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茹笙歌醉流月(傅寒笙宋溪月)

莫茹笙歌醉流月(傅寒笙宋溪月)

导读:小编为大家带来小猫吃大鱼的《莫茹笙歌醉流月》,主角傅寒笙宋溪月。精彩内容节选:宋溪月心神不安,嘴角的笑痕慢慢凝住:“出、出什么事了?难道我怀孕了,你不高兴么?”“宋溪月,怀着一个野种就敢嫁给我,你生怕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偷野男人?”傅寒笙手掌抚上宋溪月的小腹,然后在一路往上落在她修长的天鹅颈白皙的脸颊,仅仅稍***,她的脸就被他扣住。

小说介绍

小编为大家带来小猫吃大鱼的《莫茹笙歌醉流月》,主角傅寒笙宋溪月。精彩内容节选:宋溪月心神不安,嘴角的笑痕慢慢凝住:“出、出什么事了?难道我怀孕了,你不高兴么?”“宋溪月,怀着一个野种就敢嫁给我,你生怕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偷野男人?”傅寒笙手掌抚上宋溪月的小腹,然后在一路往上落在她修长的天鹅颈白皙的脸颊,仅仅稍***,她的脸就被他扣住。

小说精彩章节

“嘎吱”,老宅的大门在此时开了。

苏然听到声音眉眼慌张地收回高跟鞋,又踹了宋溪月的手臂一脚让衣摆掩住她的伤口,自己则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眼睛一眨,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滑。

傅寒笙站在门内,入目就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宋溪月,她双肩轻颤,身下的血迎着风漫开,像被点缀的红梅。

喉结轻轻滚动着,心脏细细密密的似抽搐那般,疼得痉挛。

“寒笙,我不是故意的……”苏然手忙脚乱地比划着,弯下腰想拉宋溪月,可手掌还没有触碰到宋溪月,傅寒笙便阔步而来一掌挥开:“滚开。”

傅寒笙直将宋溪月打横抱起,暗红色的血瞬间将他的衬衫染红。

他一路往大厅里走。

“去叫张医生过来,准备急救。”

宋溪月虚眯着眼,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他,灯光下,他的轮廓他的担心他的错愕全都映入她的眼底,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让她痴迷半生泥足深陷。

“寒笙,我没有、没有背叛过你……”

女孩娇弱的低喃像一记重锤击来,傅寒笙步伐突然慢了一拍,下颌脸线也随即绷得更紧,俊脸显得僵硬又阴沉。

站在一边的苏然五指攥紧,挂着泪珠的脸蛋异常狰狞。

该死!

她哭得梨花带雨他看不到,眼底竟然都是那个以肾逼他娶她的小贱人……

直到医生到来去检查宋溪月的伤势,傅寒笙阴鸷的目光才陡然落向苏然,动作迅猛如猎豹那般掐着她纤细的脖颈,将她抵在墙角——

“她身上的伤,你弄的?”

居高临下,他周身的气息冷鹜,恍若来自地狱的恶魔。

苏然害怕地摇头,整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她想要解释的,可声带都被他勒住,连一个沙哑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叶菀月听到楼下的动静,披着外套起床。

她之前给苏然打了电话,让她过来陪着傅寒笙,这会傅寒笙正被宋溪月***的事闹的糟心,她正好多关心一下寒笙顺便与他培养感情。

可叶菀月没有想到,她才下楼就看到傅寒笙要掐死苏然的样子,吓得忙扑过去拉开他:“寒笙你做什么?这是小然,市长千金小然啊。”

傅寒笙敛眸松开手,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

“刚刚怎么回事?”

