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江回(江回郑春水)

春水江回(江回郑春水)

导读:《春水江回》小说作者是城今,书中主角江回郑春水。本小说章节节选:“江回,你行啊。”江回正给江景缝着衣服,肩膀猛地被郑春林拍了一下,手上一下子就被针戳得冒出了一个红血珠。江回不客气地拨开了郑春林的手,拿过一张纸擦了擦手,“行什么?”“***嘿......”郑春林先是***地笑了一通,而后压着身体朝着江回挤眉弄眼道:“女朋友挺漂亮的啊。”

小说介绍

《春水江回》小说作者是城今,书中主角江回郑春水。本小说章节节选:“江回,你行啊。”江回正给江景缝着衣服,肩膀猛地被郑春林拍了一下,手上一下子就被针戳得冒出了一个红血珠。江回不客气地拨开了郑春林的手,拿过一张纸擦了擦手,“行什么?”“***嘿......”郑春林先是***地笑了一通,而后压着身体朝着江回挤眉弄眼道:“女朋友挺漂亮的啊。”

小说精彩章节

李金凤根本没有打过电话给郑盈。除了让家里的***阿姨亲自看着郑盈上了火车。

最后郑盈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听了什么,只知道要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都忘了问郑家的地址。

郑盈是七岁的时候被李金凤跟董佩玲接过来养着的,十岁前一直养在李金凤身边,十岁后才由董佩玲亲自教养。

李金凤在郑盈还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她耳边不住提醒,说他们家只是好心养着她,她真正的家在那遥远的山村里。

按理说七岁的孩子肯定都记事了,但是郑盈却对在郑家的生活毫无印象。她听董佩玲说过,她当年被她们接过来是因为郑家实在太穷了,孩子还多,七岁的她饿得看起来就跟四五岁的孩子似的。

当时董佩玲一直不能生育,本来她跟赵培风商量要去福利院领养一个的。李金凤突然说起了郑家,她跟郑家这边沾亲带点故,知道郑家孩子多养不起,不停地跟董佩玲说郑家的孩子多么多么的可怜,要是他们不去抱养,他家的孩子估计最后也是饿死的份。

董佩玲很难想像这个年代还有人会饿死,立刻跟李金凤千里迢迢赶去了富林村,最后抱养了郑盈。

从小郑盈听李金凤说的最多的就是:他们家是她的救命恩人,她长大了要懂得报恩。

打完了电话,郑盈就一直沉默着,直到小家伙郑景背着沉重的娄筐回来了。

“小哥哥。”

江景还没进院子,江雪就飞身朝他扑了过去。

江景的身上沾着泥土,衣服还有裤角都被扯坏了,但是他满脸都是笑容。

“别动,别动,小哥哥来。”

江雪要帮江景取他身上的娄筐,江景赶紧快步走到石台子边,转个身放下娄筐。虽然他跟江雪是双胞胎,但是妹妹又瘦又小,差点没娄筐大呢。

江景一脸神秘地掀开娄筐上的破布,让江雪朝里看。院子里立刻响起一阵惊喜的尖叫声。

江雪费力地拎起一只灰乎乎的兔子,兔子很肥硕,四肢都被藤条绑紧,腿上还有血迹。这是一只中了陷井的兔子。

郑盈还没见过野兔子,立刻好奇地围了上来。小兔子......呃,大兔子好可怜啊,眼睛红红的,正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快给它上点药包扎一下啊,你看它痛的。”郑盈都不忍看向兔子腿上露骨的伤口。

江雪跟江景同时抬头,张着嘴吃惊地看向郑盈。郑盈还目光怜惜地盯着兔子,压根没发现。

兔子被江雪抱进了屋。西屋的江回听到外面的动静,脸色终于放松下来,而后放下手里的笔,从柜子里拿出一种棕红色的药水,把江景叫了进来。

“哥。”江景扬着笑跑进来,侧着身体挡着被刮坏的衣服裤脚。

“把衣服掀起来。”江回沉着脸。

江景立刻缩起脑袋,看了看江回的表情只能慢腾腾地掀起衣服。

他的身上果然到处是淤青。

“以后小心点。”江回却没训他,在那些淤青处抹上药水,而后重重地揉着。

江景龇牙咧嘴地直点头。

郑盈闲着没事出了小院子,顺着小路往前面走,看看能不能碰到人打听一下那个缺了一个女儿的郑家。路上倒是碰到两个年岁大的人,可是说的是让人完全听不懂的方言,郑盈跟他们手舞足蹈、费力解释了半天,终于放弃了。

她这才想到江回他们兄妹三个竟然说的都是纯正的普通话,连江奶奶都是带点口音的普通话。

郑盈又逛了一会,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江雪拿着把尖刀,正吃力地拎着兔子往外走。她以为小家伙终于要给兔子“松绑”了。在看到江雪拿着尖刀在磨刀石上熟练地抹几下的时候,郑盈只觉得小家伙像模像样的还挺好笑的,但是在她拿着尖刀突然对着兔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时候……郑盈笑不出了。

“......”

剥皮、破膛、分骨,江雪做的熟练而又专心,郑盈甚至还能从她的眼里看到兴奋、愉悦。

郑盈:“......”她心里发毛。

身后院子的门突然被推开,郑盈被吓得差点跳起来。

“江回!”清脆爽朗的一声。

郑盈转过身看到了一个还穿着校服的男生。男生看起来跟江回差不多大,浓眉大眼,笑容灿烂,郑盈还莫名觉得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郑春林看到郑盈先是一愣,而后眼里猛地亮起了光,脚步飞快地跑进了屋里。

“江回,你行啊。”江回正给江景缝着衣服,肩膀猛地被郑春林拍了一下,手上一下子就被针戳得冒出了一个红血珠。

江回不客气地拨开了郑春林的手,拿过一张纸擦了擦手,“行什么?”

