生干嘛要装成情圣啊!还有,明明是一双弹钢琴的手,还在这里打篮球,真是不知道好好保护。”

耳畔边的欢呼声没有减小,倒是叶娅萌一直在楚秋然的耳边喋喋不休的唠叨着,楚秋然显然也没有想理睬她的意思,只是百无聊赖的盯着篮球场上打篮球的沈枫。

眼看着沈枫直直的穿过其他队员,熟练的运球,三两下就将篮球投进了篮球框,脸上还挂着阳光和那种对必胜胸有成竹的笑脸,脸颊和发鬓上还沾着密密的汗珠,红棕色的头发在空气里飘扬起来,伴着晶莹的汗珠,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带着淡淡的流光。

都说会打篮球的男生最帅,楚秋然终于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离不开沈枫了。

我在等风亦等你小说点评

我在等风亦等你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华美的辞藻,精湛的笔触将内容装点得别具一格,不容错过的好书。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我在等风亦等你完结全文阅读,沈枫楚秋然小说,我在等风亦等你精彩小说_沈枫楚秋然在线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