“咳咳……”差点被掐死的苏然摸着自己的脖子,死里逃生的后怕让她紧张地头皮发麻:“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才忍不住推了阿月一把,可你们知道么?是阿月挑衅在先的,她说她***又怎么样,寒笙你照样迷恋她!她甚至警告我,以后别再来老宅找伯母,就连伯母也要看她的脸色,伯母年纪大了,我只是想陪她说说话而已……”

叶菀月突然也抹了抹眼睛,红着眼圈拉着苏然的手:“难得然然你这么记挂着我,阿月她真的太离谱了,仗着给老爷子捐了肾就无法无天,今早还诬赖我陷害她***,我对天发誓,如果我买通那个男人陷害她一定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伯母……”

苏然沙哑地哭着,与叶菀月抱成一团。

傅寒笙太阳突突跳动着。

昨晚上过床,她也拿出来说?

可若是没说,苏然刚从外面回来,又怎会知道?

粗粝的指腹微微摩挲,他习惯性去拿了根烟,夹在双指间还未点燃,李医生从房间里出来了。

“恭喜傅先生,傅老夫人,少奶奶怀孕两个月了,虽然刚刚出了血,但还好就医及时,现在已经没事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

傅寒笙手中的烟头被他捏变了形,眸色一定:“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宋溪月醒来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宝宝还在。

她小手轻抚着腹部,眉眼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她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所以她一直默默在心底告诫自己,如果有一天怀了宝宝,一定要把世界上最好的爱给她。

她甚至在想,要给他取个什么样的名字,要怎么去疼爱他。

忽然,她手中的动作一顿。

她昨晚被苏然陷害吃过***药,听说这样的怀上的孩子容易畸形……

她要留下么?

还有叶菀月,她那么讨厌自己,她会让孩子留下来么?

砰。

未等她有其他想法,傅寒笙突然踹门而入,愠怒的脸色像是暴风骤雨的前夕,守在屋内照顾宋溪月的几个护士见状忙俯身:“傅先生。”

宋溪月满心都是与他分享欣喜:“寒笙,我怀孕了。”

“你们都出去。”傅寒笙眯了眯狠戾的眸子,扫过众人:“听到任何声音都不用进来。”

护士们面面相觑,然后一同离开了。

宋溪月心神不安,嘴角的笑痕慢慢凝住:“出、出什么事了?难道我怀孕了,你不高兴么?”

“宋溪月,怀着一个野种就敢嫁给我,你生怕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偷野男人?”

傅寒笙手掌抚上宋溪月的小腹,然后在一路往上落在她修长的天鹅颈白皙的脸颊,仅仅稍***,她的脸就被他扣住。

他们结婚一个月,她却怀孕两个月。

“我的孩子不是野种,他是……”宋溪月整张脸都被涨得通红,急的连嗓音都如同变调的琴声。

“他是什么?”傅寒笙捏她脸蛋的五指渐合拢,冷笑着打断她的话:“别告诉我他是我的孩子,我可不记得我两个月前碰过你?就算真碰过,这野种是谁的谁能说得清楚?”

宋溪月抿着嘴脸色苍白,眼圈微微发热。

两个月前,他有一晚参加朋友生日宴喝得醉醺醺的,她当时已经和他有了婚约,听闻后赶在照顾他,他是真的喝多了,吐的满地都是。

她给他洗澡擦身。

也不知道那晚是不是鬼迷了心窍,她偷吻了他,还爬上他的床,醒来后她怕他说她不知廉耻就穿好衣服先溜走了……

傅寒笙将她眼底的苦涩看了个真切,他冷笑一声,突然扬手将整个输液架打断,玻璃渣飞溅,他一把揪起她,后背被迫被迫压向桌上的玻璃渣子!

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后背蔓延,她惊惧喊出了声:“寒笙不要,我的孩子,求你别这样……”

傅寒笙变本加厉拽过她的遮羞布,不给她准备的时间,然后……

莫茹笙歌醉流月小说点评

莫茹笙歌醉流月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莫茹笙歌醉流月最新免费阅读章节,傅寒笙宋溪月小说,莫茹笙歌醉流月新书推荐_傅寒笙宋溪月完结版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