“***嘿......”郑春林先是***地笑了一通,而后压着身体朝着江回挤眉弄眼道:“女朋友挺漂亮的啊。”

江回一开始还没明白郑春林的意思,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而后自己都笑了。

郑春林看到江回的笑就明白了,“不是女朋友?”

想了想又不信,虽然刚刚只看了一眼但是他看得可清楚了,那女的可真白,白的刺眼,身材有料长得又漂亮,明明就是江回的喜好。再说了,他这兄弟什么时候带女的回来过,以前他俩一个初中的时候,多少女生递情书、送礼物的都没看他搭理过一眼的。

江回这人很傲,娘胎里带的。

“不是......也快了吧?”郑春林露出邪恶的笑。他只当郑盈是哪个疯狂追求江回的女生。看看这一间屋子,说不定昨晚俩人已经睡一块了。

在村里,像他们这么大年龄要是没念书的,娶上媳妇甚至抱上孩子的都很正常。

“你行啊,比兄弟还快啊。”郑春林又猛拍了一下江回的肩膀。他谈了都快四年的恋爱了,也就这两天才终于亲到了女朋友。亲的还是脸颊。

这个年纪的男生,纯情又内心燥动,身体里时刻憋着一团火,脑子里会想些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是。”江回看郑春林越说越没边,皱着眉头打断。

“我不喜欢她那样的。”

他就算找,也只会找那种温柔贤惠、踏实能干的女人。而不是这么一个娇滴滴、连葱花面饼都吃不下的千金小姐。

这话要是换个人说郑春林可能不信,但是江回这么说,他还真信了。

郑春林挠挠头,不再追问这个话题了。

“快把你的试卷给我。”

县一中不管教师资质还是教学质量都要比县二中要强,郑春林的分数本来是够上县一中的,不过不能像江回那样有学校的补贴。而县二中为了拉学生,他去了不仅免学费还有一个月一百块钱的生活费补贴。

郑家当然选择让郑春林上县二中。郑春林也没反抗,虽然跟兄弟分开了,但是至少媳妇也在县二中。

江回从抽屉里拿出一沓试卷。

“卧槽。”郑春林还没看题,光看那一张张满分试卷,就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县一中的试卷难度普遍高于县二中,尤其江回的老师还经常给他开小灶,会专门为他出一些难度较高的试卷。

江回就不是人。

“拜拜。”郑春林拿了试卷转身就走。

“中午过来吃饭,江景抓了野兔子。”江回在后面叫了一声。

郑春林头都没转过来,只朝后面比了个“OK”的手势。

出了门,郑春林特意又悄悄地打量了一遍郑盈,没想到刚好碰到郑盈转过来的目光。郑盈朝郑春林笑了一下。

郑春林立刻不自在地躲开视线,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而后心里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郑春林抱着试卷回到了家,正好碰到揣着兜要出门的郑富山。

“又去江家了?”郑富山沉着脸看着郑春林,儿子每次从学校回来不先进家门倒先跑江家去,还把不把他这个爹放眼里了。

郑春林***堂屋小心地放下试卷,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以后少跟那个江回来往。”郑富山挺着身板想在郑春林面前摆出当家人的架势,“你学习又不差,老是去他捡那破烂试卷干嘛?”

关键郑富山怕唯一的儿子跟江回学坏了。那个江回可是个小小年纪就敢拿石头往人脑袋上砸、血喷到脸上都不带眨眼的“狠闷子”。再说了,村里人都不跟江家来往,他家要是跟他们家来往密了,指不定别人在背后怎么说闲话呢。

李向红从厨房里端出一碗鸡蛋花,先是竖着眉瞪了一眼郑富山,而后又立刻换了副脸地把碗递给郑春林。

“乖孙子快喝,奶奶在里面加了好些糖。”李向红笑眯了眼地看着郑春林。

郑春林不想喝,但是他不喝,一会三姐回来看到了肯定会闹一场,家里又得鸡飞狗跳的。

郑春林皱着脸一口气“咕咚咕咚”喝完了。喝光了碗底还有很多没化开的糖。

糖不是必须品,会过日子的人家买的少,算是好东西了,李向红也真舍得放。

李向红又倒了点开水,自己一口一口喝光了才开始叉腰训斥郑富山。

“我看你是傻。你以为春林是去玩的?还破烂试卷?要是没那江小子你以为就凭春林能考上县一中?还能在县二中免学费、拿补贴?”李向红的眼睛瞪的老大,嗓子嚷得一声比一声高。

其实李向红说的这话就有些在贬低郑春林了,但是郑春林却附和着直点头。

要是没江回,他别说是县一中,花钱都末必能上县二中。

“现在春林直往江家跑还不是为了明年能考上个好大学,你这个眼皮着浅的......”

郑富山被李向红一通训,又反驳不了,只能强撑着挺直腰板,快步走出院门。看他走的方向估计又是去村东头赌玩去了。

李向红还在骂骂咧咧的,郑春林赶紧抱起试卷,“奶奶,我去看书了。”

李向红立刻止住了话,笑呵呵地点头。什么都没孙子看书来得重要。

春水江回小说点评

春水江回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波澜起伏,由浅入深,层层推进,引人入胜的极佳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春水江回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江回郑春水小说,春水江回新书推荐_江回郑春水全集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